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普陀公证处回应“老人送房给水果摊主”:反复确认后办理公证

subtitle
澎湃新闻 2020-11-26 11:12

上海宝山区88岁老人将300万元房产送给水果摊主,引发热议。

11月26日,上海普陀公证处办公室主任周贤春做出情况说明:

1.意定监护是《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确定的一项法律制度,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2.意定监护公证和遗赠扶养协议公证是公证机构根据当事人的申请提供的公证法律服务之一。

3.我们注意到近日媒体报道的老人指定非近亲属作为监护人,并将财产以遗赠扶养协议方式指定非近亲属为受益人的情况。就目前了解的情况,公证员与当事人多次进行了交谈,在反复确认当事人的意思后办理了公证。从当事人在办理公证时的谈话情况和提交给公证处的病历等材料不能反映出当事人的行为能力出现问题。在公证办理过程中,公证员与老人居住地居委会进行了电话联系,询问了老人的情况。

4.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认为公证书有错误的,可以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项公证之日起一年内向出具该公证书的公证机构提出复查。公证机构会在完成复查后,作出复查处理决定。

对于老人亲属提出的异议,建议他们通过正常的法律程序进行处理。

希望媒体的报道客观公正。

5.考虑到老人年事已高,从保护老人的角度,我们再次提醒媒体不要再去打扰老人。

相关新闻:

上海老人将300万房产赠给水果摊摊主 摊主:我心安理得

11月25日,有记者在小区内见到了王老伯以及照顾他的水果摊摊主小游。小游说,自己赡养了王老伯10年,获得老人赠予的房子心安理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向记者出示了除了“意定监护”公证材料外的另一份关键材料——“遗赠扶养协议”材料。


他表示,自己从始至终照顾老人,如今所得都是老人赠予。自己会继续履行赡养义务,也不会排斥老人亲属前来探望。

王老伯,其独子于2017年病逝,但自己本人有六个姐妹,在三年前,老人选择了小区周边的水果摊主让其住进了家中照顾自己。

11月24日,老人家属表示,他们也是看新闻才得知老人赠房一事。

三年前,王老伯生病由家属们送医并照顾,当时医院诊断老人有阿尔兹海默症。

出院时,摊主在家属之前接走老人,家属再登门时被老人骂了出来,家属称老人当时已有些糊涂,总怀疑家属惦记老人财产,而这完全是老人自己想象。

对此,老人所在社区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证实,老人在今年当月(11月)还在小区里迷路,当时老人大小便失禁,且没有穿裤子。

另外,王老伯家属也出具了当时老人生病时前去探望的照片,以证明她们对老人有过关心,并非置之不理。


他们家庭群的部分聊天记录也被晒出,可以看出他们对老人病情的重视。


因此,王老伯的家人非常担心老人所作出的这份“意定监护”是否能得到妥善执行。

他们认为这些钱财给陌生摊主他们并没有打扰和骚扰过他们,但是赠与房子这件事,他们并不能接受。


上海88岁老人将房产送给水果摊主,澎湃新闻采访各方当事人

11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随老人的妹妹和外甥女,来到老人家。

2020年11月25日,上海宝山区,老人所住的小区。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邓玲玮 图

老人家住三楼。记者进来时,老人坐在自己卧室的靠椅上,头戴着绒线帽,穿着深色的棉衣,脚上穿着灰色棉拖鞋,在他房间的门后面,放着红白相间的痰盂。

老人房间对面是小游一家住的房间,小游的房间放着一张床和一个木制的上下铺,下铺有门帘。老人和小游两房间中间是卫生间,看起来有些破旧,但是还算干净。

记者到访时,老人在自己的屋内,小游和他的儿女在客厅,他们时不时会进来看下老人,老人能准确地喊出小游女儿的名字。

看到自己的妹妹和亲戚来,老人开启谈话模式,声音洪亮,会不时咳嗽两声。看到有记者来采访,老人靠在椅子上说“城隍庙要打烊了”。

对于老人的赠房行为引发的争议焦点,澎湃新闻采访老人,对话水果摊主小游、老人家属、老人小区邻居。

小游称,已经和老人做了意定监护和遗赠抚养协议,其中的遗赠抚养协议对于受益人履行赡养义务有严格的义务要求,否则遗嘱订立人可取消财产赠予。

老人家属则表示,气愤不过自己一方被刻意贬低,小游对老人“动机不纯”。

澎湃新闻将持续关注此事。

老人:情况已经说定了,我已经92岁了

11月25日晚,记者们随着老人的妹妹及外甥女进入老人家中,老人躺在躺椅上,言语中透着神志不清,略显疲态,他说:“城隍庙要打烊了。”

对着两名家属,老人说:“他们想法和我两样的,他们要我房子。”

外甥女说:“没人要你房子呀,大家都希望你生活得很好。”

老人妹妹说:“你高兴,你送给谁我们都不说,只要你活得开心,能够健健康康,我们就高兴了。”

老人回答:“情况已经说定了,财产也不多的。我已经92岁了。”

采访中,关于房子的问题,老人突然说起了“领导来决定,我不管的”。

问:谁的领导?

老人:“这里的垃圾站,有站头的晓得伐?有领导的呀。”

问:爷叔,你要把房子捐给谁?

老人高声回答:“这房子是我的,我非常清楚,送给他们!送给垃圾站!我不要了,我也没办法拿去,没人接受,情况就是这样。”

小游水果摊所在的菜市场

水果摊主小游:老人大概一个礼拜前开始糊涂

问:如何看待老人将房子送给自己一事?

小游:2017年3月7日,老人立的遗嘱,当时老人办遗嘱时,需要开居委会知晓情况证明。我找到居委会,居委会不给开。

小游出示遗赠抚养协议

2019年,我才去做了公证,因为我不做公证,亲戚不承认的话,我就照顾他十年,到时候这房子也跟我没关系,虽然他说给我了,写了遗嘱。2019年,我和老人去做了意定监护和遗赠抚养协议。

(注:遗赠扶养协议是以立遗嘱的方式订立,遗嘱订立人将财产留给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对于受益人履行赡养义务有严格的义务要求,遗嘱订立人可在受益人未履行赡养义务的前提下,取消财产赠予。从这个角度来说,也是对王老伯晚年生活的一种保障。)

问:老人当时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小游:虽然之前老人确诊阿尔兹海默症,但说话还是很正常。2017年到现在,老人之前都很正常,是最近这段时间才这样,小区里面居民都看到的。

老人是大概一个礼拜前开始糊涂,原因就是老年痴呆。

问:老人儿子去世、自己住院时,家属有没有去?

小游:之前老人家儿子过世,是我一手操办的,去了火葬场才看到没有其他人,那会老人才说,亲戚都不来,也不开追悼会了。

老人住了19天医院,我每天睡不够四个小时,老人住院期间我都在医院大厅躺着睡觉。

问:老人家属是否拒绝看望老人?

小游:我没说不去看,我是说老人生病那会儿,所有亲戚都来,大概一周后,很少来了,要么一起去,要么一个都不去,包括出院前三天,没有一个亲戚去。他清醒了以后,都不来了。

我从始至终照顾老人,如今所得都是老人赠予。我会继续履行赡养义务,也不会排斥老人亲属前来探望。

老人家属:当初不要你房子,怎么会现在要你房子呢

问:怎么看待老人把房子送给别人?

老人妹妹:从2017年,我们就知道哥哥给他40万元,房子给他,祖传的翡翠也给他了,我哥6000元退休金,工资卡交给他,我们都知道,但不会去打扰他,只要你好好对待老人。

这套房子是动迁得来的,动迁前的房子本来是我住的。后来我支内去了,我妈看我有孩子,户口和我一起迁走带孩子,这里我哥进来住了,大家都同意了。如果要房子的话,当初就可以不同意。当初不要你房子,怎么会现在要你房子呢,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啊。为什么我们那么气愤,因为你(小游)说话太伤人心了,不能抬高自己贬低别人。

问:你哥哥为什么会认识小游?

老人妹妹:我哥哥平常会到处走走,走到了小游水果摊旁,他有凳子,就坐坐,大家聊聊,时间长了,就熟悉了。

小游水果摊总有损坏的水果,就给我哥哥吃。有时带水果给哥哥。他说:“你们不用买水果,小游这边损坏的水果吃得挺多。”这里的损坏,不是指烂掉,就是时间长了熟透了。

小游有女儿,实事求是地说,她还是天真无邪的。她看见老爷爷,“爷爷,爷爷”叫得很亲切。我哥哥家中两个人都有精神疾病,在这样的家中,他多么压抑,孩子来叫他,他很高兴,就领孩子去麦当劳、肯德基吃东西,或买些玩具送给她。

有来有往,感情就更好了,于是,我哥拿出40万元,打到了孩子的卡中,算是学习基金,他还想认孩子作孙女,甚至到居委会说,要把孩子户口报进来。居委会说这有政策,不能报,就没成功。

他没享受过天伦之乐。

问:老人儿子走掉后,你们有没有照顾过老人?

老人妹妹:哥哥个性强势,家中五个女的,一个男的,他在家中是独子。大家都蛮尊敬他,听他话。这样的情况,养成了他强势、固执、自以为是的性格,我是这么认为的。他认准的理,十头牛都拉不回。

当他孩子走掉后,他就一人住在房子里。我们劝他去养老院,硬件好,吃的可以挑选,他不肯去。我哥的儿子死后买墓地花了26万元,是小游陪着去的。我哥对我们说,你们不用管了,我已经和小游讲好了,他会陪我去落葬的。

我阿姐身体不好,我到晚上身体也不好,他说你们身体也不好,别来了,我阿姐说我们有孩子能来,他说不用不用。这时和我们真的还蛮好,对我们笑嘻嘻。我出现时,他还和别人说,这是我妹妹。我去他家和他合影,他还很开心。

问:老人住院时,你们有没有去医院?

老人妹妹:2017年我哥生病后,突然态度180度转变,讲话也听不进了。在医院对我妹妹破口大骂,我妹妹哭:自己都八十几岁了,又是癌症病人,我这样照顾你,为什么还要被骂?

护士就劝她,不要伤心,这是病人,说话不作数的。

这天为何是小游送医院?因为我哥要每天去摊位报到,这天小游可能觉得老先生怎么不来了,就去看看我哥,他钥匙也有,样样交给他了,一看就不好了。

后一次,居委会去了,觉得我哥毛病挺重的,要送医院,我儿子把他从三楼背下来。这一点,小游全部否定掉了。

其实在医院,晚上有护工,白天都是我们去陪,还陪了两晚通宵。我们都可以当面对质。

我妹妹以前还和我说,谢了小游几次,他关心我们哥哥。我们也放心了,哥哥有个人照顾了,我们是这样想的。现在倒过来这样,说我们家都没感情,说自己在医院从早陪到晚,难道我们那么多人没有去医院吗?真是动机不纯。

小游现在被宣传成正能量的人,这个正能量上我要打两个引号,为了财产,不能诬陷我们。

居委会工作人员与小区居民说法

11月25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老人所在的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老人家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看着水果摊主家9岁女儿从小长大,很喜欢她,甚至还想帮小姑娘把户口转到上海,“他一直带着小姑娘去买东西吃”。

上述工作人员称,他们经常上门走访老人,过年过节都去慰问。老人之前身体还挺好的,“一直在外面兜”,并且一直都能自己买菜买东西。近两年身体不好了。最近这段时间,她发现老人出来得比较少。

该工作人员称,老人的妻子和儿子都已去世,兄弟姐妹有五六个。对于老人与家属的关系,她不便透露。

“他(小游)捡了‘大皮夹子’。” 小区居民私下里会用俗话说水果摊主很幸运。上述居民说,她经常看到,因为老人腿脚不方便,水果摊主推着老人带他出去,已经有好几年了。

“水果摊主对老头子很好的,他的小孩一天到晚被老头子领来领去,人家小孩都叫他爷爷……爷爷。”

“我也搞不懂老头子为什么会把房产给陌生人,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人家觉得送给他蛮好。”居民认为,这样的事你情我愿,人家愿意给他,他愿意给他养老,这也是好心有好报。

老人将300万房产送给水果摊主 家属发声:他老年痴呆

11月24日,老人外甥女吴女士告诉记者,家属在老人2017年住院期间,多名亲属前往照护,并非此前报道中的无人到场。此外,老人2017年摔倒住院时就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症,对于老人意定监护的有效性表示质疑。


老人住院期间 家属排班前往医院看护

24日下午,记者在宝山区一小区见到了老人的外甥女吴女士及老人的妹妹等亲属。对于此前媒体报道中提到的亲属不联系等情况,他们表示难过又愤慨。“我们是其乐融融的家庭,2017年老人摔倒住院,家里人建了微信群,排班前往医院照护,现在说我们不联系,让老人的几个妹妹都很心寒,备受煎熬。”老人妹妹王女士告诉记者。


据了解,老人共姊妹6人,目前在世4人,分别在上海、海南等地居住。老人的老伴去世后,其儿子曾在银行上班,后来因为精神疾病突然去世。老人儿子去世时,他的亲属们曾联系老人,希望赶过去帮忙买墓地,一起处理后事,但老人称自家附近的一个水果摊主已经帮忙办好了,墓地也买好了,不让家人前来帮忙。“当时我哥哥说,这个水果摊主对他很照顾,自己也很喜欢水果摊主的小孩,说我的身体不好,就不要来了。”王女士告诉记者。

2017年7月5日,老人在家中摔倒住院,外甥女吴女士接到电话后,和家人一起将老人送进医院。当天,家里亲属们建了微信群,白天排班轮流去医院照顾老人,晚上则为老人请了护工。吴女士告诉记者,老人在海南的妹妹专门赶到医院,看望哥哥,给哥哥喂饭。不过,老人住院期间,精神不太好,经常骂人,有一次从凌晨1点多,骂到4点多,医生给家属打电话,家属去了,才停止。

吴女士告诉记者,2017年7月25日,老人出院。家属赶到医院时,老人已经不在医院,由水果摊主接回了家。办理出院小结的时候,家人得知老人已经有了阿尔茨海默症状。

出院时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症 家属质疑意定监护有效性

记者从家属出具的一份出院小结上看到,老人被诊断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老年痴呆)等病症。据了解,老人出院后,这几位家人曾想上门看望,但老人那时候精神不好,以为家里人来争家产,对家人大骂。从此以后,亲属们和老人断了联系。“只要电话里听到舅舅洪亮的声音和他健康的消息,我们也不想过多打扰舅舅和摊主。”吴女士说。

直到最近,媒体报道了老人通过意定监护的方式将房产赠予水果摊主,同时称亲属们无人问津。“看到报道,我们很伤心,不照顾老人有违孝道,我们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吴女士告诉记者。

吴女士告诉记者,老人住院时,水果摊主曾前往照顾,当时他对家人也比较客气,说家属们都忙,他来照顾老人就行。“当时,我们就知道老人把家里的现金等都给了水果摊主,住院费用都是他来付,对此,我们都没有意见。”

现在,吴女士和家人对于意定监护的有效性表示质疑,同时对于舅舅未来能否得到有效照顾表示担忧。为此,吴女士和家人们曾前往为老人办理意定监护的上海普陀公证处,咨询何为意定监护,以及如何界定。“我们比较质疑的是老人有阿尔茨海默症,行为不能自主,公证员如何做出的公证。”吴女士告诉记者,公证员告诉家属,为了做意定监护,曾前往小区等做了多次调查,征求老人意见,并表示当时老人精神状态很好。

记者从老人所在小区居委会处获悉,公证员并未就此事前往居委会了解,“我们知道,水果摊主对老人比较照顾,有时候老人生病,他会来居委会借轮椅。不过,老人精神不太好,最近还曾在小区里走失。”老人所在小区居委会主任沈女士告诉记者,水果摊主曾咨询多个公证处,希望成为老人的监护人,居委会曾接到宝山公证处的咨询,了解到老人的情况后,并未给老人做公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776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