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胸中脱尘,自然中神来一笔

杨云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云鹤

出生在仙桃市荆楚文化重要发祥地的杨云鹤,从小对于古典意境的痴迷,虽然父母是戏曲演员,哥哥姐姐也是剧团乐队的,杨云鹤在这种丝竹之声与戏曲故事所熏陶,至今还保持着每日抚琴的习惯。


然而他选择的职业却与戏曲无关。因为从小对于古典意境的痴迷他在中国画中找到了归属感,这也是他进入中国画最关键的一步。


自小便坚定了绘画志向的他,在湖北华中师范大学附中就选择了美术专业,之后又考入了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


为了自己的艺术梦想,杨云鹤怀着一腔抱负,最终选择来到北京,他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一年后,看到北京画院的招生启事便报了名,先后在王文芳工作室和王明明工作室,专攻中国山水画,此后,便走向了职业画家之路。


《与疫情赛跑的中国速度》

68cm×32cm

胸中脱尘,自然中神来一笔。”评论家王镛曾高度评价杨云鹤中国画的气韵。

杨云鹤对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让他对山水画有着一种近乎虔诚的文人情怀。这种情怀使他对山水情境与意蕴不光有理论,更有南柯一梦式的融入感。这可能与他从小生在戏剧家庭长大有很大的关系。从小喜欢绘画的杨云鹤,父母并不懂得绘画,他只能跟剧团里的舞台美术师傅学习一二,戏曲的服饰、舞台美术效果、道具以及化妆与演员的身段等,都让他觉得美不胜收。

《与疫情赛跑(一)》

68cm×32cm

山水画的意境人生

杨云鹤紧紧地抓住山水画,刻苦专研数十载,其中戏曲的情境与山水画的意境不谋而合。杨云鹤的山水画既有意境的深情,亦有北宋巨障山水画的精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是古人关于书画创作的标尺,对后来者影响深远,杨云鹤也不例外。

《楚江云霞图》

362cm×146cm

《齐鲁锦绣图》

496cmx242cm

《灼灼青山》

180cm×192cm

《云壑青泉图》

180cm×96cm

杨云鹤有着扎实的传统山水画习得经验,一脉相承的宋元明清风格,其背后是对于传统的一种弥散,艺术经验与山水精神从古人借鉴过来,已经成为了杨云鹤山水画内在坚实的根基。《山霭氤氲》是杨云鹤山水画代表性的作品之一。群山层层相叠,繁盛的山林草木,高低错落,将北方山水的面貌表现得淋漓尽致。山间点缀着三三两两的农居,还有樵夫正在曲折的山路上行走,家犬正在为主人引路。这让山水的幽深中,多了几丝的人情,生出几分感动,这点睛之笔也成为整幅作品中最引人入胜的地方。

《山霭氤氲》

134cmx68cm

《云起天堂寨》

96cmx180cm

在每一幅山水画中,都可以看出杨云鹤有自己创新的点题设计思维,而这也是古典意境山水的深度隐喻。例如《今日天气佳》中,高耸入云的山,本应是黑山茂林,但画家却刻意让一片靓丽的山色与水光、云气融然一体,呈现出一种被镀上光的质感,尤其是水面,清晰到可以看出有五条游动的鱼,就连原本的高大挺拔的苍天大树,也显露出细枝茂叶的痕迹,这都说明了“今日天气佳”。用一种全新的表现手法表达这一主题,在山水画中并不多见。

《今日天气佳》

68cmx13cm

而杨云鹤以大气磅礴见长的山水画中,构图上也不乏巧妙的构思,每一幅作品都能看出作者别出心裁的用意。如《天涯倦游客》,在表达作者意兴阑珊之时的一次触景生情的意境,从构图上看,群山显得诗情画意起来,松柏在山间郁郁葱葱,而山色却被作者以枯黄色渲染,尤其是题款处有一种书卷被烧灼般的痕迹,也是他的刻意为之,似在表达一种故交情谊、古卷意境。

在修习传统的经典绘画,以求在艺术表达上达到人与山水强烈共鸣的同时,杨云鹤也在不断地消化掉经典,使之与当代真正融会贯通。杨云鹤的山水画无疑是丰富多样的。从山水画中的平远、平视、深远、高远等构图的多元化,以及山水、河流、树木、云雾等意象,不仅有深情温暖的村庄、樵夫,亦有超现实的宇宙之观。

《天涯倦游客》

68cmx134cm

《杜甫诗意》

134cmx68cm

继承传统上的突破与创新

除对传统山水画的追寻,杨云鹤的陕北高原“塬上系列”也是其风景画的代表作品。杨云鹤经常到处写生,去过很多的大河名川,而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陕北高原。嶙峋的黄土地上,一片开阔的平原呈现出一种旺盛的生命力,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陕北人温和中庸、为人厚道、诚信重义的个性特点,也让这片土地孕育出特有的文明。

正在创中的杨云鹤

作为一名闯入者,杨云鹤一开始就与陕西有了某种说不出来的默契。这些年,杨云鹤在表现黄土高原苍茫而贫瘠的面貌时,有意识地把传统山水画的表现手法介入到这一系列作品当中,像山水画中的“披麻皴”等技法,正与黄土高原这种风格、追求一致。杨云鹤认为,所有的绘画,不应该建立在对图式的创新,而应该是在传统中创新,对经典的理解与再创造,这才是中国画应该追寻的境界。杨云鹤还将对古典文学、哲学、老庄思想、儒学的理解与吸收,融入到各种形式的作品当中。

《塬上春阳》

180cmx192cm

他的《塬上春阳》描绘出陕北塬上低矮的黄土山,有贴着对联的窑洞大院,院子里还能隐约看到柴火整齐排得很高,在大院上面还有一户人家,大片开垦的空地,劳动气息的场景扑面而来。杨云鹤用精细的手法,把陕北裸露在外的高原冲刷痕迹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对黄土高原的描绘与表达,是改革开放以来才逐渐兴起的一种扎入生活、反映人民生活主题创作中的一部分。”但正是基于对传统的认知,才对黄土高原系列的创作与表达上有了新的突破与创新,这都与杨云鹤这么多年对传统的学习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塬上物语之二》

180cmx192cm

《家山忆事》

196cmx182cm

杨云鹤在黄土高原创作中,刻意避开大山水的创作,而是在笔墨精微上下功夫。他认为 :“中国画与西方绘画不同,价值主要是对传统文化精神高度的一种反映,核心竞争力也主要体现在传统上,它崇尚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一种命运共同体的价值理念。这也是中国画从诞生之初,就一直在遵循的这样一种价值观,无数的有识之士不断追寻着天人合一、无为而有为的境界,才成就了中国画在世界之林中独树一帜的地位与影响力。”

杨云鹤一直以来秉承的正是对传统精神的传承与创新,并且立志在传统当中找到当下中国画最核心的价值理念,在古人先贤的智慧当中开疆拓土,这种意识,无论是传统山水画,还是陕北高原的风景人情,杨云鹤都在践行描绘当下、扎根生活的创作理念,亦在传统与当代的转换当中,形成了自成一体的创作面貌。对一个艺术工作者来说,这才是杨云鹤最宝贵的财富。

-END-

今日编辑 里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