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美国联邦总务局长致拜登函全文翻译:竟然威胁我家狗,不讲武德

subtitle
广告学霸说文案2020-11-27 00:2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满世界胡说八道。

到处在传:川普认输,联邦总务管理局已经签名,认定拜登当选,开始办理权力交接……

怎么可能?

我细查了一下,一封写给拜登的信,很多人都没有摊开原文来说话,尽是“马保国”的版本。

不过,也不能说“小题大做”,依我看,这封信倒是可以堪称“大作”。

为什么?

首先这事儿,一是川普从来没开口认输,二是美国联邦总务管理局发出的是一份“警告信”,而不是“交接通知书”。

这封信——网上转发的中文版本——由于都是机器人翻译,好多人还以为局长艾茉莉·墨菲(Emily Murphy)女士的语言水平不行。

呵呵。

其实,单就这封信来说,就体现了艾茉莉·墨菲局长有相当的政治智慧和攻防技巧。

全文骂人不带脏字。

更重要的是,艾茉莉·墨菲局长成了主动公开的美国大选舞弊的“人证”。

干说不行。我打算拿出原件全文翻译给大家看,我们一边看一边讨论。

为了照顾文章篇幅,不能逐字翻译,我采用“意译”,但求不走样即可(当然,你有任何怀疑,可对照我附在文章的最后原文)。

这封信是在2020年11月23日发出的,全文只有两页,那些什么礼貌用语不计在内,只有5段内容。

信件没有任何标题,抬头只称拜登为“先生”。

【第一段:谁是总统都还没定呢】

作为美国联邦总务管理局(简称:GSA)的负责人,《总统过渡法案》授权我分配资源和提供服务,协助总统交接工作。

我今天送出这封信,是为了让你知道有哪些资源和服务是可以调用的,但由于最近出现的事态发展涉及法律诉讼和选举仲裁,我必须依法办事,恪尽职守。

【第二段:威胁我是没用的】

我大半生服务于公共事业,一向谨言慎行。希望你知道,我只会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而独立决策。无论是工作内容或日程上,我所做出的决定从来没有受到过任何行政部门官员—包括白宫或局里—的直接或间接压力。

明确地说,我没有收到任何指示让我拖延工作进度。

然而,我确实收到了来自网络、电话和邮件的威胁。除了恐吓我,还有我的家人、我的工作人员,甚至我的宠物,企图强迫我做出不合时宜、操之过急的决定。

不过,纵然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仍然选择坚守法律底线。

【第三段:又不是我来任命总统】

与媒体那种含沙射影的报道正好相反,我不但不会慑于淫威或偏袒某一方去做决定,反而更加坚信法令要求GSA(联邦总务管理局)的行政长官应该去慎重辨别—而不是强行认定—何人是显而易见的当选总统。

遗憾的是,现行法规没有为这个过程提供具体步骤或标准。所以,我参考了涉及法律诉讼和未完成计票时的选举先例而行事。

GSA并不能去裁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票的结果,也不能去认定这些司法程序是否合理或正当。这些都是宪法、联邦法律和州际法律留给有管辖权的法院对选举程序进行认定和仲裁的问题。

除非国会修正法案,否则,我不认为一个主责联邦政府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服务机构应该凌驾于由宪法来约束的选举过程。

【第四段:你可以了解情况】

你应该也知道,GSA的行政长官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去挑选或证明谁是总统大选的获胜者。

与之相反,在法规当中,GSA的作用极其有限:仅为总统权力交接提供相关资源和服务。

正如前述,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涉及法律裁决和选举结果认证,我认为你可以先根据要求去了解《法案》第3部分所述的选后交接的资源和服务都有哪些。

但最终来说,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来决定。

【第五段:先提交报告,合法合规才能得到支持】

依公共法案等规定,2020年12月11日之前,可以提供630万美元来支持相关法定事务。

此外,公共法案还授权100万美元可用于为被任命者提供培训课程和交接指引等事项。

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总统过渡法案》第6条硬性规定必须提交正式报告,符合这个条件才能允许你从GSA获取服务和资金。

以上就是信件的主要内容。

整个看下来,是不是感觉离交接什么权力还远着呢?从拜登的角度来说应该是渺茫才对哦。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墨菲局长这封信相当于给了拜登一颗“软钉子”

信里好几句话品起来都另有深意。

我圈一下重点。

【原文1】

I was neve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pressured by any Executive Branch official—including those who work at the White House or GSA—with regard to the substance or timing of my decision. (大意是:到目前为止,我做的所有决定没有受到任何来自白宫方面的直接或间接压力。)

这句话就澄清了川普阵营没有任何小动作。并且话锋马上一转,说从自己、家里人、员工,到宠物都被威胁,那帮家伙简直不是人。

明白了吗?墨菲局长骂人不带脏字:你拜登就是一个渣男,龌龊到连我家狗都威胁。

其实这是一段不寻常的文字。

你们谁见过一家公司的HR给应聘者发一封入职通知书,还特意附上一句话:恭喜您获得心仪的职位,我是受了恐吓才给您发的通知哦,请按时来报到,亲……

墨菲局长特别的用意在于:把一份体现了拜登舞弊行为的“证据”公诸于世,而且自己还是“人证”。

让所有人一目了然,拜登的恶劣行径。

今后,墨菲局长只要掉了一根头发,就可以把帐算在拜登头上,知道了吧?

只要有任何一个暴力动作出现,立马可以定性为“政变”。

说真的,要是打几个恐吓电话就能当上总统,那么美国就不会有华盛顿、林肯和里根他们这些伟大人物存在了。

拜登真以为可以“霸王硬上弓”吗?

再接着看重点。

【原文2】

I do not think that an agency charged with improving federal procurement and property management should place itself above the constitutionally-based election process. (大意是:我不认为一个主责联邦政府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服务机构应该凌驾于由宪法来约束的选举过程。)

很多人认为只要联邦总务管理局开始做过渡准备工作,就意味着拜登的总统职位获得了官方认可。

这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墨菲局长表面上在放低姿态,实质上就是在怼拜登:痴心妄想!

联邦总务管理局作为一个政府后勤部门,支持的对象必须首先具备合法性。

不然你凭什么去拿资源和服务?

【原文3】

I remind you that Section 6 of the Act imposes reporting requirements on you as a condition for receiving services and funds from GSA.(大意是:我要提醒你,《总统过渡法案》第6条硬性规定必须提交正式报告,符合这个条件才能允许你从GSA获取服务和资金。)

这句话把整封信的最终意思都表明了:你要有充足理由说明自己拥有当选总统的资格,才能获得交接服务。

我觉得这一点很巧妙,非常巧妙——反被动为主动。

言下之意就是:不是我认证你,而是把你的认证结果拿给我看。

这成了拜登要“自证清白”。

可是,目前司法大战才刚开始拉开序幕,各个关键州的法律诉讼正在启动,几个州的点票结果无法认证。

显然这堆事情让拜登不太可能有什么漂亮的报告可以递到联邦总务管理局墨菲局长的手上。

看出来了吧?

可爱的墨菲局长“接、化、发”,撂倒拜登。

上面说得有点多,实际上墨菲局长写给拜登的信说“人话”就是:

八字还没一撇,威胁我有个屁用,老子讲法律,你个渣男懂不懂规矩?我这里什么都有,你打完官司再说吧。

附原文:《2020年11月23日美国联邦总务管理局至拜登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438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