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网络小贷“命悬一线”,从业者:要价1亿的牌照,现在100万都不值了

subtitle
消金界 2020-11-25 15:5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小贷踩下急刹车。

11月2日,银保监会与央行联合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对于注册资本及联合贷款出资比例都做了明确要求。

不少业内人士指出,蚂蚁集团上市的最大障碍就是网络小贷的管理办法。未来蚂蚁大概率将拆分上市,金融服务将独立出来,而估值或“只有此前的30%”。

不久前刚刚下发的《商业银行法修改意见稿》指出,城商行的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农商行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

而网路小贷公司50亿元准入门槛的设定,对于市场上的玩家来说,显然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清退

“之前我们想花5000万收一块网络小贷牌照,谈了很久,对方要价1亿,现在100万都不值了。”说起牌照收购的打算,李明的语气中有一丝侥幸,同时也有一丝辛酸。

“网络小贷征求意见稿”一出,网络小贷牌照价值大幅缩水。有从业者坦言,行业面临“灭顶之灾”。

不久前刚刚下发的《商业银行法修改意见稿》指出,城商行的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农商行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

此前消金界统计发现,网络小贷公司50亿准入门槛的设定,目前全国范围内仅有5家符合标准。而银行尚且能够吸储、高杠杆以及低利率拆借,相较而言,网络小贷牌照显得鸡肋。

“凑够50亿元实缴资本,还得会里审批,何必呢。”消金界了解到,当下一些尾部玩家,干脆选择退出市场。

比如,内蒙古君正网络小贷内部正在进行最后的清收工作。

“我们此前的资金成本是10%,法律红线是15.4%,没法玩了。”一位接近君正小贷的人士向消金界表示,早在2020年初,平台已停止放款。目前平台贷款余额仅1亿多元。

而在这之前,平台进行过诸多尝试,比如,线下推出过房供贷、保单贷,线上推出件均2000元的产品。但都不算成功。

“线上贷款等于扶贫,”上述人士表示,此前线上贷款只看征信数据,结果逾期率将近4成;加上老板步子迈得小,平台一直没有实现盈利。

财报数字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君正小贷亏损2085万元,同比去年亏损扩大81.99%。

此外,就在征求意见稿下发数日后,浦东亚联财小贷将15%的股份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价格为2993.40万元。上述股份均属于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有限公司。

然而,据一位牌照转让的人士表示,目前该股份转让处于无人问津的境地。

转型

“征求意见稿”并非突如其来。此前小贷和网络小贷公司一直被定位为民间金融,监管对其态度暧昧,不少平台也提早做了准备。

拿四川省来说,辖区内共有5家网络小贷公司,分别是瀚华小贷、富登小贷、维仕小贷、惠信小贷和达商小贷。目前只有前三家还在正常运营,其余两家由于超过一年没有展业,牌照也被当地金融局收回。

“四川这边很保守,当局被P2P网贷搞怕了,他们把网络小贷看成P2P了。”

消金界了解到,依照当时监管的批复条件,网络小贷公司要保证不低于50%的贷款落在四川当地,因此网络小贷牌照含金量并不高。

此外,就在2017年11月,监管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种种迹象表明,监管对于网络小贷跨地域放贷早有担忧。此前消金界指出,“征求意见稿”最重要的是属地经营原则,折射的是关于背后管辖权的问题。

消金界了解到,对于市场上大部分玩家来说,还是寄希望于转型。而技术服务和发力新消费,成为他们共同探索的方向。

比如,早在2019年,聚美集团旗下的崇天小贷内部就酝酿了“微花一下”,致力于转型新消费。

平台通过“先买后付、4期免息”的模式设定,将自身定位为支付手段、营销工具,意在规避利率限制。

头部助贷玩家乐信一直在致力于技术转型,以及打造消费平台、提供会员服务。

2020年三季报显示,乐信的营业收入分为线上直接销售和服务收入、信贷导向型服务收入和平台无风险收入,其中无风险To B科技收入6.14亿元,同比大增159%。

此外,恒昌旗下一站式数字化生活平台恒生活致力于构建数字化新零售终端,通过投放AT智能货柜等,也在新消费领域进行探索。

增资、合并、参股消金

当然,对于一些有实力的玩家而言,他们希望通过增资、合并以及参股消金公司的形式,以期“最后一搏”。

对于其他省份来说,网络小贷最后的退路,大不了就是属地化经营。而重庆作为小贷聚集地,据不完全统计,仅重庆辖区的互联网小贷公司就有53家,这也就意味着这些玩家“没有退路”。

消金界了解到,目前已有中部平台在酝酿合并细则。然而,具体到资金如何分配、业务谁来主导,背后诸多问题待解决。

“我们目前在考虑增资,”一位位于重庆地区的网络小贷高管向消金界表示,“主要考虑到合并的成本比较高、操作较为复杂,而且小贷的股权变动都要过金管局,更添变数。”

实际上,争取消金牌照的玩家不在少数。消金界了解到,包括乐信、新大陆金融、某小贷(想知道具体名称,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争取”)在内的平台,都在积极申请之中。

比如,新希望集团旗下的网商小贷,一直寄希望于争取消费金融牌照。

在业务模式上,新大陆金融以助贷为主。

此前消金界了解到,平台的资金获取渠道包括兴业银行、新网银行、重庆富民银行、光大信托等金融机构。当下平台贷款余额在40亿元。

“我们尝试参股消金公司,和好多家城商行都谈过合作,”一位接近新大陆金融的人士表示,早在平台成立之初,就在筹划消金牌照事宜。最初平台计划和甘肃银行合作,后来不了了之,当下正在和一家城商行争取之中。

“现在像极了小贷公司刚成立的时候,”一位从业者坦言,“早在十年前,各地设一个小贷门店、几个业务员,做点线下的活儿。”

包括小贷、网络小贷在内的民间金融,一直被看作整个金融体系的毛细血管。监管在挥刀的同时,也要考虑不能伤及动脉。如何在刺激消费的同时,又要抑制过度负债,这是监管所要权衡的问题。

正如从业者所表示的,“信贷本来就是菜刀,菜刀的属性由操作的人来定义,有些人用来做菜、有些人用来砍人,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这种人,但总不能怪菜刀有罪。”

不可否认的是,市场对于信贷的需求长期存在、而且还在增长。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显然不能完全满足这些需求。

对于更多从业者来说,“网络小贷征求意见稿”更像个黑盒子,也可能是监管部门的拖刀计。当下监管给出了三年的整改期,至于未来如何走向,一切尚存变数。

此文为消金界原创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