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塑料污染严重,开发可降解塑料不就行了?NO,来不及降解…

subtitle
世界科学 2021-01-13 17:44

国际绿色和平组织于2020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生物降解塑料产量增长极快,快到都来不及降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某大型垃圾填埋场,它被废弃物填满的速度比计划得更快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塑料废弃物生产国,2020年出台了针对几种不可降解一次性塑料产品的禁令,这使得制造商们加快了生产可生物降解塑料的步伐。

国际绿色和平组织称,截至2020年12月,中国有36家公司准备或已经建起新的生物降解塑料生产设施,合计每年产量将超440万吨——这个数字是一年前的7倍有余。绿色和平组织还预测,到2025年,中国电子商务行业年均生物降解塑料废弃物可能达到500万吨。

可降解塑料问题凸显

来不及降解

生物降解塑料可被生物分解,但大多数都需要进行特殊的高温处理方能于6个月内完成降解。通常情况下,它们会被放在垃圾填埋场中,因此可能需要更长的分解时间,并且仍会向大气中释放二氧化碳。

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研究员贾中楠(Molly Zhongnan Jia.)博士表示:“在缺乏受控堆肥设施的情况下,大多数生物降解的塑料最终还是要进入垃圾填埋场,或者出现更糟糕的情况——流向江河与海洋。”

她继续说道:“从某种类型的塑料废弃物转变为另一种塑料类型并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塑料污染危机。”

缺乏匹配的降解设施

中国已经发现并多次强调减少塑料垃圾排放的重要性,但中国许多大城市严重缺乏基础设施来匹配不断扩大的生物降解塑料废弃物。缺乏切实可行的降解途径是困扰生物降解塑料的一个关键问题。

大多数可堆肥塑料不属于可回收利用的家庭生活垃圾,也难以在家庭堆肥箱中自行分解。这意味着消费者通常没有自己处理这类垃圾的能力,必须把它们送交各类工业设施。

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格兰瑟姆可持续未来中心(Grantham Centre for Sustainable Futures)的联合主任蕾切尔•罗斯曼(Rachael Rothman)博士表示:“拥有针对性处理废弃物的基础设施非常重要。如果无法在现实生活里做到回收再利用,理论上可降解的塑料实际上跟普通一次性塑料没区别。

“生物可降解”的标签促使民众使用塑料更随意

罗斯曼说道:“可以被生物降解并不意味着它就不是一次性的了。而令人担心的是,如果大家认为某款产品的材料是可生物降解的,往往就会在用完后随意处置,但垃圾在其完全降解之前势必会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

另外,完全或部分由生物材料制成的塑料(通常称为“生物塑料”)不一定为生物降解塑料,而消费者可能会混淆两者的差异。

生物可降解塑料无法解决塑料污染问题

放眼全球,处理可堆肥塑料(包括收集废弃物和进行高温堆肥等)的工业基础设施还不足以匹配巨大的塑料废弃物产量。

罗斯曼博士表示:“这绝对是一个全球性问题。英国一直在就生物可降解和可堆肥的塑料进行商讨咨询。尽管有针对可堆肥塑料的标准,但由于生物降解塑料种类繁多,再加上它们成为垃圾被随意丢弃后可能对环境造成的复杂影响,为生物降解塑料制定通用标准其实非常困难。

她补充道:“重要的是应从一开始就考虑生物降解塑料的用途和废弃物处理问题。

一项于2020年10月发表在《科学进展》(Sciences Advances)杂志上的研究对2016年的全球塑料废弃物数据进行了评估。评估结果显示:

美国是当年全球最大的塑料废弃物生产国,其次为印度,第三位则是中国。不过若将欧盟国家的产出合并统计,它们的排放总量可位居第二——尽管其人口仅占印度和中国的40%。

美国将大量塑料垃圾运往其他国家。仅在2017年,中国就从欧洲、日本和美国进口了700万吨塑料废弃物。此后,中国宣布禁止进口24种洋垃圾。不过其他一些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土耳其、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接受了一部分中国留给欧美的难题——虽然它们自己制造的大量塑料废物就已经很难应付了。

绿色和平组织于近期发表报告称,以产量巨大的各类生物降解塑料替代一次性塑料并不能解决塑料垃圾问题。贾博士说道:“必须停止这种‘生物降解的热潮’。我们需要谨慎考虑这类材料的潜在风险,确保自己选择的解决方案能够真正缓解塑料污染问题。”

她还表示:“研发推广可重复使用的包装系统,减少塑料的整体使用,是更有希望使塑料远离垃圾填埋场和环境的策略。”

资料来源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