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深度 “决战”佐治亚!为什么特朗普周末要亲自去这个州助选?

subtitle
上观新闻2020-12-03 20:4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周末,正在忙着打总统选举官司的特朗普将前往佐治亚州,亲自为党内同僚竞选参议员助威。这个本不起眼的东南部州,这场本不起眼的选举正在受到全美,甚至全球关注。

由于在此前大选中没有出现赢家,佐治亚州将于明年1月5日举行第二轮选举,决定参议院两个席位归属。戏剧性的是,这两个席位将决定第117届国会内的两党权力对比,进而影响当选总统拜登的执政前景。

分析认为,鉴于民主党已经保住众议院多数党地位,若能“攻下”参院,那么拜登接下来的任期将会比较顺利,甚至抹去特朗普的执政遗产。但若共和党“守擂”成功,拜登施政将会受到掣肘。鉴于这场选举的重要性,两党正在全力以赴,志在必得。

投票率将是关键

美国参议院共有100个席位,参议员一般任期为六年,每隔两年改选其中约三分之一席位。此前,共和党以53:47的优势占据多数党地位。而在本次大选中,参院共有35个席位改选。

目前,已有33席归属明确,加上双方此前掌控的席位,共和党暂时以50:48领先。余下2席均来自佐治亚州,这一微妙的数字组合意味着,如果民主党拿下全部2席,就将占据参院“半壁江山”。

而佐治亚州的选举结果迟迟没有出炉,是因为根据当地法律,候选人得票数必须过半才能当选参议员。在今年首轮选举中,该州没有一位候选人达到这一标准,选举自动进入第二轮,定于明年1月5日举行。

目前,当地“选战”聚焦现任共和党参议员大卫·珀杜(David Perdue)和民主党候选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珀杜在此前选举中获得49.8%的选票,而奥索夫获得47.9%,落后大约8.7万张选票。

另一席位角逐则在民主党挑战者拉斐尔·沃尔纳克(Raphael Warnock)和共和党参议员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之间展开。沃尔纳克此前获得32.9%的选票,而洛夫勒获得26%。

“决选很少能引起选民的极大兴趣,但佐治亚似乎是一个例外,”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写道。随着竞争日益激烈,筹款和造势活动正如“洪水般”涌入佐治亚州。据福克斯新闻报道,这场选举的广告支出达到2.5亿美元,而到1月5日,广告总支出可能高达5亿美元。

同时,两党都在该州寻找新的选民,尽管CBS出口民调显示,两党在自己的基础之外都没有多少发展空间。

佐治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特雷·胡德(Trey Hood)指出,两党吸引新的选民加盟,并在明年1月保持活力,这一点至关重要。但他们首先要确保,上个月投了票的那些选民会再次投票。

英国《金融时报》也指出,选民投票率将是决定这场选举结果的一个关键因素。从以往经验来看,中期选举和特别选举比总统选举吸引的选民要少。在佐治亚州,这种情况经常导致共和党候选人战胜民主党挑战者。

两党各有考量

民主党的目标是阻止拜登沦为“跛脚总统”。

鉴于参院的重要地位,民主党拿下这场“决战”的必要性十分明显。作为国会的一部分,参院和众院一样,拥有自己的重大权力,包括确认总统提名的政府官员和法官,监督联邦政府运作等。如果民主党“攻下”参院,那么未来两年,拜登的大部分立法议程将会更容易,并在提名人选方面拥有自由度。

在拜登赢得总统选举后,民主党正打算乘胜追击。“现在,我们要拿下佐治亚州,然后改变美国。”参院民主党领袖舒默说。

但若共和党“守擂”成功,那么拜登施政将受掣肘。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分析,除非民主党拿下全部2席,否则拜登将成为“跛脚总统”。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说,届时民主党在医改、移民和税收等领域的政策议程很可能受到牵制,其外交议程也可能受阻。这是因为,如果共和党人与拜登政府的外交愿景不同,该党参议员可以对其内阁成员任命加以阻挠。

共和党则希望能守住最后一道防线。

对于共和党来说,拿下这场选举的必要性也是显而易见。“我们要守住底线。我们就是防火墙。”洛夫勒对人群说。

《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失败不是一种选择”已经成为共和党的口号。

根据已经出炉的选举结果,民主党在众院席位虽然减少,但保住了多数党地位。在众院和白宫都被对手掌控的局面下,拿下参院将是共和党能够制衡民主党、避免成为绝对少数党的唯一途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目前的国会政治中,议员大多倾向于根据自己所属党派来投票,如果出现50:50的席位对比,不免造成在某些议案的投票上出现僵持局面。

而当这类僵局产生时,根据规定,在任副总统兼参院议长可以用自己的一票打破这一局面。目前看来,这关键一票将掌握在民主党人哈里斯手中,这也意味着民主党获得50席就能控制参院,而共和党需要赢得51席才能保住权力。

鉴于“选战”难度不小,共和党也打出了“特朗普牌”。本周末,特朗普将亲自前往佐治亚州,为同僚助选,这将是其上月输掉总统选举后首次参加竞选活动。但美媒也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一副“好牌”。

美联社指出,共和党一方面明白,特朗普是其最大的投票驱动力,包括在佐治亚州。拜登在该州约500万张选票中以不到1.3万张的优势获胜,这意味着,特朗普标志性集会中的每一点热情都可能产生影响。

另一方面,一些共和党人担心特朗普会利用这一平台来放大他对选举欺诈的无根据指控,甚至把枪口对准自己人,搞砸自家竞选行动。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最近,特朗普就和同为共和党人的佐治亚州长因为总统选举结果吵了起来……

韦宗友指出,尽管特朗普对佐治亚官员表达了不满,但他也意识到了此举影响,并且发推特声援两位参选同僚。此外,特朗普在共和党及共和党选民中仍颇具影响力,预计会在动员选民方面起到较大作用。但是,民主党选民也可能受此“刺激”,更积极地参与投票。

即将离任的特朗普积极参与选举事务,表明其仍然关心美国的未来?他可能也有自己的“私心”。“没有人比总统更想保住参院的共和党席位了。因为明年1月,民主党计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抹去特朗普的遗产。”《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威廉·麦格恩(William McGurn)写道。

“我们是最后一道防线,”珀杜说,“这两个席位将决定参院多数席位。我们将……保护特朗普总统过去四年取得的一切成就,并确保佐治亚人民知道这一点。”

会否再次“翻蓝”

据美媒统计,在刚刚过去的总统选举中,拜登以近1.3万票的微弱优势拿下佐治亚州,而该州上一次选出民主党籍总统还是在1992年。这个“红州”“翻蓝”令外界颇为意外。“我们感到震惊,”来自佐治亚州的前共和党议员、特朗普竞选代理杰克·金斯顿(Jack Kingston)说。

此外,近年来当地人口结构变化导致选民构成更加多样化,前州议员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等民主党人为争取少数族裔选民付出了巨大努力。因而有猜测称,这个“红州”可能会继续“变紫”“变蓝”。

但是,“美国人喜欢平衡的观念对我们很有帮助,”金斯顿说。确实,分析认为民主党想拿下参院并非轻而易举。自2014年中期选举输掉参院后,该党接连在2016年和2018年向参院多数席位发起冲击,但均告失败。

韦宗友说,鉴于双方目前开足马力,民主党拿下1或2席的可能性不能完全排除。但是,此前参众两院选举并未出现外界预期的“蓝潮”,预计共和党下月拿下1或2席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刁大明分析,在首轮选举中,珀杜的得票率已经超过奥索夫,未能成为赢家只是受限于当地选举规则。在另一席位争夺中,洛夫勒和另一名共和党人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分散了党内选票。由此预计,民主党所能取得的最佳战绩将是斩获1席。

刁大明还指出,参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等机构成员由两党平分,这意味着决策结果依赖于两党共识。由此来看,即便民主党拿下2席,也只是成为“名义上的多数”。

对于自己突然成为全国政治中心,当地民众表示意外。“这是佐治亚州新的一天,”该州格温内特县民主党主席比安卡·基顿(Bianca Keaton)说,“我从未想过,我们的国家和参议院会取决于我们州。但现在,这就是事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