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死到临头不忘跪舔美国,河山硕黄泉路上有伴了

subtitle
校长开蒋 2021-01-04 11:55

元旦假期里,让人喜笑颜开的好事,是一件接着一件。

老蒋昨天写了《中欧投资协定签署,一个比RCEP还要重磅的利好消息!》,算是提前庆祝2021。

今天就再跟大家分享一个最有意思也是最让人开心的。

又一个在美国的公知马上就要上路了。

他叫耿冠军,是河山硕的好朋友。(注:河山硕的“光荣”事迹往这瞧→给川普洗完地后,他被丢在太平间,死了)

河山硕是个老光棍,所以葬礼就是由耿冠军全程负责操办的。

只不过场面办的实在简陋,灵堂里两个可怜的小花圈,遗像是A4纸打出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不知道河山硕在下面看着自己的灵堂这么寒碜冷清,会作何感想。

结果在河山硕葬礼结束的第二天,耿冠军就确诊感染了新冠。

但医院不予收治,他只能回家自行隔离观察,结果情况越来越严重,现在已经被送到了医院的隔离病房。

对,就是和河山硕一样在“没有收治压力”的等死区自生自灭。

如今,河山硕的尸体还在洛杉矶的殡仪馆里排队,最早还要10天才能下葬。

而耿冠军这边的病情可谓是一日千里进展飞速,希望新冠病毒能够加大力度,争取抓紧点把两位一起送上路。

来个同棺同盒大团圆,也不失为一桩美谈嘛!

和河山硕一样,耿冠军也是公知中的18路底层货色,给方方提鞋人家都看不上的那种。

2017年,耿冠军因故意伤人罪被法院判刑7个月,缓刑1年。

正是在缓刑期间,他和境内的非法反华组织勾结上了,于2018年初偷渡来到美国。

虽然英语很差且学历不高,但是,由于立场极其反动,再加上在国内呆的时间足够长,所以反华团伙对他异常器重,他也很快成为了美国反华团体骨干。

据悉,耿冠军经常在境外反华社交媒体上发布攻击抹黑中国政府的文章,对美国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则极尽跪舔之姿,在疫情爆发后更是变本加厉。

特朗普以“中国病毒”为名发动诋毁和追责赔偿时,耿冠军在社交媒体上也摇唇鼓舌,“这是谁的责任?”,“华人是否该为此道歉”?

蓬佩奥在西方国家掀起“围堵中国共产党”的极端言论时,耿冠军也公开附和道,“世界必须要用新冷战——终结共产主义和.....”

即便自己被确诊之后,他还依然忠心地为美国辩解:轻症患者在美国无需治疗,医院都建议依靠自身免疫力,不像国内过度用药(因为那样有助于医院盈利)。

被医院放弃治疗送到等死区了,还有这个豁达的心态看淡生死,不服不行啊。

河山硕说:“以中国的医疗现状我早就死了,是美国免费的医疗让我活下来,美国至少在我身上花了几百万。”

耿冠军说:“我坚持不吃美国一粒药不住一天院,要靠本人杠杠的体质和坚定的信念战胜病毒。”

这两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可说的两套话却是完全矛盾,建议去了下面以后好好辩论一下,看看美国医院到底愿意为一个底层偷渡华人花多少钱。

河山硕死了,是耿冠军给他办的葬礼。

耿冠军如今的进度条也走了98%了,他的葬礼该交给谁来办呢?

依老蒋看呐,这根接力棒,最好要传到她老婆的手上。

耿冠军的老婆杨晓,也是个极端反华分子,2019年在洛杉矶向五星红旗泼墨,和耿冠军可谓是沆瀣一气、蛇鼠一窝。

12月31日,杨晓登录了耿冠军的账号发了一条推特:

“他现在病情已经发展到双肺了,他已经两天没说话了!求你们饶了他好吗?”

她还苦苦哀求大家,“冠军要进ICU了,他拿走了手机,我反复叮嘱了他不许和你们互骂,他已经答应了,请你们也不要再骂他了好吗?”

但耿冠军似乎并没听杨晓的话,在昏迷了两天之后,醒来后又开始了咬人狂吠,骂得斗志昂扬,精神亢奋。

但让老蒋纳闷的是——

一个双肺感染的重症病人,没上呼吸机也没系统治疗,用药瑞德西韦也无效,在昏迷两天后忽然清醒,这是病情好转了?还是回光返照了呢?

据说,杨晓已经数次请求ICU给耿冠军上呼吸机,但都被院方拒绝了,她抗议了多次,可是没人理她......

笑话,连白人都救不过来呢,你一个最底层的华人,配用呼吸机吗?

纽约华裔新冠死亡率第一,超过黑人

在中国——

98岁的高龄的胡汉英老人,经历了16天的治疗后康复出院;

雷神山医院的首位出院者,是一位83岁的老人;

ECMO的成本两万一天,我们连上47天治愈70岁的危重症患者。

可以说,呼吸机就是新冠重症患者的命根子。

而河山硕和耿冠军,一直到死都没有机会用上呼吸机了。

也许,在艰难吸入最后一口病房里的香甜空气时,他们还在感激着美国的医疗条件,感激着医生护士们的鼓励:

“哦我的中国朋友,你的情况很不错,你的身体很强大,相信你自己,你很快会好起来的!”

一直以来,老蒋都把公知群体分为三类。

第一类,单纯的对中国带有有色眼镜,对西方带有发自内心的亲狭。

习惯性的看低自己,习惯性的仰视崇拜西方,我们这些年来的进步,中西之间此消彼长的势头,他们通通看不见。他们的思想,永远的停留在了30年前。他们是真正可悲可怜的人,

第二类,把中国的一切视为原罪,这片土地上出现任何不好的地方,统统归结为体制。

他们否定我们的政府,否定我们的体制,也否定全体爱国人民,祖国强大他们心忧如焚,人民幸福他们痛不欲生。

他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于西方世界,但这两年以来,人民越来越不好忽悠,懂王还啪啪打他们脸,他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

第三类,把恨国反华当成一门生意来做,从中捞取利益。

其中最为典型代表就是方方。

反华就是她的向美国交出的投名状,被美国当作一颗可用的棋子,但她自己甘之如饴。这类人的本质和汪精卫之流没什么区别,就是卖国的汉奸。

而如今,河山硕和耿冠军的出现,他们是第四种人——无条件的相信美国,无底线的认同西方国家的制度和价值观。

这一次的新冠疫情,它的特点是为各国制造了几乎完全相同的挑战和冲击,每一个国家所面临的危险是一样的。

曾经被所有西方国家视为“异己”和落后的我们,拿出了全球第一的表现;

曾经被所有人认为最先进强大的美国,拿出了最差的成绩。

这样的对比冲突太强烈了。

强烈到就算是最顽固最反华的西方政客,也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成绩。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河山硕耿冠军之流,仍然认为美国的表现比中国强,仍然为美国的抗疫洗地辩白,仍然把美国当作伟岸光明的灯塔去依赖信任。

在他们眼里,无论美国做什么都是对的。

美国就算下令让他挖个坑让他们把自己埋里,他们都会同意。

“Yes sir!是挖一米八的还是挖两米的?”

他们就被美国坑死,想必临死之时也是开心的,也是嘴角上扬15度挂着盈盈笑意的。

极端的公知们总喜欢说:“战狼们攻击的越凶,就越证明战斗的价值,就越要战斗下去。”

所以,我们坚持不懈和他们战斗的重要意义,就是争取帮助他们都变成第四类公知。

舆论越是猛烈,越是痛打落水狗,就越是能把他推向极端对立面,推向美国的怀抱。

在主流舆论中没有立锥之地的他们,只能加速融入美国的话语环境,他们越仇恨中国,就会越信赖美国,认同美国。

持续的自我麻痹自我洗脑后,他们就会变成河山硕,变成耿冠军,变成躺在等死区还在称颂美国的人。

我们不只需要河山硕和耿冠军,我们需要更多的公知向这二位一样勇敢实践,不能光在网上吹美踩中,需要拿出更多实际行动,

比如主动放弃国内免费疫苗的接种,比如亲自前往美国考察疫情,再比如自行感染新冠住院揭秘美国医疗状况。

河山硕耿冠军们打了个样,你们要跟上啊。

2021年,不想成为河山硕、耿冠军的公知,不是合格的好公知!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2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