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什么事情逼得任正非得了抑郁症想自杀,还差点卖了华为?

subtitle
华商韬略2020-11-27 19:37


文 | 华商韬略 吴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侵权必删

“艰难”,已经成为任正非发言的高频词。

11月25日,在荣耀送别会上,任正非开口就说:“我们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也处在一个最艰难的时期,我们本来是一棵小草,这两年的狂风暴雨没有把我们打垮,艰难困苦的锻炼,过几年也许会使我们变成一棵小铁树。”

10月27日,在研发应届生招聘座谈会上,任正非同样开门见山,直言:“2021至2022年是求生存、谋发展战略攻关最艰难的两年。”

去年,接受媒体访问时,任正非更是表示:“三十年来,华为全都是痛苦,没有欢乐,每一个环节的痛苦是不一样的。”

即便如此,不可否认,正是通过克服艰难困苦,任正非一次次渡过劫难,华为才走到现在,成为影响世界的巨头。

1987年,任正非创立华为,从销售进口的电信设备,一步步打开市场。

这个过程中,不乏危机,比如供应商被竞争对手收购。不过,这也迫使华为着手研发自己的产品。

早期创业,任正非遭遇的劫难之一,是“最欣赏的人背叛了自己”。

这个人,便是华为历史上知名的“技术天才”李一男。对于李一男,任正非曾评价,“这小子太厉害了,看问题太深刻,如果我要做个人投资,我一定投他。”

事实确实如此,从1993年到2000年,李一男率领研发团队,在和国际巨头的竞争中表现抢眼。这段时期,华为市场营收从4.1亿狂增50倍,超过200亿。

2000年,为了给老员工创造更多发展机会,也为将来在市场上“团战”做准备,任正非发起“内部创业”。

李一男也主动参与这股内部创业大潮,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李一男竟然“叛变”,他带着用华为内部股份兑换的价值1000多万元的华为设备北上创建“港湾网络”,不久获得美国华平、淡马锡等机构近亿美元的投资。

关键是,李一男对华为产品的优势、劣势都十分清楚,港湾网络得以在市场快速进击,销售额很快破亿。与此同时,李一男还到华为挖人,2001年,上百号华为核心研发人员加盟港湾网络。

不要小看这种势头,本质上,是在挖掘华为的“护城河”。后来,任正非回忆说,2001年至20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临崩溃的边缘,公司很多人效仿港湾,在风险资本的推动下,合谋偷盗公司的技术和商业秘密。

2002年,华为出现公司历史上第一次负增长。

这之后,任正非接连出手,对于使用港湾网络设备的客户,华为予以回购,且买一送一;港湾中标的,华为甚至可以白送;同时,展开“反挖人”行动,港湾网络一个研发部门被整体挖走。更重要的是,华为以侵犯知识产权的名义,向其发去律师函,要提起诉讼。

一系列彪悍措施,港湾网络无力应对,2006年6月,并入华为。经此一役,任正非重新稳定军心,把华为拉回了发展轨道。

与港湾网络对战的同时,任正非经历着生命中的另一场劫难。

2001年,任正非的母亲在云南昆明买菜时遭遇车祸,等他赶到昆明,母亲已经离开人世。

母亲去世前,还给任正非留下几万元存款。在她的观念中,做生意不会总是一帆风顺,这些钱可以用来帮任正非“救急”。

失去至亲,对任正非打击很大,但在发展的道路上,华为又遭遇“强敌”。2002年12月,美国通讯巨头思科提出,华为侵犯了其产品知识产权,要求华为承认侵权、赔偿,并停止销售产品。

2003年1月,思科在德克萨斯州联邦法院对华为发起专利诉讼,诉讼内容长达77页。华为拓展国际市场已有三年时间,思科意在阻击华为,对此,任正非带领华为发起“绝地大反击”。

很快,华为组建由多名副总裁领衔、多名专家参与的“应诉团队”赶赴美国,一边积极沟通,一边让美媒认识真正的华为。胜负关键是,华为与思科的源代码是否雷同。

2003年10月1日,双方律师对源代码的比对工作结束,得出结论:华为的产品是“健康”的。第二天,思科、华为达成和解。

这场诉讼,没有打垮华为,反而使其在国际市场名声大噪,产品更赢得诸多国际客户的青睐。

但在这个时候,任正非也感觉到,按照当时发展的状况,华为会达到世界先进水平,“那时美国一定会打击我们”。

为提前应对这种状况,任正非给华为规划了两条道路。其中一条是,生产拖拉机。

看到拖拉机,是不是有种违和感?恰好相反,任正非称,当时中国拖拉机1000美元一台,但是存在常漏油、发动机不耐高温等问题,华为想把洛阳等所有拖拉机厂买下来,用向IBM学习的IPD方法解决技术问题,将拖拉机价格提高到2000美元,创造世界上最大的拖拉机王国。

第二条道路是,绝大多人继续走通信道路,不过,得戴着摩托罗拉的“帽子”。在手机市场,当时摩托罗拉、诺基亚并驾齐驱,从电信设备商起家的华为刚开始做手机,任正非准备把华为以10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摩托罗拉,且“已经签好了合同”。

任正非坦承:“希望卖给摩托罗拉,就是为了戴上一顶美国的‘牛仔帽’,公司还是几万中国人在干,也是体现中国人的胜利。资本是美国公司,劳动是中国人,这样有利于在国际市场扩展。”

由于摩托罗拉CEO被免职,新任CEO拒绝签署这笔交易,华为最终没有“卖身”,也没有转去生产拖拉机,而是接着干通信行业。

在通信行业,一开始,任正非并不想做手机。

当时,小灵通被视为移动手机的低成本替代品,业务相当火爆,不少人想让华为投资小灵通,任正非几乎每天都会收到高管的报告,催促其支持小灵通业务。

为什么高管纷纷“上书”?

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资金被任正非主导,投入到3G研发之中。据媒体报道,那时候,监管机构预计最早将于2003年批准3G,但到2009年中国首次发牌前,华为已经在3G领域投入了60亿元人民币。

眼前赚钱与提前烧钱卡位,形成强烈“落差”,作为华为掌舵者,任正非承受巨大压力。他表示,“我每看到一次报告,就是一次内心的纠结折磨,痛苦得无以复加,可能抑郁症也是那个时候变得严重的。”

任正非的传记作家田涛透露,华为员工曾告诉他,任正非无法入睡时,会打电话给他们说,担心无法支付每月3亿元人民币的员工工资。

田涛还表示:“任正非六七年前曾向员工透露了一个秘密,他自己曾多次有过自杀的念头。”

好在熬过艰难时期,华为3G上的投入,获得丰厚回报,以此为切入点,深耕通信业务,同时加码技术研发,建立了庞大的业务群。

尽管和任正非早年预判的一样,华为遭到美国“打击”,近两年更是掀起“狂风暴雨”,但正如送别荣耀时任正非所说,“艰难困苦的锻炼,过几年也许会使我们变成一棵小铁树”。

“那些打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可以说,华为正是在不断解决问题、渡过劫难的过程中走向强大。

上个月,华为发布2020年三季度经营业绩。2020年前三季度,华为实现销售收入671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净利润率8.0%。华为表示,2020年前三季度业务经营结果基本符合预期。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