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瑞士未来几周将出台“中国战略”,我大使回应

subtitle
观察者网 2020-12-04 08:01

据“中国驻瑞士大使馆”公众号12月4日消息,12月2日,瑞最有影响力法文媒体《时报》以近两整版的篇幅刊发了对驻瑞士大使王世廷的专访。部分问答如下:

Q:中瑞建交迎来70周年纪念,为什么这个日子如此重要?

A:几乎所有中国人都知道瑞士是第一批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之一,也是欧洲大陆第一个与中国签署自贸协定的国家。中瑞创造了许多第一。双边合作成果丰硕,给两国人民带来巨大实惠。

Q:70年来两国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关系如何演变?

A:2017年习近平主席对瑞士进行国事访问以来,中瑞关系在两国高层的高度关注和推动下,进入了发展的 “快车道”。双方以平等相待、相互尊重和务实为基础,成果丰硕。70年来,中瑞贸易额从建交之初的60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318亿美元,增加了5300倍。在有一千多家瑞企落户中国。此外,疫情之前,每年有约15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来瑞士旅游。

Q: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升级的情况如何?您是否知道瑞士有些非政府组织呼吁联邦重新审核该项协议,理由是中国侵犯人权?

A:中瑞自贸协定于2014年7月1日正式生效,受到两国政府和业界的高度肯定。在2018年进行的专家组评估中,两国企业对自贸协定使用率将近50%,这对于一个刚施行不久的协定来说是非常高的使用率。两国企业每年可以从中节省1亿美元的关税。升级该协定是瑞方首先提出来的,中方对此持开放态度。我注意到瑞士有些非政府组织以人权为由呼吁联邦政府重新审核该协议。对于这一点我想强调,这些对于中国人权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Q:瑞士未来几周将出台“中国战略”,您会对此产生担忧吗?

A:只要该文件是基于70年来中瑞合作的成果,摒弃意识形态上的偏见,并致力于改善双边关系,就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Q:当然您是刚到瑞士,不过您知道当前在瑞士有一种对中国的不信任感吗?

A:我到瑞士虽然时间不长,但瑞士对我来讲并不陌生。事事求是地讲,不仅是我,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对瑞士有着非常好的印象。中国人认为瑞士人热情、友好,瑞士风景如画,环境保护意识非常强。多数瑞士人对中国也很友好,但同时我也注意到,很多瑞士人对中国的了解还远远不够,大多数人从没有去过中国,对中国的了解渠道也十分有限,主要是从新闻媒体上特别是西方媒体上了解中国。中国有句古语,叫做“偏听则信,兼听则明”。

Q:中国公司华为被许多国家指控为中共利益进行间谍活动。瑞士某些议员也提出了同样的问题。您如何回应他们?

A:过去没有人指责华为。对华为的指责近两年首先始于美国,然后是受美国协迫和影响的少数国家。世界上有二百多个国家,美国不是世界的全部。特朗普政府歇斯底里地以华为“威胁到国家安全”为借口指责华为,但从未提供出任何证据。华为在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设了1500多个网络,为228家全球500强企业提供了服务,服务全球30多亿人口,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斯诺登事件”、“维基解密”的网络安全事件,没有发生过一起类似“棱镜门”、“方程式组织”、“梯队” 系统的网络监听监视行为。显然,美国试图遏制中国科技发展。华为在瑞士已经运营了12年,据华为公开信息显示其员工本地化程度达到80%。瑞士的中立政策以及强大的创新和教育是进一步吸引华为这样优秀企业在瑞投资发展的关键因素,希望仍对华为存有疑虑的瑞士议员们能够客观看、专业和非歧视地看待企业的市场行为。

Q:关于疫情,武汉在疫情爆发初期的管理以及针对中国掩盖信息的指控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广泛关注。在这方面中国的国际形象受损严重。

A:纠缠于中国在疫情爆发初期的应对,完全是一种偏见。疫情是一种自然现象,人类历史上曾经爆发过数次疫情,疫情在哪个国家都有可能发生,人类的科技和医疗水平再进步,未来也不可能避免疫情。而新的疫情在爆发初期往往超出人类的认知,并不能因此而指责某个国家。中国可以说是成功应对和遏制疫情的国家,但是仍然受到批评。这使我感到困惑,我也思索了这些指控背后的意图。武汉的封城受到很多西方媒体无端批评,但它有效地切断了病毒的传播链。关于掩盖疫情的指控是错误的。在疫情暴发之初,中国就向世卫组织报告了当时称之为“不明原因肺炎”的一些情况。后来又及时与世卫组织和各国分享了病毒基因组序列,而早在1月4日,中美两国疾控中心也就这一新病毒进行了沟通。所有这些都记录在案。令人遗憾的是个别国家自己应对疫情不力,使成千上万人丧生,却仍在批评中国。

延伸阅读

专家:疫情+恐袭 欧洲对中国的看法复杂中有"新意"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今天是法国第二次封城的第一天。

但全天占据媒体中心的仍然是昨天(当地时间29日)发生的尼斯教堂袭击。早上8点半,法国新闻台BFM就采访了极右领导人勒庞女士。

说起来法国的政治环境变化实在是巨大。过去极右都如过街老鼠般,不受社会各界待见。上世纪八十年代,勒庞家还遭到炸弹袭击。2002年她父亲进入总统大选第二轮,引发全国游行抗议。但现在极右已经是媒体的宠儿了。今年以来,仅BFM就已经专访过勒庞多次了,而且都是黄金时段。

勒庞还是一贯风格,直言我们不要怕被别人说成恐惧伊斯兰。我们面对的是一场伊斯兰意识形态战争。早在今年一月就已宣布竞选2022年总统的她,更声称她的话不仅仅是针对右派,而是面对全体国人。

随后就是内政部长达尔马宁出来讲话,他同样定调这是一场战争,而且是来自国内外的战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法国尼斯教堂发生恐袭砍人事件,三人遇难,总统马克龙宣布增兵 图自路透社

封城首日,这一番操作颇不寻常,是要转移社会注意力,还是真的要认真对待伊斯兰少数族裔的问题?

如果真的是要解决后者问题,首先必须打破价值观的束缚,解放思想。否则解决问题的措施就不可能实行。比如要避免激化不同种族、宗教信仰之间的对立,就要禁止针对宗教的漫画。法国其实不必学中国,学澳大利亚也可以。根据该国《反种族歧视法案》第18C章节规定,不能根据种族、肤色、国籍和民族而冒犯、辱骂、羞辱或恐吓他人。所以,在欧洲和法国大行其道、引发国内和全球伊斯兰社会抗议以及极端恐怖袭击的漫画,在澳大利亚是非法的。

澳大利亚是一个移民国家,但基本上能做到多民族和平相处,因为它们懂得尊重不同文明和信仰之道,并非价值观至上。其实站在一个中立者的立场上,如果双方都是价值观至上,除了你死我活的对抗,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而一切仿佛验证了我的看法,下午在巴黎十五区发生了持刀针对警察的袭击。外交部长警告说威胁已经到处都在了。法国应对疫情和恐袭是一样的思路和后果。这里引用一位在法国生活的网友在朋友圈说的一句话:“这恐袭连连、疫情遍地的兵荒马乱一天”。这恐怕是多数人的心声。

其实民调也显示了法国民众的失望:四分之三的法国人认为没有准备好对抗第二波疫情。67%赞同封城,上一次则高达93%。对政府的信任只有42%。

封城前,民众“抓紧”聚会。图自看看新闻



29日晚,巴黎主要交通道路出现拥堵。图自看看新闻

欧洲疫情进入第二波,它们对中国的感受又复杂起来。中国不仅控制住疫情,生活也恢复了正常,经济更是加速运转。我梳理了一下,发现欧洲显然已经丧失了反思的能力,因为它们的结论依旧、而且还相互矛盾:

一是中国模式无法在西方民主国家复制。《法兰克福汇报》认为,要让一个社会停摆,就必须像对待一个组织机构一样对待它,但在开放社会,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中国模式就像领导一个组织机构那样领导一个社会:对成员的角色分工有明确的定义,权威架构下的既定目标高于个人决定,有可能使用极端严厉的惩罚机制,同时对社会的信息流通进行全面的监控。

所以,结论就是“中国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威权主导的避免多元化。而在欧洲,难度较大的更是如何以温和引导的形式让大众产生忠诚。”

说来说去还是中国是专制,所以西方学不了,也不应该学。

二是成功的原因不是中国的制度,而是民众优秀。

德国法兰克福金融管理学院中德金融经济中心主任勒谢尔教授就认为,起到关键作用的并不是政治体制,而在于民众的行为。他还以韩国为例,韩国疫情控制得不错,经济也维持增长;进而指出,亚洲各国的疫情防控,整体来看都比欧美要成功,这是因为亚洲民众对于新冠病毒的风险更加警惕,也能更自觉地遵守防疫规定,这与欧洲和美国民众、尤其是不少对病毒掉以轻心的年轻人,形成鲜明对比。

看到勒谢尔教授的观点我不由得笑了。第一,当中国刚发生疫情时,西方一边倒地认为是中国的制度造成的。等到欧美疫情爆发,西方众多学者、包括福山都立即纷纷发表看法,认为和制度无关。其实,以韩国为例,也代表不了欧美。这么简单的道理西方都不明白吗?换句话说,欧美到了要靠韩国证明自己制度的时候,也只能令人摇头叹息了。再者,如果韩国能用来为制度辩护,那么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众多国家又证明什么呢?

第二,勒谢尔教授的观点可是和《法兰克福汇报》相反啊,后者可是认为中国抗疫成功是制度起的作用,只不过是专制,欧美不能用。看来病毒一再的袭击,它们已经乱了方寸,顾不上内部协调了。

三是为什么不对中国追责?中国应该承担更多责任。

对中国追责是欧美第一波疫情时为了甩锅所制造出来的议题。当然很快就烟消云散了。因为国际法不支持,没有法律依据。再者,英国有疯牛病,美国有艾滋病和猪流感,中东、拉美等还有中东综合征与寨卡病毒,没有一个国家被追责。更重要的是,此例一开,未来说不准从哪个国家又冒出一个病毒,特别是万一在欧美这些号称最自由、最开放的社会,到时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这一回虽老调重弹,但有一个新意:开始强调中国要多做贡献了,比如针对发展中国家、贫穷国家,中国应该提供疫苗。

看到这我不由得又笑了。中国疫情刚控制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全球援助。但西方一边倒地指责中国是搞宣传,是地缘政治扩张。对于中国出口的天量医疗物资横挑鼻子竖挑眼。现在可好,又开始要求中国承担责任了。

尽管中国也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一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承担自己的国际责任。即便如此,西方对中国的抹黑和攻击一直在升级。比如每当中国对外进行援助时,立即说中国是“大撒币”。根据中国国务院2016年发表的一份发展白皮书,中国在过去60年多间共向166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近4000亿元人民币(约合58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但是2015年,仅这一年,欧盟及其成员国就提供了680亿欧元(合721亿美元)对外援助。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第一”,在它吵着要退出WHO之前,对WHO的捐款是中国的十倍。世界粮食计划署获得2020年诺贝尔和平奖,美国提供了该机构43%的预算,是第二名德国的2.5倍。

同样的事情,西方援助就是道德高尚,是负责任。中国尽管比西方少,但就被攻击和抹黑。这就是所谓的西方文明和它的软实力。

西方究竟是以什么心态和什么目的抹黑中国呢?这对于研究国际政治的我来说,答案显而易见:一是中国的援助无论多少,都会威胁到西方的利益,所以西方要抹黑。就好比中国捐点口罩、呼吸机给意大利和塞尔维亚,就立即被扣上分裂欧洲、地缘扩张的帽子。它们认为援助是西方的特权,你中国凭什么也能做?冷战结束后,非洲的重要性丧失,立即被西方遗忘。等到中国携手非洲展开合作,西方马上指责中国别有用心,搞所谓“新殖民主义”。但幸好由于中国的出现,才迫使西方想起非洲。这也可能是西方恼怒中国的原因:西方既丢了面子,还要追加投入。

二是对中国援助的攻击,可以在内部分裂中国。毕竟中国今年才能完全脱贫,还有很多家庭刚刚小康。这个话题很容易引起共鸣,引起不满。

不过,我还是奉劝西方,把这些雕虫小技收起来吧,这对一个源源流长的五千年文明不起作用。把精力放到解决自己的问题上,才是正道。

我的上一代人生活在“苏联的今天就是明天”的信念中。我这一代基本上是“欧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的味道。但今天,如果有人说欧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大家一定会认为是对中国恶意的诅咒吧。

当地时间28日晚,马克龙宣布法国自30日起实施二次封城,为期一个月。

说到这,再回头看看疫情本身,今天的法国,震撼弹一个接一个。先是斯特拉斯堡有21名警察被检测阳性,法国的封城都是靠警察执行。我听到这个消息还是颇为震撼。但更令人震撼的是,警察工会竟要求这些被感染的警察继续工作!也是,又要反恐,又要治安,还要执行封城,只能用没有办法的办法。

接着,封城后最新疫情数据不同寻常的比平时晚了两个小时发布。新增感染虽然没有破纪录,但仍高达惊人的49215例,死亡再次创第二波新高:545例。上次封城,法国用了十八天才出现拐点。这一次封城措施比上次宽松很多,出现拐点的时间应该会更长。也就是说第二波的高峰还远未到来!

今天对欧洲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第1000万个感染者出现,死亡则超过27.5万人。意大利单日新增3.1万,西班牙超过2.5万。当然美国继续一骑绝尘,新增超9万。过去西方在评判一个国家出现问题的时候,总说这是制度之恶。那么,当我们面对欧美严重的疫情和惨烈的后果时,是否也可以回敬一句:这是西方民主之恶呢?

欧洲不过五亿人口,如果中国是第二个欧洲,将会是多大的人道灾难。过去,中国数次顶着巨大的内外压力,在历史岔路口选择一条正确的、适合自己的道路,并用国家的进步和防疫的成功一再验证选择的正确。现在看,选择早就超出中国本身,具有世界意义:今天,幸好还有和欧美不同的中国,否则世界将是多么黑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超_NB12814
1615赞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