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愿有条件离任,希望借选举人团投票翻盘

subtitle
iWeekly周末画报 2020-11-27 16:38

继同意拜登阅读美国总统每日简报后,特朗普再次就权力交接做出更大让步。当地时间26日,特朗普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表示,如果选举人团最终投票选出拜登,他就会离开白宫。特朗普曾在2016年大选中依靠选举人团成功入主白宫,今年的他是否还有可能“复制奇迹”?

特朗普“让步”但不肯认输

据CBS报道,在感恩节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询问特朗普,若选举人团最终投票选出拜登为下一任总统,他是否会离开白宫。特朗普回答称:“如果他们那样做,那他们就犯了个错误。但我当然会(离开),这你应该是知道的。”

据了解,这是特朗普时隔半月后首次正面回答记者关于大选的提问。路透社称,特朗普做出了“最新让步”,“这是即将卸任的总统最接近于承认失败的一次表态”。尽管做出“让步”发言,但特朗普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依然表示“不太可能承认败选”,并一再强调计票存在问题。“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知道一件事,拜登没有得到8000万张票,而我的选票远远超过7400万张。”特朗普称,自己之所以说承认败选“很艰难”,是因为存在大规模“选举欺诈”,美国民众会在未来的一两个星期内看见“令人震惊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美国大选规定,总统候选人要想赢得大选,不一定要赢得全美民众的多数选票,但必须获得各州合计538张选举人票中的多数票,即270张以上。目前距离美国大选投票日已过去将近一个月,根据美国媒体测算,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已赢得入主白宫所需的至少270张选举人票,不过特朗普至今尚未承认败选。

选举人团将定于12月14日投票。2021年1月6日,国会参众两院将举行联席会议,清点选举人团投票结果,宣布获胜者。至此,新一届美国总统当选程序才算全部完成。

另据《国会山报》报道,特朗普还向记者表示,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参加拜登明年1月20日举行的就职典礼。通常,前任美国总统都会参加继任者的就职典礼以彰显“美国的团结”。奥巴马在4年前就出席了特朗普的就职典礼。

除了诉讼,特朗普还策划“选举人政变”

据了解,在美国大选中,绝大多数州和华盛顿特区均实行“胜者全得”规则,即把本州或特区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获得相对多数选民票的总统候选人,支持本州或特区的获胜者。但特朗普竞选团队曾试图通过诉讼或向州议员施压,颠覆选举人团的投票程序,获取关键战场州的选举人票。

据《华尔街日报》透露,特朗普曾主动给密歇根州的共和党选举官员打电话,约见该州的共和党州议员。其团队试图阻碍密歇根州选举结果认证,趁机任命亲特朗普的选举人,从而绕过投票结果,一举拿下选举人票。然而,这一计划尚未实施便宣告破产。密歇根州州议会的两名共和党领袖迈克·希尔基(Mike Shirkey)和李·查特菲尔德(Lee Chatfield)在联合声明中表示,他们不会干涉认证程序,拒绝参与任何“选举人政变”或“干预大选”的行动。

不仅如此,特朗普在各州的“选举欺诈”官司也基本都以失败告终。据NBC 27日统计,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各州打了至少38场官司,其中至少26起被法院驳回或“达成和解”,剩下的都还在审理中或暂时未宣判结果。《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法律专家也不看好特朗普竞选团队推翻选举结果的尝试。他们告诉特朗普,“选举人政变”几乎注定失败。“即使密歇根州翻红,特朗普所需的选举人票也远远不够。除非特朗普竞选团队能够在几个关键战场州同时实现翻盘。”

特朗普能再次靠选举人团投票翻盘吗?

特朗普仍在等待选举人团奇迹翻盘,有趣的是,他本人曾谴责选举人团制度是“民主的灾难”,但在2016年大选中,他又改口称“这是个天才般的制度”。在美国的历史上,有5位在普选中落败的候选人最终因选举人团制度成为了总统。

2000年,戈尔在普选中以543895票赢得了胜利,但小布什仍以537票的优势拿下了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州,最终登上了总统的宝座。2016年,希拉里在普选中以近300万的优势赢得了胜利,但选举人团制度还是将特朗普推上了总统之位。

选举人团制度由美国开国先父创立,几乎在确立之初,选举人团制度就遭到了抵制。《财富》认为,“开国元勋们没有预想到政治党派的出现,也没有预想到,1830年代党派间的竞争会使得几乎所有州都遵循着赢家通吃的规则进行选举。”两个世纪以来,该制度引发了许多不满。迄今为止,修改或废止选举人团的尝试已经出现了700多次。在如今的政治格局下,美国总统候选人几乎只需在少数几个关键战场州竞争——在这些州,普选结果的微小变化就可能决定着选举人团投票的结果——其它州则完全沦为了无关紧要的“旁观者”。

皮尤研究中心近期的一项调查发现,有58%的美国人支持修改宪法,让在全国性普选中获得较多选票的候选人成为国家总统,40%的美国人则更倾向于维持现状。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以及《选举人团制度为什么还存在?》的作者亚历山大凯萨尔(Alexander Keysar)表示:“我们的选举制度复杂到荒谬,它早已偏离了初时预设的轨道,如今的政界也远不是原先预想的样子。”“选举人团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们,我们所谓的民主其实并不公平公正,也不具有代表性。”《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的成员表示。“世界上其它先进的民主国家都没有类似的制度,它们这样选择不是没有理由。”

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9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