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陷讨债风波,广州农商行再遇坎坷

subtitle
大白财经观察 2020-12-02 23:46

■ 撰文/谭丽平

● 统筹/张喜斌

刚宣布资产突破万亿的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州农商行”,1551.HK),近日陷入25亿元信托严重违约风波。

据近日ST中捷发布的公告,其收到广州农商行函件称,因25亿元信托出现违约,广州农商行要求包括广州农商行在内的各债务人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

对此,ST中捷却回应,经公司核查,公司档案中没有函件中所提及的《差额补足协议》原件或复印件,此外,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未曾审议过涉及为函件提及的信托贷款提供差额补足的相关议案。

一时间,事件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刚刚宣布资产突破万亿、正在寻求回归A股IPO的广州农商行也再次引起舆论关注。近两年,广州农商行的资产质量一路下滑,高层员工频出事,不断的风波也引起外界对其回归A股的担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讨债风波

根据中捷资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公告,2020 年 11 月 4 日下午,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收到广州农商行通过中国邮政 EMS 送达的函件,函件显示致 11家公司及7个自然人,其中公司为其中单位之一。

(公告截图)

据了解,2017年6月27日,广州农商行与国通信托签订《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信托规模25亿元人民币,预计期限为48个月,自信托成立之日起计算。当日,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翔投资”)与国通信托签订《信托贷款合同》, 国通信托分别于2017年6月28日、2017年8月3日向华翔投资先后发放贷款 15 亿元、10亿元。

2020年4月14日,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发出《国通信托·华翔北京贷款单一资金提前终止通知函》,国通信托决定于2020年4月24日提前终止本信托并进行清算,同时按照相关规定对信托财产进行结束登记。国通信托在信托合同项下的受托人职责及义务截止到提前终止日即终止,国通信托不再承担本信托的任何管理职责。国通信托将信托财产相关资料移交给广州农商行,并向债务人发出债权人变更为广州农商行的书面通知,即视为分配完毕信托财产;国通信托向各债务人发出《债权转让通知书》,通知债权转让事实,并要求各债务人直接向广州农商行履行相应责任。

2020年5月6日,国通信托向广州农商行出具《清算报告》,国通信托解除对本信托的受托责任。

然而至今,借款人未按照合同约定偿付任何到期一笔债权,构成严重违约,其余债务人亦未履行相应合同义务。

于是,广州农商行向各债务人致函称,根据《信托贷款合同》的约定,广州农商行正式宣布贷款全部提前到期。此外,各债务人需按照《信托贷款合同》及相应增信文件的约定,向广州农商行承担偿付贷款本金25亿元、利息、罚息、复利、违约金等责任,请各债务人主动向广州农商行履行合同义务。

不过,意外的是,ST中捷在公告中却称,公司收到函件后,立即跟函件所留联系人进行联系,并索取相关文件,但截至公告披露时,广州农商行未向公司提供。经公司核查,公司档案中没有函件中所提及的《差额补足协议》原件或复印件,此外,公司董事会或股东大会也未曾审议过涉及为函件提及的信托贷款提供差额补足的相关议案。

至此,双方各执一词,目前究竟事件始末究竟如何,还不得知。

风波不断

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农商行的前身是建于1951年的广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2009年12月11日,广州农商行在经原银监会批准后正式开业。2017年6月20日,登陆香港联交所。

作为广州本土最大的金融机构之一,广州农商行拥有分支机构651家,其中广州地区633家,省内异地分支机构18家。近年来广州农商行净利润增速均超过15%。

10月20日晚,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截至2019年9月末,广州农商银行及其附属公司集团口径下资产规模已突破1万亿元。这是继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后,国内又一家农商行站上万亿资产大关。

不过,在迅速发展的同时,广州农商行也存在隐忧。

比如,今年上半年就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数据显示,上半年该行营收117.94亿元,同比增长9.2%;归母净利润30.86亿元,同比下降14.09%。半年报解释称,净利润急剧下滑的主要原因为大幅提高资产减值损失计提力度所致。

此外,该行资产质量一直被关注。自2018年底开始,该行不良率从1.27%一路上升,截至2020年6月末,不良率为1.84%。同期,拨备覆盖率从276.64%一路下滑,截至2020年6月末,该指标降为189.38%,较去年末下降18.71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相关指标方面,截至6月底,其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4%、10.99%和9.41%。截至2020年9月末,三项指标进一步下滑,分别为12.49%,10.30%和8.63%,特别是低至8.63%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接近监管红线7.5%的要求。

此外,广州农商行偶尔出现的舆论风波,也时常引发关注。就在“讨债”风波发生之前,广州农商行还因多位高管被查而登上舆论风口。

今年10月,根据广州市纪委监委消息,广州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传出之前的9月28日,广州农商行曾发布公告称,非执行董事李舫金因个人精力有限,请辞广州农商行非执行董事、审计委员会、关联交易与风险管理委员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

事实上,去年以来,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以及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等人相继传出被查或者受贿。

另外,也在今年10月,裁判文书网披露广州农商行东湖洲支行副行长陈某贤,2005年-2015年期间,以“过桥”需求为由,提供虚假房产资料作抵押,许诺给予集资参与人1.3%-3%不等的月利息,骗取64名集资参与人6.02亿借款,实际损失人民币3.1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并非广州农商行首次出现员工违法的案例。

高管与员工的违规违法行为,令外界对其的内控水平存疑提出质疑,也让其回A股之路平添曲折。

据了解,自2017年6月20日登陆香港联交所后,广州农商行就开启A股IPO进程。2019年3月15日,首次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其A股招股说明书。不过在同年11月,证监会从规范性问题、信息披露问题、关于财务会计资料的相关问题等3个方面,对广州农商行的招股书进行了45点反馈。12月20日,广州农商行披露更新后的招股书。

然而今年4月29日,证监会网站对外公布了《关于对广州农商行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决定指出,“经查,我会发现你公司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金融资产减值准备计提不充分、个别违约债券会计核算前后不一致等问题。”按照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至今,广州农商行的A股IPO进程便未更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