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蛋壳暴雷潮愈演愈烈,微众银行决定兜底,风波能否平息?

subtitle
独角金融 2020-12-05 20:5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戴鄂

编辑:缪凌云

来源:独角金融

11月以来,蛋壳公寓暴雷事件愈演愈烈,这其中,最无助的无疑是使用了“租金贷”的租客。

真实的房租被蛋壳挪做他用,盲目扩张,并未交到对应房东手上,这些租客在面临被赶出房屋的同时,还要背负着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贷款。

为此,各地租客集体维权、房东驱赶租客等冲突频繁上演,12月3日,更是传出广州蛋壳公寓一租客坠楼。

值此节点,12月4日,租金贷模式另一重要参与方微众银行,通过公告再度发声,承诺:租客退租后可以不还“租金贷”,微众银行向蛋要钱结清贷款


1

微众承诺:了结退租客户租金贷

微众银行的具体做法,在公告中也给予了解释,并承诺不晚于12月31日前开通租客退租后了结租金贷的业务通道。

简单的说,就是微众银行不要租客还款,只要租客通过“租金贷”打给蛋壳的预付租金,用来结清“租金贷”。

此外,对于租客关心的催收、扣款、计息、信用等问题,微众银行都给予了答复。

纪录

作为美股上市公司,蛋壳公寓在IPO招股书中也对“租金贷”作过承诺,“如果租户提前终止租约,蛋壳方承担向贷款银行还款的责任”。

来源:蛋壳IPO招股书

所以,按照现在微众银行的承诺,租客不用再为“租金贷”发愁。


2

蛋壳“租金贷”暴雷,参与方有什么责任?

从“租金贷”模式来看,蛋壳和房东之间的关系是蛋壳承租房东的房子,定期向房东交房租。

这构成了第一层租赁关系。

根据《合同法》第224条:“承租人经出租人同意,可以将租赁物转租给第三人。承租人转租的,承租人与出租人之间的租赁合同继续有效,第三人对租赁物造成损失的,承租人应当赔偿损失。

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转租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

以及《合同法》第227条:“承租人无正当理由未支付或者迟延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承租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承租人逾期不支付的,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

可见,蛋壳的业主(房东)在与蛋壳约定的时间内收不到房租,作为所有人是有权收回房子的。只要房东收回的手段合理合法,蛋壳不归还房子,就是侵权行为。

租客从蛋壳公寓租房,构成了第二层租赁关系。

也就是在这一层关系当中,有的租客使用了微众银行的“租金贷”,向蛋壳公寓交房租。

现在,“租金贷”的放款资金到了蛋壳的手上,其中一部分被蛋壳挪作他用。

微众银行在12月4日公告中揭露了这一事实,即公告第二条“将退租后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租客)的预付租金,用于抵偿客户(租客)在我行的贷款(租金贷),以此结清贷款(租金贷)”。

因此,微众银行允许租客退出之后,下一步就是收回蛋占用未还的“预付租金”。

微众银行作为“租金贷”资金来源,根据租客的要求,把贷款资金打给房东的代理人——蛋壳公寓,这本来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从银行自身的风控来看,“租金贷”业务暴露出了明显的漏洞。

2020年2月12日银监会发布了《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该办法第35条规定:“个人贷款支付后,贷款人应采取有效方式对贷款资金使用、借款人的信用及担保情况变化等进行跟踪检查和监控分析,确保贷款资产安全。”

2018年9月,当时《财经》杂志报道,北京银行、建设银行、平安银行等金融机构均暂停了租房贷款业务,其中北京银行还要重新审查住房租赁企业的信贷业务审批流程。

“租金贷”是微众银行和蛋壳公寓双方合作的产物。蛋壳公寓的长租模式一直饱受争议,挪用“租金贷”资金用于自身的扩张,同时常年亏损,导致“租金贷”坏账风险上升,这一点微众银行应当审查到位,并控制风险。

微众银行作为蛋壳的合作银行,本身存在风控审查不严的问题,可见其并非没有责任。

据深蓝财经报道,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鞠秦仪律师认为:“从目前来看,作为发放贷款的微众银行,对‘蛋壳事件’中的受害各方,难以直接谈得上法律责任。但是在道义上,却难辞其咎,难免‘帮凶’之嫌”。

而就“租金贷”风波当中可能涉及的法律问题,北京市广盛律师事务所王新颖律师向独角金融表示:“首先要看微众银行和蛋壳之间的合作协议。作为‘二房东’的蛋壳,如果非法挪用了‘租金贷’资金,那已经构成了刑事犯罪,直接责任人员和主要负责人要承担责任。业主、租户、微众银行均可以提起申诉,三家都是利害关系人。这种情况下,蛋壳的法人代表、财会可能要判刑,出纳人员需要根据对于事情知悉的深浅度来确定责任。微众银行也可以单独独立起诉蛋壳公寓。”

3

波如何平息?

按照现在微众银行的解决方案,租客交完实际居住期内的房贷,选择退租,即可从“漩涡”中“抽身”。

另一方面,蛋壳欠着房东的房租不给,房东向蛋壳公寓收回房子,索取逾期房租,也就退出了这场纠纷。

租客“抽身”之后,微众银行计划“将退租后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租客)的预付租金,用于抵偿客户(租客)在我行的贷款(租金贷),以此结清贷款(租金贷)”,这一方案的执行难点在于如何要回“蛋壳公寓所欠客户(租客)的预付租金”

因为正是由于蛋壳没钱了,才暴雷了。

那么,微众银行能够从蛋壳方面收回多少补偿呢?

北京孙耀刚律师事务所孙耀刚律师向独角金融表示:“租客退出‘租金贷’之后,微众银行能从蛋壳公寓要回多少钱,要看双方的合同约定,也需要看这个约定是否符合《合同法》的规范。”

值得一提的是,蛋壳目前还面临大量供应商的货款偿付难题,处于“四面楚歌”的状态。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11月9日,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来自苏州的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拖欠其工程款近160万元。据一安徽承包商透露,蛋壳公寓曾向其承诺分期支付欠款,至今仍未收到欠款。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表示,蛋壳已拖欠数百名员工薪资长达4个月”。

独角金融注意到,在维权事件集中爆发之前的10月15日,作为蛋壳公寓全资子公司,青梧桐有限责任公司质押了所持蛋壳(成都)公寓管理有限公司1000万元的股权给了微众银行。

风波出现后,曾经传闻蛋壳会被同行接盘,后来又被否定,或许蛋壳公寓将来完全卖身给微众银行,也未可知。

蛋壳暴雷之后,同行自如在微博上发布“暖冬计划”,既是为蛋壳解围,也是承接蛋壳的业主、租客资源。

来源:自如微博

微众银行如何向没有钱的蛋壳公寓要钱?你怎么看?欢迎留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