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全国在营P2P平台数量归零:历经13年犹如黄粱一梦 存量处置成后续之重!

subtitle
金融虎 2020-11-27 23:0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金融虎 文/乐金

作为互联网金融行业中的一个重要子类,“P2P网贷”这个于2007年起源于英国的商业模式,在我国历经13年的发展,从行业新生、野蛮生长到百花齐放的高光时刻,再到风险浮现、爆雷不断、穿透监管的整治之途,如今走向末路,最终以黯然“谢幕”收场。

“全国实际运营的P2P网贷机构由高峰时期的约5000家逐渐压降,到今年11月中旬完全归零。”,11月27日,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向外界传递了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这一实质性进展。

意料之中,但仍然感觉来得太快。归零,意味着全国的P2P网贷机构已经全部被“实质性”取缔。潮起潮落终有时,一个行业的命途至此“消亡”。

有业内人士向金融虎表示,全国在营P2P机构数量归零背后的意义重大,现有“P2P们”存在的价值就只剩下了存量清退和兑付问题的风险化解,这是后续之重,也是完成行业整治收官的一个重要标界限。各平台只有履行主体责任,积极解决存量问题,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退出。另一个更重要的信号是,此前仍在运营的平台,如果其仍然发标,就可以直接将其定性为“违法违规”运营,出借人们可以直接向相关部门进行举报。

“P2P归零是好事,也是必然。如若放任生长,规模越大、生存期越久,所造成的后果也可能越为严重。”,有行业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持牌化经营将成为从事金融类业务的重要门槛,行业将迎来真正的正本清源。此后,小贷、助贷又或金融科技类持牌公司,将成为“P2P之后”的又一主流。

P2P在华十三年简史:从野蛮生长到繁华落幕

作为国内首家P2P网络借贷平台,拍拍贷上线于2007年6月,所经历的发展和谢幕,更像是一个行业的缩影。运营了13年之后,今年10月12日,拍拍贷发布公告称,完成存量业务的清零和退出,已经成功向助贷平台转型,致力于为有借款需求的借款人匹配适合的持牌金融机构资金,继续提供服务。这也是国内P2P平台功成身退的典范之一,而更多的P2P们则倒在了“爆雷”的路上。

P2P网贷英文名是Internet lending,是指个体和个体之间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的直接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和商业网络借贷。它的模式起源于英国,随后发展到美国、德国和其他国家,其典型的模式为:网贷公司提供平台,由借贷双方自由竞价,撮合成交。2007年,国外的这一模式被引入中国。十三年间,P2P在我国的发展大概经历了初始发展、快速扩张、风险爆发、巨头涌入、政策调整和整治转型期等六个阶段

初始阶段是2007年至2012年,全国的网络借贷平台大约发展到20家左右,活跃平台只有不到10家,截至2011年底,月成交金额大约5个亿,有效投资人1万人左右。初始发展期,绝大部分创业人员都是互联网创业人员,没有民间借贷经验和相关金融操控经验,因此他们以信用借款为主,只要借款人在平台上提供个人资料,平台进行审核后就给予一定授信额度,借款人基于授信额度在平台发布借款标。但由于我国的公民信用体系并不健全,平台与平台之间缺乏联系和沟通,随之出现了一名借款人在多家网络借款平台同时进行信用借贷的问题。

最为著名的是天津一个网名叫坦克的借款人,在多家平台借款总额高达达到500多万,这笔借款最终因逾期成为各个平台的坏账。基于以上问题的重复叠加出现,各个网络借贷平台于2011年底开始收缩借款人授信额度,很多平台借款人因此不能及时还款,造成了借款人集中违约。

扩张阶段是2012年至2013年,这一阶段,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发生变化,一些具有民间线下放贷经验同时又关注网络的创业者开始尝试开设P2P网贷平台。同时,一些软件公司开始开发相对成熟的网络平台模板,每套模板售价在3到8万左右,弥补了这些具有民间线下放贷经验的创业者开办网络借贷平台技术上的欠缺。国内P2P从20家左右迅速增加到240家左右,截至2012年底月成交金额达到30亿元,有效投资人在2.5到4万人之间。

由于这一阶段开办平台的创业者具备民间借贷经验,了解民间借贷风险。因此,他们吸取了前期平台的教训,采取线上融资线下放贷的模式,以寻找本地借款人为主,对借款人实地进行有关资金用途、还款来源以及抵押物等方面的考察,有效降低了借款风险,这个阶段的P2P网络借贷平台业务基本真实。但由于个别平台老板不能控制欲望,在经营上管理粗放、欠缺风控,导致平台出现挤兑倒闭情况,2013年投资人不能提现的平台大约有4、5个左右。

风险爆发期是2013年至2014年,这一阶段,网络借贷系统模板的开发更加成熟,甚至在淘宝店花几百元就可以买到前期的网络借贷平台模板。由于2013年国内各大银行开始收缩贷款,很多不能从银行贷款的企业或者在民间有高额高利贷借款的投机者从P2P网络借贷平台上看到了商机,他们花费10万左右购买网络借贷系统模板,然后租个办公室简单进行装修就开始上线圈钱。国内P2P平台从240家左右猛增至600家左右,2013年底月成交金额在110亿左右,有效投资人9到13万人之间。

这一阶段上线平台的特点是以月息4%左右的高利吸引追求高息的投资人,这些平台通过网络融资后偿还银行贷款、民间高利贷或者投资自营项目。由于自融高息加剧了平台本身的风险,平台数量一边增长,一边频繁“爆雷”,2013年10月份,不少P2P平台集中爆发了提现危机。2013年10月至2013年末,大约75家平台出现倒闭、跑路、或者不能提现的情况,涉及总资金在20亿左右。

巨头涌入期是2014年至2017年,这一阶段,对互联网金融创新的支持态度,使很多始终关注网贷平台而又害怕政策风险的企业家和金融巨头开始尝试进入组建自己的P2P平台,其中不管上市系、国资系和互联网巨头。据统计,截至2015年年底,网贷行业的交易额已突破万亿,这一段阶段注册在案的P2P网贷平台开始爆发式增长。

同时,从2015年开始,国内P2P企业涉足海外市场风潮渐起,不少行业巨头纷纷宣布涉足海外P2P市场。巨头选择引入海外优质资产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国内的优质资产多数在传统金融机构手中,网贷企业很难和他们进行资产争夺。

期间,2016年被视为P2P的监管元年,同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公布,从备案管理到业务规则与风险管理等方面为P2P立下规矩;二是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成立,重点整治问题就包括P2P网贷。

在此背景下,部分头部平台仍然迎来高光时刻,宜人贷、拍拍贷、信而富、和信贷等P2P公司开始集中上市登陆美股市场。

政策调整期主要是在2018年至2019年。2018年,银保监会将P2P网贷纳入监管范畴,P2P平台至此开始被监管。“一边整改,一边期待备案”,这成了当时头部P2P们的主节奏。然而,大多数平台混乱不堪,自融、跑路现象层出不穷。2018年6月开始出现的集中爆雷潮,更是让公众对P2P平台忧心忡忡。截至2018年7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至1645家。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基本正常平台1363家,退出平台则累计高达4407家,大多退出平台的原因则是“跑路”和“立案”。

2018年8月8日,全国互金整治办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深圳市互金整治办下发了《关于报送P2P平台借款人逃废债信息的通知》,要求P2P平台尽快报送老赖信息。2018年10月29日,首批网络借贷平台借款人恶意逃废债信息被纳入央行征信系统,面临失信惩戒,共涉及逾期金额近2亿元。8月中旬,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合规检查将分为机构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应于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并配套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要求网贷机构对照108条细则进行合规整改。

2019年3月,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扩大会议)召开强调,今年要重点做好六方面工作,其中即包括稳妥有序打击处置互联网金融领域非法集资。会议披露,“e租宝”“昆明泛亚”“钱宝系”三大案件处置工作有序推进。各地采取有力措施应对网贷平台风险,公安机关对380余个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网贷平台立案侦查。

2019年4月,网贷备案工作细则加速出台,监管层表示将争取于2019年下半年开展部分省(市)的试点备案工作。根据拟定方案,网贷机构将按照经营范围划分为单一省级区域经营和全国经营两类,并需缴纳不同比例的一般风险准备金和出借人风险补偿金。7月,国内最大的P2P平台陆金所宣布停止网贷业务,此举被业界解读为备案终止的信号。同时,其他一些头部平台也都加快资金的B端化,不再对接普通投资者资金,开始谋划转型。

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各地针对P2P的取缔迅速展开。同时,监管层面开始披露P2P整治的动态和进展。同年7月,银保监会披露,网络借贷风险压降成效比较明显,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2019年9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

同月,银保监会披露,今年以来,P2P停业机构已经超过了1200家,大部分为主动选择停业退出,还有许多P2P网贷平台准备良性退出。截至同年9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网贷机构462家,借贷余额比2019年初下降了48%,出借人比年初下降53%,借款人比年初下降35%,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已连续15个月下降。截至9月末,全国已立案侦查786家。截至7月末,全国实际运营的网贷机构实时数据已全部接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其中,正常运行机构268家,一些不主动申请接入的平台其经营活动也受到有关方面的实时监测。同时,监管开始研究制定P2P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转型的具体方案。

此后,P2P平台最重要的一个“备案无望”的信号传出。2019年10月16日,湖南省金融局发布公告,根据国家P2P网贷整治有关文件精神及《湖南省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方案》、《湖南省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方案》要求,经各市州现场检查验收,省互金整治办、P2P网贷整治办等相关部门会商会审,一致认定该省整治名单内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有关规定,全部予以取缔。

同年11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指出,引导部分符合条件的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主动处置和化解网贷机构存量业务风险,最大限度减少出借人损失,维护社会稳定,促进普惠金融规范有序发展。

同时,有媒体报道称,已不存在在6个省市进行监管试点一说,接下来监管或将出台统一针对全国所有在营网贷平台的政策。

去年11月12日,针对市场关注的网贷平台出清、P2P整治等热点问题,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网贷专项整治工作启动以来,全国网络借贷等互联网金融行业风险持续收敛,网贷领域风险形势发生根本好转。截至同年10月末,全国在线运营网贷平台427家,比去年末降低60%,且已全部纳入监管范围内;此外,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和出借人数分别较去年末下降50%和55%。2019年以来,大部分网贷机构选择退出和停业。其中,同年停业的平台达到1200多家。

关于网络借贷专项整治的下一步重点,李均锋当时表示,将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三降”为主要抓手、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争取一段时间内,完成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阶段性任务。

对于不同类型机构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李均锋当时指出,对停业和立案的机构,要加快资产的处置力度,特别是要建立依法公开公正的办案机制,让投资者了解具体情况;对退出机构,则要按照明确时间表切实退出,对付投资者;对没有介入实时监测系统的机构,限期停止发新标,限期退出市场;对于在线运营的427家机构,年底之前每家都要完成分类处置的路径,一些资本实力强,具备一定金融科技基础及良好内控能力的机构,推动其主动转网络小贷公司,个别符合条件的也可以转消费金融持牌金融机构。

至此,国内全面取缔P2P的政策基本明朗,P2P行业的深入整治和转型大幕全面拉开。

2020年初至今,是P2P机构退出和进入转型阶段的重要一年。监管层面对P2P整治方向和进展更加频频披露。今年2月25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提到,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他强调,“P2P专项整治,方向不变,节奏不变,继续坚定不移、彻底的执行。P2P以‘退’的方向为主,整个专项整治政策没有改变。”

今年4月27日,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明确,争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联网金融和网贷风险专项整治的主要目标任务。

官方披露信息显示,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同时P2P在营平台的数量不断压降。2019年末,全国实际运营网贷机构248家,较年初下降76%。截至2020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到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为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借贷余额下降了84%,出借人下降了88%,借款人下降了73%;9月底,仅剩6家运营;10月末,压降到3家;到今年11月中旬,在营P2P机构数量完全归零。

今年8月14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网贷平台监管经历了很痛苦的阶段,现在走到了一个根本性的转折,从过去最多时的五六千家,现在到6月底,只有29家在运营,但实际上交投也不太活跃,专项整治工作可能年底就会基本结束,转入常规的监管。

据金融虎此前统计,从2019年10月16日至今,国内至少已有20个省级行政区表态对辖内P2P网贷平台全部纳入清退或转型范围。包括湖南、山东、重庆、河南、四川、云南、河北、甘肃、山西、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江西、安徽、湖北、江苏、宁夏、福建、海南等20个省级行政区已接连公告或表态取缔辖内所有网贷机构。此外,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曾经的P2P“重镇”也在全面推进行业出清。

今年9月14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曾表示,下一步要彻底开展风险整治工作,如期完成整治收官工作,将处置存量风险作为核心工作来抓,提高资金的清偿率和返还效率;地方要加快落实机构转型试点工作,加快转型进度;加大恶意逃废债的打击力度。

在转型方面,今年5月13日,厦门2家P2P网贷机构厦门海豚金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厦门禹洲启惠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有限公司拟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申请获得当地监管正式的同意批复。8月21日,由赣州发展融通资产有限公司网贷机构转型设立的赣州发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获得省金融监管局批复,成为江西省第一家成功转型的网贷机构。11月11日,新浪旗下P2P易e贷转型的全国性小贷公司于注册成立。

此外,北京两家国资系P2P众信金融和彩麒麟也均完成兑付启动转型。江西最大P2P博金贷也正在推进转型全国性小贷。

据金融虎此前不完全计,今年以来,已有多家知名的P2P平台官宣存量清零提前完成兑付,包括拍拍贷、你我贷、51信用卡、挖财、好贷网等知名平台,纷纷转型运营,其中不少均以金融科技平台继续生存。

曾经,宣扬“高收益”的P2P借贷理财出没在大街小巷“遍地开花”,随着“爆雷”乱象的频发,如今的P2P退出的退出、立案的立案,好点的平台转型求生。对参与P2P投资的行为人而言,与平台方一样,能“全身而退”何尝不是一种幸运。但是,更多的投资人们仍在路上苦守兑付。

“黄粱一梦,以后就没有P2P了,一个存在了13年的行业走向团灭,一语道不尽辛酸泪。对于曾身在其中的人们,无论是投资人、平台,还是监管方,何尝不是一个深刻的教训。”,一名从事互金行业多年的从业人士如是感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