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男子赌博输了几十万,给妻子吃昏睡药“肉偿”债主

subtitle
十点一分2021-01-09 14:58

莫某自幼丧父,兄弟姐妹和他母亲相依为命,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母亲为家庭主妇,并无经济能力),由于基因问题,该人渣自幼就比正常人矮,成年后身高仅有1.6米,从小就被邻居,同学嘲笑,看不起。因为心里产出极度的自卑感和缺乏严重的安全感,由于自幼丧父,从小缺乏父爱,只有单方面的家庭教育,心理不健康。

据了解,该人渣为挖掘机司机,平时除了上班就是玩手机(游戏:王者荣耀),缺乏与同事的沟通能力(可能内心自卑吧),结婚后有时还和母亲睡同一张床(不知道怎么娶的老婆,可能欺骗无知少女,连哄带骗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该人渣老婆相貌出众,性格开朗,朋友比较多,结婚后一年,就因为老婆跟异性朋友在路上打了一声招呼,就把老婆的衣服全部扔到街上,并用侮辱性的语言辱骂妻子并进行殴打,致使多处受伤(由于当时已生了一个男孩,潮汕农村妇女心比较软,看着孩子不忍心离去,就继续生活)、(该人渣的自卑感、疑心病、家暴逐步体现)

过了几年,该人渣和妻子一家人去东莞打工生活,过上愉快的生活,但由于该人渣赌博(六合彩)输了几十万,该老板为该人渣的堂兄妻子的哥哥,就逼自己的妻子跟这个老板上床,用性交易去还清这笔债款,该妻子死活不让,该人渣采用家暴殴打妻子无果后,趁妻子吃饭的时候在汤里下了昏睡药后等妻子睡着了就叫六合彩老板跟自己的妻子进行性交易。(这个人渣居然逼自己的老婆去给别人睡,正常人都不会这样做,脑子不正常、心理变态逐步体现)。

妻子醒后发现自己已经被该老板睡了,哭的死去活来,一定要跟这个人渣分开,但是该人渣死活不肯,还说如果离婚就先杀了2个小孩(已经有二胎了),然后自己自杀,并跪在妻子面前苦苦求饶,并发誓以后不会这样了并戒赌。无奈没有文化和心地善良的妻子又服软了。

该事件结束后,该人渣一家回老家并在老家工作,有一天,该人渣工作回家,看到妻子还没准备好饭菜,没有准备好衣服,就开始发脾气并殴打妻子,用椅子砸头,用拳头殴打背部,脚、手臂、胸口多处受伤。妻子忍无可忍终于离家出走。

该人渣威胁妻子不回来就杀死自己的三个孩子(三胎),并自杀。(说出这些话的人不是心理变态,就是脑子有问题,一点都不像个男人,娘们)。真是可笑。

希望广大少女结婚要擦亮你们的双眼,以免被这些心理变态且有家暴的人渣有机可图。

延伸阅读:

男律师自曝出轨到处晒情人照片:睡别人的老婆真爽

世上的事情总是那么奇怪,让人捉摸不透。到底谁对谁错,观众只能看着这一发酵的过程。近日,北京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谢某某出名了。他自曝北京某律所女律师是他的情人,晒出二人露骨的聊天截图和情人照片发在朋友圈中,并发送到了同事群里。

随后,情人在朋友圈中怒斥男方,不仅称自己要与男方鱼死网破,还大大方方地承认确有出轨一事,并曝出了男方的照片。

因事件过于“三观炸裂”,大量网友开始讨论此事。

某知乎网友说:两人皆为知名律所律师,出轨,然后男方在朋友圈公开说睡了女方,女方自言自此家破人亡

相关推荐

揭秘交换情人俱乐部!换妻游戏大案纪实,是开放还是不伦!?

娱乐圈才女、博客女王徐静蕾曾做客凤凰《锵锵三人行》,在节目中与主持人和嘉宾不仅聊拍摄时的趣闻,更由电影里的职场爱情主题展开,畅谈各种社会辛辣话题。

聊着聊着便说到了国外的 “换妻俱乐部” 等重口味内容,一旁的节目编导不得不警告:注意尺度!

节目中可以看出徐静蕾不仅清楚的知道巴黎有很多换妻俱乐部,而且清楚地知道在什么地方发生。除此之外还说道,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有这种,中国人也一样。

相信听到这一番讨论之后,大家也会和我一样疑惑:难道老徐也会去那地方吗?还是换妻之类的庸俗话题真的如老徐所说成为一种亚文化?

要知道换妻可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涉及伦理道德,在国内是绝对的洪水猛兽,但其实相关事件由来已久。

2003年有记者在某网站的一聊天室与一个网名为 “交换情人俱乐部” 的人联系上,并见到了自称是某重点大学MBA毕业的“交换情人俱乐部”的王宏。

据王称,他在国外见到过这种“交换情人俱乐部”,回国后开始尝试进行,主要在网上征集会员,有时候也通过朋友介绍。现在俱乐部有十来名成员,都有正当职业,有医生、英语老师。

这个“交换情人俱乐部”的成员定期在宾馆开房后,互相交换异性伙伴发生X关系,每次活动人数少则四人,多则七八人。

2003年6月6日晚,王宏邀请记者参加晚上组织的 “集体活动” 。经过周密安排,民警与记者进入酒店。房门打开后,一名丹东女子、两名男子鱼贯而出,被警方当场控制。

经询问得知,这些人大都是大学毕业,其中不乏名牌大学的研究生。警方已经将多名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刑事拘留。

这是国内警方对交换性伴侣活动的一次明确表态。

2002年底,广州一家媒体称在访问某网站时发现:广州有人玩起了“换妻”游戏!

在某网站的 “同城约会” 里,一个帖子引起了改媒体组织的注意。

在这个名为 “夫妻交友,时间不限” 的“约会邀请”里,一位名叫“大明”的“邀约者”在询问了他们一些问题后,明确地提出了“换妻”的问题。

经过许多天的网上“心理考验” ,大明和他的妻子终于被约出见面,据了解他们过去曾有过两次“换妻”的情况。

在他看来,换妻是一种新的尝试,更有新鲜感、刺激感,而彼此之间又不需付费。他说他的妻子很放得开,他和妻子感情非常好,有一个儿子。见面后,大明急切要求换妻,被该媒体组织以另外再约时间为由推辞。

“换妻游戏”并不是媒体炒作的花边新闻,在现实生活中,它的真实性毋庸置疑,曾经就有正规媒体组织接到过这样的咨询来访。

来访者是一位中年女性A,在一所学校教书,他们夫妻关系一直还好。丈夫B在该市最大的展览馆当副馆长,身材高大修长。他们物质生活的现代化进程比同龄人快了许多。这让她觉得生活里几乎没有什么继续奋斗的目标,很空虚。

几个月后,来访女士的一对好友夫妇向她提出了一项特别的要求。

这位女士L的女性友人C嫁给了省里某新贵的儿子,工作、职称、住房、孩子入托,不费吹灰之力都有了最好的安排,日子过得极为顺遂。

不过某日闲聊,C问丈夫D:你和别人”在一起“时会是什么样?

丈夫D也好奇:对啊?会是什么样?

他们夫妇都很想见识见识。他们立即开始表面嬉笑,实则认真地挑选可能拿来试验的对象,并最终认定上文提到的来访女士A是可以发展的目标。当该女士A再来串门的时候,那位好友C假作漫不经心地提出了这一要求,毕竟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A听罢这个建议大惊失色,支吾其辞落荒而逃。

后来A想,这是一次特别尝试,刺激而有激情,况且三方都同意,也没有危及到自己的事业和婚姻,可以试试?一些时日之后,当那对夫妇再次提出要求时,A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那个原以为自己对这事儿很不吝啬的C,这时才知自己的心理承受力也很有限,于是翻了脸,三人都弄得下不来台。最后朋友反目,夫妻离婚。

这件事除了他们三人无人知晓,但A无法忘记那段事情,并且始终担心会被C捅出去。每当有别人在一起悄悄说话,她就心惊肉跳,满脸通红。面对丈夫B的时候就更是如此,总在察言观色,对B的许多话都觉得话里有话,或者回避对话,或者突然跳起来“反击”,最终到了不能沟通的地步。

几年之后,这位来访女性A也离了婚,心理受到这一连串“特别”事件的刺激,生活、工作均不正常,成为心理咨询的常客。

心理医生对她说,事情发生之前她没有意识到, 诚实和信赖对于夫妻双方有何等重要 。在亲密的关系中,我们必然在我们最爱的人那儿去寻求稳定和肯定,任何扰乱和干扰这种安定的东西都是一种威胁,更不用说这种违背婚姻的滥交行为。

马尧海,南京某高校的副教授,高级知识分子。这样一位白天教书育人的教授,夜晚竟在“换妻俱乐部”里呼风唤雨,可能谁都想象不到。

从2002年,第二次离婚后马尧海就一直单身,但身边却从不缺女性知己。在深受海外盛行的“换妻”风潮影响后,就通过自己组建QQ群的方式,四处联络到有意“换妻”的伴侣。

2009年8月17日,南京市秦淮公安分局在一快捷酒店的房间内抓获了5名正在参与换妻活动的男男女女,随后又陆续牵扯出17人。

在这二十多人里,不乏有年轻的家庭主妇,还有像马尧海这样的大学老教授。

最终法院宣读了判决结果:马尧海等22名被告人的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一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以聚众淫乱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马尧海从重处罚, 获刑3年6个月。

对于这样的判罚结果,马尧海感到很气愤。他表示:“ 夫妻保持开放式关系是一种个人自由,每个人都有权选择生活方式,不能因为别人看不惯,就定义它为犯罪。

而且在他看来:把“换妻”比喻成美酒,参与换妻活动要比夫妻双方出轨或偷偷摸摸搞外遇要高尚的多。

从他的字里行间中,发现似乎这种“换妻活动”是建立在夫妻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所追求的一种开放自由。

然而对于这个话题凤凰网做了一次网上调查,显示 36.6%的网友表示绝对不能接受换偶行为:

“‘换妻游戏’?打死我也不干!现代人工作忙、压力大可以理解,但是发泄的方式有很多种。‘换妻’虽属个人事情,但这种个人行为也不能不顾及社会影响。”——32岁的媒体工作者

”竟然有人拿自己的老婆去跟人家换,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不知道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这种事也做得出!简直是乱套了。“——46岁的出租车司机

”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自由,但是作为一个社会人必须对社会心存一份责任感。这是一种非常愚昧的行为,应该制止。“——35岁的工程师

当然,还有63.4%的网友表示 接受或不表态。

在记者采访中不少人认为, 交换情人不是卖淫嫖娼,人家没有交易又都是自愿,这只不过是人们对另类生活的体验,是个人的私生活,警方的做法是多管闲事。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换妻”行为在挣扎在温饱线的底层民众中十分少见,顶层富豪混迹其中的故事亦不多见,反而是有一定社会地位、有稳定收入、家庭看似美满和谐的中产阶级,最常在换妻的新闻中出现。

那么,当这些人频频献身于“换妻”活动中,将这种关系作为日常的情感宣泄,到底是一种社会的进步,还是一种沉沦呢?

正如一位网友所说:“ 我尊重别人的选择,但自己无法接受。

只要是国家一天没有废除“聚众淫乱”,那这些“换妻”的人们就都是在法律的边缘试探。

我们也有理由相信, 有些阴暗面一旦开闸,很可能覆水难收,走向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两对夫妻酒后求刺激,玩“换妻游戏”发生性关系,他们是什么心理

不是换妻,而是换偶

换妻这个说法,其实很不严谨。

严格来说,其实叫做换偶。因为它实际上是两对夫妻之间相互知情、相互同意的事情,并非一方背叛另一方。所以,换妻游戏更应该称呼为换偶游戏。

因为在文明社会中,若把一个性别视为另一个性别的附属,视夫妻之间任何一人为物品进行交换,其实就相当于犯罪。只有双方都同意的交换行为,才不具备法律意义上的违反,才不能定性为犯罪行为。

换偶这种隐秘的社会现象,古今中外皆有。

如此普遍性,让人们不得不思考到一种可能:这也许是兽性未曾完全蜕化的一种表征。尤其在人的大脑尚未完全从情绪脑中解脱出来,依然非常深刻地受到情绪脑的影响和左右。从而致使社会公序良俗无法对其动物性行为形成有效警戒或约束。

一种隐秘的、非主流的、却颇具规模的社会现象

在国外比如欧洲美洲等地,换偶其实并不是一件新鲜事。尽管社会大众都认为这种行为不仅荒淫荒唐,还非常挑战人们对社会规则的理解和遵守。

然而,参与换偶的人群却自有说辞。

他们的说法是,夫妻两人相处久了,难免厌倦对方的身体和行为模式,但是精神上的链接仍然存在,世俗约束和常规生活还需要继续。

在权衡各方面利弊之后,为了避免发生婚外情等情感上的不忠情况发生,倒不如在彼此坦诚和相互谅解的基础上,透过换偶方式刺激和舒缓一下各自的婚姻状态。所以,参与换偶活动的人大部分都认为自己是“思想开通”的人。

他们认为,人性说到底是软弱的,与其逃避现实,让彼此都难过不舒服,不如与有相同想法的夫妇进行交换和体验。

在20世纪70年代的美国,经常展开换偶游戏的人,多数是个性叛逆的嬉皮士夫妻,嬉皮士夫妇在那个时代是社会边缘人物。到了现在,热衷于换偶的人群,多为三十到四十岁的中产阶级夫妇。而每到周末,圣荷塞、旧金山等大城市的隐秘会所中,都会举行这种换偶派对。

据深度参与此事的消息人士表示,热衷于换偶游戏的夫妇中,很多人都比较富裕。他们甚至会提前预定整座饭店,集体进行交换伴侣。据说,曾经有超过4000名会员就包下位于佛罗里达州某沙滩上的一栋大饭店举行换偶派对。

另据来自2006年的数据统计,美国多数换偶人士还在美国多个地方成立了大概近500个换偶俱乐部,规模相当惊人。

换偶背后的社会影响以及心理探寻

(1)社会影响

爱情与婚姻,夫妻与家庭,这些两两对应如影随形的关系,其实是群聚性反应。

夫妻关系的意义,远远不仅局限于性这一方面。陌生男女恋爱之后,通过自由、自愿、自主的方式和原则组建起自己的家庭,并在这个组织内相互尊重,相互照顾,繁育后代。

从个体而言,数千年均如此,似乎过于乏味,形成了制式化生存。

但是,从更为广阔的认知层面上来说,夫妻关系意味着社会角色的确认、家庭成员关系的建立与生长、延续后代与孵育后代等严肃社会内容。

可以说,每一对夫妻的行为都体现着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建设等各方面内容。一旦这些方面出现问题,那么,整个社会都会出现混乱和错位。

有鉴于此,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无论是当代社会还是在古代,社会公众及舆论对“换偶”这一部分人群的隐蔽行为,向来都持批评的态度。

并且,即使在较为开放的美国,“换偶”这类行为也完全得不到公众的认同。

(2)心理学探寻

而从心理层面上来讲,当性成为一种“内驱力”的时候,人们就容易做出突破社会规则的选择,并将这种行为视为理所当然的“带着枷锁的反抗”。

中产男女对于换偶十分热衷,这是因为他们既想要婚姻带自己的稳定和社会角色荣耀,又不能完全杜绝肉身对生理需求的渴望。当生理需求在婚姻内得不到实质性的满足,他们就会在社会规则中寻找释放缝隙。

而实质上,这体现出了“性”,已然成为一种暗自生长的“社会力量”,它在暗中驱动着人们抓住社会规则的漏洞,以满足自我性的需求。

对于中国人来说,人们的性意识仍然在解放和禁锢之间来回摇摆。

这种混沌状态,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是思想意识上的。

并且,有些换偶热衷者通常认为,既然动物可以公然公开的,与不同配偶交配,那么人类也应该有此权利。但实际上,只有动物学家们才了解,在通常情况下,有些动物终身只与一个配偶交配,并不存在人们以为的那种常态,除非人们为了那种权利而自愿变成某种低等动物。

然而,对于换偶人士来说,如果已婚状态下的你,越来越发现当前并非你心目中最理想的婚姻,但是自己又不想离婚,对家庭生活各个方面又比较满意,这个时候爱情就需要妥协一下。

采取互相交换配偶的方式,重新获得一种生活刺激,也不失为一种较为科学的生活方式。


我们对换偶人士的这一看法不置评论。

但是也十分疑惑,如果一旦双方失去对事态的控制,发生不可预知的危险,进而危害到家庭生活,那么一切所谓的妥协和平衡都会成为笑话。

根本谈不上所谓的追求自由,向往冲破禁锢的快感。而且,有此精力玩换偶游戏者,往往在内心和精神上比较有负担——无论他/她是否承认这一点,因为他/她知道,这种行为,始终是不被大众和社会认可与接受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606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