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家长批作业”的根子,在于教师也成“打工人”

subtitle
识局2020-11-26 11:14

文/李先生


某家长直言吐槽“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的视频犹如一颗深水炸弹,彻底引爆了家校之间潜藏的各种矛盾,替很多长期压抑却又敢怒不敢言的家长出了口恶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家长不批改作业,老师要求写情况说明”一事又引发舆论关注,单亲妈妈文字背后传达的真实无奈,或许比霸气退群的生命更能引发家长的共鸣。

1

似有针对的是,是太原市教育部门高调出台规定,严禁教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但“严禁教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这个提法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早在2014年4月,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北京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室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义务教育阶段教学行为的意见》,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给学生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学生家长代为评改作业。

到2018年底,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也明文规定不得给家长布置作业或让家长代为评改作业。

但多年来,实际情况没有得到什么改观,家长被迫加入一个又一个QQ群、微信群,课堂延伸到家庭,授课时间倒灌进家长的休息时间。随着今年疫情影响,远程网络授课模式达到巅峰,许多原本坚持传统授课,不希望将课堂延伸到家庭的教师也不得不依赖网络完成基本的教学任务,由点及面的积怨爆发是必然现象。

2

“去行政化”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一个词汇,村居社区去行政化、教育去行政化、某体育项目去行政化等等。行政“浓度”降低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产业化,采用企业化的管理运营模式。

于是乎,基层大量人员改编,存在感模糊的社干编等一律改为企业编聘用制,外包项目基本实现劳务派遣化;各地争相成立教育集团响应产业化号召,教师事业编制也变成了评聘结合的企业化管理。

对以企业员工身份进行教学的教师而言,日常教学目标从阳春白雪的“立德育人”,变成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绩效考核。升学率作为最终考核当然是具有一锤定音的效果,但并不是考核的全部。

3

企业化管理总是朝着精细化改进,最初只是业务规范行止,慢慢就开始入侵私人空间。从打卡、写日报、写总结、拉群布置任务这类正常的管理模式,总会过渡到万事留痕、刁钻指标,甚至规定上厕所时间这种奇怪的方向去。

城市教师们的心态几起几落。

从改革之初担忧“铁饭碗”不保险,到慢慢接受现实,褪去光环,卸下不切实际的虚荣重担,回归教育本职工作,这是一个积极的转变。

随着企业化管理不断深入,数字化、信息化技术推波助澜,考核项目越来越细化,越来越全面。教师们渐渐发现教学任务越来越不单纯,从原来的重视结果,到过程结果同等重视,再到重视过程甚于结果。

这些对于社会上普遍的“打工人”而言,本是稀松平常,见惯了的。但对于教师而言,尽管薪酬一再提升,身份的变化本还是带来了心理落差,一些人开始迷茫,不再对这个职业抱有敬畏心理。

4

社区干部常用“没了企业的命,得了企业的病”自嘲。在去行政化远未完成,企业化不断深入的双重撕裂之下,权利义务不对等越来越严重,成为《劳动法》的真空地带。

这种现象在教育行业其实是也存在的。

但与艰难求生的社工不同,在编教师虽然压力也很大,但没有生存难题,绩效考核乃至最后的升学指标就只是赚多赚少的区别。由于教育资源稀缺,教师培养周期较长,“末位淘汰”雷声大雨点小,如果不是严重违法很难砸掉自己的饭碗。

人一旦没有了生存方面的巨大压力,自然就会追求更为便捷安逸的生活,这是人的本性。

尝到企业化管理甜头或苦头的教师们渐渐发现,这一套方法可以活学活用,借着“家校通”改革的东风,利用微信QQ群或者其他APP,他们甚至能够遥控家长,毕竟比起好动的学生,家长更愿意被管理,效果也更加立竿见影。

这一套,就是管理学中常常提到的“压力传递”,它简单,有效。

5

学校要创名校,不光要有光鲜亮丽的校舍,要有豪华放心的师资队伍,更要有看得见的成绩来支撑。这股压力一部分来自家长们望子成龙的期盼,更大的压力则是来自地方教育部门,因为成绩即是政绩。这也是为什么行政化浓度就算降低,也不会彻底从教育行业中淡出。

行政体系下,压力必然要以政治命令的形式层层分解,层层传递,由上至下一步步落到具体教师,最终摊派到家长头上。这种结果,是行政化和企业化的双重选择,甚至是部分家长的主动选择。

回头想想,为了孩子能够出成绩,应对现实复杂的就业困境,家长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种出格的点子也从没少想过:千方百计找老师补课,要求推广“高考加工厂”模式,熬鹰式培养,甚至赤膊上阵揽下课余教学任务,教育从来都不在一条公平的起跑线上。

因此,想要教育部门自断手臂,在与其他地区竞争时秉持“骑士精神”,怕是难上加难。在这风口浪尖上,无非就是解散或者转移部分QQ群微信群的功能到别处,避避风头,不会真的壮士断腕。

比如每个“打工人”天天都见到的钉钉。

6

作为80后,我们有时也会回顾一下自己当初的上学经历。在没有投影仪,没有家校通,没有各种群,只有教尺黑板讲台的时代,一样有大量优秀的学生被培养成才,在祖国各行各业扛起重担,成为了主心骨。

我们也会细细品味一下,除了行政化和产业化之外,教育它本身是一项社会事业。

公允地讲,行政化是存在禁锢教育这个弊端,却规范了行业;企业化管理固然让教育功利化,却也实实在在提升了教师积极性;追求成才不择手段在国外都相当普遍。时代不同,当然不再能拿传统思维看待新事物。

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张无忌需要用九阳神功来治疗体内寒毒。大家这些年越来越领教到资本的力量,利用产业化去行政化固然是一剂猛药,但假如鸡血打得太过,搞不好就会产生反噬,光出台一两个禁令只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说,教育事业想要不被这种现状撕裂,持续健康发展下去,还是在于顶层设计的返璞归真,明白“教育”这两个字的分量,让已经变成“打工人”的教师们回归本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