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当我们自嘲打工人的时候,日本遍地都是七八十岁的资深打工人

subtitle
乌鸦校尉 2020-11-30 15:3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纸尿裤,是日本的王牌产品,无论是在日本国内还是国外,花王、尤妮佳等品牌都可以算得上是这一行业的龙头代表。

同时,日本也是全球纸尿裤的重要市场。2019年,日本共生产纸尿裤229.09亿片,销售收入为3802.25亿日元,十分可观

然而与别的国家不同的是,日本的成人纸尿裤在总体占比中出奇得高。

2018年,日本成人用纸尿裤销量为97.38亿片,婴幼儿纸尿裤销量为144.96亿片。

如果数据不够直观,可以同我们的数据做个对比:2018年,中国成人纸尿裤销量23.36亿片,婴幼儿销量为317.43亿片。

日本成人纸尿裤的销量比例,已经达到了总销量的40%。

成人纸尿裤,主要用户是老年人。

日本出现这种现象,正是老龄化程度不断加重,新生人口则呈现了下降趋势,此消彼长的结果。

早在2013年,就有不少媒体曾经报道过,日本快速增长的老龄人口,为成人纸尿裤市场带来了新商机,尽管一新一旧颇为讽刺。

日本制纸集团更是站出来宣称,2020年,日本成人纸尿裤的销量将有可能超过婴儿纸尿裤。

日本老龄化的严重程度,在这个层面已经超出了不少人理解的范畴。

区区一个纸尿裤可能还显示不出什么社会问题。老龄化社会更凸显的问题,是越来越多的老年人,生活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一些日本老人曾坦言:“如果钱都花完了,我可能会考虑自杀之类的事情。”

“人总有一死,那还不如早点死,死干净,我根本不想要什么长命百岁。”

对于他们来说,长寿已经成为了一种噩梦。

1

69岁的河口晃,独自一人居住在东京埼玉县的一个小区里。

河口每个月能领到14万日元左右的退休金,换算成人民币大概有8700块。

在我们看来,八九千人民币的退休金可不少,在国内许多城市都可以过上很不错的生活。然而对于河口来说,这笔钱并不够:

房租和停车费要交4万5千日元,吃饭要花5万日元,水电费要花1万5千日元,保险费1万4千日元,交通费5千日元……

因为年纪大得了高血压,每月有8千日元的医药费,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钱,比如话费什么的,大概在1万2日元。

这些总共加起来是14万9千日元,这就已经把他看着很体面的退休金全吃掉了,河口每个月还要额外从存款中掏9千日元,不然日子就没法过了。

河口有一位97岁的母亲,住在横滨的护理中心。幸亏母亲有自己的退休金,将将足够支付养老院的费用,不需要河口资助。

他还有个39岁的儿子,但是目前儿子处于失业中,不让河口帮忙就不错了。

河口心里很不舒服,他认为自己这个年纪本应该赡养老人、帮助子女,但这些他都做不到,甚至有时候还要反过来让老人、子女操心。

甚至因为没剩什么钱,河口每月只能去护理中心看自己的母亲一次,因为去一次就要花费5、6千,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很大的花销。

河口的生活之所以如此窘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没什么存款。

河口高中毕业那年,从福冈来到东京工作。最开始的时候,他在一家大型运输公司做驾驶员。

因为工作努力,他从驾驶员成为了一名销售类人员,年薪一度超过1000万日元。

但是因为常常加班,在43岁那年,他和妻子离了婚。从那以后他辞去了工作,一直做一些零散的活儿,原来的钱也就逐渐花光了。

以前40、50岁的时候,从没想过老了以后的生活会是这样。

但就算有存款,日子也不见得好过,比如68岁的青山政司

自从青山的妻子去世后,他就独自一人照顾91岁的老母。

母亲的腰和腿已经不太方便了,所以衣食起居都需要青山亲力亲为。

青山每个月有8万日元的养老金,约合5000块人民币,如果家中有一位需要照顾的老人,这个钱确实是不够花的。

因此,青山的生活非常拮据,想着办法节衣缩食,每天的伙食费都要控制在500日元以内。

老年人容易缺钙,所以必须吃一些含钙的食物。

我们都知道日本靠海,水产丰富,然而就这一碟十几块的虾米皮,也得分几次吃。

青山的母亲因为年轻时候是做生意的,老了以后没有退休金。

同住养老院相比,还是在家住比较省钱。所以,青山会请护理人员来家里照顾母亲,类似于保姆。

护理人员每天早晨来家里,花30分钟为青山的母亲进行清洗、打理等工作。除此之外,每周还有两天来进行全天的照顾。

这样下来,一个月需要花费2万2000日元。

以前护理人员早晚都来,但这样每月要花费3万日元,青山狠了狠心,决定能省一点是一点。

每个月的医疗、护理、吃食等方面算下来,大概要花费15万日元。青山每个月都要从存款中拿出7万日元,来补贴家用。

其实青山的存款并不少,有足足2000万日元,大约合人民币120万,怎么算应该都够养老的吧?

但事实上,在妻子去世后的5年中,青山已经从存款中拿出了400万日元。

这样下去,迟早有坐吃山空的一天。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自己或许没有别的选择了。

像河口、青山这样的人,在日本并不少见:

田代每餐控制在100日元,只有发放养老金的那天,才舍得去附近大学的食堂吃上一顿400日元的饭犒劳自己;

腿脚不便的川西,每次去医院,都要走20多分钟,才能走到免费班车的车站,因为舍不得打车——来回要花掉4000日元;

每月花费5万日元租房的山本,只能剩下1万日元生活费,所以他总是天黑后才出门买菜,因为这个时候会打折……

他们是日本的一个特殊的群体,叫做团块世代

团块世代,指的是日本在1947-1949这几年之间出生的一批人,他们是二战后出生的第一次婴儿潮人口,大约有1000万人。

以往,这些人被看作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推动日本经济腾飞的中坚力量,是日本经济的脊梁。

一般来说,大家都认为这一代人有坚实的经济基础,是日本非常富有的群体。

然而事实上,他们中绝大多数的生活都非常艰难。

调查显示,团块世代有28.7%的人需要照顾长辈。尽管他们已经年近高龄,但由于父母那一辈的人大多是农民或者做小生意的,没有退休金,所以他们必须承担起照顾老人的重任。

而另一方面,他们的子女团块二代有790万人。这其中有3成的人就业困难,没有稳定工作,所以需要父母的经济支援,这大概占到了团块世代中的31.7%。

在父母和孩子的双重压力下,他们随时处在破产的边缘。因此,他们中的67%,都在退休之后,继续走上工作岗位,形成了退而不休的局面。

不继续工作,就没法活着。

2

75岁的久野美纪子在发现自己被解雇后,又马不停蹄开始寻找新工作。

她从十几岁起就开始工作了,但这些工作都不提供退休金。

再加上久野两个女儿的经济状况也不太好,为了不给子女造成负担,她只能出来继续打工。

很快,她就在东京附近的一家毛巾厂找到了工作。在那里,她负责帮助清洗、包装要送给餐厅的顾客的手巾。

工作是轮班制度,每三小时可以休息一次。尽管如此,对于70多岁的她来说,这份工作还是有些艰难。

不过为了维持生计,她在这里已经坚持工作了三年

73岁的木村孝义,从58岁起就来到了东京,一直在商店做销售。

为了能够全心全意做这份工作,他关掉了自己在农村地区的生意,把妻子也留在了农村,因为妻子还要留在农村做老人护工。

因为长期两地分居,所以他的妻子总是会有意无意提出,想让他回家。

但每一次木村都拒绝了,理由是“农村没有工作”,理想状态下,他至少想要工作到75岁。

在日本,像他们这样高龄还在工作的老人数量非常多。尤其是在东京,老年人的身影随处可见,他们做起了保安、服务员等等。

有些有一技之长的,相对来说比较好找工作。

比如65岁的宫崎重一在退休前,是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全日航空的一名飞行员。

在退休之后,他换了一家小一点的航空公司,因为这家航空公司很缺乏有经验的飞行员。

他自己也直言道:“我从没想过自己65岁了还要继续开飞机。”

目前,日本政府飞行员的限定年龄在68岁,正在考虑要不要延长到70岁

如果你不会开飞机,会开车也行。

出租车司机对于大部分日本老人来说,也是一项总体来说比较友好的工作,因为不像国内需要交份子钱。

再加上出租车司机的薪资较低,所以相对来说,和年轻人的竞争比较少。

早在2014年,日本出租车司机的平均年龄就已经达到了58岁以上。目前法律规定年龄是70周岁,政府正在考虑延长到75周岁

而影响政府延长年龄上限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事故率。在日本发生的交通事故中,至少有20%的肇事者,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因为相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的反应可能会比较慢,身体上也可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

有一些心灵手巧的老人,搞起了创业。

比如德岛县的上胜町,是日本老龄化高达51.93%的一个村子。

当地老人会采摘一些外观比较好看的树叶和花朵,来卖给饭店做日料的点缀。

靠着这些叶子,当地每年能赚2亿6千万日元,老人们还给政府纳了不少税。

当然,这只是个例,更多老人还是在做一些体力劳动的工作,比如外卖“小哥”。

国内的年轻骑士们靠着电动车穿越城市,而日本的老人则靠着双腿走遍角落。

虽然不少人都在调侃他们能够边锻炼身体边挣钱,但如果可以不做的话,谁想一天走个十几里地赚钱啊?


在出现了老龄化催生的种种问题后,不少人也瞄准了这一块儿的商机,专门来解决老年人就业的问题。

比如出现了猎头公司,用来专门挖掘所谓的“银发人才”,给老人找工作。并且,这类公司的员工一般也都是老人。

还有一些公司,专门招收老年人来上班。

比如72岁的森田厚史,经营着一家公司,公司有50多家贩售厨房设备的商店。

在他的公司里,有大概四分之一的员工,年龄都在60岁以上。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像丰田这样的地方要求高生产率,所以我认为他们不能做到(聘用老年人)。但是在像我们这样相对松懈的公司中,这样很好,我们也没有亏损。”

尽管大多数老年人的工作又苦又累,但他们相对来说已经是幸运的了。

在农村地区,原本老年人就比较多,所以适合他们的工作比较少。

而在城市这种劳动密集型的领域,虽然很需要劳动力,但是老年人同年轻人相比,也没有太大的竞争力。

因此能找到糊口的工作,对他们来说已经很不容易,而那些找不到工作的老年人,就只能另辟蹊径,比如想方设法进监狱。

BBC曾做过这样一篇报道,名为《为什么日本老年人想要进监狱?》

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日本老年人犯罪人数不断增多,已经翻了一倍。

目前,在日本,有20%的囚犯年龄都超过了60岁,属于老年人。

而这些老年人进监狱的原因很简单,为了养老。

根据日本的刑法规定,只要偷拿了别人的财物,就算是犯了盗窃罪,要判处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并处以罚款。

所以,大部分人选择了盗窃,偷个几千日元的东西,就可以进监狱。

这是对这些生活窘迫的人来说,最便捷、成本最低的养老方式。

日本政府也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在适当程度上对这些特殊的老年犯人也有所照顾。

比如吃饭,会在饭点准时开饭。如果是年纪太大,活动不便的,会有狱警把饭送到牢房中。

如果老人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还会有专门的餐食提供。这对于外面那些生活窘迫的老人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劳务活动相对普通的犯人,也轻松不少。如果年纪太大,可以不去做工。

如果身体还不错,有的会去监狱工厂进行简单的劳动。

除了固定劳动,还有需要轮流进行的工作。比如监狱中配有洗衣机和厨房,会让他们轮流去清洗衣物或者做饭。

有的还会配有医疗团队,对于老人来说,出了毛病也不需要担心就医问题。

在德岛监狱,甚至还有专门给老年人造的一所监狱楼。

在这座监狱里,走廊上有长长的扶手,台阶上也都搭了横板,用来给那些腿脚不灵活的老年人提供便利。

然而,日本政府这种看似面面俱到的做法,实则已经有些畸形。因为它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老人养老这个社会问题。

如果可以的话,谁想每天生活在铁窗里?

监狱养老,被迫打工,能算得上是正常的养老吗?

3

9月21日,是日本的敬老日。

按照以往的习惯,日本总务省每年都会在这一天公布老龄人口数据。

今年的报告显示,截止至9月15日,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达到3617万人,占总人口的28.7%,创下历史新高,占比为全球最高。

根据估算,到2040年,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将增至近4000万,占总人口的35.3%,到2060年更将达到40%。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有关退休政策和养老金保障的消息,在日本都会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焦点

日本的养老金一共有三种:

最基础的国民年金,是20-60岁在日本的居民必须缴纳,然后60-64岁之间自愿缴纳,平均每人每月能领取到5.6万日元;

第二类厚生年金,是面向公司员工,由公司和员工各缴纳50%,比较像我们的社保,平均每人每月能够领取14.5万日元;

第三种企业年金,不过一般都不给交。

一般来说,一个人到手的钱,每月能有10万日元左右,但这笔钱连正常生活的基本支出都不够。

2019年6月,日本金融厅发布报告称:

如果一对日本退休夫妇,男性年龄在65岁以上,女性在60岁以上,仅仅靠养老金生活,每个月都会有5万日元的缺口。

如果退休后再活20年,缺口是1300万日元;再活30年,缺口是2000万日元。

所以希望民众可以长远投资,这样老了才能保障基本的生活。

在日本,养老院是许多老人的第一选择。

他们的养老院和我们一样,分为公立和私立两大类。其中根据护理的需求、老人的身体状况等,又有很多种级别。

公立养老基本上面向的是本地居民,里面的设施也比较基础。

但尽管如此,每月也要花费10万日元左右。一旦住进去,每个月几乎不会有什么余钱。

更要命的是,公立养老院根本就排不到床位,因为老人实在是太多了。

私立养老院虽然床位充足,也没有太多的限制,但是收费较高,每月十几万日元到三四十万不等。

一般还要一次性缴纳几十万日元到几百万日元的入住费,就算服务再好,对于很多人来说也是沉重的负担。

海景房,咖啡馆,每一样都是烧钱烧出来的。

所以,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居家养老。

为了帮助民众能够居家养老,得到相对优质的护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日本相继出台了《国民健康保险法》《老人福祉法》等相关的制度,完善社会福利。

1997年,日本制定《介护保险法》,为需要护理的老人提供护理。

40岁以上的人都必须加入这个保险,到了65岁就可以享受介护服务,由专业的医疗机构诊断后,来判断需要什么程度的看护。

2015年以前,个人只需要支付费用的10%,其余部分由加入者的保险以及政府税收承担。

但是由于老龄化加快,政府财源日益紧张。2016年起,收入较高的个人支付比例提升到了20%,2018年提升到了30%。收入越高,个人支付的比例就越高。

但尽管如此,也常常陷入资金不足、人手紧张的困境。

多年以来,日本国民的养老金领取额几乎没有任何增长,但飞速发展的经济,快速上涨的物价,让他们越来越难以承担生活的重量。

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日本老人,都陷入了“退而不休”的困境中。

据总务省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日本老年人就业率已连续16年上涨,2019年65-69岁的老年人就业率为48.4%,7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就业率为17.2%。

毕竟除了打工,还有什么办法呢?

并且多年来,民众养老金数目没有增加,而领取的起始年龄却是一拖再拖

80年代,日本颁布了《老年劳动法修正案》,规定60岁成为领取养老金的最低标准。

2013年,退休年龄提高到了65岁。

为了让足够多的劳动力为养老金制度提供支持,去年厚生劳动省甚至建议将年龄扩大到75周岁

如果领取人愿意的话,每推迟领取一个月,之后就能够多领一点点。

然而这种做法,依旧是治标不治本。根据统计,在现行制度下,推迟开始领取的人,也仅占所有老年人的1%左右,对养老金储备来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反倒是民众一个个怨声载道。

毕竟按照这种推迟法,可怜的打工人们有些压根儿活不到退休,永远都领不到养老金了

又有谁真的想“活到老,干到死”呢?

参考资料:

NHK纪录片《团块世代 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
瞭望东方周刊《日本这样养老》
beebee公园《为了解决养老问题,9600名日本老人选择犯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60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