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柳永思念家乡,写下一词成千古名作,被苏轼由衷称赞

subtitle
平酱文史2020-11-23 20:26

作者:平儿,我不是《红楼梦》里的平儿,我是聊历史的平儿。若要转载,请联系我授权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柳永是北宋著名词人,他有一首千古名作《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一下。

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宋代: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凄紧 一作:凄惨)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yóng)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阑 一作:栏)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傍晚时分,雨落潇潇,从天空洒落在了江面,仿佛将这个清朗的秋天洗过一遍似的。

从“潇潇暮雨“的“暮“字,以及“一番洗清秋“的“秋“字可以看出,柳永本词写的是一个秋天的黄昏

“清秋“本就是客观存在的,柳永却偏偏说是暮雨给洗出来的,读来不仅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觉得生动有趣、心巧灵动,仿佛赋予了暮雨人格一样。

柳永的这句词,可以说跟晏几道的名句“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有异曲同工之妙。杨柳楼心的月亮,本来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变低,晏几道却说是歌女舞低的,说明了跳舞的时间之长,歌筵上的氛围很高;桃花扇底下的风,本来是随着舞蹈的停止而停止,晏几道却说是歌尽的,反映了歌声的感染力很强。

“霜风渐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寒风越来越凄冷紧逼,关山河川变得冷清落寞,夕阳的余晖照在楼头。

“霜风“指的是像霜雪一样寒冷的风,可以理解为“寒风“。

苏轼曾说:“世言柳耆卿词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 ‘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此真唐人语,高处矣 。“算是对柳永此词的由衷称赞了。自古文人相轻,能被苏大学士如此称赞,可见此词的确是实至名归。

不减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到处都花草凋零,自然景物都渐渐衰败。

“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只有长江之水,没有言语,一直东流。

词的上阕全程写景,凉风暮雨、落日流水,映入眼帘的深秋之景苍凉而雄阔,却又凄凉而惨淡,为下阕的思乡之情做了铺垫。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渺,归思难收“——不忍心登上高处、眺望远方,因为这样就会看到遥远的故乡,归乡的心思将难以收住。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我不禁叹息自己这些年来的行踪轨迹,为什么要苦苦留在他乡。

知乎上有个问题“古诗词中最深的绝望是什么?“,有人说:“不知道柳永写那句‘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大概有时,劝人劝己的话都是一样的。“我觉得绝望倒不至于,但是肯定是比较迷茫彷徨的,因此柳永才自己发问。对于这句词,相信很多在大城市漂着的人会深有共鸣。不得不说,人类的感情,古今相通啊!

“想佳人妆楼颙(yóng)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料想也许,佳人正在所住的楼上抬头眺望,几多次把天边驶来之船当成我回家的船。

“妆楼“指的是妇女居住的楼。

“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她怎么会知道我呢,在倚着栏杆的地方,正凝结着无数愁绪,无法消解。

心上人在家乡盼望归舟,我斜倚栏干,思绪纷纷。真可谓是“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表达的情感真挚动人。

晚清著名词家陈廷焯也称赞柳永此词:“情景兼到,骨韵俱高,无起伏之痕,有生动之趣,古今杰构。“

本文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果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1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