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确诊新冠的河山硕死了,舔美跪美的公知还活着!

subtitle
校长开蒋 2020-12-25 10:35

有读者在后台问老蒋,为什么我们总写公知,总批恨国党?

要知道,最近几年,尤其是近一年,公知们的声望已经彻底臭了。

他们已经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他们已经被扫进了时代的垃圾桶了。

而我们还总是对他们凶猛开炮,让他们频频出现公众视野中——这是不是在小题大做,是不是自己立靶子自己打了。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

如果你发现周围的人都不是恨国党,你的微信群朋友圈里也都没有人转发公知的言论,那是一件可喜的事情,证明你的社交圈,立场还是非常端正的。

但这并不意味公知群体们就销声匿迹了,河山硕们仍然存在,并且还相当的活跃。

前两天躺进太平间的河山硕(戳→给川普洗完地后,他被丢在太平间,死了),其实只是一条毫不起眼的小虾米,由他所担任核心骨干的反华组织“中国民主党洛杉矶委员会”,影响力其实非常有限。

这个组织在推特上两年多发了600多篇推文,90%以上的内容无转发无留言无点赞,偶有的留言和点赞进去一看:

嚯,还是博主自己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数据和影响力简直都已经不是有限了,而是可怜。

说白了,诸如河山硕之类的公知,只能算是公知里的18线货色,上蹿下跳自娱自乐的那种底层马仔,掀不起任何声量。

只有死掉的时候才会被人关注到。

但是,还有更多比他影响力更大,更加活跃的公知,一直都没消停下来。

比如这个@北美黄哥。

他的个人简介是,“……在美国和西雅图生活和工作,曾在上海工作过几年,喜欢学习和旅游”。

三言两语之间,一种俯瞰全球化的精(gong)英(zhi)味儿就隐隐约约出来了。

他在今年四月的一篇爆文是《全球战疫看美国,美国顶住了》。

文章中的一开头,就让人看完被雷住了,不是想骂他的感觉,而是完完全全发自内心关怀智障的感觉。

“美国疫情严重,但是美国慌了吗?没有!”

是啊,美国不仅确诊50w的时候不慌,现在确诊2000w了仍然不慌,只要不检测不接诊,医疗系统就永远不会被击穿崩溃,有什么好慌的?

接着在正文部分,他为美国的抗疫发明出一个颇为高大上的词汇——立体抗疫。

他先夸了特朗普,“总统动起来了,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采取了以下9项措施。

至于最关键的隔离,嗯,一个字也没提。

疫情是怎么传播起来,他心里没数吗?不进行彻底隔离阻断病毒,其他任何举措不都是打水漂吗?

就这样一个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的全国动员,他居然敢尬吹为“美国政府和私人企业这次从上至下协作抗疫,灵活性和效率开始体现,为对抗新冠状病毒,美国进行了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国家动员”。

小罗斯福要是看到有个中国公知这么碰瓷他,估计气得棺材板都得掀起来。

接着,他又盛赞美国的2万亿救助方案。

这个简直就不值一驳了。

老蒋只想反问一句:这些钱有多少发给了资本巨头?又有多少到了普通人手里?

四月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失业率达14.7%,创1929年大萧条后新高,非农业失业人口2050万人,创1939年有统计记录以来新高。

但这位黄哥就是看不到。

此外,还有更多离谱舔美言论充斥着全文。

“越来越多的人带起了口罩”

“美国即将开启全民核酸检测”

“美国进行了免疫追溯,感染后康复者持免疫证书继续工作”

然后在结尾处,他由衷的歌颂道:

美国,是一个不断犯错的国家,但是,也是一个犯错后不断纠错,自我修复能力超级强的国家!

“美国即将打赢这场抗疫战,并在医学领域取得新的突破!”

读完这文章,老蒋就一个感觉:瞠目结舌。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10w+的阅读量,155的赞赏数。

这意味着这篇文章被传播转发了多少次?有多少人像作者一样无底线无缘由地认可美国?有多少人将美国视作光辉伟岸的灯塔?

新华社前两天的评论可谓一针见血:

“崇美”“跪美”者把美式价值奉为圭臬,对“世界霸主”俯首帖耳,思想上患了“软骨病”,在斗争中甘当“投降派”,如此荒唐之论,哪里还有一点中国人的气节和血性!一些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自诩这是“客观”“深刻”“洞见”,岂非咄咄怪事?

可这样的咄咄怪事,在黄哥的文章中简直是“司空见惯”,而他的读者们,更是对这一切甘之如饴!

文章的留言,全都是对他的赞许和对文章观点的肯定。

有人会说,这是4月份的文章,作者和下面的留言者当时对美国还有幻想与期待,现在或许已经擦亮眼看透了呢。

确实有很多人看透了美国,但这个黄哥仍然没有看透,还有一大撮他的死忠粉也没看透紧紧追随着他。

最近这两个月,他在围绕美国大选做专题报道,可他做的内容和主流媒体仿佛是两个世界的。

11月10号,明明所有主流媒体都判断拜登赢下大选,但在他看来,是拜登节节败退,是川皇高歌猛进。

在他的每一篇文章中,都有数千个川普的铁杆拥趸和他一起为川普狂热呼喊。

不知道大统领看到此情此景,会不会热盈眶……

原来,对他最最忠心的支持者,不是麦康奈尔这些共和党元老,不是南方的彪悍红脖子,也不是五大湖里的失业蓝领工人,竟然是这些黄皮白心的香蕉人!

而他们在为川普制造声量时,呼吁的主体竟然是“华裔爱国者”。

爱国者?爱的是哪个国?

如果爱中国,你们不配。

如果爱美国,那就滚到美国的推特脸书上去爱,不要在中国人的微信平台上喊着爱美国。

而像北美黄哥这样的香蕉人,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美国的吹捧,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对祖国的抹黑,这样的公知还有多少?

非常非常多。

他们的受众面积有多大?

非常非常大。

比如老虱杂货铺,就是一个北美黄哥的声量更大的公知。

他自称是浙大的世界史博士,早在今年4月,他就出过一篇全网阅读量百万级的刷屏文章。

《小县城的中年粉红:在混吃等死中研究世界局势》。

标题就优越感爆棚,透着满满的公知路数的歧视。

小县城——地域歧视,小地方的人不配心怀天下?

中年粉红——年龄歧视加扣帽子,中年人不配满怀热血去爱国?

混吃等死——阶级歧视,普通人就不能操心家国大事?

整篇文章,以居高临下之姿,极其刻薄地嘲讽了自己的老同学:一个在小城市做着普通工作,但关心国家大事、反感美国的爱国中年人。

潜台词是:就你这个层次,你这个收入,你也配讨论中美关系?你也配涉足国际治?

就差直接喊出来:你这些屁民,有什么资格和我一样去讨论政治。

而这样的文章,有一万多人点赞,数万甚至十几万人转发分享,他们都认同这只虱子的观点。

而就在前几天,老虱又对胡锡进开炮了。

开篇就是一句话,胡锡进有这么多粉丝,给社会敲响了警钟:我们的教育有很长路要走。

说白了,这番话的意思就是:连胡锡进都有这么多粉丝,看看我们教出来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老蒋觉得,胡锡进当然不是绝对的正确,而且,作为一个媒体人,老胡公开分享出的观点中,确实有一部分是值得商榷的。

因此,我们可以对他的观点进行辩论甚至是批评,毕竟,一个媒体人本来就需要接受舆论的监督,并不断改正进步越做越好,这也是我们对胡锡进和《环球时报》的期望。

但可以公开批评,绝不意味着可以直接上升到人身攻击的高度上,把胡锡进个人批的一文不值,更把所有选择相信胡锡进、愿意以胡锡进为信息来源的人一杆子都打死。

这是对几千万人,甚至上亿人的攻击,这是对我们教育和媒体的全盘否定。

但就是这样的人,却被自己的粉丝奉若神明。

有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他学习的;

有把它当作一盏明灯点亮人生道路的:

有看他内容期期转发扩散出去的。

扭曲、攻击、粉红、战狼、偏执、禁锢,这是他所有文章标题中最常出现的关键词,

金灿荣、张维为、张召忠是他口中“割流量韭菜”的学界丑角,新一代成长起来的爱国青年们,更是亟待他拯救的悲惨一代。

他依然在笔耕不辍地坚持着他的“深度写作”,传播着他的“理性思考”。

他的读者们依然在表达着对他的思想的倾慕,把看到他的文章看作是“人生之幸”。

像这样“北美黄哥”和“老虱杂货铺”这样公知,他们还有多少人,我们不知道。

坚定信任他们,甚至是以他们为信仰的读者,还有多少人,我们也不知道。

2020年,是公知垮塌的起点,可这也仅仅是个起点而已。

这条路有多长,何时能到尽头,我们也不知道。

有一部分公知,像乔木那样醒了过来。

还有一部分公知,像方方和河山硕,永远醒不过来了。

而且,这些人和他们的“信徒们”不是消失了,而是在主流舆论的压制下隐藏了起来,而在他们内部,他们变得更加极端,更加狂热。

他们认为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他们时时刻刻在发声嘶喊着,在伺机反攻着主流舆论。

对这样的人,我们必须要把他们挖出来,把他们曝光,再把他们彻底锤死。

因为——

每锤死一个公知,就能让他成千上万个信徒群龙无首,再自生自灭;

每锤死一个公知,就是拔除一个舆论毒瘤,防止更多人的“误入歧路”。

只有把他们的底裤彻底扒下,让他们荒诞而愚蠢的言论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料,这才是正本清源,这才是激浊扬清。

最后,对“黄哥”、“老虱”等人的粉丝们,送给你们央视网的这席话:

我们奉劝“崇美跪美症”患者该清醒了,早日抛弃“逢美必赞”的鄙贱媚骨,打破“唯美是从”的盲目迷信,睁开双眼、认清现实、挺起脊梁、抬起头颅,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 END -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