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许世友延安被囚始末:不甘被抓飞身上房 ,主席两次亲去看望 ,为他解铐点烟 ,对他脱帽致敬

subtitle
文汇报 2020-11-27 15:4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具有特殊性格、富于传奇色彩的许世友,当年在延安曾被囚禁受审过。关于这段历史,说法很多,真情到底如何?曾经在许世友身边工作过十几年的李永春说出了秘密。李老多次聆听许将军对自己在延安被囚禁那段历史的回忆,对许世友在延安被囚禁的来龙去脉有比较清晰的了解。

张国焘被批判,许世友酝酿“逃跑”计划

1937年3月中旬,传来了西路军挫败的消息。西路军的悲剧,点燃了清算张国焘分裂中央,分裂红军的右倾机会主义的导火索。同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关于张国焘错误的决定》,号召开展对张国焘的错误进行批判。

对这一批判,中央严格把握方针政策,把张国焘的错误与指战员的功劳和贡献区别开来,明确指出,红四方面军所犯的错误,应该由张国焘负最主要的责任,对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不怕牺牲、英勇奋战、献身于苏维埃事业的忠诚,表示深切的敬意。对中央的决定,当时正在抗大学习的许世友等红四方面军干部表示理解,并参加到揭发批判“张国焘的错误”斗争中。可是,有的部队在揭发批判过程中,仍然出现了偏差行为和过火言语,波及的面宽了,“牵连”到整个红四方面军,“牵连”到许世友。许世友甚为不满。

1945年,许世友在一份《反省自传》的材料中就这件事进行了详细的回顾和剖析:“到延安后,就有人说张国焘如何长如何短,我也不作声,只要你不说到我的头上我就不管。以后西路军失败,我非常痛心,半月没好好休息,反‘国焘路线’时听了不少胡言乱语,有的说我是托洛茨基,有的说我是土匪。我非常生气,病得吐了血到医院休养。我想,从前反陈独秀、李立三时,我们这些干部只知道他们错了,至于到底怎样错,什么路线、方针错了,我们是不知道的。我也没参加过这么大的斗争会。当时我想赶快打仗,宁肯到前方与敌人拼死,也不愿开这个斗争会。加上下面又谣传要枪决周纯全、何畏、张国焘,我也是张国焘军级干部之一,也不能没有我的事。我自己觉得这样被枪决太冤枉了。我南征北战带了八处彩,没有功劳还有罪吗?那时认为党中央在争权夺利,要把我们搞掉,我这个认识是大错特错了,所以,基本上就动摇了,我的态度是非常不满的,在病中苦闷到极点。我病休中,斗争会一天比一天开得厉害。这时,四方面军的营、团、师、军级干部都来看我,没有一个不哭的。一连三天,尤其是军级师级干部的哭,对我影响很大,过去都是老同事,都感觉没有出路。我想了几天想出办法来了。他们来看我时,我对他们说:我们回四川去,那里有刘子才,他们有一万多人,又是我们的老部下,在这里天天说我们是反革命要枪决,我们到四川去,叫他们看看我们到底是不是革命的。愿去就走,不愿去的也不要告诉中央。到了第三天,有20多个团级干部,2个营级干部,5个师级干部,5个军级干部都愿意走。当时,我们决定不带张国焘、何畏、周纯全,因为他们都要骑马。我们准备步行七天七夜通过汉中、巴山会合刘子才部队再说。一切计划都是我做的,路线也是我画的,还有给毛泽东主席的信都在我身上,准备4月4日夜10时出发。”

许世友不甘被抓飞身上房,刘伯承循循善诱

许世友精心策划的“逃跑”计划不久暴露了。4月3日上午,原计划跟许世友一道回四川的抗大保卫处处长王建安(曾任红四军政委),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不走了。他感到问题严重,向上级做了报告。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得知此事后,极为重视,果断决定,立即将许世友等相关人员逮捕,以防止事变的爆发引起恶劣后果。

下午4时,抗大吹响紧急集合号,召集学员在各队开会,以这样的形式集中学员,宣布许世友等人密谋拖枪逃跑的罪行和中央的逮捕决定。与此同时,陕甘宁边区保安处长周兴已组织人马把许世友等人所在的教室包围了起来。

当保安人员根据要求赤手来抓许世友时,许世友脸红脖子粗地走出教室。他见保安人员没有带枪,心中宽慰一些。他想使出拳脚功夫进行反击,但想到都是红军兄弟,就尽力克制自己,收回了手,尔后转身一个鲤鱼打挺,“呼”地借助一垛矮墙,翻身上了房顶,并大声喊道:“有种的上来,你们上来一个,老子一脚扫一个。”协同来抓许世友的抗大警卫排长邓岳(1983年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岗位上离休),当时还不足20岁,他和保卫处、警卫处的战士,看着许世友飞檐走壁,没有一点办法。许世友不下屋顶怎么办?刘伯承等人闻讯匆匆赶来。刘伯承在张国焘南下时,和朱德一道,保护了红军,维护了红军的团结和巩固,许世友对刘伯承印象不错。刘伯承和颜悦色地对许世友说:“世友,下来嘛,有问题下来讲,呆在屋顶上,总不是个事啊。”在刘伯承的劝导下,许世友才勉强地从屋顶上飞跳下来。

许世友跳下房顶后,气呼呼地任保卫人员将自己五花大绑地带走关进了窑洞。

毛泽东两次看望许世友:中央相信你,我毛泽东相信你

许世友等人被逮捕后的第二天,延安最高法院开设特别军事法庭公审许世友等“组织反革命集团”“拖枪逃跑”“叛变革命”一案。期间,有人主张,鉴于许世友是“主谋”“首犯”,态度又极其恶劣,该判枪决。方案报到毛泽东那里后,毛泽东认真琢磨了这个事件,琢磨了许世友的情况,感到案子有出入,行使了否决权。在许世友被囚禁期间,毛泽东首先托人给许世友捎去一条“哈德门”香烟。徐向前从西路军大败后回到延安,毛泽东就叫徐向前去看看许世友等人,做点打底工作。见时机成熟,毛泽东先后两次到禁闭窑洞看望许世友,并与其促膝谈心,令许世友大觉意外,大受感动,大为振奋。

毛泽东第一次看望许世友,看到许还戴着手铐,他心痛地大声要求随行的警卫人员“快解开”。然后,毛泽东坐在土炕上,给许世友点上一支烟,和他推心置腹地谈起革命道理,说明张国焘的错误所在,第一次看望谈话,许世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有了安全感,对毛泽东已充满感激之情。

不久,毛泽东又来到关押许世友的窑洞。这次,毛泽东一见面就脱了帽子说:“世友同志,你打了很多仗,吃了很多苦,辛苦了!我向你表示敬意!”毛泽东的开场白,再次拉近了与许世友的距离。

毛泽东接着说:“张国焘对鄂豫皖有过贡献,这是事实,但他分裂党、分裂红军,这也是事实。红四方面军的干部,都是党的干部,不是他张国焘的干部。张国焘是中央派到四方面军去的,他犯的错误给革命事业带来损失,性质是严重的,这应该由他自己负责,与你们这些同志没有关系。”

毛泽东还特意对许世友说:“你不要背思想包袱,中央相信你,我毛泽东相信你。你和一些人想回四川去,不是搞什么反革命集团,不是要造反,是一时想不通罢了。”许世友听到这里,不禁心头一热,他没有什么苛求,只求别人理解,感动的热泪夺眶而出。那天,毛泽东和许世友说了很多,临别时,还和许世友一起轻轻唱起了红军歌曲。

也就是从这一次起,许世友真正彻底认清了张国焘这个满口马列主义却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正人君子”的真实面目,最终从思想上、立场上、感情上与张国焘决裂,与广大指战员一起投入清算“张国焘错误”的斗争。当年7月,在毛泽东的提议下,中央撤销了对许世友等人的禁闭处分;1938年1月,党中央又撤销了许世友的党内处分,给他恢复了党籍。

经过这次事件,许世友也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毛泽东,他铁心紧跟毛泽东,保卫毛泽东,至死不休。

——摘编自《纵横》2005年12期


作者:慕安
编辑:周怡倩
责任编辑:张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71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