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内有玄机:“好战”的美女防长人选为什么大概率黄了?

subtitle
直新闻2020-12-02 22:37

近日有美媒爆料称,之前呼声很高的拜登政府防长人选弗洛诺伊可能“黄了”。直新闻梳理有关“弗洛诺伊将出任防长”的新闻时间线后发现,虽然媒体呼声高,但是拜登和弗洛诺伊本人从未就此事表达过意见。鉴于弗洛诺伊目前仍为拜登团队的国安顾问,因此拜登“有二心”的概率较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一,弗洛诺伊是一家名为“西政咨询”的公司创办人之一,而这家公司已经有2人被拜登提名进入下届政府,分别是国务卿人选布林肯和国家情报总监人选海恩斯。另有3人担任拜登过渡团队的核心成员。按照拜登稳健的行事风格,已经不太可能再从“西政咨询”公司挑人,否则将犯下“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政治大忌。目前,共和党方面已经要求“西政咨询”公布客户名单以及账目流水,扬言要审查该公司过往的业务。

其二,虽然拜登承诺执政团队将有超过一半的女性,他组建的约500人过渡团队中有52%的女性成员。但统计显示,由副总统、15名部长加上白宫办公厅主任、环保署长、管理与预算局局长、贸易代表、中央情报局长、情报总监以及小型企业管理署长组成的23人内阁中,女性占比最高的是奥巴马第二任期,达35%,而特朗普内阁仅有26%的女性成员。拜登想要一步登天实现女性撑起半边天的内阁,难度很大。

其三,弗洛诺伊在国会的口碑不佳。她行事高调,得罪了不少人,因此即使拜登愿意提名她出任防长,但在国会遭到共和党狙击的可能性很大。

弗洛诺伊出任防长的消息,最初是军方放出来的。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后,美国四大军报之一的《陆军时报》在11月8日首次放出消息称,“若民主党政府上台,拜登的支持者普遍希望他任命弗洛诺伊为美国史上首位女性防长”。这表达了军方的呼声,实际上也是在向拜登举荐弗洛诺伊。其他报道显示,弗洛诺伊在军界的口碑极好,被认为是“很好共事”“人缘好”。此后,美国媒体越发笃定弗洛诺伊就是下一任防长。

但令人意外的是,11月23日,拜登公布了首批6名国安领域的内阁成员提名名单,其中并没有弗洛诺伊的名字。当时有传言称,拜登将在次日公布对弗洛诺伊的提名。但是隔天再次“放飞机”。同日,美国“政治”网站曝光称,弗洛诺伊没有得到拜登的正式认可。因为她支持美国对外军事行动的立场遭到了民主党高层的严重质疑。6名拜登过渡团队成员透露,拜登“从未对她特别热心”。

弗洛诺伊是增兵阿富汗的“超级支持者”。2011年,她就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美军在阿富汗的行动“相当成功”。但是其后一名美国退役军官撰写报告,以他在阿富汗的真实感受揭穿了弗洛诺伊的谎言——与国际社会观感一致,在美军的干预下,阿富汗变得越发动荡,何来美军“相当成功”一说?有分析认为,这份报告导致弗洛诺伊在2012年辞职。虽然她辞职的理由是“陪伴孩子和家人”,但是撒谎已经成为弗洛诺伊最大的政治污点。而因为琐事辞职,有违政治游戏对“责任”的要求,算是第二个污点。拜登的发言人安德鲁·贝茨声称,拜登承诺“组建美国历史上在道德上最有力的政府”。外界据此认为,仅凭这一点,弗洛诺伊就没戏。

其实,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军界支持弗洛诺伊,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弗洛诺伊强烈支持增兵阿富汗。因为只有军事行动才能获得国会的更多拨款,而没有一个战场比阿富汗更加可控,同时,阿富汗也有持续的不稳定因素存在。在美军看来,阿富汗已经“曙光渐露”,但是和平却遥遥无期。这对五角大楼来说,无异于一个稳定的“提款机”。

而更重要的是,弗洛诺伊在阿富汗出兵问题上显然有私心。她辞任副防长后创办了名为“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咨询公司,这实际上是一家协助华尔街军工复合体销售武器的游说公司。短短三年,这家公司营业额就从160万美元飙升到3200万美元之巨,基本上都是涉军合约。

美国确实有所谓的“旋转门”机制,政客和私营企业主的身份可以互相转换,但是一旦涉及利益输送,则一切玩完。拜登很显然不会为弗洛诺伊背书。而拜登主张从阿富汗撤军,因为他奉行的是“内政优先”,主张先集中精力搞经济。

但拜登要从阿富汗撤军困难重重,主要是受到美国的“世界警察”人设所掣肘。与很多国家不同,美国国防部实际上形同第二外交部——美国本土几乎从未受到外敌的困扰,绝大部分军事行动发生在海外。特朗普也曾把从阿富汗撤军作为竞选承诺,但却成为他少数几个没有兑现的承诺之一。

美国《商业内幕》杂志网站近日揭露这其中的困难。文章指出,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美国的决策圈都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内政几乎没有共识,而外交却几乎全都能达成高度共识。而一旦涉及军事行动,则往往可以直接绕开外交周旋直接出兵了事。这种情况在美国国会屡见不鲜。文章认为,这种不正常的决策逻辑对美国来说极其有害,但以“灯塔”自居的心态和民族主义搅和在一起,出兵的共识很快就能达成。

拜登如果想在内政上有所成就,走出这个怪圈就成为当务之急。他急需的是一名至少能让他在上任初期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防长,而不是像弗洛诺伊这样主张“美国单边军事行动”的好战防长。但拜登有“多元化”的政治承诺,这意味着美国的下一任防长,如果不是女性,很可能就是一位有色人种人士。鉴于目前拜登仅提名黑人女外交官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出任驻联合国大使,这令非洲裔美国人族群有被轻视的感觉。

目前,已经有风声放出来,拜登属意的防长人选是非洲裔美国人、四星上将劳埃德·奥斯汀,他服役超过40年,是美国中央司令部前司令。奥斯汀于2016年退休,并创办了名为“奥斯汀战略集团”的咨询公司。直新闻注意到,美国防长很少由军方人士担任,一般都是文职官员出任,上一次由军方人士出任防长是特朗普政府的首任防长马蒂斯,他于2018年被特朗普勒令辞职。

此前报道:

她将成美国新防长?称"72小时内消灭南海中国海军"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5个月前刊发的一篇文章,最近几天突然“翻红”。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如何阻止在亚洲爆发战争”。作者是一位智库女学者,米歇尔·弗卢努瓦。她在文中语出惊人,扬言“美军须有能力在72小时内消灭南海中国海军”。



言辞虽然出格,但当时并没引起太大波澜。过去四年美方对华极端强硬,类似声音并不罕见。但美国大选投票后这十多天,这篇文章忽又引起各大美媒的转载和解读:

因为这个弗卢努瓦,突然成了拜登政府国防部长最热人选。

弗卢努瓦引发的关注,只是美媒对于拜登政府中国政策猜测的一个缩影。

经贸、外交、国家安全等各个职位的可能人选,都成为外界预测下届政府对华政策的依据。

就连前总统奥巴马,也在为这场猜测增添意外的素材。

美媒说,弗卢努瓦早已具备主政五角大楼的资历。

1960年12月,弗卢努瓦出生在加州洛杉矶市。20世纪90年代克林顿时期,她就进入了美国防部,担任负责战略方面的防长助理。2009年奥巴马上台后,弗卢努瓦出任国防部副部长,主管国家安全和防务政策的制定,被认为是当时五角大楼“三号人物”。

正当事业如日中天,2012年,弗卢努瓦却以“陪伴孩子”为由辞职,随后将更多精力投入保守派智库“新美国国家安全中心”。她是这家智库的联合创办人,并曾担任主管。



有人认为,就是在投身智库这些年,她的对华立场日趋强硬。

即便淡出政界,弗卢努瓦也至少有两次“险些”成为美国防长。

一次是在2014年11月。美国时任防长哈格尔宣布辞职,当时盛传弗卢努瓦将会接任。但弗卢努瓦主动拒绝,再次以“家庭原因”为由要求奥巴马放弃提名她出任国防部长。

接着就是2016年。美媒披露,如果那年希拉里赢得大选,弗卢努瓦就将成为她的防长。

2016年6月20日,弗卢努瓦领导的“新美国国家安全中心”主办活动,邀请副总统拜登发表演讲。刚一上台,两人相互寒暄,拜登突然笑着称呼弗卢努瓦为“部长女士”。



他还对着满场观众透露“秘密”:“你们知道吗,我正在为她写推荐信。”

在宣布拜登当选后,美国媒体又争相流传着这个场景。当年的“希拉里政府”从未成为现实。但四年过去了,拜登自己成了“候任总统”。不用给别人推荐,他自己就能兑现对“部长女士”的承诺了。

弗卢努瓦,也确实很早就出现在拜登内阁热门人选名单上了。

紧接着,这位潜在美国女防长有关防务和安全问题的看法,尤其围绕中美关系的立场,立刻引起关注。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弗卢努瓦今年6月18日发表在美国《外交杂志》的文章再度“翻红”。

文章的正标题“如何阻止在亚洲爆发战争”,看起来没啥问题。但副标题和正文一开头,就开始释放浓浓的对华强硬立场,声称美中战争风险陡增,而“美国威慑力减弱增加了中国误判风险”。

有鉴于此,弗卢努瓦抛出了那段被大量转载的话:

“如果美军能够发出可信威慑,在72小时内击沉南海上中国所有的军舰、潜艇以及商船”,那么中方在封锁或进攻台湾之前就会三思而行。

为使美军具备这种可信威慑,她在文中以及过去几个月接受《防务新闻》等美媒采访时,提出了一系列建议。

比如美国政府必须增加投入,研发无人操作系统等新型军事技术;装备更多远程导弹;增加在南海的军事力量部署……她还建议,华盛顿应加大与印太地区盟友合作对华施压。

2

弗卢努瓦展现的对华鹰派立场引来不少质疑。

美国媒体Consortium News发文,说如果选择弗卢努瓦领导五角大楼,将是一个悲剧开始的预兆。这样的选择证明拜登将挥霍美国的明天与中国和俄罗斯进行军备竞赛。

而这“将是徒劳和灾难性的,是为恢复美国日益衰落的帝国权力做无用功”。

不仅如此,弗卢努瓦这些建议是否可行也被画上问号。

南华早报援引一位美国问题专家的话分析:

其一,新冠疫情重创美国经济并给未来美国国防预算投下阴影,弗卢努瓦一些新的计划恐难获得足够资金支持。

其二,就算得到实施,也难产生她所期待的威慑效果。如果真要武力攻台,“北京早就将美方直接干预的情况纳入考虑范围了”。

当然,弗卢努瓦虽被视为未来拜登政府最热防长人选,但她最后是否能够获任还不确定。



美媒说,下届防长考虑名单上还有多位有竞争力的人物。比如奥巴马时期的国土安全部长杰·达克沃斯,国会参院军事委员会成员杰克·里德等等。

另外,仅以一篇文章和今年以来的几次访谈,就确定弗卢努瓦是一个“死硬对华鹰派”,也还为时尚早。

2012年辞职前的弗卢努瓦,曾被称为五角大楼中的“冷静声音”。

作为时任美国防部副部长,她一直代表美方与中方共同主持两国国防部副部长级磋商,并曾明确表态“美中冲突不可避免”的说法完全错误,寄望两国建立一种积极、合作、有成效的关系。

即便今年以来多次对华示强,弗卢努瓦也表达了对华合作意愿。

她批评说,本届美国政府处理对华关系时“目光短浅”,没为涉及双方共同利益的话题预留合作空间:

两国“面临诸多共同威胁,从预防下次大流行病,到应对气候变化,再到处理朝核问题,无论是否喜欢,我们都不得不与中国合作,否则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弗卢努瓦还认为,美国必须重启与中国中断的高层战略对话,以便“就利益和意图进行明确沟通”。

接下来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就变成了:

如果真能执掌五角大楼,这个曾经奉行务实和冷静外交哲学,对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还多有批评的弗卢努瓦,会变成又一个极端反华鹰派吗?

3

弗卢努瓦引起热议,背后是舆论对拜登政府关键内阁人选的强烈关注。

据说,美国多家媒体已从“知情人士”那里获得一份“可能名单”。

前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副国家安全顾问安东尼布林肯等奥巴马时期重臣,将会占据拜登政府国家安全顾问、国务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等一系列外交、安全和经济部门要职。



英媒《经济学人》11月刊一篇文章的标题直截了当:“奥巴马时代的旧将们将塑造拜登的对华政策”。

文章还说,这些深受奥巴马信任的中国政策顾问一旦“获得二次机会”,大都不会再像当年那样对华“抱有幻想”。虽然出身与特朗普政府中国政策团队大不相同,政策倾向却可能趋同。

不过,奥巴马政府当年对中国实际抱有什么态度,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金融危机束缚,我本可能在中国贸易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做法”。在3天前刚刚上市的回忆录《应许之地》中,奥巴马这样谈到中国,让人闻到一丝特朗普政府的味道:

“2009年或2010年,我不可能发动贸易战。那时我需要中国、欧洲以及其他所有潜在增长引擎的合作,以便重启全球经济。”



也就是说,没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实为形势所迫。

更关键的,奥巴马还说,他原本计划等到经济环境不再脆弱,再逐渐对中国加大施压。

在奥巴马袒露有关中国的“真实态度”后,美媒对于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又多出了几分猜测:

做了奥巴马8年副总统的拜登,多大程度上认同甚至继承这些看法?当时的一众对华政策顾问,会把当年没有机会付诸实施的“加大对华施压”,在拜登政府一一付诸实践吗?

而对这些问题,我们中国又该如何看待呢?

一位美国问题学者说,过去几年我们处理对美关系的态度已经非常清楚,一方面从不放弃在平等基础上修复两国关系,同时也时刻准备着,对美方的任何蛮横打压进行“对等反制”。

有了这种底气和底线思维,就没必要向美媒那样猜来猜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林启辉_NB13068
53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