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年头旅拍,没航拍机都不敢叫摄影发烧友,但炸机也忒让人心疼了

subtitle
书影 2020-11-23 23:00

玩摄影,其实一直处于攀比的氛围中。

早年玩摄影,比的是摄影器材,谁的是名牌机,谁的镜头长焦长、短焦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生活条件好了,有钱了,啥样器材都可以购买了,又开始比拍摄技法,谁的构图用光好,谁的后期制作强;

再后来随着网络发达,摄影书籍资料也泛滥,技法只要用心学一下,稍聪明一点的人都可以掌握,这时再比,就是拍摄想法了,看谁的格局大,谁的思想厚度深,谁对摄影含义领悟的透,谁拍出的片子能震撼心灵;

然而近几年摄影又多了一个比法,就是比摄影视角,要高高在上,用航拍器拍出上帝的视角。

这就需要航拍器,也叫无人机了。

航拍器的出现也改变了旅行摄影的“格局”,现在多少人行在路上,都背着沉重的包裹,除了普通的拍摄、拍照器材,就是大小不等的各式航拍无人机。

特别是去西藏、新疆路上,无论是自驾的、骑行的、徒步的,携带无人机航拍器旅行已经成了标配。

而我作为旅行达人发现,一些景区或地区宣传部门召集活动时,干脆规定有航拍能力优先,或只要有航拍能力的自媒体人参加。

航拍器成了眼下摄影的热门,但无人机虽然可以高角度的拍摄,可以找到前所未有的“上帝视角”,但也有一个需要面对的困扰问题,就是“炸机”。

所谓“炸机”,就是航拍器的失事,掉机。无人机一旦失控,就是坠落。

或落地上,或挂树上,或者掉水里,总之,都是悲催的事。

我就曾经目睹过三次炸机,两次落地,一次挂树,万幸没有掉水里,虽然最后都找回来了,但都不能再用了,使用者无不瞬间没了情绪,垂头丧气,非常心痛。

2020年11月19日我到沈阳三好街办事,顺便看看朋友闫国立,让他帮着擦试一下相机和镜头。

国立是沈阳很有名气的相机修理师傅,已经从业十几年了,各种数码相机、摄像机、镜头、闪光灯无所不精,但进了他的店铺却看到摆放了很多航拍无人机,都是送修的。

国立说,别看无人机玩的风光,但是很少有人不炸机的,稍不小心就会掉机,航拍其实挺悲催的。

说到炸机,国立说,常使用航拍器总会遇到,但主要最怕的伤到人,其次怕掉水里,特别是海水里,如果掉在地上,摔一下,即便是筋骨分离,也是能修的,而且费用也不高。

国立说现在无人机的配件很容易买到,摔坏了替换上就可以了,价格也并不高。

但是也有摔得特别狠的,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一次要花上千甚至几千,还是挺让人心疼的。

相机中最重要的是镜头,航拍器也一样,国立说如果镜头摔坏了,他会尽量给返回厂家维修调校,这需要专业的软件和仪器,私下维修怕精度不够,最后影响拍摄效果。

这两年我一直犹豫买不买一台无人机玩玩,我倒不是想背着到处走,而是想平时放在车里着,外出闲时遇到好风景,拿出来飞一下,但由于恐惧炸机,更怕伤到人,一直犹豫。国立刚好有一台闲置,他要借我先拿去练练手,熟悉了再买新的。

他给我演示一番,但最后我还是放弃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凡人地面拍摄吧,坚持我的摄影理念,努力靠近我喜欢的拍摄对象,拍摄以人文和人像为主的照片,努力去发现和捕捉那些与我相关的生命瞬间。

天空,咱就不翱翔了,也就不用掉机麻烦国立了。

但如果你航拍器炸机了,可以找他维修,哈哈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帮他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