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艾滋几乎等同男同性恋,因他们没有遇到像白先勇和王国祥般的爱情

subtitle
叫我旅游君 2020-11-25 05:10

#头条品书团#

同性恋是一种病,可是没有药物可治愈!

在濒临死亡的时候,还是渴望着有一个人出现,握着他的手说,有你真好,至少这一路再也不孤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昨天通报了2020年1月到10月艾滋病疫情最新情况:北京市自1985年报告全国首例艾滋病病例以来,截至2020年10月31日,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34289例,其中本市户籍7575例,占22.1%。全部感染者及病人中,经性途径传播为92.8%(其中同性传播占68%、异性传播占24.8%);经注射吸毒传播为3.6%;其它途径传播3.5%。

看到这个数据,尤其是同性传播高达68%,其实令人很震惊。这让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一个朋友,他说他是在约爱的时候,突然安全套破裂,只感觉肠壁一热就镭射了。

他赶紧去卫生间,打开淋浴喷头清洗,认为清洗干净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而且他的男友告诉他他最近去做过体检,一切安全着呢。可是人就是这样,千万不能抱有侥幸心理,谁也不知道哪一天幸运之神会降临在你的头上。我这个朋友恰巧不巧,一矢中的,后来体检检测发现他感染上了艾滋病,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

他说他太渴望爱情了,但是更渴望性生活,只有如此,才觉得活着有意义,感觉自己有生命体征,否则,他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上帝似乎很喜欢和他开玩笑,他从初二知道自己是个同性恋以后,根本就没有交过男朋友,女朋友也更是没有,就这样压抑着自己的欲望,直到上了大学以后,从小县城出来的他,在大城市才开始追寻自己的爱情。男女爱情需要讲究缘分,更何况还是同性恋,这对于他来说更是奢侈,索性他就开始自我放纵,老中青的男人,只要能约上,他都愿意放纵自己。

……

听完的他的故事,我才知道他之所以乱性是因为内心寂寞,需要一份爱情来温暖他那孤寂的内心世界。可是他寻寻觅觅,却一无所获,只能靠一次又一次的约爱疏解自己的生理需求,他说他也厌恶这样的自己,可是却无法克制自己,只能一边渴望爱情奇迹出现,一边做着令自己悔恨的事情。

人生大概就是这样,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唯独爱情最是奢侈。南康白起遇到他的老公张先生以后,生命的光照亮了他的人生,可是他们暧昧期三年,相恋同居四年,还是无法打破世俗的樊笼,让两个相爱的人渐行渐远,甚至阴阳两隔!我突然想起来了白先勇先生在悼念他的爱人王国祥的一篇文章《树犹如此》中感慨的那样,失去才是人生常态。所以,南康白起失去了他的老公张先生,因为张先生在2006年1月1日回老家结婚了。

我想南康白起至少比我朋友幸运,他遇见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张先生!这也许就避免了他乱性的行为了吧!因为有专一的爱情,所以他的作品《浮生六记》读起来才平和生动,清新温暖,透露着一股烟火气息!然而幸福总是太短暂,就像我那个朋友抱着侥幸约爱一样,总以为艾滋离自己很远一样,南康白起也曾以为张先生会一直陪伴着他,可是突然之间,张先生就要结婚了,刹那间,南康白起的世界再也没有了光明,如同他写的《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的那篇文一样,字里行间充斥着忧郁,读来让人心生悲伤!南康白起最终选择跳河来结束这段没有未来的爱情,而不是用乱性的行为麻痹自己,至少对于他来说,爱情如同身子一样,要纯洁如一。否则,不要也罢!

南康白起和他的老公张先生的爱情甜蜜而短暂,对于很多同性恋来说却是可望不可及的,就像我那位朋友一样,他因为没有遇到令他向往的爱情,所以才不断地约爱,导致他感染艾滋病。同性恋者要想在中华传统文化中立足,谈何容易!尤其男孩子肩负着传宗接代的任务,无论是是家人朋友,社会法律道德,还是文化价值观。都是不允许他们存在的,所以,男同性恋者才生活在黑暗中,不断地用啪啪啪来证明自己活着的意义,哪怕是身染艾滋病,也要苟且地活着,希望遇到属于他自己的爱情。

但我认为,男同性恋者之所以容易染上艾滋病,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爱情,只是依靠性本能寻欢作乐。如果遇到像南康白起和张先生那样的爱情,也不会有令自己悔恨的结局了!如果更加幸运,能遇到像白先勇先生和他的爱人王国祥那样的爱情,这个世界还会有谈论艾滋病就会想到同性恋这个问题的存在吗?

白先勇先生在他的作品《树犹如此》中写到,他遇见自己的爱人王国祥是在17岁的那个夏天,在补课期间的楼梯里,因为两人都迟到了,为了赶时间,最后碰撞在一起开始结缘的。在白先勇先生的作品《树犹如此》中有一段文字是这样写他的爱人王国祥的:“……王国祥天性善良,待人厚道,孝顺父母,忠于朋友。他完全不懂虚伪,直言直语,我曾笑他说谎话舌头也会打结。但他讲究学问,却据理力争,有时不免得罪人,事业上受到阻碍……”

我想如果每一个男同性恋者都能遇到像白先勇先生和他的爱人王国祥这样的爱情,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男同性恋者沾染艾滋病的事情发生呢?读白先勇先生的作品《树犹如此》,就像是读南康白起的作品《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的结合版,前期清新温暖,透露着爱情的甜蜜!而后期,似乎字字滴血,但无一例外都诉说着自己的情深。

正如南康白起所说的那样:“所以很多时候。不是愿意等下去,而是不得不等下去_知道能让自己这样喜欢着的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也正如白先勇先生在自己的爱人王国祥去世后所感叹的那样:“拥有从来都是侥幸,无常才是人生的常态,所有的成熟都是从失去开始的。”

我想南康白起之所以选择离开,大概是因为他不想将就,而白先勇之所以对王国祥情深,是因为那长达38年的陪伴,他们早已是朋友、亲人、爱人多种身份,才不至于去乱性。而社会上之所以存在黑暗中的同性恋乱性行为,就是因为没有遇到那个让他们心安的男人,才会选择自我放纵,迷失在性欲中不可自拔,然后染上致命的艾滋病!

读完白先勇先生的作品《树犹如此》,才会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在白先勇先生的作品《树犹如此》中,白先勇和他爱人王国祥的爱情并不伟大,相反很平凡,他们的日常太过于平淡,倒显得很真实而不失帧。如同涓涓细流,读来却让人心生感动。异性恋尚且做不来38年的陪伴,何况是同性恋没有任何纽带的组合,唯独不变的也只能是两人的爱情,仅此而已!在白先勇先生的作品《树犹如此》中,也许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显得更加真实,没有那么多的浪漫,也没有那么多的甜言蜜语,更多的则是两人趣味相投,也许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也许一个肢体动作就能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所以,白先勇先生和他的爱人王国祥在美国同居期间,一起着手整理自己的花园。每天早上九点开工,一直到晚上五六点才结束,整理了将近一个月才把花园给整理好。然后在傍晚的夕阳西下, 给白先勇先生和他的爱人会坐在一起品尝杏子酒,甚至摘从邻居家的牛血红李。而且时常去逛圣 芭芭拉的海鲜市场,他们一起去挑那种壳大肉圆的螃蟹,然后由王国祥基烹饪,最后配上姜丝米醋,再烫一壶绍兴酒,十足十的烟火气息,十足十的真实生活。然后在花园种上山茶和意大利柏树,如同他俩的爱情一样,朴素而充满浪漫。

上帝似乎很爱跟人开玩笑。白先勇先生和他的爱人前期还有多么甜蜜,后期就有多么多灾多难!因为他的爱人王国祥再一次发病了,也就是再生不良性贫血。从此就是二人携手并肩与病魔抗争,白先勇每月两次要陪伴王国祥去凯撒医疗中心 输500CC的血,从早上九点开始,直到下午四五点,一整天都在病房里面陪伴,给自己的爱人加油打气。而白先勇先生也开始辗转四处求医,西医不行上中医,然后中西医结合,他去过上海、杭州、北京、石家庄,只为求得一剂良方拯救自己的爱人。

我想这种爱情之所以弥足珍贵,就是因为那份难得的不离不弃,以及爱人王国祥对白先勇先生传达出来的求生欲望,两个坚强的人,让 岁月也失语!

而现代同性恋者之所以容易出现艾滋病,不就是缺乏真正的爱情吗?所以,才不断试错,最终让自己悔恨终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