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中兴通讯手握435亿仍哭穷 曾一家独大 如今收入仅为华为九分之一

subtitle
黑池财经 2020-12-04 18:02
原标题:中兴通讯手握435亿仍哭穷 曾一家独大 如今收入仅为华为九分之一

5G龙头中兴通讯在上半年刚募得上百亿资金,而且三季度末公司账面也还静静地躺着高达435亿元的货币资金,却还不断的在资本市场定增融资。这样的操作,一时间在资本市场引发不小的争议。5G龙头中兴通讯在上半年刚募得上百亿资金,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就再次将手伸向资本市场。

近日,中兴通讯对外宣布,拟作价26.11亿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恒健欣芯、汇通融信合计持有的中兴微电子18.82%股权。这意味着,中兴通讯又要在资本市场展开新一轮募资。

要知道到,今年2月初,中兴通讯曾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115亿元。不仅如此,其还在上半年发行了7次超短融资券,合计募集资金80亿元。

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中兴通讯的账面也还静静地躺着高达435亿元的货币资金。如此一笔巨款在手,却还不断的向资本市场要钱,这不禁让外界对中兴通讯最新的这笔定增产生质疑。

深交所关注到此事之后也是一头雾水,随即向中兴通讯下发一纸问询函,要求其结合前次募集资金使用进度、运营资金缺口情况等,说明本次募集配套资金的必要性等问题。

/ 1 /

上半年刚募得115亿巨资

11月17日,中兴通讯发布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恒健欣芯、汇通融信合计持有的中兴微电子18.8219%股权;同时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6.1亿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交易之前,中兴通讯及其下属企业赛佳讯、仁兴科技合计持有中兴微电子81.1781%股权,若交易完成,中兴通讯将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累计持有中兴微电子100%股权。

根据交易方案,本次募集配套资金在扣除相关中介机构费用及相关税费后拟用于5G关键芯片研发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其中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比例不超过募集配套资金总额的50%。

以笔者的了解,中兴通讯在今年2月3日曾完成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规模为115亿元,其中,用于面向5G网络演进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项目91亿元,剩余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且在上半年,公司曾7次发行超短融资券,合计募集资金80亿元。

截至9月30日,中兴通讯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435亿元。上半年频频募资,而且手里握有巨款却还要继续向市场融资,中兴通讯如此操作究竟是为哪般?

在重组事项公布不久后,监管部门也盯住了中兴通讯的这波操作。11月24日,深交所向中兴通讯下发重组问询函指出,本次募集配套资金与前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时间间隔较短。请你公司说明本次募集配套资金的必要性,以及将本次募集配套资金的50%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的主要考虑及合理性。

12月1日,中兴通讯回复深交所称,2018年至2020年是全球5G技术标准形成和产业化培育阶段,公司前次募集资金项目在该背景下实施,目前募集资金已基本使用完毕。

“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435亿元(含保证金等受限资金20亿元),现有货币资金余额仅能确保公司当前经营规模下现金流安全。”

中兴通讯还表示,目前全球处于5G商用网络建设及行业应用加速发展阶段,公司收购中兴微电子少数股权将进一步增加控制力,有助于中兴微电子在5G关键芯片技术方面持续加大投入,增强核心竞争优势。

/ 2 /

并购路径合理性引监管质疑

事实上,中兴通讯这次重组除了募资合理性存疑外,收购的路径也让外界看的是云里雾里。

时间倒退回2015年11月23日,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与中兴通讯、赛佳讯、中兴微电子共同签署《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赛佳讯投资发展企业(有限合伙)、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中兴微电子技术有限公司之增资协议》,国家产业基金以24亿元的价格认购中兴微电子24%股份。

2020年9月10日,集成电路产业基金、仁兴科技、中兴通讯、中兴微电子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将中兴微电子24%股权以33.15亿元价格转让给仁兴科技。

同日,恒健欣芯、汇通融信与中兴通讯、仁兴科技签署了《合作协议》,恒健欣芯、汇通融信分别向仁兴科技提供14亿元、12亿元的合作款,用于向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支付收购中兴微电子24%股权的部分对价款。

2020年10月20日,中兴微电子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股东仁兴科技以14亿元价格向恒健欣芯转让中兴微电子10.1349%股权,以12亿元价格向汇通融信转让中兴微电子8.687%股权。

令人不解的是,恒健欣芯于2020年9月9日成立,汇通融信于2019年12月9日成立,无具体经营业务,均不存在最近两年财务数据。如今倒买倒卖一来回,恒健欣芯、汇通融信在短短一个月内合计大赚1100万元。

于是,深交所要求中兴通讯进一步穿透披露恒健欣芯、汇通融信的股权结构,核实并说明前述26亿元合作款的资金来源以及是否涉及中兴通讯或关联方直接或者间接为该款项提供资助,说明前述从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转让至仁兴科技、再从仁兴科技转让至恒健欣芯和汇通融信基金等股权交易安排的主要考虑、商业实质及合理性。

通过天眼查穿透股权来看,恒健欣芯股东深圳市汇通融信投资有限公司及汇通融信股东广东恒健欣芯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关联企业,均在中兴通讯股东行列。

而中兴通讯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却解释称,恒健欣芯、汇通融信出资来源均不涉及中兴通讯或其关联方直接或间接提供的财务资助。上述交易安排系基于各自前期合作文件,经友好协商确定的交易,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具有商业合理性。

/ 3 /

与华为的距离越来越远

公开资料显示,中兴通讯是全球领先的综合性通信制造商、通信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在行业内一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公司于1985年成立,五年之后凭借自主研发额第一台数据数字用户交换机ZX500在行业内站稳脚跟。

而就在中兴通讯研制交换机时,转业军人任正非于1987年在深圳成立华为。最初,华为代理了香港一家公司的用户交换机产品,走销售电信设备的路子。但后来,华为转变思路开始做起了产品研究,并于1992年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套数字交换解决方案。

随着正式进入自主研发的行列中,华为和中兴通讯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不过在1995年之前,由于中兴通讯是国企的原因,无论是资金还是技术上总是能获得很大支持,所以在这段时间内中兴通讯总是领先于华为。

直到1995年,行业格局逐渐生变。在各家都不断精进技术的背景下,此前中兴通讯一家独大的局面,变成华为和中兴通讯两家你争我赶局面。

2004年,差距有了更为巨大的变化。据第一财经日报援引中兴离职老员工王安(化名)观点,“最早的时候,两家的差距基本没有,一个100亿,一个80亿,基本在一个水平上,但是从2004年以后,中兴与华为的差距越来越大”。

有分析认为,两者差距变大的原因主要是路线选择不同导致。据悉,早年间在3G技术路线的选择上,中兴选择了技术先进、授权费用高,研发费用大的CDMA,而华为却选择了专利分散、成本低的WCDMA。后来,由于CDMA市场表现不如WCDMA,导致两者差距逐渐拉大。

2006年开始,华为撩开了自己那个一直被外界认为神秘莫测的财务面纱,主动将公司年报呈现在世人面前。当年,华为年营收达663.65亿元,是中兴通讯营收的2.86倍;净利润为39.99亿元,是中兴通讯净利润的4.42倍。

2008年,华为营收首次突破千亿元,而中兴通讯却仅有华为不到4成的营收。虽然中兴通讯也一直在追赶,但直到2015年才营收破千亿,而且也仅仅在千亿营收的宝座上待了三年时间。

截至2019年年末,华为营收高达8588.33亿元,中兴通讯只有907.37亿元,华为是中兴通讯的9.47倍。

净利润方面,华为的净利润自2011年开始逐年攀升,并相继突破200亿元、300亿元、400亿元、500亿元和600亿元大关。而反观中兴通讯,2012年曾由盈转亏,直接掉入亏损泥沼。2015年开始,中兴通讯净利润更是开启了一盈一亏的模式。

截至2019年末,华为净利润为626.56亿元,中兴通讯净利润为57.77亿元,华为是中兴通讯的10.85倍。

古人云:棋逢敌手,实乃人生一大乐事。可中兴通讯看着自己与华为的巨大差距,虽然一直都不肯轻易认输,但心里恐怕也只能默默的感叹“既生瑜,何生亮”!

不过在近三年的市场环境下,两家企业也算是难兄难弟。2018年-2020年,为打击中国5G领先优势,美国曾先后对中兴通讯和华为进行多轮制裁。经此一役,华为发展处处受限,而实力远落后于华为的中兴通讯或也是元气大伤、不得不缓慢恢复。

责任编辑:曹逸群_NB19194
2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