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孩子的三大“高级能力”都能靠大语文获得,但很多家长都用错了方法!

subtitle
《外滩教育》2020-11-25 08:1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点在高考改革的影响下,语文考试愈加灵活,对学生的文学素养与跨学科能力提出要求,由此而生的“大语文”也受到人们热捧。但当下的大语文教学普遍存在误区:一味增加阅读量,只注重记忆与理解。作家郝景芳认为,大语文的学习应从“体会情感、联想创造与刨根问底”出发,培养孩子“共情、想象和好奇”三大高级能力,这样他们才能将思考融入学习,真正学好语文。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童行学院 (ID: tongxingplan)

文丨郝景芳 编丨Travis

如何培养孩子学习诗歌

前两天,有一次早上带女儿去上学,跟她聊她在学校学习的诗歌。

晴晴小学一年级,每天早晨早读的时候都要背一两首诗,小孩子记忆力好,全班都能记下来,开学两个月已经背了一小本册子了。

这天早上在路上,晴晴背了一首清朝诗人袁枚的诗,我问她知不知道这首诗讲的是什么意思,她说不记得了。

我于是跟她讲,学诗有六层境界:

第一层:记忆也就是能像你这样,把诗背下来。

第二层:理解。也就是能明白这首诗讲的是什么,例如明白“二月春风似剪刀"讲的是柳叶。

第三层:应用。也就是在某些合适的场合,想到合适的诗句,表达自己。(晴晴自己插嘴:是某一天走在马路上,看到柳叶,就能想起“二月春风似剪刀”是吗?我说:对,你说的没错。)

第四层:分析。分析就是要想一想,诗人为什么这么写啊?诗人用了什么方法啊?诗人这句诗,背后的含义是什么呀?他的诗里提到了哪些人哪些事?诗人当时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诗人写这首诗是什么心境?

第五层:评估。也就是自己分析一下,这首诗写得好不好呀?好在哪儿?不好在哪儿?这首诗和其他诗比起来,哪首更好?这首诗的特点是什么样的?如何看待诗里的态度和观点?

第六层:创作。也就是自己可以写诗啦。

小晴晴认认真真听完了,然后问:这是第一层到第六层,那我们是一年级到六年级,每年学习一层吗?

我笑了,说:不是的。其实你现在就可以这六层都学习,你现在也可以评价一首诗写得好不好,也可以创作自己的诗歌。只是你学得越多,你这六层就学得越好,也就能写出更好的诗。

后来,当我把这段对话说给其他人的时候,其他妈妈感叹:你这六层总结得可真好啊!我笑道:这哪里是我总结的啊,这是著名的布鲁姆学习金字塔

学习能力金字塔与“大语文”

布鲁姆学习金字塔,是教育学家布鲁姆总结出的学习能力的层次。

金字塔底部是基础能力,金字塔顶端是高级学习能力。越高层的学习能力,越需要调动学习者的主动学习。

在我们传统的学校里,基本上学习的都是“记忆“理解”这两层,差不多是让学生听懂老师说的、记住老师说的,最多是到“应用”这一层,在很多题目里,把学到的知识用进去。

只是应用也往往基于记忆——学生不知道怎么用,靠刷题强行背下来应用方法。

这种情况下,整个多年的学习过程就变成了“机械记忆肌肉”的锻炼,就靠大量重复来学习记忆,稍微一放松就忘掉。

但在最近这几年,情况变了。因为高考改革,语文考试开始越来越灵活,需要有更深厚的素养,也需要跨学科综合、跟真实场景相连。

于是学生开始无所适从了,语文考试变成了最难以捉摸的一科,甚至有“得语文者得天下”的说法。“大语文”由此应运而生,校外机构开始有了用武之地,培训班层出不穷。

但是,一个常见的误区是:“大语文”就意味着要追求走量,以前的语文背10万字,现在的“大语文”要背100万字,在强调扩大阅读量的时候,把关注点只放在“量”上。

这种情况相当于布鲁姆金字塔的底部两层进一步扩大,扩大成为一个无比宽广的低矮盘子,以为靠底面积的扩大就能带来高度的提升。

但这是做不到的。底面积的扩大不能带来高度提升,只有高度上的努力,才能带来高度的提升。

“大语文”之“大”,在于立体。“大语文”学习真正的精髓要义,是要从一开始就要沿布鲁姆金字塔的高度方向去学习。

哪怕在孩子小的时候,也可以让孩子分析、评估、创造文学作品,也可以让孩子感受作品,发表自己的观点和见解,也可以让孩子开始创作。

只有这样,才能让孩子的头脑不只习惯于机械背诵,也能习惯于深度思考。只有千锤百炼的思考,才能带来游刃有余的发挥。

背10000首诗不能成为诗人,只有写诗才能成为诗人。

孩子的高级能力可培养吗?

如果说新时代的学习是要培养孩子的高阶能力,那么问题来了,孩子的高阶能力可培养吗?像语文这么“玄学”的领域,连成年人都对文章分析没什么思路,难道五六岁的孩子能有思路?

其实是可以的,因为孩子的文学敏感度不弱于成人。

孩子比成年人有更敏锐的共情能力,很多孩子代入到故事里的时候,会感动或难过得伤心大哭。

孩子也比成年人有更发达的想象能力,当他们听到一个故事,会自然而然联想到更多场景。

孩子也比成年人更有好奇心,当他们不明白故事里人物的做法,会一直为什么为什么地问,直到弄明白这背后的缘由。

所有这些,都是大语文学习的起点。

我们让孩子爱上阅读、爱上写作、爱上文史知识,不是靠灌输,也不是靠头悬梁锥刺股,而就是靠上面这三点:共情、想象和好奇。

我们要做的是带领孩子进入文本内部,就像进入一个迷宫,然后带他们去体会情感、联想创造、刨根问底,这样,一切的学习都融入思考的过程中了。

具体怎么做呢?

有四点小的诀窍,每一个父母都可以在生活中引导孩子,让孩子不知不觉对文本的理解力提升,思考能力提升,表达和创作能力提升。

1. 讨论故事

孩子最容易感受的是故事。父母可以在亲子共读之余,和孩子讨论故事里的内容,可以引导孩子观察、对比、提问、改写、感受、审美与分析:

你觉得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做?

这里的描述给你什么样的感受?

你喜欢这个结局吗?

如果是你来写,你会写什么样的结局?

这首诗跟那首诗有什么不一样?

2. 用游戏做练习

可以试着和孩子玩游戏:你能不能说话比我还夸张?你来试试如何描述一样事物!你来猜猜我讲的是什么情景!

3. 引导创作

孩子的作文不是从看图说话开始的,也不是从模仿课本范文开始的,孩子的作文是从童年的天马行空开始的。每个孩子头脑中都有无数奇幻故事,即使没有听众,他们也自言自语讲给自己听。

父母应该做的不是压抑孩子的创作本能,再让他们另起炉灶学写文章,而是引导孩子的奇思妙想转为清晰的语言叙事,进而转为纸面上的图文表达,最终转向规范的写作。

从天马行空转向规范写作,只需要学习规范;但从无话可说转向规范写作,需要的就是痛苦的搜肠刮肚了。

4. 背景知识

当父母与孩子一起听了一个故事、看了一个电影,都可以顺便挖掘一下背景知识和人物故事,尤其是其中的历史背景,孩子不是通过年份理解历史,孩子是通过故事理解历史,大语文的要义,也在于理解文本和知识的相互映射。

也许上面的tips还是有点抽象,那我就举几个例子来说明:

讨论:

我曾经给小朋友讲过《海的女儿》,当时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故事的结尾是悲剧呢?我让小朋友们思考喜剧给人的感受和悲剧给人的感受,提出悲伤的事情可以让我们有更多思考。

这个故事也确实是小朋友思考最多的一个故事。有的小朋友难过得不愿意再听童话,或者反复讨论为什么小美人鱼会死去,或者问我:为什么不能让女巫把王子变成美人鱼呢?——你看,这是一种对于“人”和“美人鱼”物种平权的思考了。

游戏:

我曾经给小朋友讲过《鲁滨逊漂流记》,我带着孩子一起拆解了《鲁滨逊漂流记》中描写环境的细节,然后给孩子出了一个小游戏:你能不能描写某一个环境中的细节,让我猜猜这是哪里?

孩子们兴趣很高,描述出了非常多场景,有银行、有卧室、有海滩,其中不乏精准的细节和敏锐的观察。

在另一个故事《吃字的鲸鱼》讲完之后,为了让孩子理解词语的感情色彩,我设计了一个“词语大炮”的小游戏,跟小朋友们相互发射“褒义词”和“贬义词”,让小朋友感受被不同词语“击中”时的情绪,理解文学表达。

小朋友很开心,有的小朋友在音频课结束之后在生活里还和妈妈经常玩。

赏析:

有关文章的书写,我在《活了一百万次的猫》之后,让小朋友体会这个故事的开头为什么好,然后又给他们讲了《简爱》、《三国演义》、《雾都孤儿》三个故事的开头,问他们最想听哪一个故事,让他们体会故事开头代入感和惊奇感的作用。

知识:

最让孩子感到有兴趣的一个故事就是《八十天环游地球》,所有小朋友都会问,为什么福格先生最后会发现自己多了一天啊?我于是借此给孩子讲述有关地球的知识。

而另一个我很喜欢的故事是《高山流水》,从这个感人的知己故事中,我带孩子们一起感受了中国古典音乐的整体风格,和中国文人之间的知音情怀。

所有这些讲解方法,在生活中父母也都可以应用,跟孩子一起阅读,一起感受故事的乐趣,一起研究故事、分析故事、感受故事、评论故事、思考故事、创作故事、学习故事,从小小的故事中理解自然历史、世间万物、人情冷暖、文字情绪。这就是立体学习语文,锻炼孩子高阶思维能力的语文学习。

最重要的是,这是孩子喜欢的语文学习。

用文学卡让孩子爱创作

上面讲的是我如何给孩子讲阅读课,从阅读课中引导孩子赏析和理解故事。在50本书的阅读课中,我提炼了50个文学知识点,每一本书介绍一个文学知识:

其中既有文学体裁——例如神话、寓言、成语;

也有文学修辞——例如比喻、拟人、夸张;

还有写作方法——例如对话、模仿、描写事物;

更重要的是,还有一般任何语文课都不教的小说创作元素——例如冲突、悬念、行动、成长、计谋、选择等等。

这些文学元素孩子能懂吗?

可以的,不要低估孩子们的理解力和创造力。我 曾经用这些文学卡,三次带领不同的小朋友进行过故事创编,效果都很好。

有一次是在一个企业家俱乐部的活动里,七八个小朋友一桌,身为成功企业家后代,他们的教育和知识基础都非常好。

我当时玩了一个竞争性游戏,比拼小朋友编故事的能力,让每个小朋友想一个自己的故事开头,每抽出一张文学卡,就让大家竞争举手,谁能把这张卡上的文学工具加到自己的故事里,就获得这张卡,最后比拼谁获得的卡片最多。小朋友非常踊跃,每个人都编出了很有个性的自己的故事。

另一次是在广西一个很贫困的山村学校里,我把孩子们分组,每个组发了几张文学卡,让他们小组创作,孩子们很腼腆,但是每个组都创作出了很精彩完整的故事。

这两件事加起来让我内心很动容。故事,是不分地域、不分出身、不分背景,能将所有孩子聚合起来的宝藏。

第三次使用故事卡,是给我自己的女儿。

我在家里跟她一起玩创作的游戏。我让她想出主人公,然后每抽出一张卡片,就将这张卡片要求的文学元素加到自己的故事里。

如果卡片是“夸张”,就加入夸张的修辞;如果卡片是“计谋”,就在情节里加入人物的计谋。女儿编故事,我帮她写下来。

女儿非常喜欢这个过程。她不仅复习了一些她听过但是忘掉的知识(例如“拟人是什么意思”),也让她有了一次淋漓尽致的创作体验。最终她口述了两页纸的故事,装订成了自己创作的第一本小书。她高兴地在书架上开辟了一个专区,以后“专门放我自己写的书”。

大语文与通识教育

我认为“大语文 ”只是“通识课”的一个结果。 如果一个孩子通识课学得好,他的大语文肯定 没有问题,而且大数学、大科学、大经济、大哲学都没有问题。

通识课是奠定孩子总体的知识基础,启迪孩子通用的思维方法。这些知识基础和思维方法对语文学习有益,更对其他所有学科学习有益。

对于有志于从事文学创作的孩子,多学科知识是对文学的滋养。而对于有志于从事科学研究的孩子,良好的文字表达是对科研工作的滋养。

我一直相信,当一个孩子,具有广博的知识、丰富的思考、纯净的心灵、浩瀚的想象,这个孩子进入任何一个领域都会是顶尖好手。

如果ta喜欢语文,ta会是最杰出的诗人和小说家;

如果ta喜欢科学,ta可以引领全人类科技发展的方向;

如果ta是前沿时尚潮流艺术设计师,那ta能把所有的知识学习,变成最美的视觉探索和风格创造。

我相信, 文学不是纯技巧,而是丰厚心灵的流露。 文学就是对这个世界和人性的理解与表达 。

通识教育,比“大语文”更大。

【童行学院(ID:tongxingplan)】由世界科幻雨果奖得主郝景芳发起,涵盖科学、人文、艺术、思维4大学习领域,为3-12岁儿童提供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通识启蒙课程,通过探索型跨学科融合学习,让儿童思维宽广,思考深入(think big, think deep)。

阅读3500+篇优质文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