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MVP到“失业青年”只需2年,电竞行业也有隐秘的角落

subtitle
中视体育资讯 2021-01-13 16:1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英雄联盟的粉丝们很难再看到IG.Ning这个ID闪耀在召唤师峡谷了。

前不久,IG俱乐部官宣了出征今年LPL(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春季赛的名单,曾经的冠军成员Ning(高振宁)并没有出现在大名单中。

世界赛总决赛MVP如今成为“失业青年”,Ning从巅峰迅速跌落谷底不免让很多人唏嘘不已,这其中更多的则是让我们难以想象的行业竞争压力。

从巅峰到谷底

2018年,IG战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历史性的夺得英雄联盟S系列世界总决赛冠军,因为在比赛中出色的发挥,Ning也被评选为总决赛MVP。

站上世界之巅,Ning成为了首位获得此殊荣的中国电竞职业选手,成为了LPL的旗帜,这也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正当外界寄希望于他能为IG乃至整个LPL带来更多荣誉时候,Ning的状态出现了明显的起伏,不仅没能延续自己强劲的表演,甚至连联赛的出场资格都难保证,而从巅峰跌入谷底,只有短短两年多的时间。

难辞其咎

尽管在1月初的英雄联盟全明星赛上,Ning仍然被粉丝票选入围,并以IG选手的身份首发出场,但受到粉丝的拥戴并不能改变Ning无赛可打的尴尬处境。

在此前IG战队的官宣中也提到:“经过与Ning选手的充分沟通,在尊重选手意愿的基础上,Ning选手选择离开赛场休息一段时间,调整自我状态。”

当然,在多数人眼中,这不过是一个较为体面的说法。早有媒体爆料,Ning实际上已经被IG“开除”出队,只是碍于其自身的合同太大,没有战队愿意接手,Ning名义上仍是是IG战队的一员。但至少在短时间内,作为职业选手,Ning已经“失业”了。

2019赛季,作为卫冕冠军的IG战队止步S系列赛四强;2020年更是连进入世界赛的资格都没获得,让很多粉丝大失所望。

虽然战队成绩不佳很难归咎于一个人的原因,但Ning在赛场上表现的差强人意显然很难让战队和粉丝满意。外加赛场外的风波不断,口碑不断被消耗,最终让Ning成为了众矢之的。

职业生涯过短

当然,造成如今的局面,Ning的个人原因难辞其咎,除此之外,我们也能从侧面感受到电竞职业选手面临的巨大的竞争压力。

纵观2020年的英雄联盟,用“新老交替”来形容并不为过,诸多老选手选择退役,让很多粉丝泪目。

而随之而来的,则是新星的登场。电竞行业竞争压力大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相比传统体育行业,运动员的职业生涯可以维持到35-40岁,很多电竞选手在25岁左右就要面临退役的问题。

有媒体统计,电竞选手职业生涯平均时长仅为2.6年,几乎是传统体育行业的十分之一。

在美国洛杉矶斯坦普斯体育馆拿下英雄联盟世界总决赛冠军的Faker,年仅十七岁,出道就是巅峰;登上《时代周刊》的DOTA2选手Sumail在当时更是仅有十六岁。

电子竞技的竞技性主要聚焦在选手的脑力对抗上,而这份对抗又可以再细化为:操作、反应、游戏理解力等方面。

随着年龄的提升,一个选手的巅峰期非常容易在游戏版本革新和日常枯燥的练习中渐渐褪去。而职业选手不仅需要面对反应能力下降等客观问题,同时也要面对更加年轻的选手的挑战,以及来自战队和舆论压力。

健康困扰

健康难以保证也是很多电竞职业选手都要面临的问题。

去年6月,著名选手Uzi宣布退役,因为患有二型糖尿病,不得不在23岁的年纪就告别赛场。

而实际上,绝大多数的职业选手都面临健康困扰,“常年压力大、肥胖、饮食不规律、熬夜”早已成为电竞职业选手的标签。

训练长时间的久坐,职业选手每天训练量甚至超过14个小时,除了睡觉、吃饭,其他时间都要坐在电脑前。

很多选手年纪轻轻腰椎、颈椎和手腕就比同龄人损伤更严重。此前就有媒体报道,Uzi的手臂已经像是四五十岁的人的手臂。

而心理问题,则是选手们要面临的另外一种健康问题。长时间处在封闭的训练基地,没有对外的沟通和交流的管道,过大压力难以释放,缺乏心理疏导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虽然现在大多数俱乐部已经有专门的理疗师和心理辅导师,但距离传统体育的健康管理还远远不够专业。

选手们并没有长远眼光,俱乐部的管理和引导也不算到位,这对于选手的职业生涯无疑会产生不小的影响。

再就业难

选手退役之后的再就业问题也值得关注,因为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在17岁至20岁左右,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正是接受高等教育的年龄,这也造就了电竞职业选手普遍文化程度偏低,难再就业的情况。

虽然不乏有电竞职业选手退役后转型为解说、主播甚至成功自主创业,例如Ning这样的知名选手,虽然没有比赛可打,但因为此前拥有的超高人气,转型游戏主播仍可以获得不菲的收入,但这样的情况放在整个行业中只是凤毛麟角。

RNG电竞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负责人阮琛曾在一次接受采访时介绍:“很多退役选手的生存现状,比传统行业失业者更加糟糕。”

阮琛说,因为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不少电竞退役选手回到自己家乡——一些三四线城市,变成“无业游民”。

对于像Ning这样的曾经为LPL做出贡献,如今却不得不面临无赛可打尴尬处境的选手,我们很难不感到遗憾。

但这也正是所有竞技体育都要面临的残酷现实,只不过对于电子竞技来说,这样的现实来的更早了一些,也更快了一些。

而对于电竞从业者来说,虽然电子竞技产业呈现的一片欣欣向荣值得欣喜,但在更多方面仍有待完善,相比更为成熟的职业体育,电竞还仅仅是个孩子,正待成长。

部分资料和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