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不联系拜登,打破了美国总统交接权力的流程吗?

subtitle
爱佛僧 2020-11-26 15:19

拜登的总统位置算是坐实了,中国也已对拜登表示祝贺。离拜登入主白宫,仅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但拜登在当选总统后的首次采访中称,“特朗普本人还没有联系过我”!

拜登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很有风度,面带笑容,语气平和。这多少让人对特朗普的气度表示怀疑。因为按照惯例,美国总统交接时,还是表现得很“温和”的。想当年奥巴马卸任总统,特朗普上位,奥巴马称他熬夜到两点看结果,然后祝贺特朗普。

但这一点,其实只是政治风度,并非总统交接的必要流程。美国的政治体制目前本来就是党派轮流制,用中国的话说就是“轮流坐庄”。今年不行,下次再战。所以,一般情况下,上一任总统确认败选,一般都很有风度地祝贺对方,优雅离去。

特朗普偏不这样干。这跟特朗普的性格,以及此次美国总统竞选暴露出的大选问题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新旧总统的交接,一般是在大选确定之后,便进行有序的权力交接。因为这是 1963 年美国国会为保障国民始终有一个高效运作的政府,而制定的一系列法律。

因为,“政府业务交接引起的任何中断都可能产生不利于美国及其公民安全和福祉的后果。”

所以这个交接期预留得比较长,一般为两个月。

总统大选一般在11 月初即出结果。确定结果后,即可进行过渡和交接,整个期限大约两个月,新总统于第二年的 1 月 20 日卸任。

在这段时间内,败选不得连任的总统还是总统,也可以继续住在白宫之内,“空军一号”的总统专机也还是属于他的。

不过,从败选确定开始,前总统的一些权力还是受到限制的。尤其在国家安全问题方面,其实部分权力已经开始往新总统方面转移。

美国总统是手握钱袋子、枪杆子的大任,既是元首,也是三军统率,肩负的责任很大。在过渡期内,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引发问题。

所以,美国人对于总统过渡期的每一天甚至每个小时都给出了一定的流程限制。

比如此次拜登当选,他在大选结果确定那天起,就已经开始接手超过1000页的政府手册和200页的《美国政府政策性和辅助性职位》手册,上面列有约9000个需要总统重新任命的职位。

同时,必须立即组建和任命自己的内阁,加上白宫、各政府的职位,总数约几千个。还要跟参议院确认近 1200 个职位——很多职位需要参议院通过,这就看总统的能力了。

一般情况下,从 11 月 20 日期,拜登的过渡团队就已经得到并可以使用六百多万美元的国家财政拨款,用于过渡期间的费用。

拜登过渡团队的任何成员都可以跟现任的总统特朗普政府内的任何官员进行交流。

还有一个重要的形式要走,也就是,虽然现在拜登可以确认当选总统了,但仪式性的选举人选票在 12 月 14 日才开始算投票。而后将投票结果于 1 月 6 日在国会两院共同的会议上,由议长宣布。

这是最后的官方通告。

接下来,才是2021年1月20日中午12点在华盛顿国会大厦前举行的总统宣誓就任仪式,由大法官陪同,总统对《联邦宪法》宣誓,然后入主白宫。

在这个过程中,前总统,并未被规定必须联系当选总统。所以,拜登在受访时说,“特朗普的办公厅主任和我的办公厅主任已经谈过了”。

两个办公厅主任谈过了,就已经证明过渡在进行,特朗普已经在交接权力。

一般情况下,前总统在此情况下会表现得优雅大度一点,跟当选总统联系表示祝贺,并讨论一些或许是可有可无的话,比如交接有什么问题和想法,当选总统虚心听取现任总统对于国家目前的情况判断和建议。

拜登会客气地请教一下,并让特朗普推荐新政府各职位的人员安排。奥巴马当年就去找克林顿问这个事情。克林顿当然很欢迎。

但特朗普不会这样做,拜登也没这样做。

因为特朗普根本不承认这个结果,承认败选,但不承认这个结果,这就是特朗普。虽然这时候,FBI、CIA、国防部等部门其实已经在过渡。

接下来都是基本程序,就职典礼、演讲、晚会典礼等等。

大家相互之间也都是客套,至少表现出对于《联邦宪法》的尊重。2000 年戈尔以普选票远远领先布什的情况下被最高法院判定败选,也还是很优雅地承认了败选。

因为他不能表示对美国的《联邦宪法》有怀疑。

奥巴马竞选时,各种攻击小布什政府的政策,但交接时也都是彬彬有礼。

唯独到了特朗普这里,表现有点奇怪。

但这其实一点也不奇怪。这也跟特朗普的处境、性格和行事风格有关系。

首先,特朗普的性格以及行事风格决定了他绝对不会联系拜登。

从特朗普的角度讲,美国的法律是没有规定前任总统对于当选总统该主动联系、什么时候联系的。

何况他还不承认这个结果。

在此之前,特朗普团队仍然在多个州提起多项诉讼,要求停止计票、阻止当选证明,并且还有尝试其他补救措施。直至11月16日,所有这些要求都被驳回。

特朗普在此期间,还有一些奇怪的操作,据美媒的报道,11月13日,特朗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首次宣称有一些州使用的数位投票系统“删除”270万张选票,并表示支持他的选票被转移到乔·拜登那里。

更有甚者,上文讲过,总统过渡期,财政部门需要给拜登的过渡团队拨大约 630 万美元的过渡经费,但特朗普当时拦截了这些钱。

也就是说,拜登团队无法获得为“当选总统”提供的约630万美元过渡资金,而后,他们自行筹款。

当然,这笔钱在拜登入主白宫后,一定是会拿回来的。

在 11 月 23 日前,特朗普的联邦总务署拒绝提供办公场所、政府网站地位和机构访问权限,拜登也未能取得听取国家安全机密简报的权限。

直到 11 月 23 日后,拜登团队才有了这个权限。也就是说,拜登团队的权力接收过渡是从此刻开始的,比以往的总统迟了三四天。

11月24日,白宫批准拜登接收《总统每日简报》。

特朗普算是彻底失败了。但他绝不会联系拜登。

他的一系列操作表明了他的抗拒。特朗普性格里面有一些执拗的部分,心理学家指出特朗普无法忍受不同的观点,会对之感到愤怒,并且缺少同理心,这样的人通常会扭曲事实、并攻击述说真相的。

这与特朗普的日常行事倒是很符合。

他们还说,特朗普主要的心理特质包括自恋、自恋型人格障碍、躁郁症、偏执人格。

也就是说,特朗普认定了的事情,很难改变。他认定了选票作假,你给他什么结果什么证据,他都不会承认的,除非你跟他一个立场。

所以,特朗普到现在为止,都不愿公开承认败选,更不要说联系拜登了。

这倒不能称为没有政治风度了,至少从特朗普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

其次,特朗普的经验让他不会联系拜登。

特朗普从未有过这种“失败的”交接经验。他上一次交接权力,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去接收别人的权力的。

拜登倒是有过这种“被交接”的经验。拜登曾于2009年1月20日,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的主持下宣誓就职。当时他是奥巴马的副总统。2012 年,奥巴马连任,他再次宣誓就职。2017 年的 1 月 20 日,拜登就“被交接”,交接人是特朗普的副总统迈克·彭斯,拜登很有礼貌地完成了交接,祝贺了迈克·彭斯,然后跟妻子坐火车返回了特拉华州。

拜登自己是很满足的,因为他也打破了纪录,他是他是继1968年理查德·尼克松之后第二位当选总统的非现任副总统。

特朗普从来没有这种经验。而特朗普从做生意开始,到生意帝国,再到当选总统,从来都是一路顺风。

如今的这种失败,对于他顺风的人生来说,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经验。一时难以接受也很正常。

最后,特朗普还有一个心结。

其实,在费城会议上,美国的那些“国父”们制定宪法的时候,就激烈讨论过总统要不要连任,要当几年。经过几天的讨论,最后才定了 4 年的任期。实际上当初提议的时候,很多人提议总统任期 20 年的。不允许连任。

但后来多方考虑,确定了这种方式。

第一任总统华盛顿,是被提名的,富兰克林第一个提名,而且大家毫无疑义。华盛顿连任一届之后,死活不肯再当总统,要回老家去种地。这才开始了大选。

一旦进入大选,这些大人物都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连任。如果不连任,实在觉得不过瘾。创下第一个不连任总统纪录的是亚当斯,美国的第二任总统,他上台时,以三票优势胜过了杰斐逊,人称“三票总统”。谋求连任时,就被大力发展党派的杰斐逊以大票型击败。

让他抱憾至终。

美国总统连任还是比较难的,除非特殊情况,像富兰克林·罗斯福,从1933年至1945年连任四届总统。

其他都没有人有过这种经历。到特朗普总统,是第45 任、第 58 届总统,届,就是连任次数,那么到这时候,连任成功的总统,也不到半数。

特朗普当然谋求连任。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来得及做呢。推特都没发够呢。

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而失败结果一来,按照他的性格,当然满心的不愿意,怎么会主动联系拜登呢。

没有!

虽然,美国总统交接有很严密的限定,但这个法条是 1963 年因为此前的总统交接问题麻烦而制定的一条法律。其实跟美国的最高法《联邦宪法》比起来,简直算是无法可依。

因为党派的参与,总统换人,实际上往往就是党派之间的势力渗透。里面牵扯的问题和利益非常大,比如交接团队里有很多人实际上都来自大律所、咨询公司、投资公司等私营部门,这些人为总统竞选工作,目的就是提前进入总统班子,熟悉下任政府的基本政策,完事退隐。

恰因为这些,所以总统交接过程中,规定了国安外交等情报信息的强制交接日期,规定权力移交期间总统不得更换国防部长,司法部长、中情局长、国土安全部部长等重要部门负责人。

其他的实际上没有强制要求。另外,根据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在败选后紧急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治安法官的教训,还规定不许即将卸任总统在交接期内不得再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

但上任之后,可以提名,奥巴马在任期内就提名并通过大法官——提名拉美裔女法官索尼娅·索托马约尔担任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拟接替退休的戴维·苏特,2009年8月6日参议院以68票赞成,31票反对通过该项任命。

此外是总统就任仪式上的强制规定比如奥巴马在第一任上宣誓就职时,因为在宣誓过程中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没有将誓词中“忠诚地(faithfully)”一词按照《联邦宪法》规定的顺序说出,所以奥巴马第二天(2009 年1月21日)在白宫地图室重新宣誓,这也扫清对他主政白宫合法性的质疑。

其他的,没有任何硬性规定。没有固定现任总统与当选总统在交接期必须联系交流。除非他们自己愿意联系交流。

也就是说,拜登也可以主动联系特朗普,特朗普可以主动联系拜登,也可以不联系。都无关紧要。

但惯例上如此,特朗普此举,也将会被说成没有政治风度。但,特朗普就是这样的人,他恰恰也是直接地撕下了美国政治中很多虚伪面纱的一个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