打开

历史上最恐怖的封号,获封之人无一善终,至今连专家都不敢提起

subtitle
仰望晴天 2021-01-14 04:19

获得封号,是封建时代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殊荣,尤其是兼并战争十分激烈的战国时代。

但按照以往的惯例,有资格获取封号的除了国君的亲属、外戚以及国君和太后的宠臣外,只能是有功的大臣将相。如身佩五国相印的苏秦,所向披靡的秦将白起、用兵诡异的赵将李牧、忠心报国的楚将项燕。

可惜的是,这四个人最后竟无一人善终。

不过,他们倒是有一个共同点:获得过相同的封号——武安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苏秦

司马迁在《史记》里明确记载:苏秦的成名是因为他首先提出“合纵”六国以抗秦的战略思想。

其实,合纵抗秦不过是昙花一现,苏秦最大的成就是导演了乐毅灭齐的大戏。

先前燕国发生“子之之乱”,齐国名为出兵平叛,实则趁火打劫,将燕国历代君主苦心积攒的珠宝玉器全部席卷一空。

新君燕昭王为报此仇,不惜耗费重金招揽天下英才,苏秦即在此时投奔。

后来,苏秦主动要求作为间谍入齐,并成功取得了齐愍王的信任。

苏秦

当时的战国局势是秦、齐两强东西对立,中间的魏、赵、韩、燕、鲁、宋等国如同墙头草一般朝三暮四。

看着秦国屡次发动东出侵吞魏、赵、韩、楚土地,齐国也动了吞并宋国的念头。

苏秦窥测到了齐愍王的心思,便极力怂恿齐愍王发兵攻宋。

为了转移诸侯们的注意力,苏秦又果断出面组织了五国合纵伐秦。

公元前286年,齐国成功灭掉了宋国。

一时间,齐国拓地千余里,获得了大片肥沃富庶的土地和城邑。

齐灭宋之后的疆域

齐国灭宋引起了诸侯国的极大不安,史载,“夫有宋则卫之阳城危,有淮北则楚之东国危,有济西则赵之河东危,有阴、平陆则梁门不启”。

于是,原先参与合纵攻秦的诸侯国不约而同地停息了战火,并互派使者达成了联兵攻齐的协议。

这时,暗地操纵数年的燕昭王露出了真实面目,他委派的大将乐毅竟率领着燕国所有的军队前来会盟。

此时齐愍王恍然大悟,原来苏秦多年维系的燕齐之好其实是障眼法,他撺掇齐国灭宋也是为了疲敝齐国国力。

更可气的是,因为燕国的蒙蔽,齐国在伐宋之战中几乎将齐国北部边防的军队抽掉一空。

至此,苏秦作为燕国间谍的真实面目彻底暴露了。

盛怒之下,齐愍王以车裂的酷刑处死了苏秦。

(二)白起

战国四大名将,白起名列其首。

他一生征战37年,未尝一败,曾打得六国无人敢挂帅与之争锋。

史载,“料敌合变,出奇无穷,声震天下”。

可以说,秦国之所以能统一天下,和白起数十年取得的赫赫战功的关系极其密切。

白起像

纵然白起一生不败,可他在长平坑杀的40万赵国降卒却成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污点。

当然,这场胜利也促进了秦国统一的进程。

不过,功高震主的白起还是被秦王所猜忌。

随后,白起因屡次违抗秦王命令而被朝廷夺官、削爵、降为士兵、迁居他乡。

公元前257年,秦王又借口白起心怀怨诽,干脆将其赐死。

(三)李牧

和白起一样,李牧也是一名用兵机变百出的常胜将军。

靠着早先击败匈奴的名声,李牧充当了赵国末期的军事屏障。

更形象的说,李牧完全是赵国的救火队长。

李牧像

公元前234年,秦军发动第一次伐赵之战。

大将王翦经上党高地攻击阏与,桓龁渡漳水攻邯郸。

赵将扈辄未能挡住桓龁,十万赵军被秦军斩杀殆尽。

为护卫邯郸周全,李牧脱离王翦的纠缠,回师击溃了桓龁。

桓龁一败,王翦随即退兵。

公元前232年,秦军再次伐赵。

这次王翦吸取上次教训,率军改经井陉关出邯郸之北。

李牧判断得当,他以司马尚为主将屯驻漳河监视桓龁,自领主力布阵井陉口。

王翦再次被李牧所阻,无法进出山隘,遂罢兵归国。

李牧两败王翦

秦始皇以两次伐赵,都被李牧所阻,便耗费重金离间赵王君臣。

公元前229年,赵幽缪王听信郭开谗言罢免了李牧。

李牧拒不受命,遂被捕而杀之。

(四)项燕

至公元前225年,秦国既灭赵、破燕、平魏,遂调转兵锋大举南下伐楚。

此时的楚国,虽然曾被白起摧残,但犹拥有北至淮河、南达长江的广阔疆域。

按照王翦的说法,非用六十万人不足以平定之。

不过,曾追击燕军甚为勇猛的李信却提出只用二十万人便足矣。

项燕击破李信

按照李信的判断,当秦军进攻之际,楚军会集结于汝水至陈地将秦军御之于国门之外。

届时,秦军将以一部沿汝水两岸正面佯攻,而以主力迂回楚军左翼做钳形包围。

谁知楚将项燕技高一筹,他采取诱敌深入的计策,除了在边界放置必要的岗哨随时通报秦军动向外,主力则集中于寿春以北随机待命。

是年春,李信不待偏师会合便孤军深入。

不料,在秦军渡河之际却突然遭到了楚军合围,秦军仓皇之间不能成阵。

激战之后,李信率残部破围而出,楚军尾随秦军三天三夜,史载“破秦壁两垒,杀七都尉”。

李信军惨败,秦始皇自然不甘心。

次年春,秦始皇请出老将王翦,命其率倾国之兵六十万发兵攻楚。

项燕故技重施,仍集结主力屯驻寿春以北。

不过,两军长时间的对峙让楚王负刍大为恼火。他以为项燕胆怯,遂强令其出兵攻击秦军。

可秦军壁垒坚固,项燕屡攻不破只得引军东去。

见楚军疲态毕露,王翦遂令全军奋力追击。

不多时,秦军在涡河之南赶超楚军。

一番鏖战,楚军大败溃散,项燕亦死于乱军之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