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埃瑞克·陈:台湾能从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中学到什么?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1-01-05 08:43

导读:近日,总部位于日本的《外交学者》(The Diplomat)杂志在网站上刊载美国空军顾问的文章,总结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的经验教训,为台湾防务出谋划策。观察者网翻译本文,谨供读者参考。

【文/埃瑞克·陈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这位台湾陆军少校俯身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弧形。“无人机的扩展航程已可以覆盖这么大的范围,这意味着现在一切都成了目标。我们该如何防御呢?”说完,他满怀期待地看向我方代表团。

我方一位团员站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一丝骗人似的微笑。“好问题。但请允许我先陈述两点,第一,你们的对手就是不用无人机也能打到你。第二,无人机是一种不对称武器。是你们的对手来进攻你们——你们应该让他们担心如何防御你们的无人机。”

这番话引来了一片窃窃私语。后来休息时,这位少校找到我。“那个人很好战吗,还是什么?”——少校点头微笑,想让我同意他的看法。“不,她很现实,”我回答说。“现在事态已经发展到了不好战反倒会很危险的地步。”这位少校看着我,一脸迷惑(可能他在琢磨是不是整个美国代表团都宁愿在烈火中共进午餐)。

然而,最近刚结束的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已经有力证明了我这位同事的建议是非常明智的。从冲突结束后发表的各种总结报告中,我发现了台湾军方应该吸取的三个主要教训。

开打无人机游戏

在台海冲突的作战想定中,制空权和制海权是最受关注的焦点。台湾的“整体防卫构想(ODC)”强调“滨海决胜,滩岸歼敌”,而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表的文章则回应称,解放军将注重发动“联合火力打击”,大规模使用导弹力量摧毁台湾的空防力量并瘫痪其防御能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湾“整体防卫构想”示意图 图片来源:防务报告书

然而,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所给出的最重要也是最明显的教训是,通过大规模使用无人机系统,地面部队有可能在局部地区廉价复制强大空军的部分作战效能。

为了证明这一点,我们来看阿塞拜疆的例子。阿塞拜疆人在战争中使用了巡弋式炸弹(自杀式无人机)、带有制导炸弹的中型攻击无人机、配合火炮使用的侦察无人机,这些武器产生了毁灭性的杀伤效果。面对一个拥有坚固防御工事的对手,阿塞拜疆发起的无人机打击严重损毁了亚美尼亚的固定指挥所、后勤中心和部队集结地,极大削弱了亚美尼亚的防御能力。亚美尼亚的重装甲部队也享受到了同样待遇,只是损失更大;亚美尼亚坦克在空旷地域沿着不难预测的行动路线向前推进,阿塞拜疆无人机抓住机会摧毁或俘获了约240辆坦克。摧毁亚美尼亚的装甲和机械化部队至关重要,这使得阿塞拜疆轻装特种部队在炮兵支援下占领了山区防御要点“舒沙”,从而胜利结束了这场战争。

如果解放军成功登陆台湾,那么台湾就将处于战略防御状态。考虑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所具有的空中优势,是否拥有能够规避雷达搜索的小型无人机就可能意味着台湾军队是否拥有在解放军高度脆弱时发起攻击的能力,如果台军没有无人机那就只能在交战时被动防御。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会像那些亚美尼亚人一样被困在某一特定地域,拼死补充给养以维持其继续进攻的能力,之后它们将沿着可预测的路线向台北推进。与一开始就在海上摧毁其入侵船队相比,这种情况实际更糟,因为一支建制不完整且又士气低落的登陆部队将无法轻易撤退,他们将一直吸引后方向其投送大量资源。如果美国海空军摧毁了这支登陆部队获取后续补给的能力,那这只部队基本上也就成了一枚弃子。

释放欺骗诱饵

与台湾军队相比,解放军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它能够实施导弹饱和精确攻击。在过去十年里,精确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和短程弹道导弹大量扩散,这使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部队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拥有弹种最多的导弹部队”,而且现在的火箭军部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好地融入到了解放军的战区作战行动中。

此前,二炮部队(现在的解放军火箭军部队前身)发展短程弹道导弹是为了抵消预期中台湾空军作战平台和飞行训练的质量优势;直到1996-2000年,大多数分析家仍然预测在交战时台湾空军能战胜解放军空军。然而,为了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实力已获得了快速提升和发展,解放军火箭军的关注重点已不再是发展短程导弹来摧毁台湾的防御能力,而是发展中远程高超音速武器来对抗和威慑美国的干预行动。

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展示出了另一种可能性。阿塞拜疆使用了大量的“无人”安-2双翼飞机作诱饵去定位亚美尼亚的防空系统和炮兵部队。这些诱饵的技术含量很低:飞行员们只是驾驶这些廉价的双翼飞机飞向亚美尼亚防线,然后用皮带绑住控制装置以保持航向,再跳伞逃生。在攻击型无人机的配合下,这被证明是一种暴露并锁定敌方防空系统的高性价比战术。

同样,台湾军方也可以大规模扩建一支廉价的诱饵机队,其主要任务是加大敌方的目标测算成本并迫使敌方消耗自己的导弹。这可能是一支拥有无人机、双翼飞机,甚至是老化战斗机的混杂机队:台湾正在逐步淘汰现有的F-5战机,而这些战机可被重新用作导弹诱饵。台湾拥有比阿塞拜疆更先进的技术,无人诱饵不但可以假装攻击入侵部队,还可以假装攻击中国大陆,从而迫使解放军增加开支加固基地、防御导弹/无人机进攻并加深中共领导层的恐惧感,使其意识到攻击台湾也会使大陆受损。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在台湾出台“整体防卫构想”前,台湾战略主要是想建立一个纵深防御体系,每一军种各自为战:台湾的海军陆战队负责保卫外岛直至被击溃;海军在台湾海峡作战直至被击溃;陆军进行反登陆作战;空军则先躲藏在诸如佳山基地这样的山洞中,避过解放军火箭军和空军的首轮打击后再出击作战。40多年来,这一计划基本上是一成不变的,而且完全可以被预测出来——特别是在许多行动细节已被中国情报部门窃取之后。

不仅台军的作战行动有可被预测到的风险。由于台湾的装备主要来自美国,所以台军也养成了很多美军的习惯——不仅是美军的作战方式,还有军种文化和各军种为争夺军费和采购装备而展开明争暗斗,从而刺激它们去购买高端武器装备。虽然已有汗牛充栋的文章建议台军从采购高端装备转向采购非对称武器,但却很少有人注意到转换思维方式具有怎样的实战价值。

对亚美尼亚人来说,思维僵化被证明是致命的。虽然在战争爆发前就已有所了解,亚美尼亚人肯定会以静止不动的“战壕防御”战来对抗阿塞拜疆人,但变化迟缓就意味着亚美尼亚最终派出了大批志愿兵,他们是由参加过1994年战争的老兵所训练,要端着木枪去打一场阵地防御战。但这些志愿兵随后就变得士气相当低落,因为他们所遇到的战争样式和旧苏联式火力消耗战毫无关系,这种消耗战曾帮助亚美尼亚获得了1994年战争的胜利。这些亚美尼亚人被困在原地无法动弹,之后就被逐一消灭——不仅是在战位上的肉体被消灭,而且在精神上也被击垮。

亚美尼亚军队遭到阿塞拜疆无人机打击

就台湾来说,这一教训要求台军能够思考多种作战形式,而不是仅局限于美军模式,即派遣远征军、战斗围绕空战进行、高机动,并有庞大的资源和人力基础作后盾。台湾并不需要去操心那些美国模式所要解决的问题,台湾也没有美国那样的资源和人力基础。此外,不拘泥于一种作战形式意味着要有更大的思维灵活性,要能够从多种作战形式中吸取教训。例如,芬兰、瑞典和新加坡在装备和所受威胁方面都与台湾的防务形势有一些相似之处;另一模式,特别是对台湾预备役部队而言,是要实践自己从美国20年反游击战中学到的经验——特别是游击队的作战方法和技巧。

思想武器库

几年前,在一次美中关系的周期性衰退中,北京采用了它惯用的一种方式来表达不满:切断美中两军交流。一位愤怒的军事学院教授给我打来电话,想证实自己计划了一年的中国区域研究之旅是否最终泡汤了。

我很遗憾地确认了这一现实情况,但我试图让他振作起来:“你知道,你们班的学生在台湾也可以学到不少东西。”电话另一头微微停顿了一下。“是的,但是……我们只会看到很多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旧装备。”(我当时就想指出,任何一次去中国的旅行都只会看到很多上世纪80年代的解放军老装备,但我忍住了没有说这句俏皮话。)

当我现在阅读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的战后报告时,我想到了当初这番对话。阿塞拜疆以创新方式混合使用新旧武器装备(新装备也大多不是先进装备),巧妙地将原被认为是亚美尼亚优势的坚固防御体系转化成了致命弱点。比装备本身更重要的是如何使用这些装备。

当然,中国肯定不是亚美尼亚,但另一方面,台湾的经济实力也明显强于阿塞拜疆:台湾的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阿塞拜疆的14倍,而且台湾还掌握着更先进的技术。台湾最近展示了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即它能综合运用组织和技术的力量(这是名副其实的“思想武器库”)去击败形形色色的对手,无论这个对手是新冠肺炎还是北京发动的信息战。台湾能否生存下去将取决于其能否不断进行试验,使用这种思想武器库去抗衡拥有更强大武力的对手。这就是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战争给出的最终教训,这条教训浓缩在老英国特种空勤团(SAS)的座右铭中:“狭路相逢勇者胜。”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外交学者”网站,作者为美国空军战略博弈研究处(Checkmate office)顾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