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外媒:无视美国制裁,伊朗正派出史上最大船队驰援委内瑞拉

subtitle
环球时报评论 2020-12-07 16:03

据美国彭博社12月6日报道,据知情人士透露,伊朗将不顾美国制裁,派出迄今为止最大的油轮船队,以帮助委内瑞拉应对严重的燃油短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称,在这支大约10艘伊朗船只组成的船队中,有一部分船只将在卸下燃料后,装载委内瑞拉生产的原油并运走,这能帮助该国顺利地将其生产的原油出口。据悉,目前这支船队的规模,将是今年5月份伊朗第一次援助委内瑞拉时的两倍。

据彭博油轮跟踪数据显示,今年早些时候向委内瑞拉运送燃料的几艘船,至少在10天前关闭了民用船只卫星信号。报道指出,关闭船舶应答器是伊朗船只避免被美方发现的常用方法。此外,伊朗向委内瑞拉提供援助的船队中,有些船只的名称也被涂改,伊朗想用这样的方法掩盖船只的真实信息。

美国伊朗和委内瑞拉问题特别代表艾略特·艾布拉姆斯(Elliott Abrams)今年9月曾表示:“美方正在关注伊朗的行动,并确保其他货主、保险公司、船主和船长意识到,他们必须远离这种贸易。”

报道称,委内瑞拉曾经是美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国内汽油价格也是世界最低的之一。但是现在,该国现在几乎无法生产任何燃料。除了进口燃料以供使用外,委内瑞拉还需要出口足够的原油,以腾出储存空间,防止油田停工。而美国对马杜罗当局的制裁则加大了这一任务的难度。

推荐阅读:

屡遭美国打压,伊朗为何不肯放弃核武器?

细数起来,世界上最高危的职业,伊朗核物理学者肯定算得上号。

据统计,从07年到现在,除了伊核协议谈判顺利的那几年,伊朗基本每年都有核专家被特工们用各种方式暗杀。

德黑兰甚至为此搞了个烈士博物馆,专门陈列近些年被定点清除的伊朗科学家座驾。

而上个月在德黑兰遇刺身亡的穆赫辛·法克里扎德,已经不仅仅是核专家的身份,更是伊朗现阶段核武项目的负责人。

没了他,这个伊朗硬扛着十数年制裁、付出无数学者生命的核计划注定要在短期内搁浅。


也许有人会好奇,伊朗作为一个油气资源丰富的产油国,其实本身对核能依赖不大,为何却如此执着于自己的核计划,以致于要遭受美国的全方位打压也在所不惜呢?

核计划滥觞

实际上,就像美国给自己竖起的每一个敌人一样,伊朗的核计划最早也同样来自于美国的支持。

在伊朗巴列维王朝时期,美伊关系紧密,甚至以色列都把波斯人当作是自己对抗阿拉伯人的重要盟友。

为了增强美国在中东影响力,在苏联的南方造成有效的战略压迫,美国开始向伊朗积极输出民用核反应堆技术。

有美国人牵头,西方资本也快速涌入,立马充斥了伊朗核工业的角角落落。

至于为啥坐拥全世界屈指可数的油气资源,不好好发展石油化工行业壮大国家力量,而是把精力投在一个完全受西方资本把持的核工业上,那就是著名买办巴列维国王的独家战略判断了。


巴列维与他的主人

但买办的进程被突如其来的伊斯兰革命所打断。

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伊朗便迅速成立了一个崭新的宗教政权,西方和伊朗的一切联系被倏然切断。

只是,在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早期,伊朗并不在意核工业的发展,认为坐拥巨大油气资源去发展核能这种鸡肋并不值得。

然而,新伊朗的敌人来自四面八方,为了防止伊斯兰革命向周边国家扩散,各方势力开始了对伊朗的包抄堵截。

美国当年为了推翻亲苏政权,从60年代就开始扶持的复兴党党魁正式上线,1979年,东边的伊朗发生了伊斯兰革命,西边的伊拉克被萨达姆政变成功,正式上台。

热衷于教派斗争的萨达姆,很快便把目光投在了当时内乱频频的伊朗,迅速对伊朗发动战争。


而此时的西方集团,跟十年后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的反应截然不同,即使是伊拉克公然发动侵略战争,并大规模使用塔崩毒剂在内的化学武器,西方集团却没有给出一点像样的压力,美国甚至还向伊拉克提供了大量武器和经济援助。

也是这场持续八年的战争里,饱受孤立与战火之苦的伊朗开始重新审视起核武器的价值。

在后来被拉夫桑贾尼曝光的霍梅尼信件中,霍梅尼讲述了伊朗军方对他所表明的态度:

“为了维持战争,伊朗军队需要增添2500辆坦克和300架战斗机,此外,为了赢得战争胜利,伊朗还需要‘大量的激光制导武器以及核武器’。”

为了打破西方集团与阿拉伯集团对伊朗的包围堵截,伊朗开始积极向苏联接洽,开始了自己的核设施开发。

石油、美元与犹太

虽然萨达姆发动的战争给伊朗带来了无法逆转的伤害,但在整个90年代里,萨达姆却成了伊朗最大的外交屏障。

在国际上活蹦乱跳举止乖张的萨达姆,成功吸引了西方的所有注意,为伊朗迎来了宝贵的战略潜伏期。1990~1996年,伊朗开始了自己的战后重建计划,迅速恢复和扩大油气生产、加工和石油化工设施。

印度、土耳其都和伊朗签署了大量的天然气销售和出口管线建设合同,西方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开始恢复同伊朗的接触,1990年,伊朗甚至出现了从70年代以来第一次的20亿美元的财政盈余。

而与此同时的阿拉伯阵营却因为海湾战争元气大伤,战争带来的庞大亏空让中东的重建困难重重,一时间中东出现了巨大的权力真空带。


中东宗教分布

休养生息下的伊朗终于是憋出了头,北边和土耳其博弈干预纳卡冲突,南边扶持伊拉克的什叶派反萨达姆起义,伊朗的整体战略开始走向一个目的——突破阿拉伯人的包围,成为伊斯兰世界领袖。

在中东这片地,要靠教派来实现大一统,可能穆罕默德再世也做不到。但统一伊斯兰世界有一个捷径可走,这条路埃及趟过,当年纳赛尔携名声之盛都要合并叙利亚,收复耶路撒冷,奈何实力不济被人打得鼻青脸肿。

但这也基本暗证了,每一个想要成为伊斯兰领袖的国家,都得踏了以色列这个坎。

以色列有核武器,在中东从来都不是秘密。对于伊斯兰世界最大的问题在于,如果我们没有,我们凭啥让以色列放弃核武器。

伊朗显然就瞄准了这个方向,想要建立中东无核区,那起码要有两个核力量的制衡。

如果我有核武器,就可以代表整个伊斯兰世界去和以色列谈判,自然在政治外交上就能突破现在四面仇敌的窘境。


而之后伊朗有关核工业的一切,也都紧紧围绕在国际法的框架内,从来不逾界。

2003年,伊朗宣布发现并提炼出能为其核电站提供燃料的铀,吸引西方注意后,迅速开放国际原子能机构观察员的入驻。

但西方集团调查来调查去,结果就是没有证据表明伊朗的核活动与武器有关,但也不能断定伊朗没有在开发核武器。

这就是当年的伊核协议签订现场其乐融融曾经的波斯

伊朗的目的,我没有核武器,没有违背国家法,但我可能有研发核武器的能力,你还必须得跟我谈判,跟我签伊核协议。

从伊核协议的内容上来看,伊朗也确实只是把核工业当筹码而已:

- 减少97%的铀储量;

- 并限制铀浓缩比例在3.67%以下;(武器级铀丰度需要90%以上)

- 撤销2/3以上的铀离心机;(没离心机就没法提高浓度)

- 接受联合国“工作组”的检查和重水反应堆改造;(谁会把一国重器交给外国人呢)

- 关停最大的铀浓缩研究所15年。(研发基本暂停)


然而,伊朗拿出了最大的善意,欧洲尽了自己最大的外交努力,只是美国和以色列不答应。

美国国会每年都会拿伊朗的核问题大做文章,反复论证伊朗拥有武器级的铀浓缩能力。

以色列更是反伊急先锋,摩萨德每年都在渗透、窃取伊朗核情报,对伊朗的核科学家发动疯狂暗杀,但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也就是说,美国对伊朗的一切制裁、以色列对伊朗核科学家的暗杀全是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的,我说你有你就有,我让你死就得死。

美国真的关心伊朗有没有核武器吗?

并不是,核武器只是一个绝佳的借口,让美国得以在外交方面处处倾轧伊朗,中东,就不能存在与我美国意志相悖的政权。

如果你伊朗踏踏实实当个石油产出国,政治外交和我保持一致,完全依附美国的经济体系,就算你得当政者是王室,是军阀,是派人去大使馆杀记者的封建残留都没关系,你一定会是我的好狗。


看人家沙特多懂事

但是,一旦你坐拥庞大的油气资源、八千多万人口、独立的工业体系,还要搞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间接破坏我凭借石油美元建立起的流氓霸权,让我不能肆意剥削别的国家,那就很难为我了。

资本主导的美国又不愿意看到中东动乱,影响石油经济,众议员参议员常年为谈判or战争争论不休,不能直接动手(伊朗也确实难打),所以美国只能拧巴着谈判。

伊朗也不傻,当年伊斯兰革命的时候, 霍梅尼承诺他上台后“伊朗人将实现免费电话,免费供暖,免费电力,免费巴士,免费石油,甚至免费教育”,这都三十多年了伊朗还在扛着美国制裁艰难前行,经济凋敝,自然不想在核问题上再多什么幺蛾子。

2015年,积极与西方接触谈判核问题的鲁哈尼,终于在百般妥协和美国的阴阳反复中成功签署了那份让尽权益的伊核协议。

然而第二年,和犹太利益集团关系密切的懂王上线,上来就开喷伊核协议,因为它“没有带来平静,没有带来和平,而且永远不会”,并于18年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的制裁。


在这种毫无公信可言的政治诈骗前,伊朗人还是保持了最大的克制,同意了伊核协议其他国家的挽留,与欧盟保持着积极的接洽。

欧盟也很给面儿,一直在私下里和伊朗用本币交易,19年甚至已经开始依托INSTEX直接用欧元交易的欧盟,直接判定美国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制裁为非法行为,欧洲公司不用遵守。

但美国的制裁中包括时禁止伊朗在国外开设可能会被用于资助其核活动的独资或合资金融机构,至于怎么界定都是美国人说了算,欧洲银行肯定不愿意为了伊朗接受美国的制裁,所以伊朗的经济依旧遭受了重创。

石油方面更是一样。

2018年,本来顶着压力也要进口伊朗石油的印度,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就迫于美国压力停止对伊朗石油的进口。日韩印尼等石油需求大国,因为惧怕美国的二次制裁基本都停止了与伊朗的石油贸易。

只有中国受到影响较小,依旧我行我素,保持着与伊朗的石油贸易。

也是至此开始,伊朗政府基本放弃了对美国的幻想,开始在外交上对美保持强硬立场,在中东积极扩张自己的政治影响力。

只是风云诡谲,核计划的重启需要时间,外交上的突破更是陷入新的困境。

伊朗曾经一度利好的局势,早已被美国拖得精光了。

波斯之困

伊朗的外交处境确实很恶劣。

同我们一样,居鲁士大帝昔日的荣光让伊朗始终有着大国的心气儿,波斯人的骄傲让他们始终无法接受西方集团的支配。


只是如今的伊朗毕竟国力不济,始终对西方集团抱有幻想。

欧洲给一颗甜枣,伊朗就忍美国一巴掌。

自12年起就积极与美国谈判的伊朗,几年来不断遭受着美国单方面的欺凌与制裁,忍受美国毫无公约意识的撕毁条约行为。

今年,美国政府再次要求联合国启动针对伊朗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延长对伊朗的制裁禁令。

英、法、德三国外交官为此发表联合声明,反对美国主张,因为这种“在新冠大流行期间,这种制裁可能会让普通伊朗人的食品和药品‘贵得难以承受’。”

而美国对此漠然处之。

11月中旬,蓬佩奥发表声明,将对伊朗实施进一步制裁,再次坚持华盛顿对伊朗的单方面和非法行动。


究其根本,是因为核工业始终只是伊朗的筹码,而不是下定决心一定要驱逐列强的决绝。伊朗领导人们优柔寡断的外交立场最终让美国得寸进尺,陷入如今的被动局面。

与此对比的是,60年代的我们,国内连年灾害,西方封锁、苏联交恶、印度不断挑衅,而我们硬顶着一切压力搞出了我们的核武器。

斯大林的核保护没能打动我们,艾森豪威尔的核讹诈没能动摇我们。

成千上万的官兵和专家,奔赴大戈壁,一待就是几十年。

没有好的生活环境,没有优渥的物质供给,甚至档案里都不能由他们的名字,没有能为他们公开的荣誉。


他们的身份只有身故后才能公开,等他们垂垂老矣,蹒跚着走上台前时,我们才能为他们授勋。

他们把一生奉献给核事业,在大戈壁里磨掉了自己的青春,是为什么?

因为,我们从来都明白核武器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不会抱有任何幻想。人与人之间可以有人文关怀,但国与国之间永远只有政治利益的倾轧。


电影《横空出世》

从1964到1980,我们用一系列快速密集的实验迅速掌握真理,才有了后来和平发展的环境,有了后面和西方棋盘对弈的底气。

而伊朗,却在不甘与幻想中逐渐被磨光了精力。

2020年1月,美国袭击伊朗革命卫队指挥官苏莱曼尼,对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导阶层公然进行谋杀。

半年之后,伊朗核科学家法克里扎德在首都遇害,证据全部指向以色列及其背后的美国。

在霸权的傲慢前,伊朗人民离他们渴望的和平与富足生活越发遥远。

在这种令人绝望的不公平暴力倾轧下,虔诚的教徒们只能无奈又悲绝地警告:

“我们是有殉难传统的国家,我们等着你,我们离你很近,你无法想象的近。”

(来源:新知公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5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