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联合贷款管控收紧 上海银行相关业务行向何处?

subtitle
中科财经 2020-11-24 19:2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科技投资》杨永洁 汪下弟

早些年依靠联合贷款业务迅速扩大资产规模,在监管加强联合贷管理的态势下,上海银行的相关业务受到一定冲击。

联合贷款业务(下称“联合贷款”) 是两家或多家银行经过商谈后一起对某项目或企业提供贷款,分别承担贷款金额,即能组成联合贷款。该业务曾在城商行中兴起一时,以蚂蚁集团的借呗为代表的联合贷款成为各大城商行的“座上宾”。上海银行(601229.SH)与蚂蚁集团、京东数科等均合作开展联合贷款后,个人消费贷款由此迎来了一段时间的爆发式增长,2018年上海银行个人消费贷款同比增幅高达127%。但一年后,截至2019年末,其个人消费贷款增幅急速减小,同比增加仅11%。

联合贷款的日趋壮大所伴随的风险引起了监管部门注意。今年7月和11月,监管接连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就该业务划定诸多经营红线。于上海银行增幅乏力的个人消费贷款来说不啻于“雪上加霜”,改变势在必行。

发力联合贷款

上海银行整体规模显著提升

上海银行在全国城商行中规模居前,截至2020年9月末,上海银行总资产2.44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2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0.52亿元。按照总资产、收入、净利润排序,上海银行均在A股上市城商行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北京银行(601169.SH)。

*上海银行规模在城商行中位列第二(截至2020H1)

来源:Wind,平安证券研究所

同时,上海银行也是较早从事联合贷款的城商行。2015年,上海银行与微众银行合作推出联合贷款。另据2017年年报,除了微众银行,上海银行还与蚂蚁集团、京东数科、唯品金融等知名互联网金融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上海银行为全国首家与京东数科开展线上联合贷款的银行。

2014年至2016年间上海银行规模扩张显著,总资产从1.2万亿元增至1.76万亿元,三年时间总资产增长5600亿元。

*来源:记者根据上海银行年报数据制图

2018年和2019年,上海银行总资产增长均为2000亿元左右,并实现总资产超2万亿元,为第2家总资产跨过2万亿元的城商行(第1家为北京银行)。

2018年年报显示,上海银行个人贷款和垫款余额(含信用卡)2768.21亿元,同比增长59.05%,其中,互联网消费贷款余额达到1095.19亿元,同比增长267.55%。再到2019年,该行个人贷款和垫款余额已经达到3217.79 亿元,同比增长16.24%。

自2017年起,上海银行开始在年报中披露个人消费贷款余额。2017年,上海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693亿元;而到了2018年,该金额高达1575亿元,相比2017年增加127.39%;2019年,上海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1751亿元,较2018年同比增长11%。

联合贷款现有模式存风险

监管层收紧管控

联合贷款的问题逐渐暴露出来——共同授信模式下资金的发放比例导致略微畸形的分润模式。如某大型互金巨头出资比例极小,甚至不及1%的贷款资金,却分走了超三成利润;而与此同时,银行仍是最终兜底方,需承担较大风险。

无需投入过多人力、物力,即可做大规模,银行看似乘上了金融科技的顺风车,一本万利,实则面临着多重的资金风险。监管部门也注意到了这些问题。今年7月,央行开展线上联合消费贷款调查,调查对象为各法人银行机构。在调查里,银行需要填列的指标主要是一定时间段内银行的消费贷余额、利率、不良率等。

根据上海银行年报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海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余额一路上升,分别为3亿元、8亿元、20亿元,占当年个人贷款和垫款不良贷款余额30%、47%、71%。2018年,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仅为0.51%,而到了2019年,不良贷款率已增至1.15%。

高歌猛进下,联合贷款已发展成现象级产品,监管政策逐渐收紧。11月2日,央行、银保监会联合发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梳理和明确了网络小贷监管规则和经营规则,对网贷公司在经营过程中的单户上限、信息披露、联合贷款出资比例等问题作出详细规范。

《办法》要求在单笔联合贷款中,开展网络小贷业务的小贷公司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据悉,金融机构与网络小贷公司开展联合贷款中,金融机构支出大部分资金。蚂蚁集团招股说明书披露,放贷资金中只有2%由蚂蚁集团体系(即网商银行和小贷公司)提供,98%的资金则由约100家合作的银行提供。

同时,《办法》要求经营网络小贷业务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跨省级行政区域的小额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仅有5家小贷公司符合50亿注册资本的条件,分别为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度小满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苏宁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中新(黑龙江)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办法》还规定,自然人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万元,对法人或其他组织及其关联方的单户网络小额贷款余额原则上不得超过人民币100万元。监管层给予网络小贷公司三年过渡期进行整改,过后,网络小贷公司需完成业务合规,或者直接压缩存量,放弃业务。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记者表示,国内监管环境变化,市场迎来联合贷款全面监管时代,银行相关业务面临调整,短期对业务存在一定影响;但中长期看,有助于行业规范发展,巩固发展基础。

在周茂华看来,新规的发布对银行业绩影响有限。他分析道,“从目前国内联合贷市场规模及市场业务格局看,联合贷业务对整体银行业绩贡献有限;新规提高行业准入门槛,规范业务规则等,势必引发小贷行业洗牌,部分资质弱、经营不规范的公司逐步退出市场,一定程度利好银行;短期看由于额度下降挤出部分客户,但从中长期看,国内小贷市场空间巨大。”

周茂华预计随着新规落地,银行业也将按照监管要求启动相关业务的整改。在监管新态势下,上海银行如何在夯实内控合规的基础上持续瓜分联合贷款这块“蛋糕”。针对上述问题,记者致函上海银行,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