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马化腾讲话: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下一波升级来自全真互联网?

subtitle
冰川思想库2020-12-04 14:4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一个时代是社交网络的时代,是应用占据控制力的时代,而下一个时代,很可能是以技术形态为主的时代。

冰川思想库特约研究员 | 刘远举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冰川思想库】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素来低调的马化腾,11月30日,在腾讯文化推出的《三观》年度特刊,预测行业趋势,把人吓得不轻。

马化腾在特刊中提出了“全真互联网”的概念,他认为,

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

▲腾讯文化出品的《三观》年度特刊,马化腾撰写的前言部分内容(转引自“腾讯文化”)

这是不是互联网巨头又一次危言耸听?抑或是盲目的乐观?

在很多人眼里,VR不过是100块的眼镜,手机放进去,有点虚拟的感觉,那么一个小孩子的玩意。即便上万的VR系统,也是一个粗糙的有晶格的画面,影响体验,远比不上4K游戏。这就是未来?

企业兴衰,新旧技术交替,从来都是规律。

一、重要性不等于控制力

6月20日,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S&P Dow Jones Indices)宣布,通用电气GE被剔除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连锁药店巨头沃博联(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取而代之。

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创立于1896年,是道琼斯指数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旨在涵盖美国工业部门的代表性样本。指数创立时共有12支股票,1928年成分股增加到30种,通用电气正是该指数的“创始成分股”之一。

▲通用公司在中国的公司(图/通用公司官网)

一百多年过去了,技术、产业、经济、社会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他的11家公司,例如美国皮革公司、蒸馏与牲畜饲料公司(Distilling & Cattle)、芝加哥煤气与焦炭公司……都早已从名单中烟消云散。

近年来,名单中就有多家公司被新崛起的公司所取代。1999年11月1日,雪佛龙、固特异轮胎和橡胶公司、西尔斯公司和美国联合碳化物从道琼工业指数中剔除,加入英特尔、微软、家得宝和西南贝尔公司。

2012年保险服务商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取代卡夫食品;2013年耐克、Visa与高盛取代美国铝业、美国银行与惠普;2015年苹果公司取代AT&T。

作为在道琼斯工业指数中在榜时间最长的公司,也是最后一家30创始成分股,通用电气的退出,标志着一个时代的消逝。

是通用电气GE所经营的传统工程制造行业,不重要了吗? 显然不是,你坐飞机就能看到飞机发动机上的GE的标志,还有那些发电机、核磁共振等等。可以说GE所经营的行业,仍然是人类文明的底层设施。

但是,重要性,或者准确地说,必要性,不等于超额利润,不等于控制力,不等于对经济的影响力。GE已经很难吸引到最优秀的人才,对整个经济运行的影响,也不再有当年辉煌,这不是GE自身的努力所能决定的,而是时代大背景所决定的。

标准普尔-道琼斯指数委员会主席兼董事长大卫·布利策(David Blitzer)表示“美国经济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消费、金融、医疗和科技公司已经占据主导,而工业企业的重要性已经相对降低。

二、社交网络不等于控制力

也许有人要说,GE是制造业,而像腾讯这样的企业,以社交网络为基础,具有网状结构,且深扎于人类的基础需求:社交。所以,与GE这样的企业是不一样的。

一个社交软件,用户越多,就越容易吸引新用户,留住老用户。除了这种强者更强的正反馈效应,社交网络还有排他效应——有一个就足够了。这就会使得弱者更弱,所以,一旦社交网络在20多年前的最初搏杀中,杀出重围,就会抑制所有的新生的社交网络,强者恒强,别无分店。

这是腾讯的优势,但是否会有变化呢?

其实,运营商有这个网络。手机号码是所有APP的基础,注册、登录、身份验证,都需要以手机号码为基础。

可以说,手机号码才是最基础的社交网络。但是,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国家,所有的运营商都没做成这个事。可见,社交网络并不是一个企业百年恒强的保障。

同样的例子还有。当年Wintel联盟(微软与英特尔的合作)如日中天的时候,没人能挑战。但谷歌却几乎等于横空出世,从移动设备,这一当时看起来很弱小的领域,用安卓+ARM,成功地撕开了一道口子。

如今Windows仍然是最重要的生产力体系,是最普及的操作系统,但控制力、垄断力已经下降了。经过20多年的发展,ARM已经开始挑战Wintel联盟了。

三、热潮之后,才是真正的技术大潮

2016年4月,HTC推出的VR头盔HTC Vive正式发售,全套的售价为799美元。竞品Oculus Rift的售价则为599美元(不带遥控器)。当时,VR的概念火爆一时,每一个谈论科技、经济的人,都必然会提到VR、AR、MR等词汇。

当时HTC Vive的参数是,双眼分辨率为2160×1200像素、刷新率90 Hz、视场角110度。这个参数,体验还不够好,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能看到晶格,有纱窗效应。

▲VR技术仍在飞速发展(图/图虫创意)

时间过去5年,随着5G、人工智能成为新的热词,VR、AR似乎冷了下去,但这个领域仍在飞速发展。如今国产的小派8K,参数是双眼分辨率7680×2160,视场角度达到了200度。这不但意味着纱窗效应没有了,而且,视场角达到了200度,接近人眼转动时的最大200-220°视场角,VR体验的过程中将不再有边框的干扰,沉浸感提升非常大。如果说以前HTC Vive是带着潜水镜看海底,那么,新一代的眼睛就是裸眼看海底。

另一个飞速发展的是显卡的算力。

2020年9月,不少电脑爱好者熬夜看NVIDIA的新品发布。CEO老黄让人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是:“3080的速度比2080Ti更快,3080的性能是2080的两倍,但价格相同。”

▲3080的性能是2080的两倍,但价格相同(图/网络)

当初HTC Vive发布时,最好的显卡是980。性能上,以980的性能为1,2080Ti约为2倍,3080的性能大约为4.5倍。当初VR的分辨率受限,很大程度就是为了适应显卡的算力,如今,这一点被解决了。

当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今天,从即时通信到影音视频等一系列基础技术已经准备好,计算能力快速提升,推动着信息接触、人机交互的模式发生了更丰富的变化。

VR当年的火爆与如今的沉寂,让我想到一句话:“技术的作用从短期来看往往被高估,但是从长期来看又往往容易被低估。”

四、技术形态与应用形态的交替

回顾技术发展历史,我觉得,似乎可以说,先是技术形态占据控制力入口,然后是应用形态占据控制力入口,反复交替。

最初是石油,然后是汽车;最初是电力、制造、然后是金融;最初是CPU、操作系统,然后是社交网络。

照这个规律,上一个时代是社交网络的时代,是应用占据控制力的时代,而下一个时代,很可能是以技术形态为主的时代。

而依据技术发展的积累,接下来可能就是真正以VR、AR、MR为代表的全真互联网。未来,社交仍然会有,人们仍然会在上面谈工作,但不重要了,就像人人都有手机号码,但运营商不重要了。可能人们消耗时间的最大方式,是一个更真实虚拟世界中。这里有娱乐、有工作。

▲电影《头号玩家》中的虚拟现实场景(图/网络)

所以,在这些逻辑之下,马化腾所说的全真互联网未必是一种乐观预测,而是出于一种紧迫感。因为成功者,很难捕捉到下一个技术时代的风口,也似乎是一个规律。第一个发明数码相机的是柯达,但自身的胶卷业务,让他们没有重视,也不愿意去重视这个新一代影像技术。

这就是为什么马化腾要说:移动互联网十年发展,即将迎来下一波升级,即全真互联网。随着VR等新技术、新的硬件和软件在各种不同场景的推动,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就像移动互联网转型一样,上不了船的人将逐渐落伍。

所以,马化腾提出了自己的方法论:用户需求复杂多变,技术形态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把自己当做用户,往内看,去一线,找战场、找方法,往前看,抓住机会。

这就是马化腾对技术发展历史的一种世界观与方法论,在《三观》这样的特刊上发布,也算合适。当然,比起方法论,更重要的是价值观:以正为本,迎难而上。毕竟,科技是为人服务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