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痛苦才是人生的本质?波普尔说,我们对人生的痛苦幸福有误解

subtitle
小播读书2020-12-02 13:57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今天我们继续介绍波普尔的哲学思想。今天我们聊聊波普尔关于“开放社会”的思想理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部分其实是波普尔关于政治哲学的内容,但其实也和波普尔科学哲学和批判理性思想是一脉相承的,非常有价值,什么是开放社会呢?其对立面是封闭社会。波普尔认为,封闭社会像一个囚笼,生活在其中的人缺乏理性批判能力,也没有自主意识和个人责任感;而开放社会的特点是具有批判精神,人们相信理性与自由,具有责任感,能够自己管理自己,并且为自己的自由选择承担责任,人们的分歧和矛盾通过辩论和讨论来解决,不同意见受到尊重和鼓励。简单来说,开放社会的原则是批判、民主、自由和宽容。而波普尔这里的民主、自由和宽容其实我们通常理解的并不一样。波普尔是以“悖论”的形式来解释自己的理念的,我们这里主要分享两个:民主和自由。

关于民主的悖论,波普尔说,我们通常理解的“民主”是尊重大多数人的意见,形式就是大多数人同意把权力交给少数人来决策,最后这少部分人就发展成为了独裁者。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那些信奉所谓民主制度的人,应该服从大多数人推出来的这个独裁者吗?如果不服从,那么他就违背了大多数人的意志,是不民主的;如果服从,那么他就得接受独裁者的统治,也抛弃了他信奉的民主,所以,这就是一个悖论。似乎为了民主,最后变得不民主。那什么是波普尔开放社会理念的民主呢?

其实波普尔说,我们把问题想错了方向,或者说我们对“民主”的理解是有错误的,民主,并不是说要多数人统治少数人,真正的民主其实应该是反过来,少数人可以拒绝或者有权反对多数人的统治。因为,多数人和少数人的关系,不是理性和非理性的关系,多数人并不意味着理性,少数人并不意味着非理性,事实上正好相反,实际上多数人的意见常常是非理性的。比如20世纪的德国法西斯就是这样的例子,希特勒就是大多数人支持上台的,最后导致了非理性的极权主义。

波普尔认为,我们应该把民主看成一种:合乎理性,而不是多数人或者少数人的意见,换句话说,只要是合乎理性的,是多数人统治少数人,还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并不重要。怎么才算还是合乎理性的呢?少数人有权不服从多数人的意见,有权反对独裁,每个人都有理性承担责任的义务,才是真正的民主。

实际上,民主的原则是防止专制主义,民主是相对于独裁而言的,它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制度,简单来说,民主的优势并不是趋利,而是为了避害。而实际上,民主制度仅仅是一种框架,民主制度的可取性不在于它是最完美的制度,而在于它能最大限度地降低祸害。民主国家的主要功能是保护性的:一方面保护个人行动的自由,另一方面保护个人自由不受他人行动的损害。

对于一件事,我们总是习惯从他的正面、积极、进步意义去想,而忽视了往往一件事情之所以合理,是因为它对负面的抑制作用,就像叔本华说,幸福的人生,其实也可以表述为,避免了很多不幸的人生。同样的道理,我们来看看:自由的悖论。

如果自由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为所欲为而不受限制的话,那么,一些人就会“自由地”支配,甚至奴役另外一些人,最终自由反而成了不自由的根源,这也是一个悖论:只要自由本身不受限制,它就意味着不自由。

那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其实也是我们对自由有误解,自由并不是意味着为所欲为,真正的自由要意味着所有人的自由都不受侵害,所以,从这个方面讲,康德说:自律即自由。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

另外,宽容其实和自由是一样的,如果没有一定的限制,它就会破坏自身。波普尔说,无限制的宽容是姑息养奸,其结果就是宽容原则荡然无存。解决这一悖论的方法是限制宽容原则,对不宽容者不宽容,这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不但在逻辑上合理,在道义上也是公正的。

最后,我们来聊聊另外一个我们经常误解的悖论:快乐和痛苦。

英国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和密尔提出了“最大幸福原则”的道德观,人都是趋利避害,追求快乐和避免痛苦的。我们通常认为,排除痛苦和增加快乐是同一个目标的两个方面,痛苦和快乐,痛苦和幸福是相对的,但实际上,痛苦和幸福是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独立体验,换句话说,减少痛苦,并不意味着增加幸福,而幸福也不能补偿痛苦,它们是相互独立的。从伦理学的观点看,在痛苦和快乐之间,并不存在着对称的关系。

而波普尔也反对功利主义所提出的“最大幸福原则”,因为排除痛苦是比增加幸福,是更为直接和迫切的道德要求,我们常说: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相比较于获得幸福,我们更应该减少痛苦,因为从认识论的角度,排除痛苦的标准是明显的、确切的,但是却没有一个增加人的幸福的确定标准。一方面因为,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另外一方面因为,人们对利益得失的看重也是不一样的。但是人们对各种痛苦的感受是基本相同的,疫病、灾难,生离死别给每个人都会带来的痛苦是真实的和确切的。

其实,不管是波普尔关于民主和自由的思想,还是对痛苦和幸福的理解,波普尔都延续了他“批判”和“证伪”的思路,实际上,波普尔无论在自然科学还是政治哲学领域,他的思想都是一脉相承的。波普尔看到,在科学哲学中,人们无法获得永恒的,绝对的真理,但是可以通过不断证伪接近真理;在社会生活领域,人们也不会达到真善美的理想境界,但我们可以通过排除和克服困难,减少痛苦和丑恶的现象,逐步获得进步;在人生幸福问题上,也是一样,我们需要做的是减少痛苦,而不是追求虚无缥缈的幸福。在波普尔看来,我们总希望未来是确定的和永恒的,但是实际上,我们无法预测未来,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而只有通过不断反思、批判和证伪自己,才能不断获得进步,所以,“证伪主义”思想才是波普尔真正的哲学精髓。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后续我将继续分享波普尔的哲学思想,如果喜欢我的内容,请关注小播读书,我们下一篇文章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4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