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世界真奇妙,上帝的盘子自己收

subtitle
文楚网 2021-01-04 14:44

文/熊宗荣

顾客就是上帝!

这是社会自进入文明时代以来,人类达成了共识的客观事实。除掉那些专搞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狡诈妄佞、损人利己的不法奸商外,凡属正规经营的商家,都视消费者为上帝。这里面有一个浅显的道理:是流通造就了商品,是消费造就了经营,是顾客赐予了利润。没有消费就没有市场,得罪了顾客就等于砸掉了自己的饭碗。顾客可以随意选择商家和商品,而商家和商品则无法选择顾客。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特权,所以,顾客便稳稳地登上了上帝的宝座。商家有求于上帝,依赖于上帝,所以,他们就不失时机地研究上帝,迎合上帝,迁就上帝,甚至巴结上帝。对于那些百般挑剔、肆意杀价,甚至出言不逊的少数顾客,他们也常常迁就忍让,曲意逢迎。反正,没有不是的顾客,只有不是的商家。因为,顾客就是上帝,上帝高于一切,它的权威是绝对的!

但是,有些时候,上帝的权威也会受到挑战,上帝也难免遇到常人的尴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维多利亚海湾

那年金秋,我偕妻前往香港旅游。白天,我们随团观看了香港的许多地方。导游还领我们跑了数不清的商场购物。傍晚,我们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下榻的沙田区帝都大酒店。马不停蹄地跑了一天,实在太累了。趁办手续定房间的空隙间,我在大堂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我还脱了皮鞋,让那双饱受了一天磨难的双脚解放出来。顿时,我感到无比的舒服和惬意。不料,那位站在大堂门口的年轻服务生径直来到我的面前,指着我的双脚,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先生,请你穿上皮鞋!"

香港紫荆花广场

那后生说话时,一脸的严肃,口气十分生硬。我的脸"刷"地红了,浑身的血液直往上涌。我迅速坐正了身子,穿好了皮鞋。与此同时,我的自尊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对那位后生充满了敌意。你是谁?我是谁?你不就是一个守门的差役吗?而我,则是你们的顾客,是你们的上帝啊!对上帝就不能放尊重一些吗?

香港回归会展中心

那一夜,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这是我作为上帝第一次遇到的尴尬。为此,我在香港逗留期间始终没有一个好心情,我对香港也没有一点好印象。我认为,香港有的人除了盛气凌人外,就是逼你进商场购物。临到离港的最后一刻,导游还要拿出司机带来的水货纪念品兜售。那架势,不把你身上最后一块铜板搜出,他们则誓不罢休!

不过,自那以后,不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都十分注重自己的仪表形象,从不露出一丝不检点、不文明的行为。

华盛顿纪念塔

另一回,是我随湖北新闻代表团赴美国考察期间发生的事情。那一天清晨,我们从纽约出发,途径费城和巴尔的摩,乘坐了一整天的汽车,到美国首都华盛顿时,已是傍晚时分了。晚饭后,我在下榻的饭店房间里痛痛快快地冲了个热水澡,便靠在床上看电视。

华盛顿国会大厦

这时,房间的门"咚咚咚"地响起来。那响声不仅大,还很急。是谁这么不懂礼貌?敲门也不知道动作放轻一些。我开了门,进来一位黑人。那人一进门,便冲我"乌哩哇啦"地来了一通。可惜,我一句也没听懂。但,看得出来,那黑人颇有些生气。

华盛顿中国城

"哪根神经出毛病了,发这么大的火!"我也很生气,便不理睬他,回到床上,照旧看我的电视。

那黑人咕哝了一阵后,便走进卫生间,好半天没出来。好奇心驱使我来到卫生间门口,从门缝里朝里一看,我不禁呆住了。那黑人双膝跪地,手持雪白的浴巾正在擦地上的水。刚冲过热水澡的卫生间里还很热,那黑人擦得满头大汗。他擦一会儿,便把浴巾上的水拧在洗脸池里。然后,他又跪在地上继续擦。他擦得很仔细,连抽水马桶四周的每一个角落也不放过。

这一幕,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作为光顾这家酒店的上帝,内心感到了羞愧。

原来,我洗澡时忘了拉防水隔帘,洗澡水扬扬洒洒,飞溅到卫生间的地板上。美国酒店的卫生间不同于中国,卫生间内没有安地漏。溅到地板上的水没有地漏排出去,便渗到楼下。所以,才引起这场小小的"风波"。

那黑人擦干了卫生间地上的水,再也没有说什么。他带上房间的门,悄悄地离去了。而我,却久久地伫立在那里,心情一直难以平静。尴尬和愧疚,又一次袭进了上帝的心灵。

美国新泽西州纽旺克市

纽旺克是新泽西州的首府。这里与纽约最繁华的曼哈顿区仅隔了一条海底隧道。在这里,我们这个来自中国的新闻代表团受到了纽旺克市政府的隆重礼遇。而同时在这里参观考察的日本代表团却没有得到类似的殊荣。

一清早,市长夏普·詹姆斯带领他们全体政府官员在市政厅为我们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然后,前有警车开道,后有警车殿后,两名政府官员全程陪同,带领我们参观考察了这个城市的报社、电视台、海港和艺术馆。中午,我们在这两名官员的陪同下共进午餐。

美国人请客吃饭很简单,远没有中国人请客吃饭那样复杂和奢华。我们的早餐,是在新闻发布会后的市政厅里端着盘子站着吃的。午餐是在纽旺克市大街上的自助餐厅进行的。这家自助餐厅规模很大,用餐的人很多,食物也很丰富。这里没有酒水,不讲究客套。每人拿一张不锈钢大盘子挑选自己中意的食物,端到位子上享用。

我这人一生吃饭不挑食,速度也快。我挑了一盘食物,端到位子上,三下五去二,吃饱了,将盘子一推,便走出餐厅。这时,一直兼作导游和司机的小马追出门外,悄悄地对我说:"你不能这样就走,请你回去把用过的盘子和刀叉收拾好,送到橱台上去!"

"什么?收拾盘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是这里的顾客,我是他们的上帝啊!难道上帝也要自己收拾盘子吗?"我心中忿忿地想到。但看到小马那虽然客气但不容置疑的语气,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折身返回了餐厅。

在我返身餐厅的那一刻,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情景。我看到那些大腹便便的美国人,每人端来一盘堆得高高的食物,独自一人坐在桌边享用。没听见人说话,也没听见刀叉和盘子磕碰的声音。整座大厅里静悄悄的,一点喧哗的声音都没有。等盘子里的食物全部用完了,他们便自觉地把食物残渣收进盘子,端到餐厅门口的橱台上。然后,便擦擦嘴,耸耸肩,悄没声地走出餐厅。

看到这一切,我没有再犹豫,直接来到我刚才用餐的桌边,将盘子和刀叉端到橱台前,把食物残渣倒进铁桶里,将盘子摞在橱台上。我学美国人的样子,熟练地做完了这一切,便轻松地走出了餐厅。惟一不同的是,我没有耸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