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情感|要不要学习“自驾阿姨”:这婚姻的围城,是坚守还是逃离?

subtitle
娱乐我说说 2020-11-30 08:11

文 张泠

近期,河南56岁女子苏敏几经考量,实施了她蓄谋已久的“逃离”家庭的计划:独自驾驶一辆POLO,一路向南,开启一段自由自在享受人生的崭新生活。有关苏敏自驾游的文章、图片一经网上传播,立刻引起各方议论,有称赞的,认为她潇洒,终于可以释放自我;有批评的,认为她撇下家庭和丈夫,太过自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敏之所以要“逃离”家庭,活出自我,是因为她在30年的婚姻家庭生活中把自己“弄丢”了。她把人生最好的时光奉献给了家庭,换来的却是丈夫精神上的冷暴力,经济上几十年如一日的斤斤计较。于是,作为母亲、外婆,在完成了最后一个奉献任务——照看外孙之后,她选择不再隐忍,毅然决然“离家出走”。

其实,生活中有多少婚姻又是称心的?面对不称心的婚姻,是坚守、守望,还是逃离、离开,真是一个颇费思量的问题。

坚守,只为一份承诺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这其中往往包括婚姻。

和“逃离”家庭的苏敏一样,很多60后女性当年择偶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一朝走进婚姻,在人间烟火的熏烤下,彼此露出本真容颜,可以率性而为,各种缺点暴露无遗,矛盾也纷至沓来。一地的鸡毛蒜皮,打扫起来并不难,但如果三观不合,朝夕相处的日子就会慢慢变了味道。

于慧是典型的胶东女人,因姿色秀丽、性格温良,当年的追求者很多。她最终选择孔哥做夫婿的原因只有一条:他说话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但婚后生活呈现出的家庭文化氛围,却远不是于慧想象的样子。孔哥是鲁西南人,他身上的大男子主义丝毫不比胶东男人逊色,如果仅此也就罢了,于慧的母亲集所有胶东女性优点于一身,从小被母亲言传身教的她,并不认为包揽所有家务、悉心照顾男人和孩子有什么委屈,父亲的大男子主义她也早早就习惯了。

让她无法认同的是孔哥一家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自打于慧怀孕开始,她腹中的胎儿就被认定是男孩,婆婆一口一个“俺孙子”如何如何,孔哥一口一个“我儿子”怎样怎样。于慧一再提醒未必是男孩,可婆婆说:“老孔家就是男丁旺,你看俺,一口气生了仨儿。”说此话时,脸上写满得意和骄傲;孔哥则说:“‘未必’啥?必须是儿子啊!”预产期临近,婆婆带着200元钱、两只老母鸡、100个鸡蛋来到儿子家准备伺候月子。

生产那天,婆婆早早就等在产房外面,准备第一个抱上她的大孙子。然而,事与愿违,呱呱坠地到孔家的是名女婴。知道生了个女孩,于慧心想:哈,让老孔家失望了。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从此在孔家就没了地位。住院几天,婆婆没有照面;出院回家,也没见到婆婆的影子。一问才知,早在她生产当天,婆婆就走了,不仅人走了,还把带的钱、物一并拿回。于慧的心一下凉了半截,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孔家的人情世故是如此的冷漠,是如此的世俗不堪、不可理喻。由此开始,于慧与婆婆的关系再也没有了融洽。其间,母亲劝过她,让她主动向婆婆示好,逐渐感化老人,然而作用并不明显。她最无法接受的是婆婆的目光和话里话外的嘲讽,以及孔哥永远站在母亲战壕里对她的各种说教。

酸甜的日子逐渐变得苦涩,离婚的念头时不时出现在于慧的脑海中。有一次吵架后,于慧说:“咱们离婚吧,这样你也可以再找一个,为你们孔家生儿子。”孔哥听了一愣,说实话,在他心目中,于慧真是个好女人,除了没给他生儿子,再也找不出其他缺点,也因此,他从未想过离婚。所以,于慧这一说,把他吓着了。他知道于慧最听她妈妈的话,于是就将此事偷偷告诉了岳母。

女儿婚姻中的遭遇,于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心疼女儿既要工作,又要管孩子、操持家务的辛劳,更心疼她不受孔家人尊重所受的精神折磨。面对女儿的离婚念头,她劝道:“慧,如果没有孩子,妈妈同意你离婚,我也不能容忍我闺女不被人尊重。但是,你现在有孩子了,父母离婚苦的是孩子!”以至于病重后,老人还拉着女儿的手说:“慧,答应我,不要离婚,给孩子留个完整的家,家里有她的亲爹、亲妈!”两行清泪划过于慧的脸颊,她使劲点着头答应:“妈,您放心吧,我答应您!”

守望,因心中还有梦

相比于60后,70后、80后、90后女性择偶显得更为客观、冷静。选择终身伴侣时,她们常常会扪心自问最看重什么,或是更在意怎样一种活法。在意物质享受,就让志同道合往后撤;在意志趣相投,就可忽略不优渥的家庭条件;看重外表,就做好未来婚姻中承担风险的心理准备;看重高学历,就做好未来家庭中承担更多家务的心理准备。即使如此,也未必能遇上称心的婚姻,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家家难念的经又多有不同。

80后小田当初决定嫁给小陈是因为对方长得帅,但这一理由并不被家人接受。大她几岁的表姐对她说:“长得帅的男人容易惹事哈,将来有你哭鼻子的时候。还是务实点吧,找个家境好的安安稳稳过日子。”小田不以为意,回应表姐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喜欢找家境好的,所以家境好的姐夫比你矮半头你也不在乎;而我就喜欢长得帅的男人,天天看着心里舒服才能好好过日子。”

小田和小陈学的都是室内装饰专业,毕业后两人都给别人打工。五年后,头脑灵活、能力又强的小陈自己也开起了公司。依靠两人的潜心钻研和勤劳奋斗,公司越办越好。小田过38岁生日时,小陈还买了一辆“大奔”送给她做生日礼物。幸福满满的小田开车拉着表姐不无显摆地说:“怎么样啊?事实证明我眼光还是不错的吧?又帅又能干,对我还一往情深,羡慕吧?”没想到表姐却冷笑一声,说:“哼,恐怕你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小田白了表姐一眼,不屑地说:“嘁!酸葡萄心理,你就嫉妒吧!”然而,表姐的话一语成谶。

生意越做越好,公司越做越大,小陈的心也开始膨胀。貌美如花的总经理助理、公关部经理、人力资源部主任相继出现在公司里;谈工程项目时,酒桌上觥筹交错间,也常常有形形色色的魅力女人与小陈眉来眼去。身为公司财务总监的小田,监管得了资金的往来,监视得了陈总的行踪,却无法监控老公的花心。终于,不断有眼线告诉她,陈总去哪个宾馆开房了,陈总带着某某一起出差了,陈总去谁谁家了……在掌握了充足的证据之后,小田向老公摊牌,她声泪俱下地声讨小陈的忘恩负义、道德败坏、不知廉耻……最后气急败坏地说:“这日子没法过了,离婚!”在妻子“发疯”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小陈一言未发,表情极为从容镇定,当小田说离婚时,他微微一笑,接话道:“可以,公司是咱俩创立的,家里财产一人一半。”那一刻,小田体会到什么叫“大脑一片空白”,她再也没有想到小陈会是这样一种反应。片刻的无语凝噎后,她抓起桌上的杯子向小陈掷去,同时恶狠狠地说道:“离婚?你休想!凭什么我一手打造的男人要拱手让给野女人?凭什么我一手操持的家业要留给别的女人?”

看着哭成泪人的表妹,表姐恨铁不成钢地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姐,其实他也没有那么坏,都是那些坏女人勾引的。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可以既往不咎,只要他能回心转意。毕竟我们这个家能有今天也挺不容易的。”表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还是不死心。行,我帮你劝劝看吧!”

逃离,为了放飞自我

在高校和科研院所等知识分子扎堆儿的地方,往往会有一个女性不婚主义小群体。她们中有人谈过恋爱甚至结过婚,但或因无法承受婚姻家庭之重,或因不愿被“三从四德”绑架,而最终选择“逃离”;也有人原本想结婚,但因抱定宁缺毋滥的想法,一路找来,不肯降低标准,结果越等年龄越大,最后干脆不找了,笃定独身主义。想来这些女性都很优秀,都很有主见、很有思想,她们不愿因恋爱、婚姻的牵绊而改变、束缚自我,不愿因婚姻家庭的劳烦而耽误自己的事业,更不愿让有限的生命消耗在不值的地方而让自己的人生大煞风景。

38岁的济南姑娘小张,博士毕业后留在上海一家科研机构上班,因科研任务重,不能专心于谈情说爱,几次恋爱都“被分手”,最后她决定视自己的专业为终身伴侣。远在济南的父母专程赶去劝说,他们认为,人这一辈子首先要完整,然后再追求完美。二老所说的“完整”,就是人一生都应拥有的东西,比如婚姻家庭,意思是让女儿降低择偶标准成个家。但女儿却说:“不称心的完整即为残缺。”

衡量是否应保持婚姻关系的标准从来都不是唯一的,选择坚守、守望还是逃离,要看当事者的生活质量预期、切身的内心感受和心理承受力的阈值。在他人眼里应该逃离的婚姻,也许当事人觉着没那么严重,所以便选择了坚守或守望;相反,在他人眼里感觉应该坚守的婚姻,也许当事人认为已经“崩盘”,已经无法忍受,所以必须选择逃离。苏敏的一句“不想给大家干活了”,道出了她对自己生活现状的不满意,说明她内心感受不佳,再坚持下去压力将要超出她心理承受能力的阈值。所以,她选择“逃离”,选择放飞自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