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常名:非典疫情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或也有直接关系

subtitle
文楚网 2020-12-28 22:04

内容提要:中国非典疫情可能属于境外SARS病毒输入事件。2001年底和2002年,澳大利亚分别发生历史上罕见的森林大火,2002年年底中国就发生非典疫情。数十年甚至百年一遇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产生强烈的"蝙蝠冲击波",可能因此造成蝙蝠病毒跨物种传播。沾染蝙蝠病毒的肉类可能通过官方进口渠道或隐蔽走私渠道进入中国市场,数次引发中国非典疫情。中华菊头蝠可能与非典疫情毫无关联,因为它形不成"蝙蝠冲击波",跨不过"卡佩蒂峡谷"。SARS病毒传播方式不仅是"人传人",也可能包括"物传人"。SARS之谜有望与新冠病毒之谜一起被揭开。

2020年5月19日,我在网上披露了"岩歌猜想":新冠病毒起源或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有关,引起广泛关注。就是我在该文中提到的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文化杂家,还向我抖搂了另一个惊人的秘闻:2003年及其前后的非典疫情,可能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也有关联。

以下是我们的谈话记录——

发生非典的2002年澳大利亚发生森林火灾5999起

岩(即那位文化杂家的简称)挪了一下屁股,身体稍微凑近我,压低声音故意问:"SARS这事儿过去有小20年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可不嘛,都17年了!"

岩:"我私下告诉你,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引起各地发生瘟疫,那可不是一回两回了,很可能正在形成某种规律。我看,单把这个列成个博士学位论文课题,或列为重大生态—医学研究课题,一点不过分。"

他干咳了两声,然后神秘地说:"十几年前咱们国家的那场SARS,很可能也是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给整的!"

我说:"那不可能啊!您怎么知道那一年澳大利亚也发生森林大火了呢?"

岩:"嘿,对你岩哥挑战不可能了吧不是?我不知道那事儿就讲这话,那还叫你岩哥吗?咱就说第一例SARS感染者吧,他应该出现在2002年12月初,对不?"

对此我似知非知,随便答了句:"差不多吧。"

岩:"但我可告诉你,在2002年至2003年这整个一年当中,澳大利亚光发现并处理的森林火灾,一共就有5999起!"

"啊,有那么多呀?"我听后大吃一惊!

岩用低沉嗓音说:"这一年,澳大利亚的降雨量远远低于平均水平,特别是冬季和春季,旱情极其严重,并不断发展。到了2002年9月的时候,维多利亚州报告了该州本年度的第一场森林大火,这场火来势迅猛,以至气象部门预测,它可能与1983年的'灰烬星期三'火灾情况极其相近。"

我问:"灰烬星期三'是什么呢?"

岩:"就是1983年2月16日发生的一场森林大火,澳大利亚人称它为Ash Wednesday,它席卷了整个维多利亚州和南澳大利亚州,造成大约2000平方公里的森林被烧毁,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著名的森林大火事件之一。"

我问:"那后来维多利亚州烧成了啥样子?"

岩:"损失果然大啊,远远超过了'灰烬星期三'。在两个月内,大火烧毁了维多利亚州东北部、该州阿尔卑斯山和吉普斯兰约11200平方公里的森林。"

2001年底澳大利亚也发生了历史罕见的森林大火

我:"了解这些情况很不容易,看来您下了工夫了。"

岩:"光了解这些还不够,视野还必须再延伸、再拓展,甚至需要了解'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史'。顺便说一下,'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史'也是一个重要研究课题。如果将视野延伸到2001年,我们又会发现,那一年的年底也发生了历史罕见的森林大火,它一直烧到2002年1月底。因此,考察2002年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必须把场大火也包括进去。"

我:"罕见到什么程度呢?"

岩:"无论是火点数量、火线长度还是过火面积,都创造了澳大利亚森林大火50年纪录。这场大火从2001年12月25日晚也就是圣诞夜发生,很快波及到澳大利亚东南的南澳大利亚州、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和首都堪培拉。"

他接着说:"在这场长达31天的大火中,火点每天都保持在50个左右,火线最长时达到1300公里,火焰高达30米左右,整个澳大利亚有75万平方公里受灾,到处是一片火海。大火烧死的动物不计其数。2002年2月,中国消防部门曾专门派出专家赴澳大利亚,对这场大火的情况及消防情况作了考察。"

森林大火蔓延形成多次强大"蝙蝠冲击波"

我问:"有了这些森林大火,那又怎么样呢?"

岩:"还是像我上次讲的,大量蝙蝠失去栖息地,飞到居民区了呀!抢食家禽和牲畜的饲料呀,给人类带来了重大威胁!就像不久前的澳大利亚森林大火一样。"

我说:"噢,以前也发生过蝙蝠灾害呀。"

岩:"当然发生过!这已经形成了一种机制。几乎每一次澳大利亚特大森林火灾,都会造成'蝙蝠冲击波'!"

我:"'蝙蝠冲击波'?"

岩:"对,就是成千上万只蝙蝠集结成一群,突然飞入人类居民地。"

我:"做过调查吗?"

岩:"搜集了一点资料,已能从某些侧面证实这个问题。例如,大火之后,大群蝙蝠飞入新南威尔士州的一些城镇。2002年1月12日,该州的莫维伦巴小镇(Murwillumbah,两万人口)发现有3679只蝙蝠因高温死亡。同样,2003年1月,新南威尔士州的卡巴玛塔(Cabramatta)和高登(Gordon)两个小镇,一共有5000只蝙蝠因高温死亡。而如果蝙蝠是死在森林里,人是无法发现和统计的。"

我:"没死亡的蝙蝠,可能占大头吧?"

岩:"那肯定,由此可以推知,当时一度聚集于那些小镇的蝙蝠,可能达到数万只甚至数十万只!"

我:"一次森林大火,只发生一次'蝙蝠冲击波'吗?"

岩:"可能就一次,也可能发生很多次,还有可能一次也不发生。"

我:"在什么条件下可能发生多次呢?"

岩:"火势是逐步蔓延的,或此消彼长、此起彼伏的,各地的蝙蝠并不是集体一次起飞的,而应是一片片地逐次惊飞的,对人类居住地的侵扰同样应当是一次又一次地发生的。换句话说,就是大火燃烧期间,有可能发生多次'蝙蝠冲击波'。"

我:"每一次'蝙蝠冲击波',都会造成蝙蝠病毒跨物种传播吗?"

岩:"那倒不一定,只能说每一次'蝙蝠冲击波'对人类感染病毒都有威胁,但存在威胁大小问题和发生感染事件的概率大小问题。"

他说:"也许,大火初期的'蝙蝠冲击波'力度更大,蝙蝠病毒传播的几率也更大。这是因为,大火初发的那段时间,惊飞的蝙蝠会带动沿途的蝙蝠一起惊飞,因为首批惊逃的蝙蝠叫声、飞速都与平时非常不同,会向其他蝙蝠传递"出现危险"或"灾难即将到来"的强烈信号,其他蝙蝠群的跟飞又会带动更多的蝙蝠群,出现大规模、大范围的动物趋同行为。"

他又补充说:"但是,数十年一遇甚至百年一遇的特大森林大火,恐怕才是造成蝙蝠病毒穿越'卡佩蒂峡谷'、实现跨物种传播的最强劲动力和最大可能!"

沾染蝙蝠病毒的食品肉从澳大利亚运往中国

岩:"蝙蝠成灾可是不祥之兆啊!它极可能造成蝙蝠病毒跨物种传播。到了2002年12月初,咱们广东就出现了首个SARS病例。"

我问:"您认为是澳大利亚的'零号病人'把病毒带到了咱广东吗?"

"可能还不是,我认为当时的澳大利亚可能没有'零号病人','零号感染者'或者叫中间宿主,可能是澳大利亚的猪羊牛或其他动物。更确切地讲,是它们身上的肉。"他回答。

"此话怎讲?"我问。

岩:"在20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的时候,咱们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牛羊肉、各种海鲜甚至袋鼠肉,那是很多的,你有印象吧?"

"当然有印象,我还买过、吃过袋鼠肉呢!当时在北京超市上很容易买到袋鼠肉。"我回答。

"后来国家限制进口袋鼠肉了,但实际上还在暗中流入,有人把袋鼠肉充作牛肉在国内继续倒卖,这事儿你也知道吗?"他问。

"也知道,因为我买过一些牛肉,不过看上去很像是以前吃过的袋鼠肉,肉质比真牛肉要精、细,颜色也略微红一些。"我回答。

他说:"这说明你用心了。为什么我提这事儿呢,就是想说明当时的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各种肉类是很多的。据我掌握,2002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牛羊肉共11041.535吨,1038.54万美元;2003年,澳对华出口牛羊肉9047.831吨,出口猪肉17.769吨,共1244.7万美元。这些数据都是我前些年去澳大利亚时,费了很大工夫才查到的,但这些仍然不过是大面上的事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时肉类走私很普遍。广东一年不知吃掉多少吨穿山甲,但如果你从进口资料上查,一只也查不到。"

我问:"当时的广东,有没有直接从澳大利亚进口肉类?"

岩:"当然有啦!特别是私自贩运的不少,但这些东西都不上账,你没法儿查,只能从黑道上打听。我有个熟人深谙这方面的道道,但他在江湖上走,所以我问这方面情况时,他只敢向我挤挤眼,不肯直说。嗐!广东人胆子大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敢进敢吃呀!"

他接着说:"有些感染了澳大利亚蝙蝠病毒的动物,特别是猪羊牛等肉类,可能从澳大利亚运到了广东。"

"活着运过来的吗?"我问。

岩:"可能是活着运过来的,也可能是通过冷链物流运进来的。"

"再往后呢?"我问。

岩:"畜禽总要宰杀、剖洗、烹饪吧?准备开吃的过程中,接触这种肉类的广东人就被感染了,厨子最可能先感染。"

"最早感染SARS的就是一名厨师!"我不禁惊呼。

岩:"没错,广东人黄杏初。此人我10年之前采访过。接着就是'人传人'了。到了2002年2月11日左右,广东的SARS病人已经达到300余例;到了3月17日,又突破1000例!"

SARS病毒在跨物种初期可能传染性不强

我:"有个问题,澳大利亚人为什么没有首先发病呢?"

岩:"这个问题我请教过专家,答复是这样的:SARS病毒在跨物种传染初期,是不容易传染给人的,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发生变异,就变成能传染人了;再继续变下去,病毒毒性进一步增强,也可以在人际之间传染。所以,当澳大利亚蝙蝠病毒传染给猪羊牛或其他动物时,病毒可能还不具备传染人的毒性,这时,牲畜就被屠宰冷冻装车装船,或活着运往中国。而在中国境内经过各种运输工具几经捣腾,运送到某家餐馆的过程中,又有可能将病毒传染给果子狸等动物。这时,病毒已发生多次较大变异,具备了传染人的条件。我对这种解释比较认可。"

那一阶段的森林大火可能多次造成SARS病毒跃迁

我:"您研究得细呀!"

岩:"不细不行啊,不细怎么能揭开这么复杂的问题谜团呢?这么说吧,从2002年1月到2003年3月,澳大利亚哪个州发生了哪些大火,我基本上都能说个八九不离十!"

我试探着说:"那您就随便给我唠唠,2002年底到2003年初,澳大利亚有几场最大的火灾?"

岩:"那就捡三把大的说吧。第一把,是2002年底圣诞节期间,也就是12月25日前后,澳大利亚的新州城发生了历史上罕见的森林大火,足足烧了半个月,大约7700平方公里的森林给烧没了!"

"那第二把呢?"我问。

岩:"第二把,那是2003年1月4日,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又发生了森林大火。这一回同样烧了许多天,又烧掉了2200平方公里的森林!"

"至于第三把,那是从2003年1月18日起,发生在澳大利亚的堪培拉地区的,这回火那个大啊,一直烧到了2月份,有近10万平方公里的森林化为了灰烬!这场大火,被认为是堪培拉地区有史以来最大的森林大火。"

我:"不过这几把大火肯定与中国的非典挂不上钩了,因为时间对不上。"

岩:"恐怕还不能这么讲。只能说,与2002年底和2003年头几个月的广东非典没关系,但与以后在北京疫情和2004年初广东的几例非典,却不能排除完全没有关系。"

我:"此话怎讲?"

岩:"在2002年12月至2003年3月间,正是澳大利亚森林大火熊熊燃烧、到处燎原之时,仅在维多利亚州就发生了3000多起火灾。在这段时间里,澳大利亚的森林犹如一堆干柴,而森林大火这个"大熔炉"也一直"炉火"正旺。咱们中国有句话,叫作'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人家澳大利亚呢,那可是'大火不息,蝠飞不止!'啊!"

他接着说:"存在一种可能,就是持续燃烧的森林大火,偶尔还会复制出SARS病毒跨物种跃迁那种事件。有些新感染蝙蝠病毒的动物,有可能被第二次甚至第三次运送到中国各地。"

我问:"您的意思是,中国内地后来爆发的非典疫情,可能与再次进口的'毒肉'有关系?"

岩:"我是这么认为的!"

"人传人"并不是SARS传播的唯一途径

岩:"据了解,国家当时对一些城市每个SARS患者进行了源头追踪调查,结果发现在一些患者之间,找不到病毒传播的因果证据,链条是断裂的、不连续的,有些地区的疫情是疑似散发的,路径不明的,即可能不是人传人造成的。这种现象使研究人员大惑不解,你不觉得很离奇吗?"

我:"是奇怪啊,真是扑朔迷离!"

岩:"但是,活体畜禽运输和冷链运输却是从未断裂的,而是始终连续的,只不过不被一般人所注意罢了。"

"就是说,即使是与广东第一批的非典病人没有什么关系,当时国内也可能产生新的非典病人?"我问。

岩:"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甚至2004年初广东重新冒出的几例SARS,真可能与此有关。而如果细究,一些国家的SARS感染者跟咱们中国,很可能也没关系。"

我:"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中,世界各国也有不少这种情况,叫作'不明原因引发的疫情'。"

岩:"这就说明,极可能存在第二条或第n条传染途径,存在着未被发现的隐蔽传染渠道,而传染源则始终在澳大利亚火灾发生地或其附近,当然,'发源地'是随着火情漂移的。"

我:"好像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谈论过。这让我想起了何建明在《非典十年祭——北京保卫战》一书中的一声长叹:'非典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根本不知道!或者说知之甚少,少得可怜!'"

岩:"问题就出在研究人员的视野有些狭窄,他们的眼光总在中国境内打转转,完全看不到境外万里之遥的那个最大的疑似源头,那个不时制造'蝙蝠冲击波'的森林大火!"

我:"您的视野够意思!"

岩:"我是跳到太空中观察思考这个问题的!要不然,怎么能够想到远在天边的澳大利亚!"

我问:"您认为在整个2002年间,澳大利亚发生的五六千起森林大火,一共烧死了多少只野生动物呢?"

岩:"我估计,怎么着也得有个10亿来只吧。被烧死的蝙蝠,至少也得有数百万只!而且有一点应注意,那就是有些地方大火冒出来的烟,全是浓浓的黄烟,跟100年前美国军营烧马粪疑似闹出'西班牙流感'时冒出来的那种烟,颜色非常像!"

我问:"美国军营烧马粪可能闹出了'西班牙流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岩:"这个嘛,说来就话长了,也扯远了,咱们以后再讨论吧。"

中华菊头蝠可能与非典事件毫无关联

我:"再问一句,您认为云南的菊头蝠与非典疫情有关系吗?"

岩:"极大的可能,是一点关联也没有!因为不存在它与人类突然接触的客观条件。动物与人类之间,是一直保持'安全社交距离'的,没有类似澳大利亚森林大火那样的超强刺激,中华菊头蝠怎么可能跨过'卡佩蒂峡谷'?某种蝙蝠三只两只的,也是跨不过去的!一般条件下,那可是一道万丈深渊啊,是一道铜墙铁壁啊!"

"有道理,并不是什么物种都能随便突破动物与人类之间的传统界限的!"我表示赞同。

岩:"对!这是一条巨大的鸿沟,只有突然到来的巨大灾变,才有可能使受到巨大惊吓和逼迫的动物强行跨过它!而且,这种动物必须要有相当的规模和数量,概率上才存在这种可能性。"

他接着说:"SARS病毒跟新冠病毒还不太一样,它是蝙蝠身上本来就有的,这个已经被科学家们发现证实了。但可不是中华菊头蝠所独有,我敢打赌,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有的蝙蝠身上也有,只是还没发现就是了。我刚才讲了,数百万只蝙蝠突然失去了栖息地,相当一部分侵入了人类居住地,污染了家畜饲料和饮水池,再加上有害烟尘或气溶胶的飘散,这样就将SARS病毒传染给了某种贴近人类的动物,又通过这个中间宿主传通过或明或暗的渠道传染给了我们人类。"

我:"这是又一次严重的生态危机和生物灾害事件!"

岩:"可不么!你想想,一下子烧死这么多各种各样的蝙蝠,又有那么多的蝙蝠一下子突然接近了人类,能不整出大乱子来吗?"

我:"看来,长达17年全世界都始终搞不清的SARS之谜,有可能被您揭晓了。"

岩:"病毒溯源就像破案子一样,有时一个案子破了,其他有关联的案子也就跟着破了。我认为,SARS之谜有望与新冠病毒之谜一起被揭开!"

我:您关于SARS之谜的这个猜想,叫作'岩歌猜想2'咋样?上次提的那个《新冠病毒或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有关》,可不可以改叫'岩歌猜想1'?"

岩:"行啊!也只能是猜想,叫瞎想也成。不过我可告诉你,咱这儿还有'猜想3'呢!"

"那太好了!说说看?"

他笑着直摇头,说:"累了,让我歇口气吧,找机会再聊!"(文/常名 配图/马国旗)

(常名,参见2020年5月19日《人民日报》及《今日头条》等网站《常名:新冠病毒起源或与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有关》一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