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年轻人越来越左,不愿为失去他们的选票担责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0-12-02 07:44

原创 麦香雯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当大选日之后的选民数据涌来时,特朗普的竞选助手和盟友都对特朗普在18至29岁人群中的糟糕表现感到震惊。据美联社对2020年选民的大规模调查显示,拜登的年轻选民支持率为61%,特朗普仅为36%。


再详细看几个重要摇摆州的情况,在几乎所有对特朗普连任至关重要的中西部战场州,特朗普在年轻选民中的表现比2016年更差。在宾夕法尼亚州,拜登以2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的年轻选民,而2016年希拉里的优势是9个百分点;在威斯康星州,拜登以16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了该州的年轻选民,与希拉里在2016年的微弱优势相比大幅上升;在密歇根州,民主党候选人在年轻人中的支持率,也从2016年到2020年出现了4个百分点的增加。


关于2020年大选,特朗普和共和党人有很多需要检讨,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为什么年轻选民他们没有争取到?当然,这其中的关键是:没有人承认是自己的错。让我们看看他们的指责大会上怎么开的。


共和党的指责大会


一位从事保守派青年外联工作的特朗普盟友说:“大选的结果,并不是说拜登有多么打动年轻人,而只是说我们没有像我们希望的那样赢得年轻人的选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特朗普的批评者看来,结论则是清晰明了:拜登之所以能获得年轻选民的支持,仅仅是因为他的对手是特朗普。因为特朗普是一个神经质的政治家,高举着分裂的剧本,却只能感动选民里的半数观众。


但在特朗普的竞选助手和盟友中,共识远没有那么明确。对参与特朗普2020年竞选的十几位人士的采访显示,他们之间存在着裂痕与分歧,从总统本人到竞选经理,再到外部助选团体,没有一个人愿意承担责任,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替罪羊。


无法达成共识,这意味着共和党人无法洞悉到底他们在千禧一代(相当于80后)和Z世代(部分90后和00后)选民出了什么问题,因此他们没有明确的策略来防止2022年中期选举中,青年对民主党支持的再次激增。


所以共和党人迫切需要一个能扭转趋势的战略,并在未来几十年来持续努力与年轻选民建立联系,毕竟按照人口学家统计的趋势,未来是年轻选民的天下。


共和党战略家、前众议院议长约翰·博纳的高级助手迈克尔·斯蒂尔(Michael Steel)说:“如果不改善在年轻选民中的表现,共和党就没有未来。我不喜欢自上而下的解剖过程,但我确实希望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结束是一个自然的拐点,也是在某种程度上重新启动的时候。”


一些参与2020大选的共和党人表示,一旦特朗普不再任职,目前偏向民主党的年轻选民对共和党的看法将自动改善。


特朗普不是没有努力,但共和党找不出失败的原因


一些共和党内部工作人员认为,特朗普在大选期间面对年轻观众时,没有及时调整自己的策略。


在6月于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举行的一次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向几百名“特朗普学生支持会”的成员发表讲话,他谈到了401退休基金、学校选择和股市收益。共和党人认为这些问题更能引起老年投资者、有退休计划的父母的共鸣,而对学生谈论这些是不合时宜的。


其他人则指责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指责总统的高级助手将他的青年外联项目外包给名为“美国转折点(Turning Point USA)”的保守派校园团体的政治行动部门“转折点行动”(Turning Point Action)。

该组织由26岁的创始人查理·柯克(Charlie Kirk)领导,与特朗普女婿、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等白宫高层助手合作策划活动,负责将特朗普推到年轻选民面前,并监督本轮选举中无数的基层投票活动。参与柯克行动的人声称,他们为推动特朗普连任所做的艰巨努力,是在没有得到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投入和资源的情况下完成的,这让他们在11月3日大选前的几个月里非常懊恼。


但两位曾与柯克密切合作的特朗普竞选助手表示,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有自己的青年外联工作,这些工作覆盖了还在上大学的选民。这些助手称,“转折点行动”的信息传递过于谄媚,无法赢得可能与保守主义更加一致、但对特朗普本人仍有顾虑的年轻选民。其中一位助手说:“如果认为一个在大学校园里运作的团体能接触到大学以外的年轻选民,那就是一个错误。”


另一位特朗普的盟友形容,“转折点行动”没有能力处理一个主要政党总统竞选的青年外联工作,因为它是一个相对较新的组织,没有更深的社区联系。


接近柯克的人士拒绝了这些说法,表示这位年轻的活动家和他的组织尽其所能帮助了特朗普,并指责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缺乏在2020年关键战场上接触广大年轻选民所需的组织技能和资源。


一位接近柯克的人士说:“与其试图将‘转折点行动’作为替罪羊,重视这样一个完全外部的、独立的、仍在为选举诚信而战的实体,才是竞选活动应该做的。”


同时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麦克·瑞德(Mike Reed)表示,在2020年周期的最后几个月里,共和党的志愿者除了给选民家庭打了近700万个电话外,还设法在关键战场州敲了410多万扇门。然而,这些数字并不适用于针对千禧一代的宣传活动。


尽管拜登不是他们的首选,年轻选民依旧把他送进了白宫


对于许多年轻的民主党人来说,拜登并非他们的首选,尽管如此,他们依然帮助了他入主白宫。


在民主党初选中,30岁以下的选民支持更倾向于自由派的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而不是拜登,这一点与2016年非常相似。在一些早期选举中,他们在总选民人数中的投票率甚至表现得低于2016年。


但11月的投票数据显示, 18岁至29岁的选民投票率较2016年有所上升。


亲拜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联合国家”(Unite the Country)以及由民主党人管理的政治非营利组织“未来多数派”(Future Majority)在9个战场州开展了一项以40岁以下人群为重点的选民教育和投票计划。


与此同时,新冠疫情给选举年带来的冲击也不可轻忽。年轻选民,尤其是大学里的年轻选民的投票地点和投票方式被校园防疫措施给改变了。


一些大学限制校园住宿以遏制病毒的传播,而另一些大学则完全改成了上网课,导致许多学生回到他们在其它州的家中。而在允许学生返回的校园里,宿舍经常被封锁,政治团体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他们的游说计划。


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大学民主党发言人阿里森·弗格特(Allyson Fergot)说,他们在选前一个月每周在视频会议软件Zoom上举办虚拟活动,鼓励学生投票并回答选民登记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的一项分析发现,尽管疫情带来了挑战,但民主党相比2016年,在全美国范围内,那些拥有大型大学的县的表现都有所改善。


宾夕法尼亚大学大二学生、19岁的奥黛丽·徐(Audrey Hsu)说,她通过邮寄方式给拜登投了缺席票。她说在民主党初选中,她更青睐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但她之所以投票给拜登,是因为她反对特朗普。


她谈到拜登时说,“我觉得自己比他更激进一点,但总的来说,我支持他,我当然想让特朗普下台。”


从人口结构上看,越来越多样化的美国年轻人也越来越左


陷入麻烦的共和党人正在失去对未来的掌控,今天的美国青少年在种族和民族上是有史以来最多样化的,他们非常倾向于民主党。


而共和党正在老化,有年长选民支持在短期是很有利的,因为他们现在比年轻选民的选票更多,但是缺点是,年长选民正在消亡。


共和党也严重依赖美国白人。白人选民提供了近90%的共和党选票。但这里的问题是一样的,虽然白人的投票率高于少数族裔,但在选民中所占的比例却在下降。


1992年,他们占了87%的选民。2020年,这一数字为67%,并将继续下降。


共和党正在为诽谤新移民付出沉重的代价。共和党人正在庆祝自己今年赢得了拉丁裔选民的支持。真的是这样么?真相是三分之二的拉丁裔美国人投票给拜登,因此共和党支持率几个百分点的涨幅并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2019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51%的拉丁裔美国人认为共和党对他们怀有敌意,另有29%的人认为共和党不在乎他们。


亚裔美国人也对共和党敬而远之。他们是美国增长最快的族群,他们与共和党有着很好的历史渊源,他们的家庭平均收入是美国最高的,拥有小企业的人数是其他美国人的两倍。直到1992年总统选举时,他们还以2比1的比例投票支持共和党。但是到了2020年,他们却以接近2比1的比例支持了民主党。


根据美联社的投票调查,年龄在18到29岁之间的选民约占全国选民的13%。2016年没有同样的调查数据,但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项详细研究发现当年的年轻选民约占选民总数的13%。

经历一整个夏天的反歧视游行之后,年轻人对民主党的支持还在上升


今年夏天黑人佛洛依德之死,以及由此引发的轰轰烈烈的“黑人生命也重要”反种族歧视游行,对美国社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很多共和党人认为,特朗普在处理种族关系问题上的煽动性做法,让其在今年夏天饱受争议,最终使其失去了年轻保守派的支持。这些年轻的保守派选民可能一直对支持特朗普持观望态度,因为他们在这类话题上的意识形态不像他们的长辈们那么僵化。


例如,塔夫斯大学(Tufts University)蒂施公民生活学院(Tisch College of Civic Life)在选后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年龄在18岁至29岁之间的特朗普支持者中,有60%的人认为种族主义是一个有点严重或非常严重的问题,而年龄在45岁以上的特朗普支持者中,只有52%的人这样认为。当年轻的特朗普支持者被问及气候变化的重要性时,52%的人表示自己关心,而年长的特朗普支持者只有40%的人表示关心。并且他们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比例,年轻人和老年人也出现了差异,61%的年轻人认为自己是保守派,而74%的老年人认为自己是保守派。


美联社的投票数据显示,年轻选民认为艾滋病、经济和种族主义是美国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今年夏天的民调显示,随着反对种族主义和警察暴力的游行引发了新的行动主义,拜登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共和党需要重塑自己今年总统选举前的民调和选举结果描绘了一幅与前两次选举有所不同的画面。在奥巴马2012年第二次获胜后,民主党人开始大力宣传一个由年轻人、多元化选民和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组成的选民定位,他们认为这个定位将为他们未来的几次选举提供坚实的支持。


在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之下,共和党人相对地更加靠近白人老年选民群体。特朗普在2016年基本上靠这些年龄更大、不太住在城市、非大学的白人群体的大力支持赢得了大选。


然而2020年的选举结果表明,不断变化的人口,尤其是不断增加的民族多样性,从长远来看应该有利于民主党人的。


推诿无济于事,共和党真的需要认真思考如何重塑自己的选民定位,认真考虑在选民基础变化的事实上,如何去赢得更多的选票了。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11/27/blame-game-erupts-over-trumps-decline-in-youth-vote-440811


https://www.brookings.edu/research/2020-exit-polls-show-a-scrambling-of-democrats-and-republicans-traditional-bases/


https://www.wsj.com/articles/young-voters-helped-biden-beat-trump-after-holding-back-in-primaries-11606399200


https://journalistsresource.org/studies/politics/elections/election-republican-party-future/


https://thehill.com/homenews/campaign/526251-democrats-see-young-voters-as-critical-in-georgia-runoffs


原标题:《美国年轻人越来越左,不愿为失去他们的选票担责,共和党开始内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3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