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再见,东京!”疫情致更多日本人逃离都市

subtitle
郑州楼市 2020-11-30 09:3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疏散东京人口始终是理解日本政府想要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东京迁出人口大于迁入人口,呈现出人口外流的趋势。疏散人口的目标似乎看起来可以达成了。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逃离东京

从今年5月开始,日本总务省就发布数据显示,这是自2013年以来,东京都首次出现迁出人口超出迁入人口,到7月至9月,迁出人数越来越大于迁入。

日本广播协会在11月3日援引调查结果报道,东京都4月至9月迁入大约19.44万人,迁出将近20万人。9月份,整个东京都地区迁出者较去年同期增加12.5%。搬来东京的人则较去年同期减少11.7%。

出现这种“久违”人口迁出东京的局面,原因基本上只有两个:

一是新冠肺炎泛滥。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地时间11月12日18时,日本全国当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1634例,创该国日增确诊病例的新高。其中,首都东京新增393例,这也是当地自8月8日以来,日增确诊首次超过390例。专家指出东京的疫情已极其严峻。疫情严重至此,也难怪许多东京人纷纷跑路离开东京避避风头。

二是外国人和学生很难入境。

自今年2月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爆发以来,外国居民人数减少了约为7%。9月人口下降,重要原因是因为外国居民的大量持续外流。日本的疫情管控措施也导致外国工人和学生很难入境日本。

迁出东京的人口也没跑多远。

大多数迁移者似乎都留在邻近的埼玉县、神奈川县和千叶县。这三个县是大东京都市圈的一部分。其中,从东京都迁至神奈川县的人数最多,其次为埼玉县,第三位是千叶县。

东京首都圈

2

完成目标有望?

人口迁出东京,反映出更深层次的问题,那就是日本商业活动在疫情当中受到极大影响。

很多人人们被迫离开东京是因为兜里真的没钱了。

截止今年9月份,日本实际工资连续第七个月下降。9月份工薪阶层名义总现金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0.9%,至269503日元。

就连日本一直备受诟病的“加班文化”也因为疫情而得到缓解。疫情期间,不少公司削减加班时间。截至9月份,加班费在下降了12%。

没钱了,购买力也下降。按照日本政府数据显示,9月份日本家庭购买力较上年同期下降1.1%,8月份下降1.4%。

受此影响,日本房地产市场也不好过。

根据日本土地研究所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东京现有的公寓销售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7.2%。而同期东京现有一户建的销量同比下降7.8%。2020年前6个月,日本住宅开工量同比下降11.4%,至398120套。

经济低迷,人口外迁,让许多人突然想起来,将人口疏散出东京不正是日本政府想要的吗?是的,日本一直都在努力缓解东京圈的城市压力。

东京人口实在是太多了。东京圈(东京都、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的人口却连续22年攀升。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东京圈迁入人口连续4年超过10万,总人口高达3800万。

从上个世纪的闹着“迁都”来疏散人口,再到后来兴建多个城市副中心来疏散东京中心区人口。历届日本政府几乎都想方设法疏散东京人口。

2018年,日本政府更是“财大气粗”地宣布:离开东京就发300万!

2018年11月,首相安倍晋三主持会议决定从2019年开始,政府将补贴那些搬离东京的人群,每人最高可以获得300万日元的补贴(约合18万元人民币)。

但是并没有奏效,反而新冠肺炎促成了不少东京人搬走。

3

50年内保持1亿人口

许多人认为年轻人迁出东京可以让日本其他县市更有活力。毕竟,老龄化始终是日本社会的突出矛盾。

东京以外的很多市镇已经处于衰落之中。

根据日本总务省发布的人口动态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7年1月1日,日本总人口为1.256亿人,日本已经连续9年人口负增长。日本的出生人数首次低于100万人,少子化的加剧非常突出。

与东京圈相比,名古屋圈(爱知县、岐阜县、三重县)和大阪圈(大阪府、兵库县、京都府、奈良县)已经连续5年迁出人口多于迁入人口。

日本前总务相增田宽就在他编著的《地方消亡》一本书中推测, 在2040年之前,可能会有896个地区人口数量将减至一万以内,最终可能会从日本版图上消失。

日本各地区人口数量占比

人们离开东京就有给其他地区带来生机吗?并不会。毕竟离开东京的人依然很少。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样,人们离开虽然离开东京市区,但是依然留在东京都市圈内。

鉴于日本资源和人口高度聚集的经济结构,年轻人离开首都圈只是暂时的。几乎没有什么东京人会逃往更区域性的地区。

地方的衰落和东京的发达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收入差也在扩大,东京反而会吸引更多的人。

东京聚集了日本中央机关、皇宫、各大国际商社、各大银行与金融机构,即使是东京首都圈23区中排名最后的足立区人均年收入也达到333万日元(20万元人民币),更别提皇宫所在的千代田区平均收入更是达到940万日元(约55万元人民币)。

东京首都圈经济总量也占据了日本近1/3。撇开东京,很多日本年轻人甚至不知道应该去哪混口饭吃。

人口极度不平衡,也让日本政府开始正式指定人口规划。预计以目前的减速,日本人口到2060年将减至8600万左右。

于是,日本政府设定了“50年后(2060年代)人口维持在1亿左右”的中长期国家目标。

50年内维持一亿人口,日本政府想着多方面入手。

一方面是发钱,加大生育补贴,对女性就业的扶持,教育费用免了,生娃的住院费用也免了,就是为了鼓励全国人民生娃。

另一方面,延迟退休,以缓解劳动力不足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历来不欢迎移民的日本,也开始接受来自外国的优秀人才来扩充人口,每年接受一定数量的外国移民。

疫情结束之后,人口依然会回流东京。而疫情带来的经济低迷,也会影响人口增长,在未来或许日本可能需要更大手笔的鼓励生育和引进移民,才能实现自己顶下的人口目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