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谭元元:作为艺术家,永远都要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

subtitle
文汇报 2020-11-25 19:5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沉淀多年后,看自己跳过的作品有不一样的感受:依然还有待提高。作为艺术家,永远都要看到不足的地方。”著名芭蕾舞蹈家、旧金山芭蕾舞团首席谭元元今天上午走进了上戏舞蹈学院的大排练厅,云上连线前艾文·艾利美国舞蹈剧院首席舞者德斯蒙德·理查森,为观众带来“足尖上的莎士比亚——《奥赛罗》导赏”,手把手指导上戏舞蹈学院的学生们表演剧中的独舞片段。

自上戏谭元元芭蕾舞工作室揭牌以来,这已经是谭元元第三次参与导赏活动。“去年带来现代芭蕾舞剧《小美人鱼》和经典作品导赏后,我希望能够继续把更多的经典介绍给大家。”谭元元告诉记者,在旧金山她曾多次出演《奥赛罗》,而该剧恰好也有影像资料,这让导赏更加游刃有余。

《奥赛罗》是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被改编成歌剧、戏剧等诸多版本,芭蕾舞剧版目前全球只有旧金山芭蕾舞团(SFB)和美国芭蕾舞剧院(ABT) 两大舞团演出。该剧由著名编舞大师拉·鲁波维奇(Lar Lubovitch)编舞,音乐则由曾经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著名作曲家Eliot Goldenthal创作。

18年前,《奥赛罗》成为旧金山芭蕾舞团第一部舞台摄影作品,2003年出版为DVD。谭元元精选了其中13个段落,向观众和学生娓娓道来舞剧的精华所在。“我们拍摄的时候现场大约有2500位观众,一共拍摄了两次,即使舞台上出差错也会原封不动地记录下来。”谭元元回忆,剧中有很多重要道具诸如奥赛罗的匕首、女主角苔丝狄蒙娜的定情信物丝巾的编舞呈现颇为巧妙,尤其是丝巾的抛掷、绕腕等动作费了不少心思。“道具运用自如的话,可以给舞蹈段落锦上添花。但道具也是舞台上非常难搞定的部分,丝巾重量很轻,容易出状况,有情绪的时候会掌握不住。每次我上台前都会和丝巾说:请你好好合作。”

“舞技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解脱技术的驾驭,在肢体上完全解放,同时仍紧紧控制内心的情绪。”当舞剧剧情进展到奥赛罗手下的掌旗官伊埃古设下陷阱,挑拨奥赛罗相信苔丝狄蒙娜和手下副将凯西奥有奸情时奥赛罗的独舞,理查森这样向观众解释肢体中交织着嫉妒与怒火的激烈情绪。

“奥赛罗在极度的愤怒之中,不敢相信他的挚爱和别人有恋情……编舞希望我能完全释放自己,不要局限动作,尽情发挥,观众才能知晓奥赛罗的内心。芭蕾舞者受到古典技术的熏陶,在表现动作上会有所牵制。因此每次跳这段独舞,我都会告诉自己让肢体释放。”理查森表示,每次在舞台上诠释奥赛罗这个角色,感受都非常不同,他从中认识到了自己作为舞者的脆弱和坚强。“首先是感知角色的一切,感受自己全身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指尖,随心所欲地控制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才能用肢体传达心中的情感,让观众体会到由心而发的艺术。”

在导赏环节中,谭元元和理查森指导了分别饰演奥赛罗和苔丝狄蒙娜的四位学生:腿部动作变化时如何发力,如何用手臂向天际的眼神表达情绪的激烈……“每一个动作都要尽力表现,因为在舞剧中不能说话,但肢体和技巧会代你诉说。”谭元元上前旋转、跃动,让丝巾顺着她的脖颈慢慢滑下,示范如何让动作更加连贯、传达角色内心的喜悦,“这不仅是做一个动作,而是苔丝狄蒙娜内心在说:‘谢谢上天,给我如此美好的奥赛罗。’”

谭元元坦言,对舞者来说合适的角色无比珍贵,从不同的舞剧和角色中,自己有幸得到很多历练。相比她演绎过的茶花女、吉赛尔、小美人鱼,《奥赛罗》的女主角苔丝狄蒙娜性格更加单纯,面对奥赛罗多疑的性格和强烈的嫉妒,成为无辜的受害者。她或许没有那么丰富的内心戏,但谭元元仍为诠释苔丝狄蒙娜设计了很多细节。比如剧终奥赛罗在冲动下杀妻的段落中,她演绎时力量始终含而未发,表现苔丝狄蒙娜已经知晓解释的无力;直到最终奥赛罗将丝巾绕上苔丝狄蒙娜的头颈,肢体展现出“十”字的牺牲意味,她才爆发肢体的能量,让观众感受悲剧的冲击。

“可能学生要演绎这样的角色深度,舞台经验还不够。但我希望让他们事先在脑海里有关于角色的认知,多一些想象的空间和对舞台的掌控性,这样从学校到芭蕾舞团之后,他们有一个理念舞剧应该是怎么样的。”谭元元表示,疫情使得文化交流受到诸多影响,海外芭蕾舞老师无法来到现场,于是她采取直播连线的方式和理查森一起为学生提供指导。“我是从上海市舞蹈学校毕业出来的,希望我的经验和体会能够让学生受益,也希望以此感谢母校、回报母校。”

作者:吴钰

图片来源:主办方供图

编辑:陈熙涵

责任编辑:宣晶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32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