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是在铁路上班,但铁路不是我开的”凤凰男的苦衷,谁能懂?

subtitle
李笑娱乐大师 2021-01-11 02:51

大哥今年50岁,是最早的那一批凤凰男,虽然在他们那会儿,对于“凤凰男”这个名词人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认识,但大哥来自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家庭是毋庸置疑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舅舅家里有五个孩子,其余几个兄弟姐妹,都不爱学习,尤其是我四哥,我舅舅拿棍子都打不进学校的门。

只有大哥对读书这件事如痴如醉,可到他念初中的时候,舅舅家里实在是没有钱了,大哥只能去放羊挣钱,老师怕把他这块料给浪费掉,直接给他勉掉了所有的费用。

家里没有自行车,别人7点起床,大哥四点就起来了,家里没有炭烧,舅妈就在旁边放柴火,一直陪着大哥看书,大哥学到几点,姥姥这个火头军就当到几点。

人人都说大哥是在散德性,根本毕不了业。

可他完全不在乎,我现在才懂,他一定在想:“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就这样他那年一举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

在那个年代,别说北京的大学,就是市里的大学都没几个人能上,大哥是全市的第一名。

母亲说,自从大哥上了大学,他就没跟家里要过一分钱,最困难的时候,他卖血交的学费。

所幸,他的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毕业之后顺利分配到了国家铁路局。

大哥为人老实,也很谦虚,没几年的功夫就进入了领导层。

而当年那些在背后笑话他的人,也都开始按捺不住了。

大哥每年都会回去看舅舅,姥姥,姥爷,同时也会去看望自己的恩师,我那时只有六岁,母亲说,大哥给他们钱的时候都是几千几千的给,村里人的眼睛都红的滴血了。

第一个找上门的就是二姨,二姨家的儿子比大哥小几岁,读了一个中专,还没等毕业,二姨就给大哥下了死任务。

二姨家是养羊的,但是连姥爷和姥姥都没见过她家的羊肉。

那天,二姨夫直接背了一只整羊来到了大哥家里,他把东西一方说:“东西我给你放这儿啦,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但我儿子的工作比必须管。”

说完转身就走,大哥追出去都没有人影儿了。

后来大哥给他们打电话说安排不了,结果人家直接去我姥爷那里闹去了,没办法,大哥给他找了一个维修工的工作。

有了二姨开头,大家纷纷群起效仿。

今天这个背来了土豆,明天那个送来了烟酒,还有人直接送钱,每天接待这些亲戚,大嫂也有了意见,说他们这是在害大哥,让他一定不要帮忙,不止如此,还要尽可能地远离这些人。

大哥被夹在中间,日子过得苦不堪言。

他如果帮忙,也不可能都帮呀,他没有那个本事,如果不帮,别人又会说他忘本,有钱了,眼高了,不认识人了。

可最终还是有人把大哥逼到了绝境。

姥姥有一个姐姐,连我妈都只见过她几次。

听说她有一个孙子,中专读的就是铁工学校,这都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事情。

她从一开始就盯上了大哥,那个孩子一毕业她就找上了大哥,听说给舅舅买了几桶燕麦片,让舅舅去和大哥说。

舅舅出面,大哥只能照办,可还有很多近亲他都没管,一时之间大哥成了众矢之的,不论是谁,只要提起他,都会在背后骂他几句。

就连二姨一家,也没有感激他,说是给她家儿子找的啥破工作,一个修铁路的,冬天冷,夏天热,早知道就不求他了,还白搭了一头羊。

这样的风言风语很快也传到了大哥,大嫂耳朵里,大嫂是个直脾气。

过年的时候家庭大聚会,大嫂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我们能力有限,大家以后有什么需求就另请高明吧,我们实在是爱莫能助。”

这一下,在场的人不乐意了,开始各种尖酸刻薄的说:“看看人家这厉害的,这年头,还真是谁有钱,谁嗓门儿大呀,你在铁路上班,那我们求你往铁路上安排个人,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儿吗?怎么还整到这儿来了?”

就在大家以为,大哥会选择沉默的时候,只听大哥喊道:“我是在铁路上班,但铁路不是我开的。”

说完就走了出去。那时我还小,根本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后来听母亲说,从那以后大哥就没有再回过老家,没几年他就把舅舅他们都接到了市里 。

结语

古语说:“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

大哥读书的时候,舅舅在全村借一圈,都借不到一分钱的学费,现在大哥过得好了,就连没见过面的亲戚都找上了门。

哪一个“凤凰男”不是自立自强,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的人,可就是因为他背后的负累,让很多美好的事情对他们都望而却步。

在这里,我只希望,在我们对他们提出质疑的时候,也能多一些包容和谅解。

配图均来源于网络,且与内容无关,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