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那些新冠肺炎治愈者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subtitle
VIKAN薇 2020-11-24 20:59

文/薇刊编辑部·顾点点

这几天,薇薇看到一让人心疼的新闻。

11月20日凌晨2点,天津市疾控中心报告,在近10天时间里,有个小区接连发现了8名新冠病毒感染者,其中5名确诊病例,3名无症状感染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某是其中的一员,当他拿到自己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时,他的第一反应时,中午还和一个朋友一起吃了午饭。

顿时他的心里非常愧疚,就因为这顿午餐,他的朋友成了密切接触者。

朋友对记者说:“他当时一个劲儿跟我道歉,我告诉他真的没关系,这个时候不要慌。”

杨某不停地道歉,就是害怕给别人添加麻烦,给别人带去难处。

可是很多新冠肺炎患者,尽管治愈了,依然遭受着别人的歧视。

截止到11月24日,我国新冠肺炎的治愈者已经达到87370人。

对于那些治愈者来说,患上新冠是一种不幸,治愈成功是不幸中的万幸。

谁都不想染上病毒,谁也不想传染给别人,可在有些人的眼中,他们仿佛不是受害者,而是罪人。

即使他们的核酸检测已经没问题了,身体也安然无恙了,可是当他们出院后,周围的一切却都不一样了,他们被迫接受来自身边人的歧视,社会关系岌岌可危。

这种心灵和精神上的打击,远比他们在病房和病毒战斗时更无助。

在最近的一则微博纪录片中,新冠肺炎康复者陆先生提讲述了自己几个病友的情况。

有一个他很熟悉的女病友,治愈回家后本想和爱人好好团聚,但没想到的是她一回去发现爱人已经离家出走了,至今都没有回来。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句谚语此刻体现得淋漓尽致,她照顾了自己爱人几十年,但在自己最需要照顾的时候,他走了。

还有跟陆先生住同小区的一个老太太,一大把年纪了染上病毒,在医院经历了各种痛苦,好不容易挺了过来,但她回家的那一天,子女们却不愿意见她。

她含辛茹苦地养大的孩子们,此时却把她当成牛鬼蛇神一样躲着她。

老太太的心从未这么凉过,这简直比患上新冠肺炎还让她难受,她在家里突然成了一座孤岛。

还有一些病友,当他们想回去上班的时候,公司却已经不接受了,即使你已经康复了也不行,生怕你会传染给公司其他人;

有些公司愿意让他们复工,但回到岗位以后,同事们却一个个都不理他们了,不和他们打交道,甚至连微信也直接删除了。

对于新冠肺炎的康复者来说,这场病情远远还没有结束,他们的身体已经好了,但周围人歧视和冷漠的目光,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心灵创伤。

李爷爷今年已经70多岁了,上半年不幸感染上了新冠肺炎,住进了重症隔离病房。

当他度过生死攸关回家后,他主动在家隔离了12天,又在酒店集中隔离了14天,已经确定没事了,但周围人依然对他面露恐惧;

他出门遇到邻居想打个招呼,邻居惊慌地把手中的垃圾袋扔了跑远了;

他想去社区里问下关于健康码的问题,工作人员嫌弃地挥手让他站远一点;

就连他在自家的楼天阳台上想晒晒太阳,也被邻居举报了,让他不要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李爷爷感觉自己突然之间成了洪水猛兽,他落寞地说道:

“哪怕是已经治好的新冠病人, 别人还是觉得我们身上带着某种病毒,是不干净的。”

他又接着加了一句:“整个疫情期间最温暖的是在医院的隔离病房里,那些援助医疗队对我们很好。”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


这次的疫情是一面照妖镜,人心的善恶,品行的高低,尽显其中,一览无余。

40岁的陈司机说,他一直在湖北跑出租,当疫情来临的时候,他收到最多的信息是“你今年不会回来过年吧”,而不是“你怎么样了”;

他原本也不打算回去过年了,省得给家里人添麻烦,再加上封城,他也早早地做好了打算,但没想到的是,他还是不幸感染了。

感染的那些日子里,他一个人在武汉,自己照顾自己,很难熬,但想到家里还有老还有小,他硬生生地挺了下来。

(注:图中为一名新冠肺炎患者接受治疗)

然而就在他快出院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手机群里发现大家都在转发一个东西,是一个表格,里面有他的名字、身份证号、家庭住址和手机号。

而大家聊天的话语更让他心寒:

“你们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千万不要跟他来往。” “这里面都是去过湖北的,大家小心点!” “听说里面有个人得了新冠,我有在医院上班的朋友说的。”

后来过了几天,陈司机发现他的照片也在各个群里疯狂流传着,都是一些老乡群,平时大家搭个便车唠唠嗑的,还有一些从来没有人说话的群此时也活跃起来了。

他突然成了话题的中心,大家都在寻找他,把他当“通缉犯”一样地寻找,毫无隐私可言。

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即使有家,也再也回不去了。

治愈后,疫情也慢慢地过去了,陈司机赶回家见了孩子们一面,又匆匆地回湖北开出租去了。

陈司机苦笑地说道:

“治愈了又怎么样,人家不管你那些,只知道你得了新冠,我发条朋友圈说要回家,回头又被人截图发到群里去了,说,这个人要回来了。

我就干脆早点出来打工了,免得被人嫌弃不是。

他还提到,家族群里甚至还会分享一些新冠患者复发的例子,他知道这是专门发给他看的,委婉地希望他还是不要回来的好。

只有最小的孩子打电话时用稚嫩的声音问他:“爸爸,你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为什么不能回来呀?”

他们的歧视和偏见也许只是一时的,但对于新冠肺炎治愈者们,这种伤害却是一生的。

慢慢地,他们开始封闭自己的心房,害怕别人投来的不友好的目光,自己也变得冷漠。

有位新冠肺炎的治愈者在网上匿名分享自己的感受:

“孩子学校不让去,辅导班也不让去,外出被邻居朋友们歧视,单位领导也不让复工。一场新冠,见识了人性最冷漠的一面。以后不想善良了。 ”

另一位治愈者在下面跟帖说道:

“嗯,我是武汉人,之前被全国人歧视;现在康复了,被没患病的人歧视;走到哪里,只要听说我得过新冠,就好像会立马传染给他们,个个都离我远远的。 我原来是个很热心的人,现在有点变得冷漠了,做什么事都独来独往了。”

病情可以治愈,健康可以恢复,但心灵的创伤,他们可能要用一辈子去愈合。

可是他们做错了什么呢?他们是真正的不幸者,原本应该被同情和温暖,如今却受到这样的伤害,这个世界不该是这样的。

最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因为新冠肺炎治愈者的血浆中含有抗体,所以对危重患者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康复以后就去献血了,他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被救了回来,所以我也想救回别人。”

爱是可以传播的,如果我们人人都能对他们多一点爱,少一些歧视和偏见,我想这个世界依然会是很美好的。

点个【在看】,希望每个人都对治愈者们放下歧视,给他们多一点温暖。

薇刊粉丝专属福利

薇刊编辑部又双叒叕来送福利啦!

参与方式很简单

只要本周在薇刊头条文章留言5天及以上

就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一份

这周薇刊为大家准备的是

滋源无硅油养发护发洗发水

上周没选中的小伙伴,这周赶紧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54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