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你男人为啥出轨?还不是当年你非要嫁给“爱情”!

subtitle
小镇诗人 2020-11-24 17:07


1

宋丽头一次跟准嫂子于红见面时,不止不喜欢她,甚至还很讨厌她。

宋丽觉得,作为女人,于红太不传统了。说得严重点,就是不守妇道!

具体体现在,于红第一次以准媳妇的名义来到宋家,没对厨房活大包大揽,只象征性捡捡碗筷;于红在闲聊中文绉绉讲,做人要先小人后君子。谁有啥想法,先说到明面上,比藏着掖着,事后闹别扭强。

更重要她非常直截了当地说出:希望宋丽的哥哥婚后把工资交给她管。她保证绝不苛刻男人正常花销,但也绝不允许男人铺张浪费。她甚至还说,她对孩子性别没歧视感,只要是自己生的,无论男女她都爱,希望别人也一样!

最过分的是,临了临了,于红又提起婆家在县城买的婚房,要加上她的名字,要不她住里面没安全感,好像不是自己家似的。

全叭叭完,再假装挺有礼貌地问问都同意么?不同意她不勉强,因为她在县城开多年服装店,挣的钱也不少,物质上该有的都有。

言外之意,她啥都不缺,缺的是婆家一个态度。若态度不好,她便不领证。即使领了证,日后不满意,也会离婚。反正她有离婚资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红的做派,让宋丽瞠目结舌。因为她平时在镇里常见的女人,只要结了婚都恨不得拿块板,把婆婆跟男人供起来。偏偏她家摊上这么个不省油的主儿。

但眼看着自己妈跟哥,都笑眯眯答应,宋丽也不好说啥。要知道她作为女娃,在娘家向来没发言权。

可再没发言权,宋丽也觉得像于红这样自私自利到,连结个婚都要提这么多要求的女人,一定会被男人抛弃。所以自己日后的结婚对象,必须要找跟金钱没半点关系,只有爱情,也只图爱情那种。

只有那样的爱情,才会天长地久。宋丽曾经这么想。

2

结果还真是。在宋刚跟于红结婚不久,宋丽便在冷饮厂,处个叫李强的对象。

在宋丽看来,那李强对她可太好了!好到连她每月来大姨妈的日子,都记得清楚!早早提醒她多喝姜糖水。

处到第二个月,李强为表真心,领宋丽去见他妈李老太。

那时正是春天,李老太听儿子说宋丽喜欢吃野菜,都那么大岁数了,腿脚还不好,愣是亲自到跟前山上去采。不到下午,啥蕨菜、广东菜……便采回一箩筐,当晚就让宋丽吃到了嘴。

这给宋丽感动的,觉得能遇到这样的好婆婆,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更别说,还有李强对她往死里好,她更要将心比心,好好回报了。

也正因为要好好回报,宋丽才在明知李家拿不出彩礼钱,婚后还要跟婆婆同住老房的情况下,仍不顾娘家反对,非李强不嫁。并为让娘家妥协,来个未婚先孕。

一看生米煮成熟饭,宋家长辈没再说啥,有点不得不认的意思。倒是于红这个嫂子,开启了不咬人,膈应人的模式,说宋丽傻透呛了!不傻透呛,能先怀上孩子?这么一整,老李家该更讲一分钱没有了!

“我可不像某人似的,做啥都以利益为前提,现实得邪乎!我只长个恋爱脑子,图的只是爱情。纯洁爱情!”宋丽不客气怼地上。还故意拉长“纯洁”俩字。

她就是让于红知道,她跟她不是同类。所以她的事,于红别管。

3

十天后,宋丽跟李强领了证。

领完证,李老太找个会隔肚皮看男娃女娃的“大仙”,问宋丽怀的是啥?

在“大仙”说是男娃时,不只是婆婆,李强也乐开了花。

眼看自己男人这么开心,宋丽更分外自在,觉得她感情没白付,爱情没白给,肚子还争气,想啥怀啥。

这种幸福感,让宋丽在为数不多回娘家中,偶尔跟于红碰见,脸上难免燃起“真不好意思,我婚后就是过的贼幸福,让你失望了”的气焰。

只是这气焰没长久,在她怀孕第七个月,通过镇幼保健站一次例行孕检,得知“孩子脐带缠脖,为安全,足月后最好到县城大医院,做剖腹产”时,就熄灭了。

熄灭原因很简单,家里钱只够她正常生产。

也是逼到那了,宋丽当天就回娘家借,想着先备好,免得到时抓瞎。

结果她妈宋老太没管,讲自己儿媳于红,虽然暂时没要娃,但以后也会要。所以她这个当婆婆的,要早早把钱准备好。不能像别人家婆婆似的,还需要儿媳可借。要多丢脸,有多丢脸。

一看没戏,宋丽给自己的哥打电话。想着他家再于红把钱,哥作为一男人,也该有点小金库。哪曾想她哥每月工资,都直接打于红卡里,一分出不了差。

挂电话前,哥还说说:“小妹你等着,我马上跟你嫂子商量。”

想着自己跟于红一直不对付,宋丽的心彻底没了着落。直到于红真借了她一万块。

虽然没好借,让宋丽白纸黑字写好借多钱,还写好若两年还不上,她就要去于红店里打工,用工资抵债。

宋丽表示同意。毕竟孩子跟她的命,比啥都重要。

4

个月后宋丽剖腹产得个闺女,李强跟婆婆开始唉声叹气。

医生又给出“这头胎太大,母亲的子宫壁已经撑得非常薄,以后不建议再要二胎。否则随胎儿逐渐长大,子宫有破裂可能,会危及生命”的建议,他们更是大变脸,立刻量对宋丽冷言冷语。

把这一切看眼里的宋丽,别提多难受了。为找回以前的热乎,她一出月子,就边带闺女,边揽下所有家务,想让李强跟婆婆因为她的好,对她像以前那样。

结果白搭白。李强继续对她冷眼相待。每天回家时间,也越来越晚。

婆婆对宋丽的付出,也全当看不见。还时常当她的面,就跟左邻右舍讲她不是。不是到,连平常怀个孕,都能把子宫撑废喽!真不知道她那玩意咋长的?别人家儿媳妇,咋没她这些逼事儿!

当宋丽的心,再一次没着落时,于红挺着略隆起的肚子来了。一来就讲:“你说你咋脸皮这么厚?就不能主动去我店里打工还债?欠我钱的日子这么好过?”

“你能对我有点同情心么?我现在连看孩子带拾掇家,哪有多余工夫去你店里?”本来过得挺憋屈的宋丽,被于红这么一整,实在控制不住情绪,呜呜嗷嗷哭了起来。

“你能边看孩子边干家务,便能边看孩子边卖服装!我不管,反正我现在已经怀孕了,不能太劳累,急需一个服务员。你如果想赖账,我这就去李强干活的地方,找他要去!”于红毫无同情心,一脸冷漠。

“行!我去去去!”见于红要去找李强要,宋丽痛快答应。自打她生了个闺女,便没见过李强的钱。且连问都不敢问。一问像类似“我的钱不用你管!反正你当初也不是奔我钱来的!”“我再挣能咋地?家里有你跟你闺女俩白吃饱!我挣多少都不够花!”的话,便会逆着耳朵来。

这些都是宋丽不想听的。

“供吃供住,基本工资一千。百分之三提成。你只要好好卖货,一月咋也挣三千。至于吃住都在店里,我不另扣钱。还有,我明早就来接你,免得你计划没变化快,再偷摸躲起来啥的。”见宋丽点头,于红马上说了条件。

“还是一如既往公事公办的态度。好像不是我嫂子似的。”宋丽边搁心里嘀咕,边继续对于红不喜欢。

5

当晚为跟李强商量,宋丽熬到半夜,才把他等回来。

李强一听明白咋回事后,瞬间嘴咧到腮帮子,直嚷嚷:“那你快去、快去吧!省得你欠下的债,以后还得要我出钱还!再说现在能边带孩子,边挣钱的活儿,上哪找啊!”

想着自己平时在家的用处也不少,李强竟答应的这么痛快,宋丽心里挺不好受的。

而第二天来接她的于红,似乎早料定这一切,等宋丽刚抱孩子上车,便开口问:“你一提前出来挣钱还债,李强得老乐了吧?他那么爱财如命的,不乐才怪!”

看宋丽没吱声,假装看娃,于红又说:“李强如果不爱财如命,也不能在娶你时,一分钱不掏。”

“不是不掏,是他家没有。”

“哼!一分没有?这话也就骗骗你吧!再说一过了半辈子的人家,要真一分钱也没攒下,得多没正事?更打死不能嫁!”

“你还真跟我头次见你时一样。在考虑问题上,一如既往自私自利,外加冷酷无情。”

“你知道就行!所以在我手下打工可不容易!如果吃不了苦,照样被撵走!”

“你能吃我就能吃!我一个地道农村姑娘,论起吃苦,咋也比得过你一个县城的!”宋丽挺不服气。

这种不服气,直到往店里一钻,立马散尽。

当天正赶上店里来新货,宋丽眼看显怀的于红,跟没事人一样,从门口三轮车上,一包包往店里折腾。

折腾完开始依次拆大包,又拆大包里的一个个小包,再把从小包里拿出的服装,一件件一排排,挂上熨烫衣架,都分别细致地熨烫完,最后才可以上卖货的架子。

这些活儿都是一套下来的。干的过程中,于红不仅要随时以最热情的笑容,最温柔的声音,接待每位进店顾客,给她们推荐适合的衣服,一大孕妇还要时不时,低头哈腰为顾客整理纽扣,腰带,甚至裤脚。

碰到只试,试完也好看,可就不掏钱买的主,她也照样笑脸相迎,有种顾客虐她千百遍,她依然对顾客像初恋的热情......让宋丽对她很刮目相看。

6

于是宋丽也开始边抱孩子,边规喽散落的袋子;边抱孩子,边清理店面卫生;边抱孩子,边跟顾客打招呼。

尽管对于卖货,她暂时插不上嘴,但在顾客进店时,说欢迎光临。顾客离开时,说欢迎下次光临,她还是一学就会的。

最给力的是,趁孩子午睡时间,宋丽可以做上可口饭菜,让俩人都吃个饱饭,为下午能更卖力干活,提前做好准备。

没顾客空挡,于红就毫无保留地,跟宋丽讲顾客心理、挂货技巧、服装搭配。

还告诉宋丽,服装只有穿起来,对身材起到扬长避短的效果,顾客才会心甘情愿掏钱买。而当顾客把买到手的衣服,穿出去是真漂亮,才会成为店里的活广告。活广告会无形中,成为良性循环,给咱拉来更多回头客。

逐渐通过打磨,宋丽从门外汉,变成半个内行。再由半个内行,变成半个内行。

这种进步带给她的开心,大大减轻了在此期间,李强一次没来看过她跟闺女,甚至连电话都很少打,所带来的伤心。

后来宋丽过得越来越充实,那伤心都不用特意忽略,便自动屏蔽了。

尤其在于红快生产时,又对外招俩服务员,全权放手让宋丽当大拿时,她干脆将闺女送进幼儿园,恨不得把精力都用在看店上,还觉得不够用,更没多余工夫瞎伤心上了。

最后在宋丽的努力下,店里销售额只增不减,闺女也越发省心。这一切,连出了月子的于红,都直对她竖大拇指。

说完又提议把隔壁美甲店兑下来,扩大经营面积。宋丽一听立马支持,还说想入股。至于入股的钱,她像从前那样,用每月收入抵债。

“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永久的利益。既然我们能给彼此创造利益,带来利益,自然应该彼此成全。”于红爽快答应。

这回宋丽没再觉得于红现实,反而对她的话很赞同,说事实本就如此。人最应该做的,也是早早承认现实,再早早“知错能改”。这总比都快被自己的“爱情脑”害死了,还在那死要面子活受罪,至死都不认错强。

宋丽的一番话,说的连于红,都夸她终于开窍了。

宋丽笑哈哈回:“跟了你这么久,别的学没学到我不晓得,但女人没啥不能没钱,我是学到了!”

7

一年后李强跟宋丽提出离婚,说有女人怀了他的儿子。。。。。。准是儿子!他妈这回找好几个“大仙”看的!

按理说听到这些,宋丽咋也应有点难过。可她不仅不难过,还有种终于解脱的感觉。因为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

其实自打宋丽生完闺女,通过李强种种举动,凭借女人特有的敏感,就已经察觉到他有可能在外面有事。只不过由于当时的眼界跟能力,宋丽首先想到的不是离婚,而是自欺欺人地挽回。

直到后期当身为嫂子的于红,在来往顾客的嘴里,听说了李强的烂事,就在谁也没告诉的情况下,急冲冲找上门装作要账的,把宋丽激到店里,让她先以挣钱为主。等她有了足够的钱,即使确定了李强的事,也会因为有离婚的资格,不会太为此费心伤神。

而自打宋丽在跟闺女来到店里,李强连看都不看的举动,也让她彻底失瞭望,动了非离不可的念头。

只不过这婚宋丽不会主动离。她怕一主动,李强会趁机拿把,提些无理要求。即使不提无理要求,被李强有半点为难,她也觉得没必要。

这宋丽才这边,把所有心思,都用在挣钱上。那边给重男轻女的李强足够时间,让他尽情跟外面人厮混。

直到混出孩子,猴急要儿子的李强,非要离婚不可时,宋丽再趁机提出要求。

这要求一是闺女抚养权要归宋丽,二是李强要先一次性,给齐闺女十五年抚养费。如果李强不答应,宋丽不仅不出手续,还要告李强重婚罪。反正他跟三儿的孩子都有了,证据确凿不容抵赖!

结果也正如于红当初所料,李强家哪是没钱,只不过是不掏而已。

最终如尝所愿的宋丽,果断跟李强说了再也不见!

说实话,现在的宋丽对于红,还挺感谢的。要不是她一直明里暗里“逼”自己,自己也不会明白,对于女人来说,爱情只是锦上添花,自爱、自立、自强,该硬气时硬气,该理性时理性,才是女人的锦。一生的锦。

当女人拥有了这些锦,即使在婚姻里被辜负,也会因为身后有退路,不必委曲求全,无需心有畏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