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八拍笳休愤切,须知薄命是佳人”汉末第一才女——蔡文姬

subtitle
说点冷历史 2020-12-19 10:4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乱世中的女人多如秋日里的落叶,在寒意和寒意中化作泥浆,毫无痕迹。更像是历史上撕裂空壳的声音。在那个“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时代,天空取作素笺,雨水取作浓墨,长风叫作笔。一个好女人的悲哀,一个好女人的悲哀,都在这里。

她博学多才,擅长文学、音乐、书法。初嫁于卫仲道,丈夫死后回家。东汉末中原大乱诸侯割据,原本归降汉朝的南匈奴趁机叛乱,蔡文姬为匈奴左贤王所掳,生育两个孩子。曹操统一北方后,花费重金赎回,嫁给董祀。

假若没有儿时的纯真时光,或许来看蔡文姬的一生也不会如此悲惨。她6岁听琴,便被父亲蔡邕视为掌上明珠。这是一家世代相传的书香家族,文姬聪慧,从此以后更是如鱼得水,读古书,调素琴,尽得父业。这时的蔡文姬好似千年后的易安,是天真无邪的少女,仿佛云里的落日,悠游自在。20年后,她又回到了家乡,时光不再眷恋她。

此生已分老沙尘,谁把黄金赎得身。十八拍笳休愤切,须知薄命是佳人。

蔡文姬也许因为这部《胡笳十八拍》在青史上出了名。要是不回汉朝,《胡笳十八拍》就不会诞生了,我们也记不起汉朝朗朗月辉下有这样的美人了。或许,不只一个人想过,当初若不是曹操的重金赎罪,蔡文姬或许就是弃绝前尘,与胡儿享受天伦之乐,大汉朝就是前世的记忆。

当她颤抖着写下: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他早就不相信命运了。乱天下的战火如箭雨,刺在心中,触目惊心,天地不仁,以物为刍狗。重兮归路遐,风尘千里兮沙尘。漫山遍野的黄沙是心上的一把刀,故国月明在蔡文姬的思念里年年依旧。

只是,当月阳光明媚之际,膝下的孩子让她痛心不已。有谁不知,她曾长叹“无日无夜,思乡不思我,禀气合生兮莫过我最苦”?有谁不知,文姬怜惜胡儿“鞠之育之兮不耻,愍之念之兮生长边鄙”?一条断了线的风,她终于找到回家的路,却发现岁月已晚,横亘在她面前的是故国之思和母子的深情。假如这是人生的一盘棋,那么棋盘就是天堑,无法跨越。。

黄昏的风悲兮边声边响,不知愁心事谁说!

风雨瞬息万变的汉末,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也是一个残酷无情的年代。历史上的文姬归汉是多么浓墨重彩,或许她心中是多么的凄凉无奈。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国泰民安也不可相提并论。当历史的帷幕一拉开,她便身披着深情的故土的光环,谁也不在乎她是一个母亲,谁也不在乎她眼中的泪花如飒飒秋风,从胡地吹到长安,吹到中原。

归途终于到了,十二年过去了,胡地的寒风早已把青丝染成了白发。多看看那个幼嫩的小孩儿,他们还那么小,那么天真,可是从明天起他们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儿呼母兮啼失声,我掩耳兮不敢听。追寻我兮走茕茕,顿复起兮毁色。还顾之兮破人情,心怛绝兮死复生。。”此时,真希望时光停止,蔡文姬并没有所谓的归汉,她只是一个母亲,一个平凡的女人。腹中诗书万卷,此时此刻看来也不过是累及平凡女子的枷锁而已。

遗憾的是,蔡文姬从来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她所走的道路也必然不会是平凡的道路。她所扮演的角色,是历史赋予她的义无反顾。或许,从成为蔡邕女儿那一天起,汉末第一才女的地位就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束缚。

想当年不过是刚刚及那一年,院中楼阁之上,"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低回琴音婉转如三千青丝倾泻而下,闺房里的儿女情调在指尖流露,那琴音是少女的发丝撩拨着少年的心。于是,卫家过来提亲,蔡文姬莞尔一笑,似乎很有诚意。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卫仲道的风雅和才名也早已让蔡文姬倾心,她不过是个女儿家,小心思那么单纯。

不经意间想起纳兰夫妇,"赌书消得泼茶香"文姬与仲道其实也是如此,结发为妻,恩爱两不疑。遗憾的是,时间不允许蔡文姬像小女儿一样一直活着,卫仲道去世后,她的心也随之死去。

一切都像冬日的雪花一样在耀眼的阳光下灰飞烟灭,往事如白驹过隙,谁还能记得她曾经对谁一心一意?她背负着克死丈夫的骂名,她毅然回到了蔡家。假如这不是乱世,如果可以选择青灯古佛,那么以后的蔡文姬也不会为胡人妻,也就不会有《胡笳十八拍》,更不会有《悲愤诗》。

在卫仲道死后,蔡文姬的锦瑟年完全结束了,这一段不可逾越的天堑,横亘蔡文姬的一生,就像一把宝剑,来去不由她。

归途如此漫长,对故乡的回忆仿佛是茫茫草原,望不到尽头,什么也看不见。今生的悲痛是杯中未干的浊酒,是由十二年的眼泪酿制而成的浊酒。但是文姬归汉了,她终于回到了家,即使这片土地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即使故人已经不再,她回来了乱世的样子依然狰狞,“白骨不知谁,纵横莫盖”。心里的悲伤早已说不出话了,她日夜想念的故乡啊,到头来还是无人可去。

一直认为如果蔡文姬不是女儿身该有多好,那么在汉末天下大乱时,会多个乱世英雄吗?遗憾的是,她确实是蔡文姬,她只能是个女儿身,一对胡儿的母亲,一位被曹操以重金赎回的汉末第一才女。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怨不得地,怨不得天。”这个故事就该到此结束了,蔡文姬虽然失去了那对胡儿,在这片原来的土地上又孕育出属于这里的生命。曹操给了蔡文姬一个家。董祀,蔡文姬生平第三个男人。

遗憾的是,天下没有太平,分久必合的势也没有停止过。不管董祀为什么惹来杀身之祸,当蔡文姬脱簪赤足的站在殿外,挥毫不停的写著四百部古书时,曹操呆住了,满堂的客人也呆住了。这位出生于乱世的女子,坚韧不拔,顽强不屈,以她的天分和智慧,征服了一个时代,她的魅力在于绕梁三日的琴音。

她一生坎坷的命运已经安排得太多了,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好不容易回到故土,却又在岁月的暮色中再次重逢。不过,她并不慌乱,也许她知道这次她面对的只有曹操,也许她一开始就明白,以她的才情,足以让曹操崇拜。因此,历史并不会就此结束,曹操感于蔡文姬,特赦了董祀。

这次,终于平静下来了。但蔡文姬的心却是如此的悲伤,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不能。那个年代给了这个女人太多的使命,她从来不只是个女人,她是个天才,她是个文学家,她更是个爱国者。历史夺去她太多的心事,胡地的风吹得她两眼睁不开,思念的歌谣一直在唱,“愁眉苦脸忘却芳草,鸣琴情何在”“岂知重得兮入长安,叹绝兮泪阑干”。

史上诸多苦难事,尽皆消散烟云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