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哈工大宿舍阿姨感恩节发糖和传教有关?为何北方传教这么疯狂?

subtitle
無星记 2020-12-04 15: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感恩节那天,哈工大的宿管阿姨给学生准备了很多糖果。

社长看了一下,清一色的费列罗巧克力,并不便宜。

阿姨说,主要是为了感谢学生对她工作的支持。

然后有学生在群里说,要举报阿姨“过洋节”。

这事被曝光以后,网友一边倒地骂学生不知感恩,小题大做。

“简直坏到骨子里了。”

哈工大的回应中提到很重要的一点。

“学校不提倡有宗教色彩的‘洋节’进校园,坚决禁止宗教活动进校园。”

这点被网友喷得更厉害,说哈工大没有文化自信。

“送个糖果就是宗教活动了?”

且不说这位阿姨有没有在传教,但是社长了解了一下:

千万不要小看宗教在学校的地下传播

绝大多数人对我国非法传教的力量一无所知。

非法传教泛滥

学校也是重灾区

在北方上过大学的朋友跟社长说,她曾经在大学就遇见过传教的人。

“一个挺年轻的女孩子,在食堂跟我搭上话以后,连着打了好多次电话到宿舍,邀请我参加他们的活动。

当时我没意识到对方在传教,她一直说的是活动,还特别强调了都是不同学校年轻的学生。”

不过因为这位朋友比较懒,没怎么出门参加过活动。

几次不接电话之后,对方只能作罢。

后来听其他去过的同学说,就是赤裸裸的传教。

网友 @何沭源 也遭遇过类似事情。

他上大学时在奶茶店兼职,经常有一对韩国夫妇来喝奶茶并和学生们聊天。

终于有天聊上他,开口一顿猛夸,什么面相非常善良,反正适合入基督教,他立马弹走。

“我一中国人信什么上帝,八竿子打不着。

后来才知道北方很多韩国人传教,学校是块大营地,有不少学生中招!”

教育部2016年《普通高校学生管理规定》第四十三条:

学校应当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原则,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学校进行宗教活动

第二十九条:

高等学校应当尊重国际学生的民族习俗和宗教信仰,但不提供宗教活动场所。

学校内不得进行传教、宗教聚会等任何宗教活动!

这么看,哈工大的回应其实完全没毛病。

严格来说,在宗教场所以外的地方传教都是非法的。

但是现在很多人传教就跟推销产品一样,就大街上随便拉人加入。

一个豆瓣网友说,他有一次在路上被两个女人拦住问“知不知道天老爷”

他直接回了不知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小8也跟我说,她有次在街上碰到一个阿姨,问她知不知道教堂在哪里,去哪里可以买到《圣经》。

最后来个灵魂拷问:你信教吗?

吓得小8拔腿就跑。

可能很多南方的朋友听起来有点陌生,但是在北方,传教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

传教者一个很常用的手段,就是用语言或者送礼物去感化对方。

比如像哈工大宿管阿姨送巧克力这种。

一个网友的心得:

“心情不好的时候千万不要跟传教的人聊天,很容易陷进去。”

基督教甚至在北方农村已经取得了正统地位。

反而是其他宗教和信仰形式作为“异端”和“封建迷信”逐渐被多数人摒弃,越来越得不到民众的信任和接纳。

农村信仰迷茫

“耶和华”迅速抢占市场

为什么北方那么多人信基督教呢?

社长发现,他们并不是因为认同基督教的理念和教义。

只是为了满足日常生活所需,弥补他们生活和社会交往中的某些功能缺陷。

说白了,基督教还是运气好,迅速抢占了农村信仰空白。

北方农村基督教堂 图/网络

80年代初期,传统的民间信仰形式,在经过新中国前30年的农村改造和历次运动之后,已经支离破碎、不成体系。

而在人们的观念里,西方世界总是比中国要发达,那么它的神也是比中国的神要厉害的。

所以在其他神无法满足自己的时候,人们就会在别人的引介下,更倾向于选择基督教。

在对在北方农村家庭教会成员的一项调查中,社长发现:

第一代家庭教会成员,基本上都是在信仰传统神祗无效的情况下,听传教的人说“主耶稣”更厉害,才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进了家庭教会。

农村基督教信徒 图/网络

举个例子。

比如谁家有婆媳矛盾,这时候基督教家庭教会进村了。

传教的都是本村本组的人,甚至是邻居和亲朋好友,都知根知底。

传教者告诉媳妇不要生气,婆婆是魔鬼,应该用主耶稣的爱去感化她,不要去跟她争吵。

或者对婆婆说,媳妇是魔鬼,要爱媳妇胜过自己,这样媳妇才能成为信主的人,等等。

这些都很接近生活,接近人们的心理和社会需求。

传教者这么一说,很多人的心就释然了,心情好了,自然身体也就没多少毛病了。

然后他们就会觉得主耶稣真“神”,真厉害。

农村某基督教堂,人们在祷告 图/网络

刘子在《北方乡下的信仰与启示》一文中也提到,他远在东北的一个亲人刚投身基督教。

“她原先腿不好,几个传教妇女撺掇着她加入教会,说信了教腿就能好。”

那个教派据说是基督教的分支,颇具东北特色。

与祷告时感谢上帝不同,他们感谢的是“基督的三叔”。

同时,祷告的时候在头上蒙一块布,当地人就叫它“蒙头教”。

当地还有一个分支教派,叫“哭教”,特点是祷告的时候会哭出声来。

听起来很迷惑是不是?

但就是很多人相信了。

农村某基督教堂 图/网络

由于分支发展良好,镇上和附近几个大一点的村都建了漂亮的教堂。

碰上圣诞节、感恩节之类的西方节假,还会举办洋气的群众活动。

漂亮的教堂、庄重的仪式、丰富的活动,不几年就吸收了大批中老年群体。

基督教本没有问题,但关键在于,中国大多数地下传教者,只是打着基督的幌子,干着邪教的勾当。

在中国认定的五大宗教中,基督教信徒在农村占95%以上。

地下基督教(家庭教会和邪教)发展速度更惊人,占基督教的70%左右。

这是2004年的数据,如今这个群体应该更庞大了。

北方的朋友跟社长说,几乎家家有一个“练野生基督教”的亲戚。

毕竟只要有足够的利润,总能吸引很多人去做。

想全身而退,很难。

打着基督教的幌子

干着邪教的勾当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韩国传教士就在我国东北和华北地区溜达传教,而且不怕艰苦,深入到我国基层农村去传。

关键传的不是基督教,是经过韩国本土改良的一些变种。

我们可以统称这些宗教为“野生基督教”

比如2014年山东招远麦当劳血案中突然爆火的“全能神”。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最早是个物理教师。

“女基督”杨向彬则是一个高考落榜后精神分裂的女子。

后来成为赵维山的情妇,被赵维山包装成“女基督”。

“全能神”邪教主要假冒基督教的名义拉拢信徒。

用严密、隐蔽的传播方式和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控制信徒,并通过洗脑蛊惑信徒放弃亲情,为“神”奉献。

此前媒体接触到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讲诉了“神”家要求他们“尽本分”。

有成员将自己的住房无偿奉献出来给“全能神”人员做接待家庭;

有成员将自己的全部财产奉献给“全能神”组织;

有成员离家出走,“全职”为“全能神”尽本分。

骗钱敛财,道德沦丧!

“全能神”信徒对“尽本分”的描述 图/人民网

这个邪教甚至把征服目标由宗教界转到政治界。

不仅让很多家庭支离破碎,还对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危害。

几次严抓严打之后,“全能神”邪教核心成员现在跑韩国去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承认韩国在邪教方面的游刃有余。

社长看过一个分析材料,说是截止2014年,韩国一直把传教当成个产业来做。

“新天地教会”是韩国公认的邪教。

除此之外,他们国内有几百个组织,海外有7万多人。

每年运作资本高达近400亿美元,比韩国国防开支都高。

所以说,本质还是生意。

用宗教作为幌子向全世界接受捐款,然后再资助去传教。

社长曾经也很好奇,这些玩意在韩国难道没人管吗?

也不是没人管,而是邪教领袖进政府了。

韩国邪教组织 图/网络

比如韩国的“永世教”,教主以资本的形势投资韩国各种产业。

比如著名的“育英财团”,就是他们家的,然后通过财团投资来兴建大学,开办教育机构,早就洗白了。

其他教主也都一样,形成了韩国特色的“邪教资本主义”。

也就是说,邪教教主们有两张脸。

穿上长袍是教主,换了西服立刻变身资本家,成为韩国最大的另一支力量,财阀!

财阀一直是韩国最大的一个变量,影响韩国总统大选,相互包庇和勾结。

他们就是韩国政府背后的“影子政府”。

中国现在基督教教徒据说接近一个亿。

但基督教是个很泛的概念。

有多少教会跟“全能神”一样,打着基督的幌子,干着邪教的勾当?

这个值得我们警惕和深思。

我们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但绝不容忍邪教地下传播。

你或你身边的人信教吗?

你身边有人误入“邪教”圈套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34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