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相声拜师轶事,父亲不能收儿子为徒,孙子却可以是爷爷的徒孙

subtitle
我就是个码字的 2020-11-24 19:35

相声界在拜师话题上经常被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是,同为相声艺人,一家子的父亲是不能收儿子为徒的。

这是为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这本不是相声行业独有的规矩,所谓“易子而教”的典故在我国历史上已经存在两千多年了。

孟子《离娄上》第十八章就专门谈到过“易子而教”的话题,孟子所说的意思大概是,如果让父亲教儿子,太严厉了会伤害父子之间的感情,不严厉又会影响儿子的前途,因此“易子而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比如李洁尘让刘宝瑞教李伯祥,刘宝瑞上手就打上脚就踹毫不手软,李洁尘毫无怨言,只是苦了李伯祥。

当然也有一些略显“搞笑”的理由,“易子而教”相当于“互为质子”,你要是不好好教我儿子,我也不好好教你儿子,你要是削我儿子,我就削你儿子……当然这是玩笑。

不过,相声行业虽然实打实地遵守了这个传统习惯,但在实际上父亲教儿子的例子多得是,最著名的就是马三立教马志明,马志明的师承就是个名义,大部分的本事都是父亲教的,这证明所谓“易子而教”并一定是科学的。

此外,有意思的是,相声界还存在一种特殊的情况,那就是父亲虽然不是儿子的师父,可爷爷却是孙子的亲师爷。

能出现这种情况也是有严苛条件的,最关键一点就是必须是曲艺世家,至少有两辈人从事相声行业,另外爷爷这一辈还得有徒弟,最好是争气的徒弟。

虽然这种现象极其少见,但还是有的,我们捋一捋。

一、马小川的亲师爷是马三立

马小川的父亲是马志良,马三立不允许马志良说相声,因为他脸上没有买卖。捎带着马小川自己也没说相声,大学上的是外国语专业,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因此长期以来并不被大家所熟悉。

直到2014年东方卫视《笑傲江湖》上,马小川“横空出世”,说了一段马三立说过的单口相声《查卫生》,咱们实事求是讲,马小川说的还可以,只是这种小段不容易出彩,再加上他一报家门说是马三立的孙子,反而让人产生落差之感。如果他换一个热闹点的段子兴许效果能好点。

从那之后,大家都知道了马小川,也知道了他还开了一家相声社,只是此时的他还没有师承。

2017年,马三立的徒弟常宝丰举办收徒仪式,收了杨宝璋的儿子杨树以及马三立的孙子马小川为徒,对于杨树来说这没什么特别的,但对于马小川来说却意义重大,因为他拜师常宝丰意味着他成了马三立正儿八经的徒孙。

相声界不是不让儿子拜父亲嘛,得,现在亲孙子成了亲爷爷的徒孙,马小川“曲线救国”成了马三立的再传弟子,高,实在是高。

虽然有人说马小川拜师的可选择范围太小,似乎有道理,但别忘了他还可以选择师兄代拉,那样范围就大了。

马小川拜师之后成为文字辈艺人,没多久就收了一个徒弟,这多少有点儿任性了。

不管怎么说,马小川成为马三立的徒孙,这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

二、侯军

肥水不流外人田的不光是马家,侯家也有。

侯耀华有个儿子叫侯军,一开始没从事相声行业而是进入饭店行业。后来侯军出国留学,回来后因为父亲侯耀华在影视圈已经风生水起他也借势进入影视行业,在十几部影视剧中出演过角色。

1998年和1999年侯军连续在全国小品大奖赛上获得奖项,注意,是小品,不是相声,这也是他父亲侯耀华擅长的领域。

2000年侯军拜师师胜杰,成为明字辈相声艺人,由于师胜杰是侯宝林的关门弟子,这样侯军也就成了侯宝林的正牌徒孙。

之后侯军主要从事的是主持人工作,曾主持过多档美食类节目,虽然侯军会说相声也说过不少相声,但他在相声界并没有太多露面,因此他的师承也一直比较低调,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也“曲线救国”成为侯宝林的再传弟子。

三、杨少华

除了马小川和侯军两位年轻人之外,岁数挺大的宝字辈相声演员杨少华似乎也有类似情况。

杨少华对外一直称自己是马三立的干儿子,马三立对此也是默认的态度,也就是说杨少华在马家论起来应该叫马德禄一声爷爷。

巧不巧,杨少华在相声门的师父是郭荣起,虽然行业内小有争议,但郭荣起没说过不是,常宝霆也没说过不是,他的师承还是没问题的。

郭荣起的师父是马德禄,因此,论相声师承的话,杨少华还是马德禄的正牌徒孙。

所以杨少华在马家相当于有双重身份,他是马三立的干儿子同时还是马德禄的亲徒孙,这关系够硬吧。

综上,如果严格说来,其实相声界很多规矩都是形同虚设,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因此所谓辈分、师承,在很多情况下对于演员来说只是一块牌子,而对于观众来说只是一种谈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