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养子被养父母压榨十七年,为他们做牛做马,甚至一度被逼到想自尽

subtitle
于若鹜历史心 2020-11-29 10:15

南京路六合区,周凤珍老太太一家人和家里的长子产生了矛盾。周凤珍的小儿子李文春说自己打个李文喜,就住在本地,可是已经有17年没有来看望过母亲了。就连李家老爷子去世的时候,都没来看过一眼。

李文喜却说,过去的17年不堪回首。自己的母亲就是无底洞,和她们来往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据李文喜回忆,早年间他们家大姐李文霞嫁到了邻村,小弟李文春去了外地读了大学,后来又有了一份工作,成了家里少有的文化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作为长子的李文喜,就比较吃亏了,在父母的安排下,就读到了初一。从此在工地上干起了泥瓦匠,并且把自己的钱都上交,一心为家里做贡献。

后来家里卖掉了老房子,盖起了两层新房,这套新房就直接落到了他这个长子的名下。可是李文喜没有想到的是,小弟李文春在外地没上几年班,就回来了。

自从小弟回到家,李文喜说情况就变了,他觉得母亲对他的态度很不好。再后来他娶了媳妇,情况就越发恶化了。更让老大李文喜头疼的是,每次母亲数落完,小弟李文春还要找麻烦,有几次差点把他打死。当时李文喜准备农药,准备自尽,最后被妻子劝下了。

直到后来李文喜才明白,自己是挡了弟弟路了,不把他挤走,弟弟就没法成家,因为家里房子在李文喜名下。刚好那个时候李文喜的妻子怀孕,于是他干脆带着妻子从家里搬了出去,并且从那之后尽量不跟家里来往了。

李文喜说出了最根本的原因,他是被李家人收养的。然而周凤珍却否认了这种说法,她说完全是出于同情,才收养的这个孩子,并不是有特殊的原因。

头几年的时候,李家人对李文喜还是很不错的。而李文喜也跟了李家姓,一心为李家当牛做马,最后换来了一套房子的产权,可是后来按照李文喜的观点,就是亲的就是亲的养的就是养子,亲儿子有需要,就不顾养子有房子产权的事实,逼出门去了。

而对于李文喜所说的情况,李家人承认,早年李文喜确实承担了不少,小弟李文春能够一直念完大学也有他的功劳。但是这绝不意味着他们偏心,更不是剥削这个养子。李家人觉得李文喜很多讲述都夸大了事实,而且不顾恩情。

后面的事就更复杂了,就在李文喜搬出去之后不久,养父母向法院起诉了,要求解除和李文喜的收养关系。尽管抚养费的请求法院没有同意,但是李文喜和两位老人之间的收养关系却在这场诉讼中被彻底解除了。从那时候开始,李文喜就已经不再是李家的长子了。

仅仅一年之后,李家二老再次起诉李文喜,要求对那套写有李文喜名字的房子,进行析产,把属于李文喜的那部分单独拎出来。最后法院判定,房屋所有权属于老两口,同时老两口补偿李文喜9600块钱。

而在两年之后,李文喜再次被二老给告了,要求他支付赡养费。因为收养法有明确规定,所以法官认定李文喜应当支付老人部分生活费用。李文喜却表示,当初9600的补偿二老没出,他也不要了就当赡养费了。

可是没几天,李文喜再次接到了法院传票,李家老两口以生活费标准提高,老爷子生病为由,要求李文喜追加生活费用,并且承担一万多元的医药费。这次李文喜反击了,他也上法院起诉要求分割房屋拆迁所得的三套房产,但是却败诉了。

而这一切也引起了主审法官的注意,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他们走访了一些熟悉情况的邻居。最后法院驳回了周凤珍的诉讼请求,李文喜这次不需要给钱了。

得知结果的李文喜脸上还是看不到半点轻松,他说过去的这十七年对他来讲真的是好沉重,每次在法庭上看到养父母,他都会特别的难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