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偶像风是如何败坏各个类型电视剧的?

subtitle
加零姐 2020-11-24 17:37

最近2020版《鹿鼎记》以“年度烂剧”身份刷了屏。

张一山那青筋暴起的额头,尖嘴猴腮的神态,几乎让人忘了骂其他的。比如人物单薄、故事乱改、缺少铺垫、服化道乱搞等等,它是那种少有的所有方面都是堪称最烂的剧。

可小姐姐觉得,只骂张一山不公平,该骂的应该是幕后黑手:偶像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要让张一山的表演影响你,看看其他几位主演唐艺昕、张天阳、杨祺如,再看看正常时的张一山,你就会知道主创肯定是奔着偶像风武侠去的。

偶像风抗日剧、偶像风推理剧,还有愈演愈烈的古偶,反正做法就是把人物塑造、故事发展、服化道都放在次要位置,一切都按照偶像剧的套路来,因而小姐姐总结了一下,看看偶像风都是怎么败坏各个类型的。

01

“与众不同”成了“千人一面”

据说漫画人物的创作原则,是只凭剪影就能认出主角。那么偶像剧的原则,就是只凭几个词就能认出一部剧。

沉默寡言内里闷骚的学霸是《恶作剧之吻》,情商低又纯情的富二代是《流星花园》,为美特斯邦威欢呼雀跃的是《一起来看流星雨》,剪头发超厉害的是《爱情魔发师》......等等,跑偏了。


Anyway,偶像风的第一要素就是与众不同,全员与众不同,各个方面与众不同,不管人物性格、年代背景、故事逻辑如何,反正,我们不一样~~~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张一山版的韦小宝。在众多经典版本的基础上,小姐姐很能理解一个水平有限却要憋着劲儿想搞个大新闻的制作团队的心思。


塑造人物?哎哟好难。揣摩原著?不仅难还有风险。在剧本上多花心思,扎实改编?上一个这么说的编剧已经被开掉了。

算了,那就“史上最可爱的韦小宝”吧,反正在粉丝心里“偶像”做啥都可爱。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普通观众看来仿若智障,官方却说“史上最可爱”的韦小宝。


其他人物也是如此,海公公被直接拍上一团粉当作苍白病容,尖细嗓音再配上夸张表演,导演大概以为自己在拍漫改作品吧。


建宁公主更是夸张,SM这个癖好也许不能拍,我们理解,但也不至于从小皮鞭直接变成这么长的木棍吧?!

这么打会死人的,不死人也会很疼,很疼很疼的,用这个打韦小宝,即使张一山演的,小姐姐也不忍心呀!还我刁蛮任性又可爱的建宁公主呀!


评分尚可的《旗袍美探》,也是同样的毛病。苏雯丽是个上世纪30年代刚刚留学回来的大小姐,有见识,平时爱看书,更有知识,而且还出身巨富之家,也有资产。

但这样一个上海新女性,被塑造成了表情夸张,贯会挤眉弄眼的小丑式人物。


很多人说这是因为上海女人的“作精”感觉。但是拜托,上海女人的作,可不是靠表情来完成的。

第一集里,苏雯丽上车之前给小费,用沪式普通话说,“明天南翔小笼包还是要吃的咯”,又嗲又软,就掌握地蛮好。可到了第四集,因为罗探长来访就在房间里大叫疯跑,这就让人尴尬了。


表演没法走浮夸路线的,妆发肯定幺蛾子百出了,《雷霆战将》这部被点名批评还下架的偶像风抗日剧,就是个典型。

咱那时候可是小米加步枪,一点点钱全部用在武器、粮食这种刀尖上,咋地,导演是让战士们缴获了几十箱子发胶吗?!

以上种种,虽是不同剧目,最终因为相似的人物表演,实现了统一。好的演员能演出一人千面,糊弄的制作最后留下的是千人一面。

02

爽就完了?只有爽就真的完了。

偶像风的第二大影响,是故事快,感觉爽。偶像大风刮过,逻辑片甲不留,第一要批评的,仍然是2020《鹿鼎记》。

开场4分钟,韦小宝和茅十八成为好兄弟,10分钟后,韦小宝入宫,又过了8分钟,海公公就瞎了,再过了8分钟,韦小宝和康熙就成了好兄弟。

第三集开头不到20分钟,不得了,韦小宝就帮康熙捉住了鳌拜。不到3集时间,韦小宝就平步青云了。


梁朝伟版本的是第五集抓鳌拜,陈小春版本是第八集,张卫健版是第七集,就连被唾弃良久的黄晓明版,也是在第四集。

而原著里抓鳌拜是在第五章中间,371页时,韦小宝平步青云的第一个功绩才刚刚开始。导演大概觉得,宛若智障的韦小宝快速平步青云,看起来更爽吧。


还有韦小宝的口音,明明扬州人士,开头妓院里还都是一副吴侬软语做派呢,一入宫怎么就马上满口京片子了?是嫌吴侬软语听着不爽吧?!

还有练功房时建宁公主现身,侍卫们都跪下叫公主了,韦小宝还说“死公主”,也许导演觉得这样爽吧,但小姐姐看得真是火大,韦小宝最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像这样说话的,绝对不是韦小宝。


马伊琍演的《旗袍美探》秉承了柯南的特色,主角一出场就要死人,小姐姐也理解,旗袍美探不止有旗袍,也要有两把刷子才能抓住观众。

但第一个案子,富商老婆不喝咖啡,可富商死于有毒的咖啡,而且喝咖啡的时候,人家明明说了有糖尿病,苏雯丽还特意说要加点糖,推理逻辑先放一边,这就是正常说话也不行啊,人糖尿病你回头就说那给你加点糖,你早点儿去世?

可是!破了这么个案子,苏雯丽就声名鹊起,爱思全女性侦探社就开张了,爽是爽了,巡捕房探长的智商应该是有硬伤,所以才查不出来。


当然也不是说,太快的剧就一定会有逻辑硬伤,但太快,绝对会有感情硬伤。

最近偷偷摸摸上线的《狼殿下》就是这样,第一集开始不到30分钟,女主角马摘星和狼仔的感情铺垫就完毕了,而且只有两段,一段他俩在树林里玩耍,一段马摘星用皮影戏交代了他俩相识的过程。


这跟给观众展示PPT有啥区别?而且还把重点都特意标注出来,用这种不说人话的方式,“他丰富了星儿的生命”。


至于马摘星爱上狼仔的具体过程,小姐姐已经不想知道了,因为狼仔的表现就像个5岁小孩一样,看这种爱情,小姐姐觉得自己在犯罪。如果生活中全是这种“爽”剧发展,各位打工人还起早贪黑干啥呢?

03

什么都很新,是平行世界里的另一段历史吗?

为了满足少女心,偶像剧的布景道具是一大重点:要好看、要浪漫,要充满文艺气息,要让人一看就想谈恋爱。

这股风一吹到其他类型里,就被简化成了“要新”:服装要新,道具要新,场景簇新,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毫无生命力的塑料场景。

《旗袍美探》在这种簇新风格上可算是代表,瞧瞧这大白天的灯火通明,这刚从小县城家具城买来的“欧式家具”,这一片片像是学习鲁赫曼版《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花和植物,是真的花团锦簇了。


簇新的不止家具,还有街道。第二集里小桃子说是要去福开森路,结果镜头一转,到了一条崭新的桥上???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福开森路,《色戒》里王佳芝坐着黄包车去的福开森路,如今上海老街道的流量担当武康路,拜托能不能稍微用点心呐?!

要是场景没得搞,那就搞服装。2020《鹿鼎记》里太监的一身白本来就是瞎搞,每个人的衣服都还崭崭新,这一排太监出来,恍然间有种进了清朝主题餐厅的感觉。


已经被下架的《雷霆战将》在服装上也是如出一辙,开场的时候几个主角经历了大战,但瞧瞧,这衣服笔挺笔挺,一点灰尘都没有呢。

另外,它还使用了偶像风让人发指的另一个法宝:慢镜头。

战场上大规模进攻是慢镜头,一个人背着炸药包去炸碉堡是慢镜头,敌人碉堡爆炸是慢镜头,呼喊万岁是慢镜头,拿着枪进入战壕是慢镜头,进城看到喜欢的姑娘也是慢镜头。小姐姐不禁怀疑,这应该是导演在注水吗?

最令人愤慨的是,敢打敢拼的战斗英雄居然在马上给了女主角一个wink,此处当然是慢镜头处理,但这种误把“严肃活泼”生硬改成偶像剧处理方式,人物行为有悖常理的做法不能忍!


其实偶像风对各个类型的影响,远远不止上述的例子,搜一搜《雷霆战将》你就能看到,和它类似的剧还有成百上千。

作为容忍度极高的观众,不管是现代的偶像剧,还是古代的偶像剧,小姐姐都可以不带脑子,不说话不骂人只看脸。可还有个微小的愿望,那就是是希望偶像和言情长长久久下去吧,强扭的瓜不甜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