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明朝的这种蔬菜很奇特,百姓吃多了要造反,官员吃少了要遭殃

subtitle
昕若汐羽 2020-12-04 13:52

清官吃菜,贪官吃肉,已然成了古代官场的潜规则。

有明一代的清官,似乎总和青菜之类的素食脱不了干系。判断一个官是否清廉,有一条非常规的法子,只需看看他碗中之物是菜是肉即可。

明代的徐九经是个清官,曾画了棵白菜,挂在堂上,并常对部属说:民不可有此色,士不可无此味。民有菜色,国家就危险了;士无此味,顿顿都是大鱼大肉,说明贪官横行,恐怕国运也是凶多吉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朝的这种蔬菜很奇特,百姓吃多了要造反,官员吃少了要遭殃

,可见白菜这玩意儿,真有等级之分。民不可常食,吃久了早晚会揭竿而起,拼了命也要吃顿大鱼大肉;官反倒要常吃,否则就要入贪官之流了。

有些清官不喜欢白菜,就吃起了青菜。明代就有个清官,专吃青菜,后来得了个“符青菜”的外号;有个姓刘的,也以吃青菜而闻名,不仅有“青菜刘”的别号,还被附赠了个“刘穷”的外号,后来名声都传到皇帝那里去了;海瑞也是如此,顿顿吃菜,偶尔吃顿肉,就得上报纸头版,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话题。

这么看来,当清官真不是什么讨喜的活儿。顿顿吃菜,这是必须的。当然,苦中作乐,换换口味也不是不行。这顿吃青菜,下顿吃白菜,明天再来点花菜,只不过换哪种,似乎都有点寡淡无味。别说吃了,光是听着就没食欲。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清官都与肉无缘。嘴馋的清官,苏东坡算一个。在众多清官中,苏东坡算是有点油水的。没事就写写诗词碑文,赚点外快,这才能动不动就来顿红烧肉。有一段时间,苏东坡被贬,落魄了,经济上只靠死工资,吃不起肉了,于是他给自己立下规矩,每天只吃一盘肉。想想,这事儿要是让海瑞之类的白菜清官们知道了,该馋得口水直流了!自家一年也难得吃一顿,苏清官每天都有肉吃,还觉得委屈呢!

自古以来,清官得人传颂,流芳千古。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清官吃菜,贪官吃肉,只要智商正常的,都晓得当清官是亏本的活儿了。尽管不乏胸怀大志的人立志要在清官这条路上硬磕到底,但更多见风使舵的人,哪怕只为自己的肠胃着想,也会朝着贪官的光明大道奔去了。

在法治不健全的古代,清官只值白菜价,这是清官的不幸,也是时代的悲哀。其实,徐九经的那两句话该改一改—民不可无此色,官也不可无此色。人们对于清官的界定应更加理智些,只要清官们能够在行事和作风上保持清正廉洁,那么无论他们是吃菜还是吃肉,都不会对他们的清廉造成太大的影响。让清官摆脱人们对其的固有印象,回归正常,这才是清官队伍能够发展壮大的长久之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