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抗疫不力却获得史上第二高的选票数,特朗普凭什么?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0-11-28 11:1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朗普

11月23日,美国联邦政府下属的总务管理局(GSA)通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联邦政府各部门,现任总统特朗普政府已准备正式开始权力过渡进程。尽管特朗普迄今尚未公开承认败选,并仍坚称大选存在欺诈,但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最终结果很难有实质影响。无视科学、抗疫不力的特朗普备受国际舆论和美国国内舆论的口诛笔伐,可是仍然获得创纪录的近7380多万张选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这使他成为美国历史上获得普选票数第二高的总统候选人。这种反常现象值得深思。


疫情、主流媒体与特朗普


新冠肺炎疫情使亲民主党媒体收视率、访问量和订阅量急剧增加。各国公众高度关注疫情的动态,主流媒体因为信息的权威性和充实度成为更受公众青睐的信息渠道,公众注意力正在发生转向,从以往分散的信息获取渠道转向主流媒体。


2020年5月,CNN发布的收视数据显示,其在2020年4月实现了15年来收视率的最高纪录(在25岁至54岁观众中),CNN明确指出这一变化的原因就是大量观众涌入CNN以获取关于新冠病毒的新闻和信息。以发布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权威数据闻名于世的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吸引了数量极其巨大的网络用户,其疫情地图网站的访问量从1月底的日均2亿次,飙升至3月份的十几亿次,最高曾达到20亿次。2020年的前三个月,由于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广泛报道,《纽约时报》的数字版订阅者增加了60万个。


福克斯新闻2020年6月2日发布的文章显示,由于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关注,美国各家新闻电视台收视率猛增。2020年5月福克斯新闻收视人数达到344万人,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收视人数为192万人,CNN收视人数为165万人。其中福克斯新闻的收视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4%,CNN则拿到了收视增幅的第一名,收视人数激增了117%。


这种注意力转向至主流媒体的舆情大变动影响了特朗普的支持率和美国大选。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分别代表着左派和右派的力量。美国学者蒂姆·戈尔塞克罗斯(Tim Gorseclose)经过多年跟踪研究发现,美国主流媒体几乎为左派所垄断,美国100家左右的媒体中,只有福克斯新闻和《华盛顿时报》等少数几家媒体是右派,其他媒体基本都是左派。而且,美国绝大部分记者是亲民主党的左派。因此,从媒体宣传来看,民主党占据无可比拟的优势地位。


然而,美国主流媒体的收视率较为分散,每家收视人数都并不太多。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美国主流媒体的声音无法反映真实的总统候选人支持率。共和党在地方电视台的影响力较大,特朗普在竞选中善于利用媒体制造话题,对于地方电视台来说是提升收视率的重要保证,这与特朗普获得低收入白人群体的强力支持有着密切的关联。


今年抗疫失败的特朗普进入了亲民主党媒体的“包围圈”。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影响了民众的态度,原本支持特朗普的部分选民和一些摇摆的选民转向支持拜登,导致特朗普支持率下降,拜登获得了优势。黑人平权运动以及特朗普的不当言论和政策扩大了反特朗普的浪潮。


不过,到了大选投票启动时,美国疫情已经发展了超过半年的时间,对疫情的适应和淡漠使民众对疫情的关注度下降,亲民主党的美国主流媒体赢得民众注意力的优势开始下降,特朗普的支持率回升。来自Alexa的网站访问量数据证明了这一点,倾向于支持民主党的代表性主流媒体网站(如《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和CNN等网站)的访问量排名在三个月内呈下降趋势。福克斯新闻网站访问量排名上升,这与对疫情关注度下降和共和党竞选攻势有关。特朗普感染新冠肺炎以及白宫疫情暴发后,主流媒体对特朗普的口诛笔伐短期内小幅拉低了特朗普的支持率。总体而言,在10月大选正式投票开始前的一段时间里,特朗普一度不断缩小与拜登的差距。


共和党的基本盘和已丧失的选举“初心”


据美国fivethirtyeight.com网站8月份的一份统计显示,从党派分野来看,共和党人对特朗普抗疫政策的支持率在五个月内处于较为平稳的态势,无论疫情发生与否,共和党阵营支持群体较为稳固,很难撼动,78.6%的共和党人支持特朗普抗疫政策。相比而言,持赞同态度的民主党人比例仅为10.9%,独立选民赞同比例为33.2%。


美国国内的“反特朗普”运动主要发端于民主党阵营,这是美国国内“政治极化”(不顾一切地支持本党派,反对对立党派)的结果。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抗疫失败导致了国家灾难,共和党人则认为特朗普已经尽力,疫情在各国都是严峻挑战,美国的政治体制、权力分配以及社会动员等问题不是共和党能够解决的。


另一方面,美国的选举制度已经陷入了一个“历史性僵局”。选民不是基于品德和才能方面的考量选择最适合领导国家的总统,而是执拗于自身所属党派的性质,只要是所属党派推选出来的候选人,基本都会得到相当高比例的党内支持,民主党的候选人很难越界得到共和党人士的支持,无论其多么有领导能力和个人魅力。两党不是基于为国为民的着眼点而进行政治辩论和开展选战,而是刻意要保持与对方的差异性和对立性,刻意否定对方的成就,颠覆对方所推出的政策和机制,以彰显本党派的创新性和优越性。


事实上,特朗普不管抗疫如何失败,也能维持40%上下的支持率,这个基本盘其实就是“历史性僵局”的一个生动体现。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互反”运动,即民主党反特朗普,共和党反拜登,使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者更加泾渭分明,支持特朗普的人未必源于对特朗普的推崇,而是因为不喜欢民主党和拜登,反之亦然。选举制度已经异化为党派属性固化下的两党纷争,而不是选贤任能,已经丧失了选举的最重要宗旨和目标。


“重启经济”、股市与选民


在美国两党长期混战的背景下,民众对政治斗争已经淡漠,对国家前途命运的关注已经让位于对自身生计的关注。除了关系到整个国家生死存亡的重大战略问题(如核武器和大规模战争),绝大部分国际问题难以提起美国人的兴趣。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在美国不断蔓延,可是对于疫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美国人来说,收入和工作更重要,他们无暇考虑疫情对国家的影响。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20年8月发布的最新研究报告《2020年大选重要议题》中指出,经济问题是影响选举的主要因素,高达79%的选民表达了对经济议题的关心,特朗普支持者中更是有88%最关心经济议题。因此,虽然违背抗疫规律,特朗普强行“重启经济”迎合了关心短期生计(而不是宏大政治和战略问题)的大量民众。


美国疫情暴发后,美国人对经济状况的评价急剧恶化,但总体而言美国股市保持了较为稳定的高位运转态势。美国股市尽管在疫情发生后出现过熔断,美国三大股指(纳斯达克、道琼斯和标准普尔)依然较为坚挺。根据盖洛普的调查,股票依然是2020年美国人最喜爱的投资项目,且美国股市环境的稳定也为民众提供了信心。2020年,股票持有率依然很高,55%的美国人拥有股票。其中,共和党人拥有股票的人数约占本党人数的61%,无党派为51%,民主党则为56%。千方百计维系股市稳定,并力促股市上涨,是特朗普拉拢广大持有股票的美国人的关键手段。特朗普尤其关注股市动态,原因就在于它已经成为美国大选风向标。


特朗普在移民和税收方面的政策也吸引了利益相关的群体,还有一些美国人对特朗普在疫情暴发前的经济增长和就业率方面的所谓“成就”念念不忘,这些也构成了稳定的选票来源。


(作者为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1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