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我第一次见总裁,可做亲子鉴定,却查出我是他5岁儿子亲妈

subtitle
真实故事屋 2020-11-30 09:2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故事已由作者:途歌,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周安安万万没想到参加个应聘面试居然还要做题,还是小学生奥数题!

不可思议的是,上午周安安才哭完,下午就接到了电话说她被录用了?挂完电话她就在网上下了一单书,小学生奥数题集。

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等着她——周一报到时,她被直接带到了总裁办公室。

她只是个小文员而已啊!何必惊动总裁大人呢?

秘书说总裁在开会,让她等等。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门开了,里面的人鱼贯而出,又急匆匆地回归各自岗位,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

“周小姐,江总请你进去。”

“周安安?”江虞从文件堆里抬头,隐忍地扫了她一眼,然后指了指会客的沙发方向,“茶几上有几道题,做完给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周安安过去一看,呵!哪是几道题啊,那是整整一本习题册啊!

她怀疑自己应聘的不是文员而是作业代写,做不出来题有可能会被炒鱿鱼吧?

周安安眼珠子都撑圆了,错愕之余冷不丁一抬头,对上了江虞略带笑意的双眼。

哇哦~没想到总裁长得还挺帅。

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浓眉大眼的帅,但对单眼皮来说这眼睛也算不小了,鼻梁高挺,嘴唇厚薄适中,即使不笑也不会让人觉得很严肃,但此刻他眼里带着笑,就显得有点亲切。

大概是这点亲切给了周安安勇气:“江总,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嗯?”

“和尚在庙里吃饭,两个小和尚共用一个碗吃一碗米饭,一个大和尚独用一个碗吃两碗米饭,结果一共用了二十个碗,吃了三十四碗米饭,请问大和尚有几个人?”这是她此刻正在苦思冥想的题。

“十四。”她话音刚落江虞就报出了答案。

周安安半天没吱声。

江虞抬眼看她,口气淡淡地问:“错了?”

她哭丧着脸,道:“我哪知道对不对,这题我根本就不会……我就是不懂您为什么要让我做题,面试的时候我就没做得出来,你们招的明明是文员……”这是实打实的抱怨了。

她快哭出来的样子看得江虞眼底的笑意更浓,悠然道:“嗯,不会就对了。”

啊?周安安一愣,越发搞不懂状况。

江虞没有解释,而是用筷子敲了敲饭盒,搬出霸权主义,“再不吃饭要扣工资了啊。

“方秘书有没有告诉你,你这个职位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是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八点?”

她茫然地摇了摇头。

“那现在我告诉你了,知道了?”

她茫然地点了点头。

“作为员工福利,你可以来公司吃过午饭再开始上班。”

继续点头。

不过点头归点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别人都下班了,她一个人留在公司是要干嘛?做卫生吗?还是看风水?

“好了,今天你可以早点下班,明天记得按时上班,到时我带你去个地方。”总裁大人留下一个悬念,然后施施然回到办公桌后继续工作去了。

回顾今日上班内容,就是做题——不会——吃饭——下班,等于啥也没干。

2

周安安万万没想到,总裁要带她去的地方居然会是幼、儿、园!

而且幼儿园里还有个唇红齿白的小豆包管他叫——

爸爸?

那一声“爸爸”可谓石破天惊,无情地戳破了周安安的粉色肥皂泡,此刻她只想对已婚的总裁大人说一声“打扰了”。

江虞正儿八经的为周安安和小豆包相互作介绍,“这是我儿子,江筠,马上就要上大班了。这位是周安安,你可以叫她安安阿姨,嗯,以后安安阿姨就交给你了。”

还是说,所谓的文员根本就是个幌子,他其实就想找个人陪他儿子一起做题——陪一个幼儿园的小不点做奥数?问题是她自己都不会啊!

“你不会没关系啊,让江筠教你。”江虞笑容可掬地说。

周安安恍然,原来他昨天说的那句“不会就对了”是这个意思。

他不是替儿子找老师,而是找人给他练手。

心里多少有些被人看不起的愤懑,她蹲下身平视江筠小朋友,把昨天她回家好不容易才研究明白的题目又问了一遍:“和尚们在庙里吃饭,两个小和尚共用一个碗吃一碗米饭,一个大和尚独用一个碗吃两碗米饭,他们一共用了二十个碗,吃了三十四碗米饭,请问大和尚有几个人?”

江筠一双大眼睛神视一般直勾勾地瞪着周安安。

周安安将他的沉默理解为他也不会,内心顿时生出一阵奇异的平衡感,于是伸手摸着江筠的脑袋亲切地笑着说:“不会没关系,以后我们一起学习,共同进——”

步字还没出口,只见小家伙张了嘴,慢吞吞地说:“假设全部是小和尚,他们会用掉二十个碗,也就吃掉二十碗米饭,多出十四碗米饭,每个大和尚匀一碗,十四碗米饭就是十四个大和尚。”

“……”

先是觉得有点没面子,一个幼儿园小朋友都会的题目她居然要想那么久!

但紧接着,源源不断的同情袭上她的心头,哎,这么小的孩子就会做这么烧脑的题,这说明他日常受的压迫得有多大啊!

果然,资本家都是剥削阶级!不仅剥削员工,连自己的孩子也不放过!

不过这种同情很快就消失殆尽。

江虞办公室。

江筠已经不知叹了几次气,甚至是有些烦躁地说:“她实在太笨了,我教不会啦!”

此时周安安也已经忍气吞声到极限了,原本看在他是总裁孩子的份上,看在工作的份上大人不记小人过,但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嫌弃也太挑战她的自尊了吧!

她克制地用铅笔敲了敲桌面,尽量让自己的分贝不要太高,“诶诶,我还没说你表述混乱,逻辑不清晰呢!”

“还不够清楚?”江筠瞪大眼睛,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这是一个小屁孩该有的眼神吗?!

“觉得清楚的应该只有你自己吧!”她呛回去。

“你让我知道了智商和年龄没有必然联系。”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大人都有和他爸爸一样聪明的大脑。

“我也不想忍耐不懂得尊重大人的小孩!”周安安完全忘记了江虞的存在,要是连个小豆包都吵不赢,那对她来说才是更大的失败!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找她?”江筠转头,把问题丢向江虞,认为超人父亲做了一个很失败的决定。

“对,我应聘的明明是文员!”周安安也将矛头指向总裁大人,她也豁出去了,总归这份工作也是不保了,保她也不想干了。

江虞假装啥也没听见,继续翻着手中其实已经签好字的文件,哎,好忙啊!

江筠忽然想明白了啥,哼哼道:“我知道了,你是想说教学相长,能把不会的人也教明白,那才是真的懂了。”所以他的老爸就是特地找了个白痴来考验他的。

这可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啊!

“那首先你得确定自己是真的懂!”

“比你懂!”江筠冲她做了一个好大的鬼脸。

虽然他只是个小屁孩,但真的是一个又不尊重人又欠揍的小屁孩!

如果再继续待下去,周安安真的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失去一个淑女的矜持,动手把他给揍扁!做题做不过,她不信还打不过!

在她略欠风度地离开以后,江虞这才慢吞吞地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似笑非笑地望着江筠,说:“自己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江筠不以为意地哼了哼,说:“一个笨女人我才懒得收拾。”

“她是你妈。”

江筠石化,“你说什么?”

不知为什么,江筠总觉得他老爸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幸灾乐祸。

像他这种超智儿童,怎么会有一个蠢成一颗卤蛋的妈?这也太不科学了!

3

周安安万万没想到,总裁那个目中无人的儿子居然会向她登门道歉!他都忘了自己昨天是怎么羞辱她的了吗?

反正这工作她也没打算干了,也没必要虚与委蛇,周安安抬头挺胸就差眼睛翻到天花板上去了:“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再见!”

她正要把门摔得震天响,却听江筠向江虞抱怨:“你怎么会跟这样的人生小孩?”

江虞想捂他的嘴已经来不及了。

周安安瞪大眼睛望着江筠,问:“你刚说什么?”

江筠耸耸肩,下巴朝后方努了努,将拆弹任务移交给父亲大人。

“我才没有跟他生小孩!我就跟他一起吃了顿快餐!”这么大的锅甩下来,她背不动!

江虞不失礼貌地一笑,说:“打扰了,我以后再跟你解释,再见!”

他主动帮她把门关得震天响以泄她心头之愤,随后一把捞起江筠快步离开。

当晚,周安安在煲剧的时候接到江虞打来的电话,问她有个新工作她肯不肯干,并强调,干得好的话待遇也就之前文员的四五六倍吧,逢年过节还有红包。

她倒是好奇啥工作需要江总裁亲自出面。

没想到江虞画风一转,开始诉苦,“江筠本性不是那样的,他其实就是,缺爱。我忙于工作没时间陪他,他又偏偏比别的孩子懂事得早,没有妈妈这件事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所以……我跟他说你是他妈。”

“为什么偏偏是我?”

电话那头一顿,“要听实话?”

他这么一问,她忽然就不想听了,但他还是说了。

“因为你比较安全。”

倒是委婉 ,用他儿子的话来说就是笨呗。

周安安气得想挂电话,“我谢谢你!”

“如果高薪还不足以诱惑你,或者你还可以这么想。”江虞顿了顿,继续游说道,“这小鬼这么藐视你,难道你心里都不愤怒吗?现在给你这么好的机会,不仅能治他还有钱拿,何乐而不为?”

他一点一点地丢出他的饵。

电话这边的周安安陷入思考型沉默,然后她说:“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两个要求。一,薪水在这个基础上再涨一半,二,我有随时离职的权利。”

这其实算很不平等条约了,但她心里隐隐有个感觉,江虞会答应。

果然,他故作沉吟了三秒钟就答应了她的条件。

这就更加确证了周安安的猜测,事出反常必有妖,他高薪请她的原因绝不仅仅是方便她“治理”那个目中无人的小鬼,背后肯定还有其它隐情。

但话说回来,这样的肥差,她也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4

上工的第一个任务,是把讨厌的小鬼准时送到幼儿园。江总裁大概是不放心,也陪着一起过来了。

从见到她开始江筠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似乎是遗憾又无奈,好像在无声地问老天爷为什么给了他那样一个爸爸后却要给他这样一个妈。

周安安把快乐建立在了他的痛苦之上,“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啊小鬼。”

江筠嘀咕:“我只要熊掌,不要鱼,尤其是——咸鱼。”

周安安抓住机会就一个暴栗敲了过去,义正词严道:“我是你妈,你敢嫌弃我就是不孝!逆子!”

一旁的江虞没忍住,嘴角默默地抽了两下。

作为反击,江筠进幼儿园前特地嘱咐了一番老父亲,“你是不是得提升一下她的个人形象,这样走出去说是我妈,我这帅气的脸往哪搁?”说完,毫不掩饰嫌弃地瞟了一眼她的卡通T恤加牛仔裤。

“你懂啥,我这叫——”周安安忿忿的话还没说完,江筠已经冲她挤了个鬼脸转身进幼儿园去了。

“走吧。”江虞说。

“去哪?”

“带你去提升一下个人形象啊。”

她屁颠屁颠跟上去,一边问:“报公帐的那种吗?我感觉除了秋装,冬装我也挺需要的……”

江虞直接给她办了张vvip卡,有专人服务的那种。这种贵妇级的待遇……周安安非常乐在其中。

当天下午,她就穿着一身新置办的行头,像只华丽的母鸡一样去接江筠放学。

有同学好奇地问江筠周安安是谁,江筠还在思考怎么介绍这位天上掉下来的母亲大人,周安安已经笑眯眯地自行宣布身份,“我是他妈妈啦!”说着,还撅起她刚涂不久的烈焰红唇在他脸上用力啾了一口。

“儿子,有妈的感觉是不是特别幸福啊?”

这种幸福包括当晚的饭桌上,周安安乐此不疲地将江筠明显连筷子都不碰一下的菜源源不断地夹进了他碗里,还语重心长地说:“小朋友不要挑食,营养要均衡才能长高高。”

江虞神色如常地无视了江筠求助的眼神,剝了一只虾放进周安安的碗里,又夹了一块牛柳,小心地剔掉了上面的洋葱,末了用筷子轻轻敲了敲儿子的碗,说:“好好吃饭。”

周安安望着碗里的虾和牛柳若有所思,总裁大人怎么会知道她不吃洋葱的呢?

睡前故事时间,周安安精挑细选了一本童话故事,五分钟之后她气呼呼地开门出来了,江虞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毯上加班,见状问她怎么了。

“我给他讲童话故事,他非要问我一些历史和地理上的问题,这些我当初考试就没及格过,我怎么知道?然后他就嘲笑我是文盲,只知道喜欢猥亵尸体的故事,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吗?”

江虞点点头,“白雪公主。”

他居然知道!

“还好不是我亲儿子,这要是亲生的,我非打死不可,尽知道犯上作乱,太挑战我的权威了!”看来明天还得往他碗里多夹点莴笋和胡萝卜才行!

江虞想捂她的嘴时也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你其实不是我妈。”

江筠赤着脚从房间里出来,刚好听到了她的话,表情是明显的松了一口气,不过目光转向江虞的时候,就是愤怒和不解,“那你为什么要骗我?”

周安安身体一僵,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捅篓子,现在东窗事发,以这个小鬼的智商,估计想圆回去也难。

江虞淡定地合上笔记本,定定地望向江筠,说:“我没有骗你,只不过,她和你不想成为她儿子一样不想当你妈妈。”

窗外忽然一声惊雷,接着下起了肉耳可闻的大雨。

周安安心叹,果然连老天爷也听不下去他的谎言。

江虞的关注点和她不一样,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她,笑得亲切又腹黑,“我家没有伞,空房间倒是不少。”

此刻的他看起来就像只不怀好意大灰狼。

周安安抓起包就往外跑,“再见!”

江筠很奇怪江虞居然坐在椅子上没有动,“你不去追吗?”

他的父亲大人摇摇头,笑得意味深长,“她跑不掉的。”

“你喜欢她,对吗?”

“你也会喜欢她的。”地上凉,江虞走过去抱起赤脚的小孩回房。

“可我真的不喜欢笨蛋。”江筠一脸苦恼。

“虽然笨了点,但也很可爱啊。”

江筠默默地叹了口气,果然爱情会让人变得盲目,他忽然就不那么期待长大了。

5

一场大雨把周安安给淋趴下了,通讯录里翻了翻好朋友名单,最终还是决定靠自己把这场小病扛过去。

她给自己烧了水,把常备药放在床头柜上,吃了药以后蒙头大睡。

老妈还在的时候总是会说,只要睡出一身汗就好了,她把被子裹了又裹,终于体会到为什么说生病的人总是会特别孤单和脆弱。

这场觉睡得不踏实,连梦里都在跑医院,医生一会儿给她量体温一会儿给她扎针,她最怕扎针了,绷着劲儿都快哭了,然后老妈出现了,把她搂在怀里,取笑她都多大的人了还怕打针。她窝在妈妈的怀里哭唧唧,“老妈,我好想你啊!”

“都当妈的人了还哭鼻子。”

“我才没有!”

老妈挑了挑眉,指着不远处问她,“那他是谁?”

那个不远处站着的人可不就是江筠?此刻他正撒丫子向她蹦哒过来,嘴里喊着:“妈——妈——”

周安安被吓醒了,后背一阵湿冷,她安慰自己,被吓出的汗也是汗,只要出汗就好了。

“醒了?”

她一惊,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居然正被人抱在怀里!周安安一挣,没挣开,扭头,便迎上了江虞一双关切的眼。

“你怎么会在这里?”再次确认自己确实是在家中,那么他是怎么进来的?

“打你电话没人接,我就带着开锁的人来了。”他语气稀松平常,末了又补了一句 ,“一场雨就把你淋成这样,没出息。”

她不想接这种话茬,“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是你自己要我抱的,不信你问张医生。”

被称为张医生的人点点头,语气温和地说:“你说你怕打针,一直往他怀里拱。”

也就是说,他闯入她家,不仅带了锁匠,还带了医生?

领土被强侵,周安安忿忿,再次试图挣开他,又被他压了回去,“打着针呢,别闹。”那声“别闹”,仿佛她只是个闹脾气的小孩,斥责中带着关切,强势中带着一丝不可言说的亲昵。

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他做这一切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我跟你说,我没有失忆过,也没有代孕过,而且我也不是超级富豪的私生女,所以那些狗血的剧情在我身上都不成立。”

“嗯。”

“我不是你儿子的妈,也不是你的失忆前女友,我不懂你怎么就盯上我了,更不明白你这么大费周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或者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她苦思冥想,绞尽脑汁,一副终于恍然大悟的样子,“我长得很像小鬼的亲妈?”

“真想知道?”

“我不是猫,好奇心害不死我。”

他眼里泛出一丝笑意,“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恭喜你,成功打消了我的好奇心。”虽然他长得还不赖,但她也还没到随便下嘴的地步。

这下他连嘴角也弯了,腾出一只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像在撸一只不太听话的猫,“等到时机合适,我会将你所好奇的一切都告诉你的。”

真是讨厌死了这样的故弄玄虚!周安安干脆不再接话,闭起眼睛睡觉,浑然忘记自己还在他的怀里。

江虞要将周安安带回江家养病,她哪里会肯,但凡恢复点元气就一直在下逐客令,锁匠和医生都撤了,只有他这颗顽石怎么也不肯走。

到了傍晚,有人敲门,江虞去开门,然后她就听见一阵嘟嘟囔囔的抱怨,可不就是那个天天嫌弃她的江筠?周安安有种自己的病情即将光速加重的预感。

除了江筠,来的还有一位老妇人,约莫五六十岁,笑容亲切,手里的东西还来不及放下,就先对她一阵嘘寒问暖。

周安安终于迷迷糊糊地想起,昨儿她也见过这位阿姨,她虽是江家的佣人,江筠在她面前也不敢造次。

阿姨下厨房,江筠在外间做作业,江虞搬了电脑坐在床边的地上办公,周安安几次偷偷摸手机,都被江虞发现了,他干脆把她的手机塞进自己胸前的口袋,戏谑道:“有本事你就来摸。”

“不要脸!”她气呼呼地拉过被子蒙住脑袋,这烧挠得她脸颊都跟着烫了。

阿姨煲了老鸭汤,又撕了鸭肉给周安安熬了鸭肉粥,准备喂她的时候碗被江虞接过去了,“我来吧。”

周安安又伸手去接碗,“我还没残废。”

这话在阿姨听来是娇嗔,她抿嘴偷笑着转身出去了,顺便把江筠也堵在了房外。

江虞也不松手,问:“还想不想听我说睡前故事了?”刻意加重了“睡前故事”四个字。

没想到合适的时机来得这么快,周安安立即用力点头。

“那就先让我喂你吃完这碗粥。”

“……”周安安“啊”一声张开血盆大口。

她果断了,反倒他不知怎么忽然有点犹豫,勺子送到她嘴边又顿了顿,周安安觑着他,问:“怎么,粥里有毒?”

他笑笑,“你一定也百毒不侵。”

一碗鸭肉粥下肚,她迫不及待地提醒他可以开始说故事了,江虞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放下碗勺开始脱衣服,周安安被吓了一大跳,惊呼连连,“我让你讲故事又没让你脱衣服!”

总裁大人笑得一脸纯洁和无辜,“睡前故事当然要脱了衣服躺床上盖着被子讲啊,通常江筠还会要求我搂着他。”

“很好,我现在一点听故事的欲望都没了,你可以滚了。”

“不滚,就不滚。”他坚定地望着她,“你在哪,我就在哪。”

不知道是他当时的表情太认真,还是他的声音太魅惑,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与他是生离死别后艰难重逢的恋人,而他极力的淡定下,是滚滚的暗涌,是磅礴的依恋与不舍。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她竟感到一丝莫名的悲伤。

然后,一阵浓浓的睡意向她席卷而来,她又沉沉睡去。

周安安再醒来的时候,江虞难得的没有抱着他的电脑在办公,和江筠两个人大头碰小头地捧着脸直勾勾地盯着她在看。

“你们这是在干嘛?”周安安被眼前放大的脸猛吓了一跳。

江虞指了指自己,问:“我是谁?”

周安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答对有奖吗?”

所以她还记得自己!江虞眼里骤然亮起一丝欣喜,又猛地熄灭,随之浮起更多的失落。

周安安看到了那些失落,她有些疑惑,问:“所以,我应该记不得你才对吗?”好像也没听说感冒会让人失忆啊。

“不,”他摇头,“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

接着他又说出了一句让她惊掉下巴的话,“等你病好了,我们就结婚吧。”

“结婚……”她眼里浮起许多困惑,“不是爱到想要厮守终身的人才会做的事吗?”

江虞眼底一痛,却若无其事地扭过了头,语气也淡淡的:“不是很爱……我也可以接受的。”

他本来想等的,等她爱上他,或者说,等她重新爱上他,但他又怕自己的等待没有尽头。

他的纠结在周安安那里什么都不成立。

“但我不可以啊,人生苦短,我怎么能把自己的一辈子交代到不爱的人手里呢?”

6

如果不是错觉的话,江筠最近对周安安似乎友好了很多,至少不会像最初那样有事没事挤兑她了。

然后周安安发现,这小鬼不讨厌的时候还挺讨人喜欢的,虽然他总是一本正经地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

这一日,小鬼趁江虞不注意,向周安安提出了一个十分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建议:“我们要不要偷偷的去做一下亲子鉴定啊?”

“这还需要鉴定吗?我肯定不是你妈啊!”

“虽然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但我爸不会骗我的。”

“他骗你我是你妈诶!”

“你要是不陪我去做鉴定,那我们就继续做数学题吧,大和尚和小和尚还有独角兽和四角怪兽都等着我们呢!”江筠欢快地拿出他热爱的题集。

“我们……还是去做鉴定吧。”起码做鉴定不用动脑啊,去证明一个已知的结果,不过是浪费些时间和金钱而已。

在等结果的那几天里,江筠比她忐忑,总不时地问她:“万一你真是我妈怎么办啊?”

“不要问这种不存在的问题。”

“那我们来做题吧!”他又伸向他挚爱的题集。

周安安忙压住他的小手,一脸深思地说:“如果我真是你妈,我会对你说,人生苦短,不要把时间都浪费在刷题上,出去踢球不好吗?看动画片不香吗?或者去背个唐诗三百首也能增加你的文人气质。”

“那你应该不会背唐诗三百首吧?我一点没看出来你的文人气质。”

周安安吸了口气,“如果我是你妈,在你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的时候,我应该就会拿棍子抽你了。”

拿报告也是背着江虞偷偷摸摸去的,周安安还安慰江筠,“到时候看到结果,也别太失望,毕竟不是谁都有缘份做母子的。”

看到报告结果,江筠果然很失望。

他望着周安安长叹了口气:“你到底是怎么骗我爸跟你生孩子的?像你这么笨的人怎么可能生出我这样的天才小孩?这不符合遗传学!”

“这报告一定是假的!”

于是她又带着江筠去了其它医院,公办的、私立的一个也不放过,几天后结果出来,和第一份报告并无不同。

“怎么可能!”周安安感觉是撞邪了,她根本没生过孩子,也没失忆史,怎么可能凭空冒出个儿子呢?

那边,江虞紧赶慢赶提前完成了工作,挪出了时间,兴致勃勃地提议要带周安安和江筠去度假。

周安安本来不想去的,但江筠说,到时候可以找个机会灌醉他爸然后套话,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飞机时间在下午两点,江虞让周安安收拾了行李在江家一起吃过午餐然后再一起出发去机场。

午餐照例是江家那位阿姨做的,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安安总觉得江虞对阿姨的态度挺冷淡的,江筠在她面前也很乖巧,与其说敬,不如说是畏。

江筠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也会怕人吗?

阿姨对周安安甚是客气,加汤布菜无微不至,还一直问她上次病过之后是不是身体一切无恙,让她有时间就常来,自己给她多熬点汤补补身子。

“谢谢阿姨,我该怎么称呼您?”周安安觉得这位阿姨是江家最让她觉得亲切的人了。

阿姨笑得越发亲和,“我姓孟。”

“孟姨。”

周安安汤才喝掉一半,江虞忽然放下筷子,急促地问:“吃好了吗?吃好了就赶紧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江筠闻言也放下筷子,周安安连忙一口灌下碗里的余汤,急急忙忙跟上没等她就先起身往外走的父子。

到了机场,江虞让江筠摇醒在车上睡着的周安安,自己则摇下车窗,目眺远方,而后略显焦躁地点了根烟。

“到了?”周安安迷迷糊糊地揉开惺忪睡眼。

江虞的双眼微微一眯,喉头一紧,轻轻地“嗯”了一声。

飞机带着他们翻山越岭到遥远的城市,周安安的欢乐比江筠更多,她热衷于各种街头小吃,也热衷于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一开始江筠和江虞一样走高冷路线,看着周安安东窜西跑还叹口气摇个头,渐渐的他也被同化了,变成了两个人一起东窜西跑,江虞慢步跟在后面,倒是没叹气,而后周安安和江筠对视了一眼,转身齐齐把江虞拉进了东窜西跑的行列,玩闹得不亦乐乎。

借着这欢乐的劲儿,撺着江虞换了身本地的特色服装绕进街边的一个小酒馆试酒。

其实周安安灌酒的意图很明显,江虞一早就看出来了,只是难得见她这么开心活跃,也就都配合着她一小碗一小碗地干掉。

江筠看着江虞眼神一点点茫掉,忍不住轻轻拽了拽周安安的袖子,凑她耳边悄悄说:“我爸酒量不好,差不多就行了。”

江虞手拄着脑袋笑嘻嘻地看着儿子,“知道老爸酒量不行还和她一起胡闹,不孝子!”他脑袋已经沉得只能托着了。

“爸爸,”江筠略一犹豫,还是打算把话挑明了问,“我们去做亲子鉴定了,结果说周安安是我亲妈。”

“我不一早告诉你了,她是你妈?是你们不肯信我说的。”

周安安握着倒好酒的碗犹豫着要不要给他,“那我问你,我什么时候跟你生孩子了?我没生过小孩也没冻过卵子,这小鬼身上怎么会有我的基因?”用江筠的话说,这不科学!

“谁说你没生过小孩了?只是你不记得了……你把一切都忘了,包括你爱我这件事,这件最重要的事。”江虞从她手里把碗扒拉过来,仰头一饮而尽。

人在酒醉时,总是会更容易想起那些伤心的事。

周安安很确定,她的记忆很完整很连贯,没有“断片”过。但他却说她忘了,这是两人立场的矛盾之处。

“我爱你?”

他用力点头,“你都和我生小孩了,能不爱我吗?你那么聪明,所以我们才会双剑合璧生出超智商小孩啊。”

她聪明?周安安的眉尾才刚刚开始抽搐,那边江筠已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总结:“我爸可能……喝醉酒后就都说反话。”

周安安一想,如果把他的话都当成反话来理解,似乎一切就真的全都成立了。

关键是,到底怎么解释她和江筠之间的血缘关系?

“我没有说反话!”江虞气愤地拍了下桌子,周安安觉得他喝醉以后还蛮幼稚的,这时他上身越过桌子,将脑袋凑到她跟前,伸出手对着她的脸一阵揉圆搓扁,一边叨咕,“你可是宇宙无敌超级聪明的周安安,是我爱到骨子里的人,所以不管你变多笨我都不会嫌弃你的,我不会嫌弃你的……”

他喃喃自语,嘀咕着嘀咕着嘴巴忽然往前一凑,吻住了她。

其实他吻得很认真,只是脑袋沉得总忍不住要往下掉,嘴唇一下一下地滑下去又努力蹭回来,十分努力。

周安安起初是惊愕,最后不知怎么的,居然笑了。

人家霸道总裁吻得多浪漫,怎么到了他这就跟演喜剧似的。

“你笑什么?”

“我没笑什么。”她笑了笑,又忍不住溢出来。

江筠在一旁叹为观止,说:“他不经过你的同意就亲你,你居然不揍他!”

对哦,她居然没揍他。

不仅没揍他,居然还觉得心头莫名软软的。

“小鬼,我有种预感……”

江筠默默捂住耳朵。

周安安转头冲他邪恶一笑,“我可能真会当你妈。”多金帅气的老公和智商超群的儿子,这买卖怎么算都不亏啊!

这短暂的假期虽然不长,但三个人却都玩得很尽兴,周安安和江筠在互踩中发展出了另类的革命情谊,并且看在报告结果的份上都给对方留了点面子,偶尔还能表现出惊人的默契。

周安安习惯了江虞对自己的迁就和包容,彼此之间的互动除自然之外,还多了点不可言说的暧昧,哪怕一个不期然的对视,都能化为会心一笑。

回去的飞机上,周安安忽然对江虞说了一句话。

“既然小鬼真的和我有血缘关系,我也会……重新慎重考虑我们结婚的可能性。”

她以为江虞会很开心、很激动,毕竟这不是他一直以来想要达到的目的吗?

但他没有,他淡淡地坐在那里,淡淡地听她说完那句话,淡淡地说了句,“我有点困,到了叫我。”

他,好奇怪。

周安安心里堵得慌,这时江筠默默递上一张纸巾,被她用力一瞪,“我又没哭!”

8

飞机降落时,这座熟悉的城正下着大雨。

周安安忽的想起那天那场把她淋废了的大雨,心想,这次他会不会留她在江家过夜呢?那矜持的她到底要不要答应呢?

她牵着江筠跟着江虞走出机场时,他忽然停下了脚步,望着眼前厚厚的雨帘头也不回地说:“就到这里吧。”

嗯?

“周安安,你被解雇了。”

被解了个措手不及,周安安有点呆滞,她怀疑自己是听错了,“你说什么?”

“我说,麻烦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为什么?”

江虞不再理她,脱下外套从头盖住江筠,弯腰一把将他抱起,拖着提着行李箱就冲进了雨中,脚步又急又快。

他竟然如此迫不及待地要远离她。

周安安望着他急促的背影,咬了咬唇,也跟着冲进了雨里,拖着行李走得慢,就干脆连行李也不要了,她追上前一把拽住江虞,大声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他不应,继续执着地向前走,只是被她拖着,步子终归还是慢了下来。

“是你要我当小鬼的妈,是你非要照顾生病的我,是你向我求婚,是你没底线的对我好,是你把我拉到你的坑里,现在你说不要就不要我了,那我呢?我就活该任你招之即来挥之则去?你至少得给我个交代吧!”

江虞终于停下步伐,他扭头看她,雨帘将彼此的视线都拉得遥远而模糊,却还是传达了他的决然,“是,是我让你当江筠的妈妈,也是我向你求的婚,可我从来都没要求你爱上我!我从来都没要求你爱上我!”最后一句,他几乎是倾尽全力吼了出来。

“谁说我爱上你了?你少自作多情了,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你这种……渣男!”没错,他就是个骗人感情的渣男!

“那就麻烦你离我这个渣男远一点,越远越好!”怀里的江筠已经被雨淋得开始打寒颤,江虞狠狠心,一把甩开周安安大步走到车前将江筠塞进了后座,他将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回到驾驶座,却发现周安安已经坐在副驾驶座并系好了安全带。

“下车。”他冷声命令。

“不下,就不下。”就像那天他说“不滚,就不滚”,那时他多赖皮,现在就多无情。

人怎么能变得这么快呢?周安安觉得自己难过得快要死掉了,她怎么能这么快就沦陷了呢,真是太不争气了。

江虞没有说话,他走下驾驶座,绕到副驾驶拉开车门,一把将她拽了下来,然后从副驾驶钻入驾驶座,锁死了车门,疾驰而去。

周安安就这么被丢在了漫天的风雨里。

“爸爸,”坐在后座一直没吭声的江筠小声地喊他,小声地说,“你说得对,她虽然笨笨的,但……也挺可爱的。”

江虞仿佛什么也没听见,只是紧握方向盘的手,骨节隐约泛着白。

9

周安安又病了,但这次,不会有人带着锁匠和医生来找她了。她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一圈又一圈,还是觉得好冷。

睡得迷迷糊糊间,仿佛听见有人在敲门。

她多希望是江虞不放心她来了,拼尽全身的力气去开门,站在门外的却是孟姨。

“孟姨……你怎么来了?”是江虞让你来的吗?

孟姨依旧笑得温和亲切,她举了举手中的袋子,笑道:“我来给你熬粥啊。”

“谢谢……”心中虽然感激,但更多的是失落。

孟姨熬好了粥,摇醒了又昏昏欲睡的周安安,每一勺都吹凉了才喂到她嘴边。她一口一口吃着,也被脑海中不期然蹦出的画面一点一点侵浸着,那时他也是这样一口一口喂着她,还骗她说,只要让他喂完碗里的粥,就将她所好奇的一切都告诉她……

一碗粥见底,孟姨的脸上也露出了无比满意的笑容,“真是乖孩子,好好睡一觉吧,等睡醒了,也许一切就都重新开始了。”

好像确实比刚才更困了……说也奇怪,怎么好像每次喝完孟姨熬的汤粥就特别容易困,上次生病时是这样,赶飞机那天她吃完后也在车里睡着了,这次也这样……

“你是不是在粥里……”

与此同时,外面的门忽然“嘭”的一声被人踢开了,周安安一惊,勉强清醒了少许,接着她从拼命往下垂的眼皮间看出去,看见了风风火火冲进来的江虞,他一把拽开孟姨,对她大吼了起来:“谁让你来找她的!”

孟姨一脸无辜,说:“我只是想帮她, 你不肯理她,你看她多痛苦啊……不过没关系,只要睡一觉就好了,这一次,保准她喝了有用。等她一觉醒来,就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啊哈哈哈哈哈哈!”

她的笑声,就像童话里的女巫,尖锐又疯狂。

“江、江虞——”她真的很困了,但她还是很高兴在她睡着前能看到他出现。

江虞用力将她抱入怀中,声音里是气急败坏的慌张,“我在,我在这。”

“你、你别走,等我睡醒了,我再、再跟你算、算账……”

江虞陡然哭了起来,像个仓皇无助的小孩那样,“我不想让你睡,安安,我不想让你睡……我怕你睡醒了就又不记得我了,我不愿再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你遗忘,你忘了我,忘了小筠,忘了曾经的你自己,我不想再这样了安安,我求你,我求你不要睡好不好!”

孟姨在一旁晒笑,“喝了我的孟婆汤,可就由不得你想怎么样了。江虞,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所以这次的结果,也不会和之前许多次的不一样。

只要周安安对他动心,喝下她的汤后再醒来,就不会再记得江虞是谁。

她如此殷勤地为她煮汤熬粥,就是为了让周安安能及时地忘记他。

孟姨,即孟婆。

她对江虞一见钟情却爱而不得,于是以失去美丽的容貌为代价,不惜成为一名老妪,也要熬出让周安安一旦心动就会启动失忆机制的汤粥,并将与他有关的部分记忆自动调整成其它内容,而她又将自己与周安安的生命线绑在一起,江虞对她恨之入骨也要将她留在江家,护她平安周全,就是护周安安平安周全。

周安安每失忆一次,她的智商就会退化一些,而孟婆也会跟着苍老一些。

而江虞,则要不断承受着被遗忘的痛。

“你赢了。”周安安已经在他怀里沉沉睡去,他知道她所说的一切又将化为尘土烟消云散,她醒来后不会找他算账,也不会记起那天的大雨,不会记得那个讨人厌的小鬼,和在喝醉了酒以后才敢吻她的他。

“我不会再见她了。”就让她平平淡淡地生活,就当他们不曾相遇。

他低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前额,轻声道:“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个了。”

不让你的智商再退化下去,也不让你和孟婆缠在一起的生命线再短下去。(作品名:《我的儿子是学霸:孟婆的诅咒》)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