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每个月拿出固定的2000块买股票,只买不卖连续20年,十年后会怎样

subtitle
股端汇 2020-12-12 12:00

股票市场的定律是一赢两平七亏,意思是70%以上的人都会亏损。那散户如何才能站到赢利的10%人的群体中?我认为,机构为了赚散户钱,不断的在研究散户心理和行为学,我们散户不妨反过来,把自己当成机构投资者,也来研究一下机构的心理和行为学,这样才能在这个充满陷阱、欺诈、骗术和谣言四起的市场里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我是机构投资者,要想做一支股票,我认为我先要找到一支大小合适,前景无需多么优秀,但几年之内绝对不会倒闭的那一种。然后我去拜会该公司领导,告诉他我想投资他那支股票,请他们配合。如何配合呢?就是在我吸酬时,在公报时尽量将业绩放平,或者适当隐藏利润,这一点公司很容易做到,只要对报表进行适当调整就行了,例如,将某些损益一个季度提完,使其报表看上去亏损;或者将后面数年的费用半年摊完,这都使得当期报表非常难看。

在这之前,我肯定是要进一些筹码的,这些筹码主要用来砸盘的。怎么收集这些砸盘的筹码?我不会每天慢慢去收集,因为这样会使股票天天上涨,反而难以收到足够的筹码,还容易被散户抢酬,并使技术指标形成向上趋势,更使自己收集成本提高。我会在某一天用大涨的办法来收集,当连跌数天后,散户都悲观失望,猛然一个大涨,套牢的看到了希望,不会抛出;而短线获利的,可能就交枪了,其实,在这个价位我只是要砸盘的筹码,不需要收集很多,因此用猛然大涨的办法就很容易达到目的。

第二天来个低开。为什么要低开而不高开,因为我昨天收集的筹码并不准备获利,而且要让昨天追风进去的短线筹码帮我砸盘,如果高开,很容易让短线筹码获利,他们就会在下跌途中有更多的资金来跟我抢酬,所以一定要低开,消耗这些短线资金。在这个下跌途中,我将逐步用单托底,因为我要形成自己的底仓。经过几天的连续下跌,有些割肉的筹码就会回补自己的仓位,这时候我不能让他们回补,我必须迅速的吃上去让他们追风,当形成追风盘时,我将在底部的部分筹码高抛,一是为了降低成本,二是腾出资金,然后再迅速的砸下去。

同样的,我会边托边砸,这样一来我就会得到更多价格更低的筹码。

当跌到很低位时,基本上就没人和我抢筹码了,因为在这个下跌途中,我通过不断的高抛低吸,不断的大幅度振荡,将大部分抄底的,抢反弹的都套在下跌途中,或者将他们亏损怠尽,使其不敢在来涉足这个股票,这时候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而公司的配合在这时就非常关键,长时间的业绩没有任何起色,使大部分散户因怀疑其会不会ST,到恐惧惊慌,高位筹码就会不断的掉落,我就可以在底部横盘当中不断的高抛低吸来收集筹码,这个可能需要较长时间,关键看顶部筹码掉落程度而定,如果高位筹码长时间的不松动,那我就不会去拉这只股票(底部充分换手)。

当筹码收集足够多时,公司的业绩也会转好了,因为在我收集筹码当中,公司将后面几年能想的出来的损益,或者费用都在那一年半载中摊完了,后面的报表当然好看。这时候我拉起来毫不费力,也无需多大成本。当这个市场里其他人看到这个股原来这么优秀,必然跟风者众,我就在这这当中逐步减仓。

公司能如此配合,那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其实很简单,我将股票拉到高位,他们也能卖个好价钱;在低位时,他们同样可以购入自己的股票,还能挣得名声,这样一来收益会相当可观,何乐而不为?

这当然要和大盘走势相同,在这中间,散户该知道怎么办了吧。

当然,如果我做庄,还必需考虑很多问题,第一是高层的监控,他们虽然老虎不敢碰,或者就是为虎作猖,但捏死个把苍蝇还是不成问题的,所以,操控股票不能让他们抓住把柄,这时候就要考虑多户头,或者拉几个私募大户集体作战.

第二要考虑产业资本的问题,如果我们拉的时候,他们看到利润可观,结果大量抛出筹码,那我们就惨了,必然会亏本出局,在做之前就必需先和他们沟通好,而且还要了解他们手上的流通盘是多少,抛售意向如何,这就是大小非问题.

第三个要考虑的是老庄,如果这个股没有被老庄放弃,那我是尽量不会去碰的,因为一旦被老庄反做,那你死得就惨了,就像中国联通套游资一样,那死得是非常惨的,所以,选股非常重要.

第四个就是大盘状况,跟风的多不多,社会上的存量资金足不足,就像现在这样,大部分散户或者大户都被大宰一刀,这时候就不适宜做股票,你拉人家卖,结果把自己套在里面.那现在最适宜的就是砸股票。一般人都有个心态,20元买的股,跌到15元不卖,跌到10元不卖,跌到5元仍然没多少人会卖,但是你要跌到2元再拉回4元,不少人一看翻倍基本上都会割肉的,特别是长时间的向下或者横盘。

如果这些问题都解决了,砸盘就要开始。砸多少为适宜?根据大盘状况,每天操盘必需跟着大盘走,当大盘大跌时,你必需深砸下去,这时候成本很低,只要用少量筹码将关键点位砸开即可,会有止损盘帮你接着砸下去。但是尾盘必需进一些筹码,防止第二天大盘走低或者走高,有一定量筹码就好灵活掌握,也就是说,要在操盘时盯着指标股。

为什么要盯着指标股去做?关键就在于成本,随着大盘波动,你的成本最低,指标股跌时,你也跌,所用砸盘筹码量最少,因为没有多少人敢买,可以深砸。当大盘涨时你去拉,同样无须买多少,只要将关键点位的筹码买掉即可,有人会将股价推上去,到一定高点,你还可以将低位进的筹码出掉一些,这样可以腾出一点资金做一点差价。

所以,我们看到的股市局面就是要涨一起涨,要跌大家都去跌。

在股市中的人分好几种,趋势投资者,套牢后不理不睬者,技术派,基本面派,长线客,短线炒家等等。

我要在这个股票里做庄,这些人我都要面对,尽量的让他们在我控制的这个股票里少赚或者割肉而去,这时候我就要用很多办法来对付,因为他们赚多了,意味着我就赚少了,他们不割肉,我就赚不到钱。

对趋势投资者,我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将他们看作锁仓的一员;但对其他人,我平时的吃喝玩乐就全靠他们了。

我一般最喜欢套牢后不理不睬的,这些人把钱交给我后帮我锁定了大部分筹码,使我在底位有充足的资金纵横驰骋。

基本面派也是我喜欢的第二位,因为当我将股价拉高后他们基本就接手了,企业的基本面在我拉高股价后变得非常亮丽,他们就会来接盘;等他们接完后公司基本面就发生改变,他们在低位就将筹码再还给我。

技术派一般短线较多,喜欢做波段,这里的人有自认为技术高明的,什么KDJ金叉、死叉,什么MACD、CR、量价关系,什么费波纳奇黄金分割位,什么艾略特的波浪理论,还有江恩曲线等等,等等,但我做股票一般不看这个,我一般只盯着今天我下多少单,在某些价位进来多少单,大一些的户头在什么价位进出。这个对我来说非常关键,因为这决定了第二天该如何操作,有时候需要对他们安抚,让他们帮忙将股票在手上多留几天,以使活动筹码减少。

但有时候就必须让他们出局,特别是短线客,当今天发现短线游资进来多了,第二天不管怎样都要将他们杀出局,哪怕逆大盘而动。

回过头来看,呵呵,真搞笑,K线走的还真符合某些技术指标特点。

偶然乎,必然乎。

这里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猛杀游资.

其实这关乎自己的短期收益,因为短线客和游资的钱最好赚,他们持筹码的时间短,可以使我非常短的时间里获利.

例如套牢盘,你只能一次性的赚他一下,他然后就不动了,你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中间有时候长达几年,在这几年里我可是要吃要喝的;基本面派也使我获利不多,因为他们的利润我还要和公司均分.

但短线客和游资就不同了,我在一个波段中就可以将获利丰厚.

那怎么做呢?

第一步是逐步拉升,这时候技术指标就开始走好,技术派的人一看技术指标,一般都容易被诱惑进来,这中间我就边拉边卖,需要控制的就是在顶背离之前将筹码交他们手中,使他们看上去技术指标仍然没有到顶,股价还可以涨得更高,这时候第二天来个冲高回落,然后第三天猛然下跌,他们基本上就开始交枪了,不用我来,股价就下去了,这中间自然我设定好价位来检果实。

对游资更是这样,上半段我来拉,游资一看股价看涨,立即蜂拥而来,那下半段我就将部分筹码交给他们,第二天我来个低开低走,游资一看势头不对,立即出逃,这时候我就要看出逃数量,并计算自己的成果,如果出逃数量足够多,那我下午就拉起,因为大部分短线客都走了,我就不需要支付多少利润出去,很容易将股价拉起来,而我在这两天来回的差价最少是赚交易额的3%左右.

但发现没有走多少时那我就继续向下做.

这就是不少散户疑问的,为什么我一卖就涨,一买就跌啊?因为你跟大部分人的行为是一致的.

这里再来谈谈顶和底的问题。

现在不少人都在关心大盘跌到什么位置才是底,2900、2700、2000?说老实话,我不知道,我不但不知道大盘会跌到什么点位为底,我会连自己坐庄的股票能跌到什么价格为底都不知道,怎么能测算大盘。有人说,20元跌到5元行不行?到底了吗?我说不行,也许跌到1~2元,也许会到8元就算到底了,在股市里没什么顶和底之说,真正起作用的就是供求关系,当跌到供求平衡时,底自然就到了。

例如我的股票,我每天都在让它波动,涨涨跌跌,但某一天我发现,我卖出去的股票,用这些钱买不回来更多或者同样多的股票了,这时候我就不可能再向下做了,这里就应该是它的底了。也许是5元的位置,也许1元的位置还不到,又有谁知道在哪个位置能达平衡呢,只能不断的测试。

顶部也一样,我向上拉,却没了跟风的,那我高价买来的股票又能派发给谁?当然,我拉到给你看价格却又是一码事,底部也一样。

在指数里,同样如此,如果进出资金能达到平衡,那指数就到底了;如果不能,一直要跌到平衡为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没有学会止损之前,你只不过是在博傻

止损是个天大的问题,因为股市处处有风险,我们可能时时犯错误,所以我们不得不拿起止损的武器。止损绝不单纯是散户和初级股民的问题,也是机构、大师和股神们的问题,无论是股票大作手李费佛,还是金融大鳄索罗斯,他们也常常面对止损问题,而一旦疏忽、侥幸、漠视止损,其下场同样会遭受失败,甚至是破产和自杀。

李费佛、陈久霖、滨中泰男就是栽在止损面前活生生的例子,而善于止损的索罗斯又是另外一种风光,止损让他一次次劫后余生。会不会止损、重视不重视止损,是决定投资命运和最终结局的大事。

可以这样说,在没有学会止损之前,你只不过是在博傻。

我觉得止损是股市第一重要的问题,它甚至比会买更重要,因为止损本质上是对股市的敬畏、对不确定性的承认、对市场的尊重。会不会买只是我们能赚多少的因素之一,而会不会止损却是我们能亏多少的全部因素,赚多少还取决于市场,亏多少几乎全部取决于自己。

认识一个高手,他的观点是止损永远正确,哪怕事后看是错误的。一开始我觉得这个观点有点极端,后来我慢慢悟道这个提法其实很深刻,是参透了股市玄机之后的肺腑之言,是大彻大悟后的觉悟之语。

因为只有如此才能从灵魂深处接纳止损,而不是口头提提。只有接受止损永远是正确的观点,我们才能在止损问题上摆脱扭扭捏捏、瞻前顾后和犹豫不决,才能把侥幸、赌一把、再等等、期待奇迹这些思想从潜意识深处赶尽杀绝,才能建立真正的止损思想。

很多人不愿意止损,主要是他的灵魂深处有几个关过不了:

第一个是侥幸关。

也许再等等就反弹了,也许奇迹会出现,这几乎是阻碍止损最大的心理障碍。很多人不愿意止损,或者在止损问题上犹豫不定,就是有这个思想作祟。其实,此时我们应该扪心自问:我愿意开仓吗?如果不愿意,那我就应该止损。

第二个是羞辱关。

万一止损后大涨,该多么羞辱呀?绝大多数不愿意止损的人都有这种心理作怪。从行为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这种痛苦远远大于在其他股票上赚同等的钱带来的心理安慰。

所以,股市是反人性的,从止损的心理来看就很明显。止损后股价大涨,是要承担重大的心理折磨的,这种折磨具有很大的屈辱感,仿佛自己是笨蛋、智商低人一等。

为了扭转这个心理误区,我们应该转念想下:止损是我们对自己过去的错误负责,即使它明天大涨,但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它们是两个逻辑。

而且,止损后还有很多大跌的例子呢,我们为什么纠结在止损后大涨的几个股票上呢?止损后再大涨,那顶多让我们少赚,而一旦我们不止损则有可能会走上穷途末路,亏掉所有,中石油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呀。

第三个关是误解。

典型的有三个“利润是被频繁止损止完的”、“止损说明不会买,会买就不用止损”、“止损是没有本事”,这些流行的误解让很多本来就心存侥幸的人找到借口,荼毒甚深。其实这几问题都不值得一驳,试问:谁见过止损能把利润止完的?我见过绝大多数人因为不止损而破产,从来没有见过因为止损而破产的。也见过很多会买而不会止损的人,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从来没有见过善于止损的人最后赚不到钱的。我在前面说过,如果解决了风险问题,利润将不请自来。

会止损就是来解决风险问题的。真正善于止损的高手,他的利润是不请自来的。在我看来,止损不是没本事,而是大本事。这如同兵法上的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哪个长胜将军不是先保护自己不被击败然后再去击败敌人的?看不起止损的陈久霖爆仓破产了,看不起止损的荣智健谢幕了,这俩人腕儿够大吧,他们不止损照样被市场埋葬。

第四个关是死扛。

我已经亏这么多了,再止损还有什么意义?说白了,这是麻木,是破罐子破摔。一个股票一旦结束了漫长的盛极行情,其衰落起来会很漫长,会没完没了,如果不止损,也许真要把股票留给子孙后代了。

第五个关是不在乎,才亏一点点呢。

这和上面的恰恰相反,上面是亏得太多,这里是亏得还不够很多。小亏看起来不要紧,但是很多大亏都是从小亏来的,很多人不止损就是因为一开始是小亏,不屑于止损,后来变成大亏,又麻木了死扛下去不去止损,结果就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以上五个关口是阻碍止损的拦路虎,其核心就是不敢直面自己的错误,希望以更大的“赌”来掩盖已经发生的错误。

这是股市最可怕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成本,止损也有成本,止损的成本就是万一止损错了怎么办。很多人不愿意止损就是不愿意为止损付出哪怕一丁点的成本,希望所有的东西都是免费的,所有的好处都占尽。这怎么可能?很多人不去止损其实是害怕止损错误,而荒唐的是这种人对已经发生的错误可以不管不问,反而担心未来还不一定会是错误的止损。更何况,止损是用来终止错误的最好手段。所以,我坚信,止损永远正确。即使止损错了,也顶多是少赚,而止损却可以永恒的避免破产,后者才是股市安身立命之本。

具体到战术上,建议如止损如下

一,亏损额度达到总资金的5%,无论任何理由和借口,都无条件的止损;

二,行情不好,且走势对我不利时,立即止损;

三,走势看不懂,且对我不利时,立即止损;

四,买入股票后,没有实现预期,逐步止损;

五,时间止损,买入后长时间没有行情,逐步止损;

六,买股的理由不存在了、发生了变化、被澄清,逐步止损;

七,个股亏损额超过30%,无论任何理由和借口,无条件的止损。

只要具备其中之一者就立即止损,止损是刚性的,到了止损位置就执行,不管它第二天会不会反弹,不管当时行情是否变暖,先把止损做了再说。至于止损错了,股票又反弹了怎么办?再买上就是了。止损是一回事,再买入是另外一回事,它俩是两个独立的逻辑,是两笔独立的操作,它们不能互相抵消。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贯彻止损永远正确的思想,把止损变成一种习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0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